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集 第四章 宿命悲歌 下 - 烈炎修真錄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烈炎修真錄 > 第一集 第四章 宿命悲歌 下

第一集 第四章 宿命悲歌 下

推薦閱讀:

    等剩下的人走了后,鳳舞和月玲瓏兩女依然站在秋正風身邊,特別是月玲瓏看著秋正風的眼神帶著無盡的溫柔。

    “秋大哥,我們要和你一起戰斗,我和月姐姐都沒有受傷,我想我們因該能幫的上你。”當月玲瓏留下來的時候鳳舞就明白了她和自己的想發是一樣的。

    “你們走吧,不要淌這趟混水了,我不值得你們這么做。”秋正風心中很是矛盾,兩女的實力很強對自己也是一大助力,但是他不愿意這樣,因為自己對不起她們在先。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不為別的,因為你是我大哥。”月玲瓏神情堅決讓秋正風也不好開口。

    “我也是!我和月姐姐一樣!”鳳舞補充道。

    秋正風看著兩女,心中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悲傷,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那好吧,不過此次來者是圣界的銀光月魔和二十八圣使,實力可是很強,我可能沒有辦法援助你們,你們兩人要相互相成,互相配合,保全自己為先,知道嗎?”

    “我明白。”月玲瓏和鳳舞道。

    “走吧!”秋正風帶起一片火光,飛身向靈兒的方向飛去,兩女緊隨其后。

    此時另一個戰場。正和火靈兒打的難解難分,而二十八圣使者被四卦陣所困根本出不來,四方火將正和其周旋其中,已經有幾員圣使身受重傷不能在站,倒在一邊的懸崖上。

    “圣女!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奉圣主之命前來協助于你,為何你我還要如此大動干戈。”銀光月魔揮搶擋住火靈兒的雙劍道。

    “什么意思?如果真如你所說那我還可能站在這里嗎!銀光,吹牛也要寫一下草稿吧,你們圣界那點計兩我還是看的穿!”火靈兒順勢打出兩道紅光,紅色的光芒化做兩只獵鷹帶著灼熱的高溫向銀光月魔撲去。

    “玄天之火,擬炎為形?火靈天君!你居然會人界之火!你可知這是觸犯圣條的。”銀光月魔大驚,以圣界的圣人來說所學習的法術只能是圣界的,圣界不準其學習其他界的法術,更不能讓圣界法術泄露出去,最為讓銀光月魔驚奇的是圣界的魔法氣息會和其他幾界的功法所排斥,強加修煉就會導致走火入魔。

    “什么圣界人界!所有的火都原自生命,所謂天地同歸,三界同源,你們圣界的說法只是你們自己一相情愿自己捏造的,你現在看到的才是真正的火!”火靈兒加大了仙力,頓時兩只獵鷹變大了數倍,形象更加的逼真了,帶著虎狼之勢向銀光月魔追殺而去。

    銀光月魔深知這一招不能硬接,而且和火靈交手已經百招有余,自己已經開始漸漸屈居于下風,再這樣下去必敗無疑,心中決心以下,頓時銀光月魔決定不再保存實力,把壓箱本底的招數全部都拿了出來。

    銀光月魔正視著飛來的巨鷹,只見他周身金光暴閃,在他身邊形成了一堵金色的圓球把他包圍在內,巨鷹帶著強大的力量和銀光月魔撞擊在了一起,銀光月魔嘴角露出了微笑,只見突然圓球光芒大放,瞬間如萬道金光齊射般爆炸開來,兩只句鷹被這突如其來的沖擊力震了一個粉碎,不過分散的力量還是很強,不停的在銀光月魔身邊爆炸。銀光月魔強忍著痛楚抓起武器以最快的速度向火靈兒沖去。

