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集 第七章 爭端 - 烈炎修真錄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烈炎修真錄 > 第一集 第七章 爭端

第一集 第七章 爭端

推薦閱讀:

    第二天,秋震天一直到中午才清醒過來,天命賢者到是一直守侯在他身邊,這一晚秋震天可不怎么好過,雖然進入入定的狀態但是身體周身不舒服,經脈的擴張讓秋震天周身奇癢而且有時還帶著點疼痛,再加上秋震天不停的在默念爺爺教給自己的口訣身體更是熱的難受,現在一缸水已經被他蒸干了。

    “醒了?呵呵,讓我看看有什么變化?”天命賢者此時正在看報紙,見秋震天醒了過來也是很高興,畢竟吸納真氣是不可能沒有危險的。

    秋震天現在可是如剛煮好的童子雞,周身通紅,這要他稍微調吸一下才能恢復,而且秋震天也一直不知道爺爺教自己的是什么,只要一問,天命賢者老是說這是家傳口訣,是對我有好處的。(當然秋震天不知道爺爺就是天命賢者,以后故事中穿插可能會爺爺和天命賢者相互出現。)

    “能有什么變化!還不是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爺爺快把我的衣服拿來。”秋震天看著兩眼發光的爺爺心中毛毛的,不知道為什么,爺爺在自己每次吃完藥的時候總是帶著一種興奮的表情看著他。

    “好,你看我都忘了,你等一下。”爺爺匆忙的跑了出去。

    幾分鐘后秋震天換好衣服,身體中的真氣也恢復正常的運行,他現在可是渾身都是力量,比之吃藥前更是強上百倍,這藥還真是不得了。

    “幾點了?”秋震天問道。

    “快一點了吧。”爺爺看了看表說道。

    “糟了!我沒有去上學!爺爺,我的書包!”秋震天心中一驚,今天可是星期五老師要講下個星期的考試。

    “慌什么!你看你這樣,一點高手的風范都沒有。”爺爺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我不是高手!我是一個學生啊!”秋震天有點無奈,這個爺爺就是不怎么在乎我的學習。

    “好好,你是學生!我今天已經給你們老師請假了,下個星期要考試的時間都記好了,你不用著急。”爺爺丟了一張紙給秋震天道。秋震天這才算松了口氣,畢竟他還是喜歡學校的生活。

    秋震天可不想和爺爺繼續說下去,他的不負責可是出了名的,要是繼續說下去還不知道會弄些什么事情出來,于是一個人回到練功房看著香臺上放的一卷舊書發呆,這本書他已經看了無數次了,爺爺說這是父親的東西要自己好好練。秋震天是對這東西沒有什么好感,上面的口訣他到是記的很熟,只是那些奇怪的招勢和動作秋震天不喜歡,這么怪異的東西如果做出來讓別人看見肯定說自己白癡,所以秋震天也沒有怎么練。

    反正現在無聊,也不想復習,那些書本上東西秋震天都能倒背如流,干脆就拿起了那本舊書開始做起了上面的動作來。

    “以意為行,以念為氣,意動心動,念動身動……”秋震天按照書上的口訣比畫著各種姿勢,這還是他第一次那么認真,因為絲音說他的動作很漂亮,干脆自己多學他幾個。

    一連做十多次,每一次秋震天的感覺都有點不同,而且也自然的配合著真氣運動起來。

    轟!的一聲,整個大屋都震動了起來,爺爺立刻沖了進來,看著整個房間一片狼籍,特別是那個裝秋震天用的大罐子已經破成粉碎狀了。而秋震天已經傻了眼,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手發神。

    “小天!怎么了!”爺爺驚訝萬分的問道,房間內有很強的氣流波動。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手一動就發出一道紅光,那個罐子就爆炸了。”秋震天已經六神無主了,天命賢者看見丟在一邊的書一下就明白過來,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小天,你先出去,調理一下你的氣息,我把這收拾了就出來。”秋震天點了點頭整個人還在想剛才的事情。

    事后,爺爺也沒有說什么,只是說秋震天練功有成,還大肆表揚他了一翻,又摸了五百元給秋震天,秋震天傻眼了,心想道:“東西壞了,房子砸了居然還有獎勵,那我以后多弄幾次不是發了。”不過他可還沒有那么失常,房子沒了自己住那。一天的時間秋震天都在靜坐,他可不敢再比畫那些動作了,要是一不小心可能又要出事。

