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作品相關 第五節 長沙府虎口救人 - 蓮花山弟子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蓮花山弟子 > 作品相關 第五節 長沙府虎口救人

作品相關 第五節 長沙府虎口救人

推薦閱讀:

    五、長沙府虎口救人

    行峰離開宜城,一路馬不停踢,這天中午到達長沙,想馬上去知府衙門,轉念一想,白天惹人現眼,諸多不便,更不知知府如何看待,不如就去天心閣找朋友,先打聽情況,摸摸底細。

    行峰策馬來到天心閣,照巡捕說的,在一間掛有“祥記”招牌的店門口停住,下馬一看,原來是一間不大的雜貨店,二個伙計,老板正坐在柜臺里喝茶。行峰一見老板,心里頓時一驚,老板約摸五十歲,顴骨突起,兩只豹眼直射幽光,那只端茶壺的手,青筋如同山藤般布滿,行家一看便知,是位內功非凡之人。行峰把馬交給伙計,上前抱拳:“敢問在上是黃老板麼?”黃老板連忙起身,豹眼掃了行峰一眼,眉頭皺了一下,滿臉堆笑:“不敢,不敢,在下姓黃。”行峰摸出那塊銅牌,交給黃老板:“朋友讓我來找黃老板的。”黃老板一見那銅牌,頓時滿面紅光,異常歡喜,急步從柜臺里走出,扶住行峰:“請里面坐。”

    行峰隨黃老板穿過店鋪,來到院子里,進了正門那間屋子,屋子里頗為講究。落坐後,黃老板首先開口:“壯士高姓?從廣州來?”行峰把自己的一路情況講了一遍,黃老板聽後極為贊賞,大喜過望:“原來是有名的大俠,真是百聞不如一見那,有緣,有緣。”忙叫伙計擺上酒菜,行峰迫不及待的問起巡捕和銅牌的事,黃老板望望外面,才小聲地說:“不瞞大俠,巡捕就是我們湖廣天地會的副首領林將軍。這“天”字銅牌僅有三塊,都掌在三位首領手中,各地首領則只有“地”字銅牌,凡天地會的人,見牌如見人,一切聽從吩咐,不知大俠有何吩咐?“行峰原來也有所聞,聽說過一些天地會的故事,不想自己無意中撞上了,心想別人相信自己,自己也不能拿他們當外人,且不管自己入不入會。行峰當下請黃老板打發人去衙門打聽消息,順便約請自己最相好的李羅二位班頭來。

    不多時,李羅二位班頭到達店鋪,行峰趕忙問及這段時間的情況。兩位班頭說起,從宜城回到長沙只有通判大人一人,那兩位衙役通判在半路上就打發了,通判大人一人承擔了責任,通判大人如實談起宜城查煙過程,美國領事館已經照會巡府,知府就將通判大人杖責入獄,現在還關在牢里。知府還稟報了巡府,派人緝拿大俠歸案。

    李羅班頭還說起另外一件事。

    原來知府何正岳夫人余氏,有一女,小字家美,父母早亡,從三四歲起就跟隨姑姑,是余氏一手撫養成人,如今已一十八歲,出落得齊整標致,女工精細。何正岳和余氏沒有兒女,就把家美當作親生女兒,掌上明珠。前些日子,巡府來到知府家中,何正岳在家中設宴款待巡府,席間家美姑娘出來敬了一杯酒,巡府一見家美,眼楮就一直盯著,連何正岳勸酒也沒聽見,巡府馬上問及家美身世,捻著胡子,嘿嘿地笑個不停,嘴里連連夸獎家美,:“家美姑娘該論婚嫁了吧?”何正岳知巡府雖六十有余,卻是個色鬼,在朝廷里也有勢力,做事心狠手辣,凡他看中的姑娘,不搞到手不罷休。何正岳從巡府的言行中已看出他的心思,想想自己調到長沙已有六年之久,也不知什麼原因,一直沒有晉級品祿,所以念念不忘,家美反正是別人的人,何不順水推舟,做個交易?想到這里,何正岳小心翼翼地問巡府:“下官到長沙已經六年,不知為什麼朝廷不記得下官的品祿了?”巡府瞇著眼楮:“你說該怎麼辦呢?”

