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十節 懲淫棍屢遭波折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十節 懲淫棍屢遭波折

作品相關 第十節 懲淫棍屢遭波折

推薦閱讀:

    第十節懲淫棍屢遭波折

    話說黃老板進南昌去了,行峰留在紫草村等候消息,雖是等得度日如年,還是放盡了耐心,不過有時間把那幾間草房添了一些草,把幾扇門窗加固了一些,又買了幾件家具,雖是簡陋,但比原來總象一個家的樣子了,不至于讓人看著就心酸。

    這天晚飯后,就著桐油燈閑坐,三人六眼是相對無語,家美坐著坐著就來眼淚了,余氏一見,也忍不住那眼淚就簌簌地落下來,良久,悲切的說:“大俠,你說我們以后怎樣生活下去阿?我姑侄倆還有什么臉面活在這個世上阿?”

    行峰只一聽就火氣直沖腦海,恨不得立刻就去把聶仲江宰了,但細想一下,也只好安慰:“你們現在是先養好身子要緊,其它的都不要去想那么多。”

    “我們倆個一老一小,身無半點手藝,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背井離鄉,人地生疏,這日子還怎么過啊。”余氏說的也是事實。

    “都是我害了你們,真的。不過,有我在,就能活下去,就是種田種土,也餓不著,你們放心好了。”行峰也只好這么說。

    “總不能一輩子這樣過呵。”余氏不無擔心的說。

    這還真是問題,現在就面臨著,行峰想想在長沙的情景,對她們確實是自己應當負起責任,離開贛州奔南昌就是為了找家美,但找到了又猶豫,現在的家美已經不是以前的家美了,對一個黃花閨女來說,這種事是最致命和最忌諱的。

    望著沉默的行峰,余氏似乎有點明白,無可奈何的說:“我左想右想,還是一死了之,一了百了,這輩子算是白活了。”

    “不能,不能,你們千萬不能這樣想阿。不論以后情況怎樣,我保證保護你們,再不受任何欺負和困苦。”行峰很堅定的說。

    “你有你的事,我們不忍心拖累你呵,都怪我們的命苦。”家美不無擔心的說,說完又抽泣起來。

    說實話,行峰讓家美脫離虎口,但絕對沒想到她們會遭受更大的暴力恥辱,行峰內心真的是很內疚。行峰當然還是明白,看來不肯定的說清,答應和家美成親,她們還是不放心,但要下這個決心,行峰也還是覺得有很大的難處,總隱隱約約感到條件還不成熟,當務之急是等黃老板來了之后,報了仇,再把她們安排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自己再進京找妹妹,以后再說成家的事。

    于是行峰很認真的告訴家美姑侄:“待黃老板來了之后,殺了那聶賊,我送你們到蓮花山住一段時間,那里絕對安全。我進京去找我妹妹,不管情況怎樣,我都會回來找你們,到那時我們一起過安心日子,你們放心,我行峰說話算數,我會對你們負責一輩子的。”

    話說到這樣分上,余氏姑侄也不好再怎樣說了,就點點頭,“希望越快越好,免得日日提心吊膽。”

    話分兩頭。

    黃老板心急火燎的趕到南昌,到達“裕記”布莊的時分已撐燈,黃老板亮了一下天字銅牌,就自我介紹一通,不等伙計招待,就要他們說事情。忙得店老板又是點頭,又是小跑,上好茶水之后,店老板喘了口粗氣,把那天的事一一道來,不愧是做生意的,說的具體又生動,一些具體語言行為是不堪入耳,不堪入目,言詞中充滿無限同情和不盡的無奈,也激起黃老板的無名怒火,氣沖腦門,店老板說到最后:“黃將軍哪,不是我不幫助,實在是力不從心,我都被他打得動彈不得,那聶某是有勢有錢,功夫了得,我這樣的小伙計是不在活下,殺了也只是當只雞。不過,他很聽林將軍的,兩人關系也不錯,據說林將軍已被換防調來南昌,住在江西巡撫禁衛軍院內,要不要聽聽他的?如果老壽星能說句話就更有用了。”

    事情明擺的,殺聶仲江不是易事,黃老板沉默良久,想想憑自己在天地會的地位和資格,只要把事情說清楚,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對這種人那個社會都不會容忍,對這種行為是人見人恨,就馬上寫了一封信,要店老板用最快的信鴿傳書,信中要求老壽星殺了聶仲江。接著又要店老板帶路,火速前往禁衛軍大院。

