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集 第三章 宿命悲歌 上 - 烈炎修真錄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烈炎修真錄 > 第一集 第三章 宿命悲歌 上

第一集 第三章 宿命悲歌 上

推薦閱讀:

    “天地正氣,青龍眨現,破!”張力山一手揮舞著手中的青羽筆,一手法印不同的變換著,只見一條有兩人高的青色神龍在他手中的筆中迅速浮現,一陣青光閃過,青龍發出一陣咆哮,眼前的山脈出現了不穩定的晃動,就象水的波紋一樣,沒過一會整個水波紋就象沙子一樣破碎了,露出了真實的地形。

    “哼!秋正風居然想用迷蹤陣這種雕蟲小技來欺騙我們!”張力山收回自己的法器怒道,身旁的司徒亮和鳳舞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在搜尋著什么。而他們三人身后的三十多人在陣破之后也分散各自開始搜尋秋正風的蹤影。

    “姐姐,我們這樣做真的值得嗎?”月家三姐妹中最小的月瓏問道。

    “妹妹,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難道你忘了嗎!秋大哥是救過我們性命的!”大姐月玲瓏帶著點責備的口吻說道,她其實對秋正風用的情是很深的,只是秋正風這人很一根經,當時不明白,到了現在秋正風和火靈兒在一起后她也是沒有放棄過。

    “我明白,姐姐,我知道你對秋大哥的深情,不過這次情況不容樂觀,就算加上我們三個要和三十多名高手對決那也是吃力萬分啊。”月玲說道。

    “你在胡說什么!秋大哥只是我大哥!如果你們不愿意去那就不要去,不過要是和我對上我可不認人的。”月玲瓏顯然有點生氣了,雖然姐妹的感情非常好,但是提到秋正風她是可以放棄一切的。

    “姐姐……我們……只是不希望你陷的太深!我們可沒有說不幫你,我們姐妹是不會為此分開的,就算是死!”月玲有點激動的說道,月玲瓏在她和月瓏的心目中就象母親一樣,從小到大都是她在照顧兩人,任何人欺負她們都是大姐幫她們出頭,所以從小到大兩人都很聽月玲瓏的話,無意間對月玲瓏有了一重依戀的感覺。

    “哎……對不起妹妹,姐姐我……我想我這么做至少不會讓自己后悔!”月玲瓏心中感慨萬千,既然不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那至少要讓他幸福,這就是她唯一的心愿。

    三女都不語繼續搜尋著秋正風的下落。

    秋正風此時已經和三界火神會合,他心中也是感動,火靈兒能把她最得力的助手派來協助自己,心中豪情大升,想到要立刻解決這里去幫助火靈兒,隨即飛上天空。

    “諸位!不用找了!我秋正風在此!”秋正風一身白衣,腳下踩著自己的成名法器怒炎劍,風度偏偏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眾人見秋正風出現迅速凝聚了起來,司徒亮眼中有點迷茫,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秋正風,只是呆呆的看著他,而張力山立刻沖到了最前面囂張的說道:“秋正風!今我等三大門派奉命前來收殺你,你可知罪!”

    “呵呵!張力山,你這小道士什么時候從娘胎里出來的?我出道時你可能還在你娘懷里吃奶吧,給我滾回去,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叫你們的領袖出來!”秋正風打小就看不起張力山,此人天資雖然不錯,但是好大喜功,陰險狡詐,表面上是偏偏君子,其實是個卑鄙小人,所以秋正風言語間也不客氣。

    “你……你算什么東西!老子今天滅了你!”說著張力山就拿出自己的青羽筆準備沖出去。司徒亮一手擋在了他的前面。

    “秋兄,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司徒亮笑道。

    “是啊!翠微山一別也有十年了,司徒兄風光依舊啊。”秋正風心中有點無奈。夕日的兄弟今日的敵人,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秋兄,今日之事我也別無他法,師命難為,請秋兄給在下一個面子和我一同回去如何。”司徒亮不想和秋正風打,就算是自己也可能在千招之內輸于秋正風,而且秋正風身后的那三個顏色各異身著奇特的人更是令人難以琢磨其實力。

    秋正風看出了司徒亮神色中帶著歉意心中也是一暖道:“司徒兄,我想你也知道我為人,你我兄弟二人想交甚久,今日之事我也是別無他法,我不能和你回去,讓你為難了。”

    “哼!秋正風,少在那里稱兄道弟的,我們修真界沒有你這樣的叛徒,準備受死吧!”張力山怒道。

    “你給我閉嘴!滾一邊去!”司徒亮大怒,自己和秋正風論交關他什么事,頓時身上的真氣爆發,股股寒流向張力山席卷而去,要是論修為,張力山還不是司徒亮的對手。

    張力山被逼退了好幾米遠:“你……司徒亮!你竟然幫他!”