    幾天后,生活依舊,只是那天事情秋震天怎么也忘不掉了,而且爺爺看他的眼神中多了點什么。

    “大哥!是我不好,那娘們不識抬舉,居然找了個會打的把我們的場子抬了,大哥,我可是拼了命的,你看我這傷,還有我兄弟手都斷了。”張華在一個男子面前哭訴道。

    “廢物!一個人都對付不了,你是吃什么長大的!”這男子就是張華的大哥張東偉。

    “張哥,真的,那小子很能打,我們幾個一起上都不是對手。”張華身邊的一個手綁著繃帶的人說道,這人是被秋震風弄脫臼手的那個。

    張東偉眉頭一皺道:“好吧,我明天去看看,到底那小子是不是你們說的那么厲害。”張東偉雖然經常泡在網吧可是他這個人在龍泉鎮這一帶可是出了名的小流氓,最近迷戀上了游戲才收斂了一點。

    張華一聽心中大戲,張東偉以前當過兵,身手也是不錯,要是去對付那小子肯定行。

    此時在天俯城東的一座高樓之上。

    “你說什么!調查不到!飯桶!”一個身穿西服的中年男子把手中的酒杯往地上摔的粉碎。

    “老板!請息怒,我已經動用了所有的組織成員,相信很快會有消息的。”另一名比較年輕的男子低聲道。

    “再找不到我就把你打成原形!你給記清楚了!給我滾!”中年男子怒道,身上一股無形的殺氣向四周擴散。

    “是是!”另一人飛快的退出了房間!

    “六子,什么事情那么大的火啊!”一老著走了進來,一身紫色的唐裝看起來精神萬分。

    “師傅!什么風把您吹來了。”叫六子的中年人心中一驚立刻問道。

    “不必那么多禮節,說吧,什么事,看師傅能不能幫你。”老者笑道。

    “師傅,是這樣的,前幾天我和幾位師兄弟都感覺到一股很強的力量波動,不過只是一閃而過,到現在也沒有反映,我懷疑是不是又有什么精怪誕生了,要是真的那可是個大麻煩。”六子擔心的說道。

    “精怪?不會吧,我們市的妖精或者精靈那一個沒有到我這里報道的。”老者不相信的問道。

    “師傅!您肯定是在閉關沒有感覺到,那股力量可不比您差,如果是同伴那還好說,大家可以安穩的生活,如果是邪魔歪道那就是場浩劫啊。”

    老者皺了皺眉頭點了點頭道:“的確,不管怎么樣防一手是不可少的,上次西方的魔將偷跑過來我們可沒有什么好果子吃,這次一定要把工作做到家。”

    “我知道,我已經讓人去全力尋找了,師傅放心。”

    “恩,這就好,我也會留心的。”

    學校內。

    “老大!我怎么看你這幾天精神恍惚?是不是進展不<!--中间广告位置-->順利?”胡拍了拍秋震天的背道。

    “順利?進展?什么東西!”秋有點納悶的問道。

    “嘿嘿,還和我裝蒜啊,就是你和絲音的事啊。”胡尖笑道。

    “靠!你懂個屁!我那來的時間去找她,你沒看我這幾天都考試嗎”秋震天氣道,胡這小子老是那壺比開提那壺。

    “那你怎么這么沒精神?有事?”

    “有你個頭!今天考完陪我好好去玩玩,把兄弟幾個都叫上。我請客。”是該清醒一下了,這幾天都在想那天爆炸的事情,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在學校的一天到是很快就過去了,劉老師是秋震天的班主任,每天離開都免不了鼓勵他一下,要知道秋震天可是年級上的前兩名。晚上,胡約了另幾個哥們張可,陳羽還有一個漂亮女生朱麗,這幾人都是秋震天比較要好的朋友,當然秋震天也把絲音叫了來,說真的現在秋要是一天看不到她還真有點不自在。

    “今天我請客,大家想吃什么就點什么,別客氣。”秋大方的說道,說實話他還真的很高興。

    “呵呵,這一毛錢一串的東西我還跟你客氣?切!”張可笑道。

    “就是就是,秋少,你也悶小氣了點吧,我還以為是滿漢全席呢。”朱麗今天打扮的很漂亮,一身粉紅色的連衣裙,白色襪套,馬尾辮子給人一種很清醇的感覺,雖然秋震談早知道她對自己有意思,不過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只能把她當兄弟來看。

    絲音嬌笑了起來:“呵呵,你們幾個以為小天是土地主啊,這么欺負他?”

    “嘿嘿,姐姐,這你就不明白了,震天還真是個小地主呢,你要知道他每考一次試他爺爺就給他五百,現在都考了多少次了?我想他早發了。”胡一臉得意的神色說道。

    “我靠,炮灰,你是不是真的想變成灰了?我立刻成全你!”秋震天有點無可奈何的說道。

    “姐姐?難道你心疼了?”陳羽看了看絲音又看了看我豪不忌諱的說了出來,這小子是個資格的魔鬼筋肉人,一點腦袋都沒有,想到什么說什么,比胡還單線條,不過胡現在可是有頭腦很多,至少知道開我玩笑了。

    絲音一愣臉上多了幾分紅云還有幾分嬌羞讓秋震天看的有點呆了。

    “你亂說什么?小天只是我弟弟。”絲音解釋道。

    “弟弟”秋震天心里聽到這兩個字有點失落的感覺,難道年齡真的那么重要?

