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卷 第十四章 收服青牛 - 大荒戰跡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大荒戰跡 > 正文卷 第十四章 收服青牛

正文卷 第十四章 收服青牛

推薦閱讀:

    一老者傳音道:“將軍且住手,莫要取它性命。”

    鹿身鳥頭獸按照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身穿白袍的老者正站在一旁,這位老者身材瘦小,顴骨突出,兩眼正視前方,莊嚴肅穆,炯炯有神,花白頭發且向后盤起,看著干凈利落,右手里拿一個拂塵,左手捋著他花白的胡須,一派仙家道風。

    “將軍且住手,莫要傷它性命,此物名兕,又名青牛獸,乃上古之物,金剛之軀,力大無窮,兇猛無比,百獸之王,我已找尋它多年,不想今天在這里遇見,你看我年事已高,腿腳不便,將軍留它性命讓它成為我的坐騎可好?”

    鹿身鳥頭獸道:“你這老者太不自量力,此物兇悍異常,如不是我使出追風槍,著實難以戰勝與它,還險些命喪其手,如此霸道之物,老者如何能讓它成為你驅使的坐騎?”

    老者哈哈大笑,這笑聲清脆悅耳,在這密林之中回蕩,這密林凸顯祥和之氣。

    “將軍莫擔心,看我這件法寶就可降服于它。”說著,這老者左手伸進右手的衣袖,拿出一個類似項圈一樣的東西。“此物叫金剛鐲,乃我周游途中所遇,此物能吸納世間萬物,可降服此青牛。”

    說著,老者口中默念一段咒語,然后拿著金剛鐲對青牛獸吼道:“孽畜,看法寶。”

    這金剛鐲從老者手中祭出,直接飛向那青牛獸,只見這金剛鐲神光一閃,不偏不倚直接套在它的脖子上,這青牛獸欲掙脫,無奈它越掙脫,這金剛鐲箍得它越緊,掙扎幾下后便不再掙扎,全身開始閃出青光,青光一閃,即變身為公牛狀,慢慢的走近老者,俯首帖耳。

    這一場景,看得鹿身鳥頭獸都呆了,他抱拳道:“這位尊者,敢問是何方圣神?”

    這位老者抱拳道:“我豈敢稱神圣,我就是一個逍遙游之修道之人、太上氏也,我看將軍相貌奇異,有飛升祥瑞之氣,又有萬軍莫當之勇,有敢問將軍之名?”

    鹿身鳥頭獸答道:“在下飛廉,我乃南部族人。”

    “那將軍方才戰此青牛所用的御風之術不知師出何門吶?”

    “我無門無派,御風之法是我生下來便有的,正因為我相貌奇特,族人視我為異類,又因為我天生會御風之法,人稱我為風伯。”

    說完這句話,飛廉收起翅膀和兵器,除鳥頭面具外,基本與常無異,他問道:那么這位太上尊者,敢問何為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鹿身鳥頭獸有些迷惑:“尊者之言,我聽得不是太懂,愿聞其詳。”

    太上尊者哈哈大笑,默而不談。

    此時這密林中又傳來一個聲音:“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盈,音聲相和,前后相隨。恒也。是以圣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為而弗恃,功成而不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原來是俞東平、田蓉和蚩尤三人,剛才接話之人正是俞東平。

    太上尊者打量著三人,微笑點了點頭,對俞東平說道:“緣主能說得上我的道,看來是天資極高之人。”

    俞東平從炎豹上下來,徑直走到太上尊者面前作揖道:“剛才我們一進這密林,便感覺這密林中充滿著祥和之氣,進林后便聽到尊者談話,聲音清脆明亮,響徹四方,本不想這么快打擾你們談話,但是剛才聽到尊者講道可道、非常道,我就忍不住說上了一句,剛才尊者說自己是逍遙游者太上氏,敢問<!--中间广告位置-->尊者是否就是太上道人?”

    “正是,但你是從哪里知道有太上道人的?”