    “啊!!!”銀光月魔大聲的怒吼著,周身爆發出黃色光芒,好象一輪明月高掛于空。

    火靈兒在爆炸之后就知道銀光月魔已經拿出全力了,現在自己只剩下六層的力量,因該還是有能力和銀光月魔一拼,于是運起周身力量兩把紅色的炎蓮劍發出了興奮的紅光。

    “當!!”兩人的武器交互在了一起,強大的力量使空間中也出現扭曲,一道道閃電不停的四處亂霹。

    “你大意了!”銀光月魔突然臉上掛滿了邪惡的笑容對火靈兒說道。火靈兒心中大驚,可是還沒有等她反映過來一陣冰涼的感覺就從背心傳來,一股熱流從胸口流了出來。

    火靈兒不相信的轉過身一看,另一個銀光月魔手中正那著一把青色長劍猙獰的笑著,那把劍已經從自己的后背穿過了前胸,火靈兒喉頭一甜吐出大口鮮血。

    “死吧!”銀光月魔又是一掌打在了火靈兒的身上,火靈兒再次吐出鮮血,從空中直墜向下面的山崖,如果就這樣掉下去任她是神也得粉身碎骨。

    在空中,火靈兒終于明白了,在她身后的那是神月獸所變化的銀光月魔,自己真是太大意了,火靈兒現在周身無力,心口劇痛,她閉上了眼睛,眼前閃過著和秋正風在一起的所有快樂的時光。心中不禁想道:“難道死亡前真的是如此嗎?”

    銀光月魔臉色也不好看,他使用渾身的魔力才能勉強和火靈兒斗個平手,而且可以看出火靈兒大概只用了七層的功力,要不是用計那死的可能是自己。

    突然一道銀光閃過,銀光月魔下意識的閃了閃身,不過銀光還是太快了,再加上銀光月魔剛才使用了太多的力量身形變的遲緩了些,銀光月魔只覺得右腿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這才發現自己的右推已經被一把銀色的劍貫穿了。

    “靈兒!”秋正風大聲的呼喊著,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向火靈兒的方向飛去,在千鈞一發之即接住了她。而鳳舞和月玲瓏則開始向銀光月魔進攻起來。

    秋正風看著眼前臉色蒼白,渾身是血的火靈兒心痛萬分,不停的把真氣輸進她的體內,可是一進入就象泥牛如海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靈兒!醒一醒啊!靈兒!”秋正風大聲的呼喊著。

    火靈兒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秋……哥……對不起……。”火靈兒現在已經渾身力量盡失,銀光月魔那一掌將她凝聚的功力全部震散了,這種打擊是非常大的,就算不死要恢復也要很長的時間,再加上靈兒又中一劍現在更是脆弱的很。

    秋正風看火靈兒醒了心中一松道:“別說話,我立刻帶你去療傷。”

    火靈兒知道自己可能不行了,她的傷實在是太重了,沒有高人相助那是不行的,大概只有自己的母親或者朱雀大帝前來她才有救。

    “秋哥……”火靈兒伸出滿是鮮血的玉手抓住秋正風的手,“對不起……我不能陪著你繼續生活了……咳…咳。”火靈兒又吐出兩口鮮血。

    秋正風渾身都在顫抖,眼睛睜的大大的:“靈兒!你在胡說什么!你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火靈兒微微的笑了笑道:“秋哥……把我胸前……的赤火神珠交給……我們的……孩子。”

    “靈兒!別說了,快療傷!”秋正風眼中帶著淚水。

    “沒用的……我的功力被震散了,我已經沒有能力……來療傷了。秋哥……記住……這是唯一能救孩子的東西。”火靈兒眼中帶著堅定,手使勁的握了握秋正風的手。

    秋正風不語只是使勁的抱著靈兒通哭起來,火靈兒溫柔一笑道:“呵呵……秋哥啊,也許今生我們真的緣分已到……。”

    “靈兒!”秋正風無力的喊道。

    “……來生……我也一定……要和……你在一起……。”火靈兒的聲音越來越低,秋正風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大聲的喊道:“靈兒,別睡,別!睡了就醒不過來了,不要離開我!!”

