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六節 天心閣鏖戰二榮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六節 天心閣鏖戰二榮

作品相關 第六節 天心閣鏖戰二榮

推薦閱讀:

    六、天心閣鏖戰二榮

    行峰三人上岸回店,行峰叫伙計擺上酒菜,款待李羅二位班頭,三人一起話別。巳時時分,行峰正與二位班頭話別,行李都已拿好,黃老板急沖沖進店大叫:“行峰大俠,行峰大俠。”行峰一見黃老板,頓時緊張起來:“出事了?”黃老板老遠丟給行峰一本帳本:“大俠看這個。”“嚇我一跳,開什麼玩笑。”

    “大俠仔細看看。”

    行峰翻開帳本,卻是何正岳親筆記的一本販賣鴉片的秘密帳,對每次販賣的貨源、買主、賒欠、盈利等等都記得清清楚楚,從時間上看,已有四年之久。行峰略略概算,幾年來總數不下千箱,僅盈利就有萬兩銀子之多,最引人注目的是僅僅五天前的一筆帳,注明三十箱鴉片存放府庫。

    原來二只首飾盒是余氏的陪嫁嫁妝,一模一樣,平時有點貴重金屬首飾,都是何正岳當著余氏的面放入首飾盒。余氏從不理財,也從不翻盒開柜,幾十年如一日,積蓄一點完全是為了養老和給家美陪嫁,何正岳深知余氏的個性,所以把帳本放在首飾盒內,本來確是最安全的地方。余氏只知首飾盒內裝了平時的積蓄,不想今天早上緊張之時拿錯了一只盒子,待到上路之後打開盒子看,里面卻是一本帳本,幾錠白銀。余氏翻了番,也不認識寫的什麼,便把帳本給了黃老板,黃老板一看,就氣沖頂門,怒火中燒,好好叮囑幾的幫手,要他們把余氏姑送到南昌“裕記”布莊,并把天字銅牌給了余氏,自己火速返回長沙。

    行峰看罷,怒不可遏,恨于言表:“想不到這狗官暗中居然竟干這種勾當,可恨可惡。”

    李班頭補充說:“何正岳這幾天都沒有離開衙門,估計鴉片還存放府庫。”

    黃老板接著說:“禁煙是天地會會規,我們一定要銷毀這批鴉片。”

    幾個人商議一番後,決定馬上行動,摸清府庫情況,晚上銷煙。

    當天晚上約子時時分,行峰一行五人悄悄出發,他們準備了二擔上等桐油,二包火yao。府庫外有一道圍墻,約有丈把高,行峰用劍沿磚劃了幾劍,用腳跟一頂,磚就脫了,接著幾下功夫就拆開一個洞,進入墻內,就到倉庫。這倉庫實際上是長沙府和綠營兵的槍械彈藥倉庫,由綠營兵把守。倉庫前面是一個大操場,平時綠營兵操練的地方,營房與倉庫相對,相距有幾十丈遠。行峰看看全院一片黑暗,死寂無聲,他躍上屋頂,揭開瓦片,進入庫房,一看全是彈藥,行峰又到隔壁一間,果然見這間屋子里堆著一箱箱的鴉片,約有五十來箱,還用油紙蓋好了。行峰和黃老板躍下,又用劍照墻劃了幾劃,挑開一塊磚,很快拆開一個洞,幾個人把桐油托進去,澆在箱子上,黃老板還用劍對著箱子扎了幾個洞,桐油順著漬了下去。行峰招呼一聲,幾個人爬了出去,行峰就點起火來,看看火勢越來越大,這才爬出洞來。行峰打發幾個幫手先走,自己和黃老板留下,因為鴉片很難燒。果然,大火剛出屋頂,那邊營房就有人聲響了,一會兒就有幾十個人亂嘈嘈的向這邊跑來。行峰這時把二包zha藥向屋里拋去,傾刻之間“轟隆”一聲巨響,那屋子就飛了,接著又引爆了隔壁的彈藥倉庫,接著一片爆炸聲,震天動地,行峰他們也被氣浪沖了丈把遠,行峰和黃老板這才一氣跑了。這就是史載道光年間最大的長沙爆炸案,震驚中外,且官方一直查無結果。