    司徒亮不理他繼續和秋正風道:“秋兄,既然你我各為一理那我們也不必再說什么了,但是你我兄弟之情永遠都沒有變,出招吧!”司徒亮心中決定了什么,拿出了自己的寒鳴劍,透明的劍身反射出陣陣殺氣。

    秋正風會意的點了點頭,首先沖了過去,身后的三界火神跟隨而上。

    “姐姐!打起來了,我們該怎么辦?”月瓏問道。

    “妹妹,把你的玄天臺拿出來,在下面撲一個落腳點,我和玲兒去應付那些落單得人,記住,出手要快,只點穴道就可。”月玲瓏說道。

    兩女紛紛點頭,各自行事。

    首先和秋正風對上的是司徒亮,兩人身上都發出不同的真氣光芒,一紅一白剎是好看,秋正風的功法是華炎門的烈日元經,而司徒亮的是碧血門的碧血決,這是兩個屬性截然不同的武功,一個主火一個主冰,兩人在空中打斗不是的冒出陣陣白煙,一紅一白的兩劍化出無數劍光鋪天蓋地的你來我去。

    “秋兄,十年不見你的武功又精進了。”司徒亮道。

    “司徒兄也不差,再接我也招烈炎千里!”秋正風紅光大起,手中的劍和人都燃起了熊熊烈火,瞬間四面八方溫度突升,烈炎以秋正風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逐漸把司徒亮和張力上還有鳳舞包圍起來,而另外的人在對付三界火神地點比較遠沒有受到波及。

    司徒亮心中大叫不好,這一招是華炎門的無上絕學,以自身真氣為引點然空氣中的火分子從而形成無法撲滅的大火,而火中又夾雜著真氣更威力無窮,如果讓這招完全發揮出來那在包圍中的三人不死也重傷,看來秋正風想速戰速決。張力山因為修為也不算弱暫時還能自保,但是他不知道這招的厲害,居然一邊防御一邊向秋正風這里沖來,鳳舞依然如冰一樣保持著鎮靜,只是眼中多了一抹異采,她沒有出手只是做出防御,傲劍門的劍是無堅不摧的,就算秋正<!--中间广告位置-->風的功力再深厚些也無法破壞分毫,三把飛劍圍繞著鳳舞旋轉著閣開這威力無窮的火氣。

    “冰封千日,凝而不分,散!”司徒亮運起全身真氣,身上白光大氣,逐漸把周身的烈火逼開,而他的這一招也正是秋正風的克心,但是他的功力不足難以持久,只能勉強保護住周圍十多米的范圍不受烈火的侵襲。

    此時戰斗已經打的難解難分,三界火神已經逐漸占了上風,對手雖然人多但是三人的功力比他們高出很多,再加上變化多端的火焰更是讓三大門派的人開始招架不住。

    月玲瓏三姐妹把受傷的人全部接到玄天臺上,一到上面這些人就開始療傷,三姐妹也乘機點了這些人的穴道,這樣再戰的修真之人也沒有幾個了。

    秋正風看三界火神那邊已經差不多了知道戰事已經接近了尾聲,他心中感到無奈,修真界真的一日不如一日了,除了司徒亮,鳳舞和張力山三人,其他人簡直不能成為他的三合之將,沒有想到修真界落魄到如此。

    司徒亮現在根本管不了外界的情況,自身的真氣消耗的非常快,如果再不突圍自己將葬身于此,而張力山現在可凄慘了很多,不顧一切的和秋正風打斗著,他的飛劍已經被烈火化做了灰燼,身上的也是黑一團白一團的,連自己的青羽筆上的毛都不剩多少了,秋正風使用這招后也是真氣大失,不過他修為很高雖然只剩三分之一的樣子還是能游刃有余的和張力山打斗。

    “轟!”的一聲,張力山被秋正風轟了出去,一掌打在了張力山的背上,火焰的爆炸力把張力山的后背炸的血肉模糊,張力山口吐鮮血從空中摔了下去,鳳舞飛身而起接住了他,然后用一支飛劍護衛著他。

    秋正風知道現在戰事已經結束了,雙手一揮周圍的火焰開始逐漸消失,從火焰中出現點點紅光開始迅速往秋正風飛去,然后進入他的身體里,這些都是他的真氣結晶體,秋正風的境界已經到了化氣為物了。