    火靈兒剛才只是回光返照能說那么多,現在她唯一的元氣也耗盡了,但是她的臉上帶著幸福,她的手在秋正風的臉上輕輕的撫mo了一下:“我愛你!”火靈兒的手無力的垂了下去……。

    “靈兒!!”秋正風絕望的嚎叫著。火靈兒死了,她帶著幸福的笑容安眠在了秋正風的懷中……。

    三界火神和四方火將也感覺到了火靈兒的死亡,頓時能力暴增,他們也不再保留了,使出了畢生的力量為自己的主人報仇,鳳舞和月玲瓏聽到秋正風那聲絕望的叫聲心中也是萬分疼痛,她們當然知道失去摯愛的感受。而此時銀光月魔還發出了陣陣冷笑,他可是興奮萬分,不過現在他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功力已經所剩無幾了,在和鳳舞還有月玲瓏的對決中已經占不到什么便宜了,而且退部的劇烈疼痛更是讓他行動不便,特別是鳳舞的三飛劍靈巧異常,經常打的銀光月魔左支右絀防不勝防。

    秋正風放下靈兒的尸體,雙眼血紅,他怒目看著銀光月魔,只見他周身紅光暴起,比之和剛才司徒亮打斗之時更加的明亮,好象一個再世修羅傲然于世。

    “啊!!”秋正風大吼一聲,無形的氣勁夾雜著猛烈的高溫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只看到秋正風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銀光月魔的面前。

    鳳舞和月玲瓏大驚看著眼前的秋正風,這是自己認識的秋正風嗎?

    “秋大哥……你……。”鳳舞驚訝的道。

    “走!在我還沒有失去理智的時候快走!”秋正風強忍著身體內爆發的力量說道。

    “烈炎解體!秋大哥!你怎么能用這招,你也許會死的!”月玲瓏畢竟比鳳舞資歷高那么點,一下就明白了這是華炎門的不傳密法,能將自身的功力提高數倍,不過再這之后會有很大的危險,如果把持不好還將粉身碎骨。

    “走!”秋正風沒有理會月玲瓏的話語,大聲的呵斥道。

    鳳舞和月玲瓏知道秋正風已經快要失去理智了,兩女兩眼含淚的朝火靈兒的尸體飛去,<!--中间广告位置-->至少她們能將火靈兒的尸體保護好。

    銀光月魔現在可是大驚,要是現在和秋正風打自己肯定沒有勝算但是他表面上還是要做出冷靜的態度道:“秋正風你真的要和圣界為敵?”

    “你殺我妻子,圣界奪我孩子,最后還想連修真界也一起修滅掉,我不與圣界為敵那我與誰為敵!這一切都是你們逼我的。”秋正風殺氣不動而散,言語中已經夾雜了猛烈的真氣,銀光月魔也是暗子驚恐。

    “那你的孩子呢!你不會不管他的死活吧!我們圣界可以幫助你醫治你的孩子。”銀光月魔知道秋正風一定會為自己的孩子著想。

    這還真說出了秋正風的痛楚不過他現在也沒有任何辦法。

    “哼!正風!不用和他廢話,孩子在這里!”天命賢者此時出現在秋正風的上方,手中托著一朵巨大的蓮花,里面正躺著自己的孩子。

    “天命先生!”秋正風看著渾身破爛,臉色蒼白的天命賢者心中驚訝萬分。

    “正風!不用管我,我老頭子還死不了,快點收拾了他我們再說。”天命賢者笑了笑。

    秋正風點了點頭,二話不說飛身往銀光月魔撲去,手中的劍更是氣勢大增,銀光月魔也不示弱,破船也有三千釘,一時之間還能和秋正風你來我往的糾纏著。

    “灰飛煙滅。”秋正風劍光暴閃,劍影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最后滿天紅色劍光向銀光月魔突刺而去,銀光月魔大驚,現在他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如果是全盛時期這招可能還躲的過去,但是現在根本不可能。