    俞東平看對方承認自己是太上真君,心中暗喜,但表面故作鎮定道:“正所謂一氣化三清,我便知曉。”

    太上尊者明白了俞東平在暗示他,他也不便繼續再問下去,他對眾人道:“各位緣主,今日這里相遇,皆是有緣,現在天色已晚,各位請到我寒舍一敘如何?”

    蚩尤在一旁大聲說道:“俞神人,這里奇鳥異獸極多,走夜路的確太危險,我們就一起去老者家里借宿一夜。”

    飛廉在一旁也說道:“好,我也正想上門求教尊者一些問題。”

    太上尊者點頭:“寒舍距此有兩舍之路,諸位請隨我來。”

    說罷,太上尊者坐上他剛收服的青牛開始飛奔,蚩尤騎著戰虎、飛廉揮舞雙翅緊隨其后、俞東平騎著炎豹、田蓉騎著食鐵獸跑在最后面。

    田蓉和食鐵獸這回不敢繼續隨意亂跑了,緊緊跟著俞東平,俞東平側臉對田蓉道:“這里我們人生地不熟,到處都是荒原野獸,各種奇人異士極多,誰敵誰友我們都尚且不知,你這回是撿著一條命。”

    田蓉笑著道:“沒事,我福大命大,你是沒看見剛才那場面,特驚險。”

    “唉,你真是沒死過,不知道死字怎么寫啊!”

    田蓉不屑一顧:“說得好像你死過一樣。”

    俞東平捶著自己的胸口道:“肖彤你見過吧?當年我帶一個特戰小隊在一次營救她的行動中,由于我指揮失誤,被十倍于己的敵人圍困,我身重兩槍,其中一槍的子彈離我心臟只有半公分距離,我是從死亡邊緣回來的人。”

    田蓉問道:“你把你和肖彤姐的事對我說說唄,我感覺你倆關系好像很不一般啊,今天是我主動問的你,你但說無妨,我不吃醋。”

    俞東平瞪了她一樣:“說什么說,陳年往事了,現在也不知道肖彤和我那隊人都怎么樣了,還有你那領導,還有那車,對了,還有那無頭古尸。”

    田蓉搖頭:“還是想想咱們自己吧,我現在就想回家,可是我都不知道如何回去,我想我媽了,好幾天沒有聯系,她找不到我,她也一定急死。”

    俞東平也嘆口氣:“別總想這些了,現在跟我在一起不也挺好。”

    “好?好你個大頭鬼,你就是個榆木腦袋,算了,不說了,趕緊跟上前面吧,我可不想再走丟。”

    說罷,田蓉騎著食鐵獸追蚩尤去了,俞東平趕緊跟了上去。

    大概半個時辰的功夫,一行人便到了一很不起眼的山腳下之下,太上尊者指著山腳下一處茅屋道:“諸位緣主,這就是寒舍,我們今晚就住在這里,童子,招待客人。”

    這時從茅屋中走出來兩個小童,其中一個頭上長著一對金角,另一個頭上長著一對銀角,金角童子看見尊者騎著大青牛便說道:“師祖,你這坐騎真威風。”

    “休要多言,金角童子,你把我這牛還有其他人的坐騎牽到后面去拴好,銀角童子,招待客人。”

    銀角童子點頭,走到眾人面前:“各位緣主,歡迎來到寒舍,請各位隨我進屋歇息。”

    一行人立刻下了坐騎,金角童子開始把這些坐騎逐個牽到了后面,銀角童子則招呼一行人進了茅舍。

    這茅舍不大,中堂只有一個低矮的桌子,眾人進入寒舍后,席地而坐,太上尊者坐在主位,蚩尤和飛廉并排坐在他右側的客位,俞東平和田蓉則并排坐到了他們對面。

    銀角童子給每人都端上茶水,田蓉口渴難忍,舉起茶杯便將茶水一飲而盡,太上尊者則在一旁笑道:“這水豈能亂飲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5/3369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