    司徒亮終于緩了一口氣過來,再過一會他也堅持不住了。

    “司徒兄,走吧,圣界的人就要來了,你因該知道他們來干什么!”秋正風無奈的說道。

    “什么!……”司徒亮一聽大驚,臉色瞬間變白,要知道現在圣界來人不是對付他們就是秋正風,但是秋正風叫自己走就是說明圣界中人會連自己也一起收拾。

    “秋正風!你難道忘了還有我嗎!”一直不開口的鳳舞此時說話了。

    秋正風看了鳳舞一眼,眼神中帶著無盡的歉意:“鳳妹,你是不會對我出手的。”

    “你那么肯定!”鳳舞顯然不能再冷靜,眼中多了點迷茫的神色。再來的時候她一直告戒自己:“鳳兒,你要冷靜,是他辜負了你,是他,你沒有錯。”

    秋正風不語只是看著她,鳳舞身旁剩下的兩把飛劍突然發出銀光如箭一樣射向秋正風,帶著破空之勢從秋正風身邊擦身而過,秋正風的衣服一被劃出了兩道口子但是他沒有受傷。

    “你為什么不躲!”鳳舞問道。

    秋正風依然不語眼中的神情更加的動人,鳳舞不趕對視秋正風,手中法印一變,兩把飛劍合二為一,銀光大作,如銀蛇一樣直直的向秋正風的心臟刺去。鳳舞晃眼看了秋正風一眼,她心中一驚,秋正風依然沒有動,只是帶著溫柔的目光看著她。

    飛劍沒有向預計的那樣刺如秋正風的心臟,只是停留在了心臟的面前,秋正風的胸口紅了起來,但是劍沒有刺進去,只是劃破了皮膚。

    “為什么……為什么……你不還手。”鳳舞的話語顫抖著,眼淚不自然的從雙眼中流出。

    “因為……我對不起你。”秋正風坦然道。

    鳳舞不語雙手捂住臉不停的哭著。

    “鳳妹我此生到現在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和月玲瓏,你們都是好女孩不比靈兒差,但是我的心中只裝的下一個人,緣分是不能強求的。”秋正風無奈的說道。

    “那……那你為什么當初還要對我那么好!”鳳舞哭訴著。

    “因為我把你當妹妹一樣愛護著,你和月兒都是。”鳳舞一聽心中坦然了很多,至少秋正風沒有把她當作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你……你知道我會停手?”

    “你停不停手我是不知道,但是你身上沒有殺氣。”

    司徒亮現在可是一頭霧水,他不知道秋正風和月玲瓏還有鳳舞有這樣一段事情,他現在也不好插口。

    鳳舞兩眼依然帶著淚水讓人看了有種我見由憐的感覺,恨不得把她抱在懷中,司徒亮也首次發現冰冷如山的鳳舞也有這樣的一面。

    “秋……秋大哥,那你以后怎么辦?”鳳舞擦了擦眼睛問道。

    秋正風看了看靈兒那邊,此時那里已經有很強的力量在激烈打斗了,他心中也有點不安道:“圣界如此卑鄙暗算我夫妻兩人,而且連修真界也卷了進來,我不能坐以待斃,我會和靈兒戰斗到最后的,你們快走吧。”

    “秋先生,我們任務已經完成了,現在已經沒有可以戰斗的人,這里是否需要我們幫忙。”三界火神出現在秋正風面前道。

    “不用,你們趕快到靈兒那里去吧,我隨后就到。”秋正風道。

    “領命!”三人迅速消失。

    司徒亮看了看在不遠處上玄天臺上的人,三十多人沒有一個死的,心中暗自感謝秋正風留手沒有大開殺戒,但是一想到一會秋正風要和天界的人打心中也開始擔心起來。

    “秋兄……我。”司徒亮想了想決定了什么。

    “司徒兄,我明白你的想法,你的真氣已經不到三分之一了,你還是帶著受傷的同門趕快離開吧,雖然我是修真界的罪人但是我的心依然是修真界的,修真界已經不能再承受任何損失了。”

    “秋兄!”司徒亮感動道,頷首向秋正風點了點頭,向玄天臺飛去。

    “妹妹,你們兩人帶這些人走吧,我要留下來。”月玲瓏向兩為姐妹說道。她聽到了秋正風和鳳舞還有司徒亮的對話。

    “姐姐!”兩女同時驚呼道。

    “走吧,姐姐我自有事要做,等這事情完后我會來找你們的。”月玲瓏笑著對兩位姐妹說道。

    兩人想了想就和來的司徒亮一起維持著玄天臺的力量把所有人拖著走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8980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