    秋正風根本不給銀光月魔想的時間,自己也華做流光飛身而上,銀光月魔狼狽之極的穿插在攻擊的空隙中,不過身上已經多了很多血窟窿,他也慘叫連連,秋正風一點憐憫之心也沒有,繼續攻擊著,短短幾分鐘時間過后,銀光月魔已經成了一個血人,身上的傷口冒著黑煙,這些顯然是被秋正風的高溫所燒傷,手中的兵器也不知所蹤。

    銀光月魔深知自己大限已到,準備受死,而正在這個時候幻神使突然出現在秋正風面前。

    “秋正風!住手!聽老夫一言!”幻神使大叫道。

    秋正風正準備動手,突然看到白胡子老頭出現在自己面前他也感到詫異,隨即停了下來,銀光月魔雖然已經重傷但是還有點護身功力在,還不至于從天上掉下去。

    “秋正風,圣主有命,只要你放過銀光月魔和二十八圣使我們可以歸還你孩子并且不再追究,而且這凝翠冰也送于你。”幻神使拿出藥瓶子道。

    天命賢者暗自心驚,怎么圣主的態度出現了三百六十度大變?

    秋正風看了看銀光月魔又看了看自己的孩子,幻神使這個條件無非對自己吸引很大,為了孩子以后能安然生活他決定放過銀光月魔。

    “你們有什么來保證圣主的諾言!”秋正風的道。

    “這是圣主親自寫的玉書,上面有玉帝的圣天印的印記,如果違背那圣主他自己也就不用呆在圣界了。”幻神使道。

    天命賢者懷抱著孩子飛到秋正風身邊,他仔細的看了看幻神使手中的玉書,上面的圣天印是真的沒有錯,秋正風也帶著詢問的表情看著天命賢者。

    “正風,這是真的,我想因該可以相信他。”天命賢者道。

    秋正風點了點頭對幻神使道:“你帶銀光月魔走吧,記住你們的承諾。”

    “那二十八圣使呢,是不是也能……”

    “走!都帶走,我不想再看見你們圣界之人!”秋正風把手中寶劍紅光大放,三界火神和四方火將立刻感應到,紛紛從對手的糾纏中撤了出來,回到了秋正風身邊,而二十八圣使可是傷亡慘重,現在僅剩十多人。

    幻神使看了看身后的銀光月魔和剩余的二十八使無奈的嘆息的了一聲,他感到這一仗實在是打得不值得,其實他也看到了遠處火靈兒的尸體,但是現在他不敢過問,秋真風還在氣頭上。

    幻神使走到天命賢者身邊說道:“圣友,圣界已經將你除名了,本來我是來將你打入輪回的,但是我不會這么做,這所有的一切錯都在圣主,你的心情我很明白,我也是個知理的人,換做是我我也可能這么做。”

    “神使!”天命賢者看出了幻神使眼中的真誠,本來他對幻神使就沒有什么壞的感覺,而且幻神使為人正直。

    “什么也不用說了,你還要照顧孩子,我只收回你的魔力不會對你本身有什么影響。”只見太上老君取出一個紫色水晶,口中念了幾聲,天命賢者身上的白色魔氣就快速的被吸如其中。

    失去仙氣的天命賢者頓時覺得周身無力,身體猛然往下面墜,秋正風一把扶住他道:“幻神使!你這是什么意思!”天命賢者揮手阻止秋正風道:“正風,我因該感謝他,我畢竟是圣界之人,金星沒有把我打如輪回這就是對我天大的恩賜了。”

    秋正風并不是很了解圣界之事,既然天命老人不說什么他也沒什么好說的。

    幻神使把手中的藥瓶子交給秋正風,然后又從懷中拿出一個瓶子交給秋正風道:“這是我自己的一點心意,算是對圣女的禮物。”

