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八節 奔南昌狹路相逢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八節 奔南昌狹路相逢

作品相關 第八節 奔南昌狹路相逢

推薦閱讀:

    第八節奔南昌狹路相逢

    卻說行峰和黃老板一路趕來,馬不停蹄,申時時分到達一山腳下,原來這山叫做小余山,山雖不高,卻是險峻無比,是通南昌的官道必經之地,兩人放慢腳步,信馬上山。

    大約走了個把時辰,到得山上的一個涼亭,兩人剛在想在此休息一下,不想周圍山上就冒出幾十個清兵,為首的正是昨晚在座的那個副首領,還有四個行家一看就知道功夫不淺的中年人,此人在涼亭的上方抱拳:“黃將軍和大俠,一路辛苦,我們已在此等候多時,不為別的,只是請二位回到贛州,就一切好說。”

    黃老板一見一聽,就手握寶劍,雙眉緊鎖,行峰用手壓壓黃老板的手,示意慢動作,一邊也手把住了寶劍。

    黃老板此時已不懷好心情:“是好漢你先說明來歷,再談別的。”

    “好。爽快,我就是大清大內一等侍衛名叫端詳,受派遣到天地會埋伏已兩年,現南方天地會情況朝廷已完全掌握,掃除只在旬日,我念你等一身本領,還是改惡從善,我可擔保你們無事,二位都是明白人,如何?”

    黃老板此時倒不急不噪,慢悠悠的:“原來就是你在搗毀,只可惜贛州天地會多年經營,一朝敗在你手里,但你卻無法滅絕天地會,想讓我給清廷做事,恐怕很難。”

    “黃將軍不必再執拗了,南方天地會區區十幾萬人,都是烏合之眾,且又分布十幾個省份,朝廷只須分而剿之,無用多久,有道是識時務者為俊杰,黃將軍又何必呢?”

    卻說行峰在黃老板和端祥說話的時候,悄悄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地形,行峰略略看了看周圍環境,清兵在上,只見亭子三邊是山,且都怪石磷峋,右邊是懸崖絕壁,底下是滔滔贛江,二個人要打敗幾十人談何容易,更何況有幾個高手,連身后也不知什么時候站著幾十名清兵,硬打的話,恐怕沒多大把握,要逃那只有飛過贛江--幾十丈寬的江面,據行峰所知,目前沒有那種輕功之人,更不用說那水深浪急。猛然間行峰又想到了長沙那一幕,不如假裝答應跟他們回贛州,因為一路有很長的路段沿江岸行走,到時只要看到有機會,那就好辦了

    行峰馬上對黃老板擠了擠眼,轉身對端祥說:“我們現在是縱有三頭六臂,也難逃端將軍的手掌,更何況將軍手下還有幾十名精兵,我想我們也沒犯什么事,回去也不至于死罪,就跟你回去吧,充其量你也就是那幾百兩賞銀。”

    端祥邊點頭邊笑:“還是大俠爽快,說實話,我當然不會對二位為難,但也請二位不要再生事或有其他想法。這樣回去以后就一切好說。”

    于是一行人回身下山,沿贛江逆流而上,一路上行峰和黃老板、端祥都顯得很輕松的樣子,還不停的說話,象是老相識的樣子。就在不停的談話中,行峰看到江中一下子有六條魚船連續順流而下,看看已過了三條船,行峰瞄準第四條船,突然間叫聲“上”,就飛身到了那船上,緊跟著黃老板也飛身到了船上,岸上的清兵只好眼睜睜的,亂喊亂叫,端祥也無所謂的,坐在馬上只是微微的笑,二人剛要對船家道謝,不想從船艙里一下子涌出十幾個清兵,那船家也丟掉斗笠,拱拱手:“在下已恭侯多時,現在是不必再說什么了,四面都是我們的人,這贛江上的船全是我們的人。端將軍真是料事如神。他早就知道大俠長沙的那一次飛船逃離的壯舉,今天也令我等開了眼界,實在是佩服二位的輕功。”到這時,行峰和黃老板也只是眼睜睜的。無話可說。雖說遭遇了被擒,卻對端祥的事先安排有幾分佩服。