    行峰他們回到店里,黃老板擺上酒菜,幾個人邊喝邊談,都感到一股揚眉吐氣的輕松,黃老板又乘機大講天地會宗旨和朝廷腐敗現象,極力勸行峰、李羅班頭幾個人加入天地會,一起離開長沙,共圖反清大業。幾個人正談話,忽然外面火光沖天,人聲鼎沸,整個店鋪被清兵包圍了。

    原來天亮以後,何正岳被人救下,打開首飾盒一看,余氏把放帳本的盒子拿走了,心中暗暗叫苦不迭,知道事情不會了結,審查幾個衙役,其中有人認得黃老板是“祥記”雜貨店的。當晚召集幾個心腹商議如何追回帳本及家美,緝拿行峰。幾個人正在盤算,就有綠營兵來報,府庫被炸。何正岳馬上意識到那是沖著鴉片來的,急忙調兵遣將,把綠營兵的二名千總、滿人榮賢、榮允請來幫忙,親自帶隊。這榮賢、榮允都出生武術世家,自小在八旗兵營中長大,練得一身好武藝,後來又在五臺山潛心學了五年,輕功和刀法都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無懈可擊。當年在鎮壓山東天地會起義中有功,所以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千總。

    黃老板說聲“來得好快”,走到前店從門縫中往外看,何正岳走在前頭,榮賢榮允跟著,亂嘈嘈一片火把,黑壓壓一片人頭。行峰頗感不妙,幾個人縱有三頭六臂,也難以抵擋,何況還要照顧幾伙計。黃老板略微沉思一下,說:“大俠與我前面殺開一條血路,掩護班頭和伙計沿街逃走,然後你我上屋頂,向相反方向走,把他們引開,他們是沖著你我而來,必然追趕,這里屋連著屋,我熟悉地形,他們沿街追不上我們。趁著天黑,逃到江邊就好辦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大俠以為如何?”

    “情況如此緊急,只有這樣。”行峰點點頭,招呼幾位伙計作好準備,這時何正岳在門外大喊:“行峰聽著,只要你把那東西和家美交出來,我保你們平安無事,如果一意孤行,那就休怪本官了。”行峰和黃老板也不答話,拔劍在手,破門而出,二把劍如驟風般卷出,近前的清兵涌上前迎戰,只聽得一陣亂響,七八桿槍就飛的飛,掉的掉,斷的斷,傾刻間就閃開一個豁口,李羅般頭和伙計瞧準機會,急急忙忙沖了出去,行峰和黃老板又擋住清兵,好在街面不寬,清兵去法從幾面包圍,這時榮賢和榮允沖到前面,行峰接住榮賢,黃老板接住榮允,一場惡戰開始。