    “這是什么!”秋正風問道,幻神使到現在以來的態度都是友好的,而且可以看出他也很不滿圣界作為。

    “這是老夫的逆時丹,整個圣界都只有三顆,你因該知道你的身體狀況,這可以讓你的身體回到以前的狀態,不過你將進入長期的休眠,直到真正的蘇醒過來。”幻神使解釋道。

    秋正風心中暗自感謝幻神使,正如他說,當功法效果結束后自己很有可能因為承受不住力量反吞從而暴體而亡,但是自己早有隨火靈兒去的覺悟,所以也沒有怎么在意。

    秋正風有點猶豫是不是該接這東西,幻神使笑了笑道:“你雖然有死的覺悟,但是你死了真的有價值嗎?圣女雖然肉身以亡,但是她不可能真正的死去,如果你也死了那可真就萬事休以。”

    秋正風大驚,睜大了眼睛問道:“先生!你是說靈兒沒有死?”

    “這我說不清楚,一切都要看天命,不過你一定要保護好她的尸體,她不能受到一點傷害。”

    秋正風低頭沉思了一下道:“謝謝,我知道了。”

    “你們好自為之。”幻神使白袖一卷,身旁的人就跟著他一起消失返回圣界了。

    秋正風打開幻神使給他的要瓶,把里面唯一的一顆藥吞了下去,瞬間他身上的紅色光芒就消失許多,表情也逐漸恢復了平和,此時月玲瓏和鳳舞抱著火靈兒的尸體來到了秋正風的面前。

    “你準備怎么做?”天命賢者道。

    “先生,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嗎?”秋正風抱起火靈兒的尸體眼中帶著淚水道。

    “請說,只要我能做到。”天命賢者隱約已經猜到了。

    秋正風看著火靈兒慘白的小臉溫柔的說道:“我將和靈兒一起找個地方安眠,我不能照顧我的孩子,先生能幫我這個忙嗎?”

    天命賢者點了點頭。

    “謝謝,這是靈兒和我唯一能交給他的東西,請先生收好。”秋正風把火靈兒的赤火神珠和自己的烈炎元經交給了天命賢者。“對了,這是我師傅送給我的,我已經用不著了,也給孩子吧。”秋正風又拿出一個小包裹出來,這是當天陸正天交給他的東西。

    天命賢者一一借過東西,他知道這些東西的份量。

    “讓孩子好好的練武,就算他能平安的過一生我也不希望我的孩子是個普通人,先生拜托你了。”秋正風眼中充滿關愛的看著天命賢者手的孩子。

    “鳳妹,月妹,對不起,也許你們以后也不會見到我了。”秋正風轉過身對身后兩女說道。

    兩女含淚的看著秋正風道:“秋大哥,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一定!”秋正風笑兒不答轉身欲走。

    “正風!孩子叫什么名字!”天命賢者突然問道。

    秋正風一愣,隨即轉身充滿氣勢的說道:“秋震天!”然后和身邊的三界火神四方火將一起化做紅光消失在天邊。

    “哎!為什么這孩子的命會如此的苦!”天命賢者嘆息道。

    月玲瓏和鳳舞攙扶著已經失去魔力的天命賢者在天空中慢無目的的飛著。

    “先生?您究竟要帶孩子去那?”鳳舞問道。

    “干脆回我們修真界吧。”月玲瓏道。

    “不行,修真界的人不會放過正風的孩子,我會帶他到人界。”

    兩女都贊許的點了點頭,的確,人界是比較復雜的一界,而修真界之人更是了解,因為他們最早就是從人界出來的。

    “那去我的家鄉天俯城吧,那里因該是個很好的地方,也適合孩子的生活。”月玲瓏興奮道。

    天命賢者畢竟對人界不是很熟悉,既然有人知道什么地方好那就去。

    “恩,放心,我雖然已經沒有在人界了,但是我還是經常回去看我的父母的,我在那里有自己的房子,你們可以去那住。”

    “那真是打擾了。”天命賢者笑道。

    三人化做流光消失在山脈之間。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8980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