    “好了好了,別說這些了,趕緊吃吧,我們一會還有活動呢。”秋震天有點不滿的說道,幾人也聽了出來,而絲音也是有點迷茫的看著秋震天,只是他沒看到。

    砰!一個啤酒瓶子丟在了絲音面前被摔的粉碎,粉碎的玻璃渣四處分散,秋震天坐在絲音旁邊一伸手就擋住了一個向絲音去的玻璃片,不過他的手上也被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還好傷口不深。

    “他媽的!誰扔的,出來。”胡剛喝了點酒猛的站了起來,因為剛才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

    絲音握著秋震天的手用紙不停的給他止血,看的出她眼睛好象有點紅紅的,秋的心中一片安慰,也許她心中真的有自己。

    砰!又是一聲丟在了胡的面前,一個五大三粗的只穿了一個白色背心,迷采軍褲的男子出現在眾人面前,這人比胡高出一個多頭,而且身上的肌肉也比陳羽強上幾倍,再看打扮因該是個退伍軍人。

    胡顯然有點被嚇到了,如果說比他大個一兩歲的人他不會害怕,不過這人根本和自己不是一個級別的,恐怕只要一下就能讓胡起不來。

    “你為什么丟我們!你不知道會打傷人嗎?”胡顯然中氣有點不足,聲音也不再那么大了,張可和陳羽也站了出來給胡打氣,這兩人戰斗力可不是蓋的,不過要和眼前這人比可能還不是三合之將。

    來人一笑,臉上的肌肉也跟著變成猙獰狀:“就這幾個小子?”他對著身后的人道。

    “不錯,大哥,就是他們。”張華的聲音突然出現,絲音臉色一變心中知道不好,小手使勁的拉著秋真震天的手小聲的對他說道:“小天,那個大漢就是張東偉,剛才我還沒認出來,我只聽張華說過他是云南路戰隊的,而且身手很不錯,我現在才有點相信,我們怎么辦?”

    秋震天含笑的看著她示意叫她放心然后走了出來:“胡,你們三個把兩個女孩子照顧好,這里我來。”秋震天對胡說道,因為知道他有點能打的就只有胡和絲音,另三人是不知道的。

    “震天!你會受傷的,我們打110吧。”朱麗關心的說道,陳羽和張可也點頭道,畢竟眼前的人不是一個初中三年級的人能對付的。

    秋震天微微一笑道:“放心,看我的吧。”

    “小子,有脾氣我喜歡,叫什么名字!”張東偉看秋震天一個人走出來也是感到秋是個重義氣的人。

    “秋震天!閣下呢?”秋震天冷靜的說道,臉上已經沒有剛才的笑容。

    “好!有骨氣!我是張東偉!如果沒有今天這事情我一定會交你這個朋友!”

    “呵呵,不敢當!不知道閣下今天有什么事情和我們過不去,不如畫下道來。”秋震天做了個請的姿勢。這可是他在電視中看的黑道中人比畫的動作,而他做出來也別具氣勢。

    張東偉只是一個流氓小混混,當然看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立刻說道:“前幾天你打了我兄弟,搶了我女人,這個帳怎么算,你我都是個明白人,只要你說個你我都同意的解決方法我絕對不為難你。”

    “哦?那閣下要如何解決?”秋震天心如止水,已經開始暗運真氣,在服藥后體內更是充滿了力量,上次他打張華那是一點真力也沒有用上,而這次正好是個機會秋震天也想試試自己的真力到什么程度了。

    張東偉看了看一邊的絲音心中無名之火更是難忍,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冷靜道:“你的朋友我不會怎么樣,不過你和柳絲音必須跟我走一趟,不然,你朋友也別想安全的回去。”

    “遷怒一個女人不是男人的行為,這只能說明你是個懦夫!絲音本來就不想跟你在一起,你何必強人所難呢?”秋震天聽他說絲音也是生氣道。

    “廢話!我做事那需要你這個小毛頭來教,爺爺我出來混的時候你還在吃奶呢,一句話!走還是不走!”張東偉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

    “那這樣如何!我和你單條,如果你贏了我和絲音都和你走,如果你輸了就乖乖的滾回去以后別來找我們麻煩。”

    “反正回去也是收拾你,你小子怎么那么多屁話!”

    “難道你怕丟臉輸給我這個小孩子?”秋震天冷冷的笑道。

    “……好!就在河邊公園廣場那里,走吧。”此時店老板已經嚇的不敢說話了,他是小本經營可招惹不起這里的地痞流氓,看這里沒有打起來心總算放了下來,秋震天丟了一百元在桌子上就帶著大家向河邊走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8981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