    行峰和黃老板都明白,來者不善,善者你來,所以不敢有半點馬虎,全力迎戰。兩只寶劍對兩把腰刀,真正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只見那腰刀劈砍揮斫,一刀緊過一刀,一刀快過一刀,一刀重過一刀,全是雷霆萬鈞之勢;但看那寶劍格擋撩戳,一劍穩過一劍,一劍準過一劍,一劍狠過一劍,有如泰山屹立之穩,正是刀光閃閃有蹤,劍影茫茫無跡,榮賢和榮允是志在必得,越戰越勇;行峰和黃老板是臨陣不懼,胸有成竹。一些清兵也不時從旁刺上幾槍,逼得行峰和黃老板只得且戰且退,黃老板看看李羅幾位已逃得無影無蹤,叫聲“走”,就虛晃一劍,飛身躍上屋頂,行峰也一劍飛刺,榮賢退後一步,行峰也飛身躍上屋頂,拔腿就向前跑。何正岳急得撕開喉嚨大叫“不要讓他們跑了”。榮賢、榮允卻也不是等閑之輩,吼聲“上”,雙雙fei身躍上屋頂,如蜻蜓點水,著瓦就飛,挺身就追了上去,行峰和黃老板看看逼近,只得返身接住殺,就這樣邊殺邊退,邊退邊殺,約有二個時辰,早已到達下河街地方,下面就是湘江碼頭。這時天已大亮,行峰頗感疲倦,內衣早已濕透,黃老板更是氣喘吁吁,鬢角都貼在臉上了,畢竟是五十上下的人了,榮賢和榮允也刀法明顯遲緩,大汗布滿額頭。從天心閣到下河街,有六七里路遠,他們一路從屋頂過來,清兵沿街追趕,這時還沒有一個趕到。行峰這時望見江面有一艘小船順水而下,隱約看見艄公手拿船篙站在船頭,行峰看到機會來了,喊聲“下”,就和黃老板從屋頂上飛下來,朝碼頭奔去。榮賢、榮允二人也縱身躍下,望身追趕,行峰和黃老板只得又接住廝殺。行峰明白,錯過這趟船,不知要等多久,清兵一到,那就危險了。行峰振作精神,不得不拿出看家本領,一招“烏云掃地”接“反彈琵琶”又接“青蛇吐信”,把榮賢逼退數十步,面帶懼色,轉身對榮允上中下連刺三劍,把榮允逼退數步,這時小船離岸只有三丈來遠,行峰高叫“船家小心”,黃老板飛身上了船,行峰一步點在石階上,身子就輕飄飄朝船上飛去,在空中將船家的船篙握住,這時榮賢、榮允也在離行峰數十步遠的石階上朝船上飛來,手中高舉腰刀,行峰也不得不佩服他倆的輕功了。行峰當時抽起船篙,向空中的榮賢、榮允橫掃過去,榮賢、榮允竟然在空中將船篙接住,行峰就勢用力往下一扯,順手丟了船篙,榮賢、榮允二人跌到河里,手腳亂劃,這時清兵趕到,將倆人拉上岸來,何正岳也只有望著飛速駛去的小船跺腳。

    黃老板這時摸出一把銀子向艄公致歉,艄公這時才回過神來,因為轉眼間船上多了二個人。行峰和黃老板坐在船頭上,黃老板又勸行峰加入天地會,但行峰搖搖頭,此時行峰也說不清要到哪里去,但他總覺得還有許多事要做。

    黃老板和行峰都閉目無語,靜靜的望著漸漸遠去的長沙城。

    六、<!--中间广告位置-->天心閣鏖戰二榮

    行峰三人上岸回店,行峰叫伙計擺上酒菜,款待李羅二位班頭,三人一起話別。巳時時分,行峰正與二位班頭話別,行李都已拿好,黃老板急沖沖進店大叫:“行峰大俠,行峰大俠。”行峰一見黃老板,頓時緊張起來:“出事了?”黃老板老遠丟給行峰一本帳本:“大俠看這個。”“嚇我一跳,開什麼玩笑。”

    “大俠仔細看看。”

    行峰翻開帳本,卻是何正岳親筆記的一本販賣鴉片的秘密帳,對每次販賣的貨源、買主、賒欠、盈利等等都記得清清楚楚,從時間上看,已有四年之久。行峰略略概算,幾年來總數不下千箱,僅盈利就有萬兩銀子之多,最引人注目的是僅僅五天前的一筆帳,注明三十箱鴉片存放府庫。

    原來二只首飾盒是余氏的陪嫁嫁妝,一模一樣,平時有點貴重金屬首飾,都是何正岳當著余氏的面放入首飾盒。余氏從不理財,也從不翻盒開柜,幾十年如一日,積蓄一點完全是為了養老和給家美陪嫁,何正岳深知余氏的個性,所以把帳本放在首飾盒內,本來確是最安全的地方。余氏只知首飾盒內裝了平時的積蓄,不想今天早上緊張之時拿錯了一只盒子,待到上路之後打開盒子看,里面卻是一本帳本,幾錠白銀。余氏翻了番,也不認識寫的什麼,便把帳本給了黃老板,黃老板一看,就氣沖頂門,怒火中燒,好好叮囑幾的幫手,要他們把余氏姑送到南昌“裕記”布莊,并把天字銅牌給了余氏,自己火速返回長沙。

    行峰看罷,怒不可遏,恨于言表:“想不到這狗官暗中居然竟干這種勾當,可恨可惡。”