    于是一路無話,回到贛州,知府一臉平和的卻正在大堂等待,一見行峰他們到來,竟然下了臺階,拱手相迎:“早聞二位大名,今日相見,實在是三生有幸。人各為主,在下和端將軍也是沒辦法的辦法,還請二位見諒。”說罷幾人一起進了大堂,竟執意要行峰和黃老板坐了上首正位,剛獻上茶,又來請吃飯了,一行人穿過院落到了后廳,仍舊是原坐,待酒過三巡之后,知府侃侃而談,說的是大清的治國安民的政績,歷數幾百年大清的功勞,在說到當朝的腐敗,對朝廷的一些腐敗人事痛心嫉首。知府也認為那是支流,而且朝廷正在采取措施,接著并歷數天地會的不是,斷言天地會成不了氣候,況且朝廷不日之內將進行大規模清<!--中间广告位置-->剿,所言卻句句是真,且言之有理,幾次動情的就差老淚縱橫,末了,長嘆一聲:”二位身懷絕技,一身正氣,且品行端正,但都就被那一點小事所誤,老夫雖不敢稱圣賢,卻在幾個地方為官,切切實實的給老百姓做了一點事,故深受百姓口碑,僅在這贛州城就已枉任九年,朝廷幾次延調均被百姓上書挽留,我也就難辭盛情,人,就是在什么位置上就老老實實的做事,不至枉度一生,刻意求名雖不可取,但留下惡名卻是人生之遺憾。僅這次贛州一役,就死傷無辜近千,老夫已是天大罪人,但不論那方人等,凡死者都一律棺木安葬,傷者治療,俘虜一概不予追究,留去自由,二位至今尚無定位,我也不敢勉強,但請二位三思。從長計議。“

    行峰和黃老板被這一席話鎮住了,行峰不由得又想起了空了大師的坐禪講經,回想了自己下山以后的所作所為,私仇已報,好在沒有亂殺無辜,所恨是宜城的官府,不見得到處都是胡光壽之流,如果這樣的流浪下去,一輩子也不知道做點什么,不如去南昌找到家美,成家立業,生兒育女,過平常日子算了,看看黃老板,似乎也有些動心,一臉沉默不語的樣子,這時知府又說話了:“據我所知,大俠有位妹妹在贛州,五年前隨蔣家進京了,大俠如想尋找,老夫可修書一封,到京城大剎海即可找到,估計不至于為難,不知大俠意下如何?”

    黃老板這時說話了:“我是明人不做暗事,天地會待我也不差,更何況朝廷確是腐敗無能,即便不能成大事,我也不會做對不住天地會的事,人雖在矮檐下,但我卻不會低頭,一切全憑你們,只是冀望不要傷害我的家人。行峰大俠是我約的,一切與他無關。”說完解下寶劍,站到屋子中間。雙手倒背,一副束手就擒的樣子。

    知府立時站起,先對黃老板拱手邀坐,黃老看看是真心的樣子就氣虎虎的回到座位,知府接著說:“那里話,那里話,事實是我等和天地會都是想為百姓安康,安居樂業,同享太平,但一山不容二虎,一朝不可二君,堂堂大清也不是天地會這等打鬧就能成事的,就以此次贛州一役來說,天地會人一進城就搶掠淫亂,以至指揮無用,說實話,就是沒有端將軍的內應,在贛州地方象天地會這樣的小打小鬧想成事,那是想得太簡單和幼稚,類似的事端發生過很多,想必將軍比我更清楚。”

    “那你們準備怎么辦?”黃老板大聲說。

    “象黃將軍這等聰明人,我剛才已說過,我決不勉強,我意二位既然不愿為朝廷出力,但也希望二位以后再不要與朝廷作對,私下我愿與二位永做朋友。如不嫌棄,贛州也可安身立業。”

    端祥這時也勸行峰和黃老板:“象二位的本領和才智,如果能為大清效勞,那是前途廣闊,也不枉有一身絕技,說不定還能留下一世英名,惠及后代,二位樂意的話,我愿向朝廷舉薦,擔保不計前嫌,共圖大事,齊享富貴,請二位相信,端祥說話從來是算數的。”

    行峰和黃老板被這些稱得上肺腑之言的話攪的五心無主,一時竟不知怎樣回答,陷入了為難之中。

    知府此時笑著說:“今晚早點歇息,或是再飲幾杯如何?”

    行峰和黃老板都不約而同的說:“那就早點歇息吧,明天再說。”

    不用說,當晚行峰和黃老板都仔仔細細的回想了自己的過去,行峰是恨雅片和胡光壽,而黃老板則說不清參加天地會是為了什么,當時也就是被老壽星說的就對朝廷恨了,當然社會中確實是存在許多的魚肉百姓的現象和官僚腐敗,兩人相約便到了街上,進了一間酒店,有意無意的和店小二、幾個喝酒的人聊了起來,得知知府口碑甚佳,便都產生了一種生不逢時、活不逢地的感覺,都有離開天地會過自由日子的想法,行峰取道南昌先去找妹妹,再回南昌與家美成家過日子,黃老板則離開長沙舉家南昌,重新開店,也過平常日子了,閑時二人就切磋一下武藝,于是便一同去到知府書房,說明來意,知府邊點頭邊說:“我就料到二位會這樣,故在等候,待老夫修書幾封,也給二位以后一些方便。”

    一切按想法進行,第二天早飯后二人與知府和端祥依依惜別,躍馬直奔南昌,但到了南昌,一切都與想象的一樣嗎?行峰和黃老板是不是過上了平常日子?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