    “下官知大人還缺個六偏房,不知大人對家美意下如何?”

    巡府哈哈大笑:“知我者,何正岳也。”

    當下兩人議定,巡府擔保何正岳晉級五品,臘月吉日八臺花轎迎娶家美,何正岳還厚顏無恥地對余氏說:“這是家美的福氣,別人家的姑娘人家還不要呢。”從那以後,家美姑就整日以淚洗面,要不是余氏勸住守候,家美幾次要自盡,真是可憐,但又無可奈何。末了,李羅二位班頭特別提出:“大俠,你可要救救家美姑娘呀。”

    提起家美,行峰眼前就浮現出她美麗溫柔的女孩子形象。在知府院內,行峰他們十幾名班頭、衙役就住在大門二側的廂房,所以行峰與家美經常見面,尤其是余氏對行峰特有好感,一門心思想將家美許配行峰,了卻自己心愿,也對得起地下的兄嫂,因此時常打發家美給行峰漿洗補縫。他們知道行峰吃齋,凡衙內吃葷時他們都會送上特做的素菜,對行峰甚是關心體貼。有一次,行峰在井邊洗衣服時,家美住動過來幫忙,家美邊洗邊盯著行峰手臂上的一條疤痕:“這是怎麼啦?”“劃傷的。”“疼嗎?”“好了,只是有點癢。”家美聽說癢,就伸過手來幫行峰摸摸,行峰對當時舒服的那種感覺,簡直無法形容,行峰以後也常常想起。只是行峰從小出家,時間太久,清規戒律時刻銘記在心,特別是一次空了大師坐禪時說的一句話,行峰至今一字不忘:“男人要做事業,除非無牽無掛。時機只可等待,不可尋求。”行峰對余氏姑的關心體貼只是感激不盡,對男女婚姻之事卻無甚意思,<!--中间广告位置-->從心底里一直把家美當妹妹看待。對行峰和家美,同僚們也半真半假的笑過許多,家美每次都是會心的掩面而笑,行峰卻有時會板起臉孔生氣。余氏姑也認為行峰出家太久,還不習慣俗家生活,認為行峰終究會改變,所以一如既往地關照行峰的生活。

    幾個人當時陷入深思,還是黃老板先開口:“通判大人這種正直的人要救,家美這樣善良的人要救。”就機大講了一通朝廷如何無能,官吏如何腐敗,國家民不聊生,天地會反清復國的宗旨,各地農民起義的事例,幾個人也聽得點頭稱是,憂患心情溢于言表。黃老板接著仔細地說出一個營救計劃,行峰聽著覺得有理,行峰明顯感到,一個人行動總有許多難處,個人本領再大,也是有限。黃老板詢問李羅二位班頭:“可肯幫忙?”李羅二位班頭當即表示,原與行峰一起,毫無二意。黃老板接著安排李羅二位班頭,回去跟其他鴉役講好,免得無謂傷害,告訴通判家眷和家美,要她們做好逃走準備,車輛、馬匹其他人手由黃老板一一準備。

    這天晚上,深秋地霜風呼呼地吹著,長沙城顯得分外冷靜,街上沒有一個行人,僅是黑乎乎一片。接近卯時時分,行峰等一幫人趕著馬車悄悄地接近知府大院,早已有人打開大門,車馬在門外停住,行峰等四人一閃進了里面,二人同李羅二位班頭看住其他衙役,行峰和黃老板悄悄接近何正岳住房,行峰用劍挑開門閂,進屋點亮燈,何正岳睡得正酣。余氏因早已知道,所以毫不慌張,衣服都已穿好。行峰向她擺擺手,故意咳嗽一聲,何正岳被吵醒,一看行峰手按寶劍,圓睜雙目,在床上抖抖索索地說:“大俠要做什麼?”