    李班頭補充說:“何正岳這幾天都沒有離開衙門,估計鴉片還存放府庫。”

    黃老板接著說:“禁煙是天地會會規,我們一定要銷毀這批鴉片。”

    幾個人商議一番後,決定馬上行動,摸清府庫情況,晚上銷煙。

    當天晚上約子時時分,行峰一行五人悄悄出發,他們準備了二擔上等桐油,二包火yao。府庫外有一道圍墻,約有丈把高,行峰用劍沿磚劃了幾劍,用腳跟一頂,磚就脫了,接著幾下功夫就拆開一個洞,進入墻內,就到倉庫。這倉庫實際上是長沙府和綠營兵的槍械彈藥倉庫,由綠營兵把守。倉庫前面是一個大操場,平時綠營兵操練的地方,營房與倉庫相對,相距有幾十丈遠。行峰看看全院一片黑暗,死寂無聲,他躍上屋頂,揭開瓦片,進入庫房,一看全是彈藥,行峰又到隔壁一間,果然見這間屋子里堆著一箱箱的鴉片,約有五十來箱,還用油紙蓋好了。行峰和黃老板躍下,又用劍照墻劃了幾劃,挑開一塊磚,很快拆開一個洞,幾個人把桐油托進去,澆在箱子上,黃老板還用劍對著箱子扎了幾個洞,桐油順著漬了下去。行峰招呼一聲,幾個人爬了出去,行峰就點起火來,看看火勢越來越大,這才爬出洞來。行峰打發幾個幫手先走,自己和黃老板留下,因為鴉片很難燒。果然,大火剛出屋頂,那邊營房就有人聲響了,一會兒就有幾十個人亂嘈嘈的向這邊跑來。行峰這時把二包zha藥向屋里拋去,傾刻之間“轟隆”一聲巨響,那屋子就飛了,接著又引爆了隔壁的彈藥倉庫,接著一片爆炸聲,震天動地,行峰他們也被氣浪沖了丈把遠,行峰和黃老板這才一氣跑了。這就是史載道光年間最大的長沙爆炸案,震驚中外,且官方一直查無結果。

    行峰他們回到店里,黃老板擺上酒菜,幾個人邊喝邊談,都感到一股揚眉吐氣的輕松,黃老板又乘機大講天地會宗旨和朝廷腐敗現象,極力勸行峰、李羅班頭幾個人加入天地會,一起離開長沙,共圖反清大業。幾個人正談話,忽然外面火光沖天,人聲鼎沸,整個店鋪被清兵包圍了。

    原來天亮以後,何正岳被人救下,打開首飾盒一看,余氏把放帳本的盒子拿走了,心中暗暗叫苦不迭,知道事情不會了結,審查幾個衙役,其中有人認得黃老板是“祥記”雜貨店的。當晚召集幾個心腹商議如何追回帳本及家美,緝拿行峰。幾個人正在盤算,就有綠營兵來報,府庫被炸。何正岳馬上意識到那是沖著鴉片來的,急忙調兵遣將,把綠營兵的二名千總、滿人榮賢、榮允請來幫忙,親自帶隊。這榮賢、榮允都出生武術世家,自小在八旗兵營中長大,練得一身好武藝,後來又在五臺山潛心學了五年,輕功和刀法都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無懈可擊。當年在鎮壓山東天地會起義中有功,所以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千總。

    黃老板說聲“來得好快”,走到前店從門縫中往外看,何正岳走在前頭,榮賢榮允跟著,亂嘈嘈一片火把,黑壓壓一片人頭。行峰頗感不妙,幾個人縱有三頭六臂,也難以抵擋,何況還要照顧幾伙計。黃老板略微沉思一下,說:“大俠與我前面殺開一條血路,掩護班頭和伙計沿街逃走,然後你我上屋頂,向相反方向走,把他們引開,他們是沖著你我而來,必然追趕,這里屋連著屋,我熟悉地形,他們沿街追不上我們。趁著天黑,逃到江邊就好辦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大俠以為如何?”