    二人一路馬不停蹄,一會兒就到達禁衛軍院門口,要衛兵快速通報,說是有湖南的黃姓朋友求見,果然一會兒衛兵就帶著兩人進去了。

    到的<!--中间广告位置-->林將軍的住院,林將軍早在門口等候,一見面就首先抱拳:“黃將軍遠道而來,夜晚造訪,一定有要事相商,林某洗耳恭聽。”

    黃老板也不講客氣,大步進屋分賓主坐定,黃老板也是不等茶水上桌,就把余氏姑侄的事情來龍去脈說了個清清楚楚,也是聽得林將軍幾次雙眉緊瑣,拍案而起,粗話丑話罵了好一堆,末了,黃老板補充說:“事情有店小二在場做證,我也是考慮聶某的地位和對天地會的影響,不然依大俠和我的脾氣,不會來麻煩林將軍的。”

    提起這件事,相關的人和事林將軍也都有幾分熟悉和感情,尤其是行峰在林將軍的印象中是位英雄,但這聶仲江卻是江西天地會的副首領,在天地會里也算個人物,手下有幾萬人,光是在南昌地界的死黨也有好幾千,如果一旦被殺,那后果很難想象會是什么樣子,而且還會牽出江西天地會的全盤,甚至于整個南方天地會的情況,這樣,大家都沒好結果,多年經營的心血就毀于一旦。

    林將軍于是說出這樣的擔心,到這時黃老板也顧不得那么些了,就把贛州天地會起事的情況講了出來,特別提到端祥和贛州知府,天地會除非大轉移和重新組建,否則難逃滅頂之災,但這樣做簡直是無稽之談。

    說到這里,林將軍問了一句:“為什么朝廷沒有動手呢?”

    “這個我也說不出,但起碼端祥和知府起了作用,至少是對湖南和江西二省的。”黃老板回答。

    “哦,”林將軍似乎明白了什么,“難怪他們說話做事總是令人捉摸不定的,原來如此。”

    沉默了一會兒,林將軍說:“這樣吧,我們還是看看老壽星的態度,再作決定。”

    黃老板出于多年養成的對天地會的感情,就同意了。

    林將軍于是擺上酒菜,幾個人開懷暢飲,之后趁著醉意,還到院子里各施展了幾套拳腳,又好好的對練了個把時辰,直到大汗淋漓,醉意盡消,只把那幾個手下人看得手之舞之,搖頭叫好。

    第三天一大早,信鴿傳書就到了,黃老板迫不及待的拆開信,一看完就把那信拍在桌子上,“這不是等于不管了嗎?”拿上信騎上馬就直奔禁衛軍大院,老遠就大喊“快快報告”,邊說就進去了,連衛兵想攔擋也來不及。

    林將軍看完信,“我就料到老壽星會是這個態度,那晚我不便說穿,不想破壞你的心情。”

    原來老壽星的意思是事做得很錯,但人不要殺,要他賠禮道歉,并給一筆很大的銀子,殺了人會引起大亂,對誰都沒好處,特別是對天地會。

    “這樣我想不通,行峰也不會放過的。”黃老板憤憤不平的說。

    “實際上聶仲江豈止這一次,他干這種壞事是很多次了。”林將軍補充說。

    “那天地會的規矩是用來干什么的?”黃老板問了一句。

    “我完全懂得你們的心情,你們去自己處理,我兩邊的忙都不會幫,不過倒是要小心行事,他的功夫是你我都知道的。”林將軍停了停,“能不能不殺了他,又報了仇呢?”

    “那你說怎么辦?“

    “廢了他的武功吧,讓他以后再不能為非作歹了。”

    “我回去和行峰說說。”

    “還是小心為好。”臨別時林將軍還交代了一句。

    “相信我們吧。”

    黃老板邊說邊走,“后會有期。”

    黃老板一口氣奔到紫草村,跳下馬先要了一碗水,然后再把事情經過一一告訴行峰,又把老壽星的信給了行峰,探問行峰的態度:“你說怎樣才好?”轉身取出幾股布,對余氏姑侄說:“不管好不好看,先添置幾件衣服再說。”

    行峰這時也有點難了,殺了他真的怕引出混亂,有些對不起天地會的朋友,更怕朝廷趁此機會消滅天地會,釀成大禍,無辜遭災;再說要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殺又難平氣憤,前想后想,還是林將軍的話有道理,但廢他的武功也不是件簡單的事,甚至更難,前思后量,也拿不定主意,就轉向黃老板:“請您拿個辦法。”

    黃老板此時心中有數:“只可智取,不可力奪。”

    于是兩人坐下計劃起行動方法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