    “要你發支令劍,寫個手諭,把鄧大人放出來。還有。家美姑娘我們要接走,不準你把她送進虎口。”何正岳深知行峰的功夫,顫顫兢兢地披上衣服,打開柜子,拿了一支令牌,寫了手諭,蓋上大印。為何要這樣做呢?原來關押通判的大牢離這里很遠,牢房由綠營兵看守,沒有把握劫牢。這時余氏已將家美從隔壁帶了過來,家美一見行峰,流落出幾分深深的留戀。何正岳這時大聲說:“家美已是巡府大人的人了,八字都已經送過去了,你們竟敢劫巡府夫人。”余氏一聽見,火冒三丈:“虧你有臉皮講這種話,真是畜牲不如!”余氏一把拉住行峰:“大俠,讓我和家美一起走吧,這老家伙我也沒什麼指望了,家美可是我們余家的一脈啊。”行峰感到為難,黃老板接口說:“讓她們姑有伴一起走吧。”余氏聽罷,打開高柜,里面有兩只一樣的首飾盒,余氏隨手拿了一只,用布包好,牽住家美的手就走,何正岳這時倒也動情的說:“夫人為何也要走啊,我們可是二十多年的夫妻了。”轉身對行峰高聲說:“行峰,我待你不錯,你為何要拆散我的家庭?我也告訴你,你現在是朝廷的通緝要犯,恐怕為你自己也得留條後路。”何正岳于是放開喉嚨大叫:“來人那,來人那!”大門兩側廂房都亮著燈,但毫無動靜,只有幾個櫥工、勤雜開門望了望,都趕快進屋去了。這時何正岳癱瘓在椅子上,哆嗦著用手指著黃老板:“你是何人?”

    “天地會!”

    何正岳一聽“天地會”三字,嚇得面如死灰,連連抱拳作揖:“英雄饒命!英雄饒命!”

    黃老板走過來,扯下一件長衫,撕成布條,把何正岳捆在床柱上:“委屈大人了。”余氏看到,猶豫了一下,還是回過來,摸了摸捆緊的布條,也忍不住灑下幾滴同情的淚水,悲切的說:“老爺,以後請多保重,余氏也是沒辦法的辦法。”說畢作了一揖。一行人離開房子,到門外上車,行峰順便進了廂房,打開箱子,取出一些銀兩及幾件衣服,余物盡數送給其他衙役。黃老板與余氏姑上路,行峰與李羅二位班頭直奔牢房。

    一會兒,行峰三人來到牢房外,這時天已大亮李班頭敲開大門,拿出令牌和手諭,獄卒看了一下,嗦嗦地往里面走,一會兒,營帶官出來,仍舊查驗了令牌和手諭,眼里流出疑惑的目光:“為何這樣著著急?”營帶官極不情愿地揮了揮手,示意三人隨他進去,立班頭隨手把一!銀子塞給營帶官:“麻煩大人了,已後還請多多關照。”營帶官這時才顯得高興些。營帶官打開牢房,行峰一沖進去,通判這時正睜著眼楮躺在床上,行峰走到床前,附耳說:“不要聲張,出去在談,”接著故意大聲說:“鄧大人,知府大人有請。”裝著惡狠狠的樣子,把件衣服丟在他手中,拉起他的手就大步往外走。走到大門口,行峰回頭對營帶官報拳:“有勞了。”跨上馬,幾個人一溜煙走了。此時行峰在馬上深深的呼了口氣,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來到下河街碼頭,早已有船在那里等候,通判家眷都在船頭翹首盼望,一行人

    來到船上,行峰叮囑船家:“路上小心,不可耽擱,請記住。”轉身與通判大人告別:“大人一路保重,行峰就此告別。”通判大人作揖答謝:“大俠救命之恩,在下當永銘心間,日後再圖報答。”說罷竟也嗚咽成聲。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2/9017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