    “情況如此緊急,只有這樣。”行峰點點頭,招呼幾位伙計作好準備,這時何正岳在門外大喊:“行峰聽著,只要你把那東西和家美交出來,我保你們平安無事,如果一意孤行,那就休怪本官了。”行峰和黃老板也不答話,拔劍在手,破門而出,二把劍如驟風般卷出,近前的清兵涌上前迎戰,只聽得一陣亂響,七八桿槍就飛的飛,掉的掉,斷的斷,傾刻間就閃開一個豁口,李羅般頭和伙計瞧準機會,急急忙忙沖了出去,行峰和黃老板又擋住清兵,好在街面不寬,清兵去法從幾面包圍,這時榮賢和榮允沖到前面,行峰接住榮賢,黃老板接住榮允,一場惡戰開始。

    行峰和黃老板都明白,來者不善,善者你來,所以不敢有半點馬虎,全力迎戰。兩只寶劍對兩把腰刀,真正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只見那腰刀劈砍揮斫,一刀緊過一刀,一刀快過一刀,一刀重過一刀,全是雷霆萬鈞之勢;但看那寶劍格擋撩戳,一劍穩過一劍,一劍準過一劍,一劍狠過一劍,有如泰山屹立之穩,正是刀光閃閃有蹤,劍影茫茫無跡,榮賢和榮允是志在必得,越戰越勇;行峰和黃老板是臨陣不懼,胸有成竹。一些清兵也不時從旁刺上幾槍,逼得行峰和黃老板只得且戰且退,黃老板看看李羅幾位已逃得無影無蹤,叫聲“走”,就虛晃一劍,飛身躍上屋頂,行峰也一劍飛刺,榮賢退後一步,行峰也飛身躍上屋頂,拔腿就向前跑。何正岳急得撕開喉嚨大叫“不要讓他們跑了”。榮賢、榮允卻也不是等閑之輩,吼聲“上”,雙雙fei身躍上屋頂,如蜻蜓點水,著瓦就飛,挺身就追了上去,行峰和黃老板看看逼近,只得返身接住殺,就這樣邊殺邊退,邊退邊殺,約有二個時辰,早已到達下河街地方,下面就是湘江碼頭。這時天已大亮,行峰頗感疲倦,內衣早已濕透,黃老板更是氣喘吁吁,鬢角都貼在臉上了,畢竟是五十上下的人了,榮賢和榮允也刀法明顯遲緩,大汗布滿額頭。從天心閣到下河街,有六七里路遠,他們一路從屋頂過來,清兵沿街追趕,這時還沒有一個趕到。行峰這時望見江面有一艘小船順水而下,隱約看見艄公手拿船篙站在船頭,行峰看到機會來了,喊聲“下”,就和黃老板從屋頂上飛下來,朝碼頭奔去。榮賢、榮允二人也縱身躍下,望身追趕,行峰和黃老板只得又接住廝殺。行峰明白,錯過這趟船,不知要等多久,清兵一到,那就危險了。行峰振作精神,不得不拿出看家本領,一招“烏云掃地”接“反彈琵琶”又接“青蛇吐信”,把榮賢逼退數十步,面帶懼色,轉身對榮允上中下連刺三劍,把榮允逼退數步,這時小船離岸只有三丈來遠,行峰高叫“船家小心”,黃老板飛身上了船,行峰一步點在石階上,身子就輕飄飄朝船上飛去,在空中將船家的船篙握住,這時榮賢、榮允也在離行峰數十步遠的石階上朝船上飛來,手中高舉腰刀,行峰也不得不佩服他倆的輕功了。行峰當時抽起船篙,向空中的榮賢、榮允橫掃過去,榮賢、榮允竟然在空中將船篙接住,行峰就勢用力往下一扯,順手丟了船篙,榮賢、榮允二人跌到河里,手腳亂劃,這時清兵趕到,將倆人拉上岸來,何正岳也只有望著飛速駛去的小船跺腳。

    黃老板這時摸出一把銀子向艄公致歉,艄公這時才回過神來,因為轉眼間船上多了二個人。行峰和黃老板坐在船頭上,黃老板又勸行峰加入天地會,但行峰搖搖頭,此時行峰也說不清要到哪里去,但他總覺得還有許多事要做。

    黃老板和行峰都閉目無語,靜靜的望著漸漸遠去的長沙城。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