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一集 第一章 風云變 上 - 烈炎修真錄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烈炎修真錄 > 第一集 第一章 風云變 上

第一集 第一章 風云變 上

推薦閱讀:

    東方修真界昆侖門

    “我都在這里等了三天了,究竟還要我等多久?”一個女子對著剛回來的昆侖門守衛修門道人大聲的說道,此女美的不可用塵世間的語言來形容,一聲火紅的羽衣,上面雕繡著展翅的朱雀,火紅的長發披肩而下,兩個金色的小鳳凰一左一右帶在她的頭上,格外的可愛,胸前掛著用金絲羽織成的紅色小包,里面隱約發出陣陣紅光。

    “火靈仙子,長老閣已下命,在此事結束前你不得前去困天崖,也不得去見長老。”修門道人冷冷的說道,眼中帶著點輕蔑的神色。

    火靈一聽立刻震驚道:“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火靈沖到修門道人的面前,小臉被氣的通紅。

    “這是長老的命令,我只是奉命傳達,仙子請自重!”修門道人看出火靈的不滿隨即說道。

    “不行!我一定要見到玉長老,就算把這里翻一個天我也要進去!”火靈說著身上的紅光大起,胸前的那個紅色布袋更是漂浮了起來。

    修門道人虛空一抓,手中出現了一柄金色長槍,一把橫在胸前道:“既然仙子不自重,那在下就沒有辦法了,得罪了。”

    火靈二話不說,一掌就向修門打去,掌中帶著紅光,周圍的身穿道衣的修徒也紛紛拿出了武器向火靈圍了過來。修門道人深知火靈的修為連長老也摸不透,但是現在情況特殊,自己就是打不過也要打,身形一側,閃過火靈的攻擊,長槍猶如一條金蛇一般向火靈刺去。火靈也不慌亂,腳尖一起,一個后空翻左腳在長槍上點了一下,借力飛起,剛一轉身火靈順勢兩掌打出,兩道紅色的光芒向修門道人飛去。

    修門道人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勉強用金槍擋住了攻擊,強大的沖力讓他連退了十多步,手臂也有點發麻的感覺,而且槍桿上傳來的熱流更是高的驚人,修門道人立刻運起真氣護住自己。

    “你也不怎么樣,還不快讓開!”火靈就這一交手就知道了修門道人不是自己的對手。

    “仙子功力深厚,我區區一個看門的自不是對手,不過我既然職責所在當然不能這樣放你過去,除非你滅了我的元嬰。”修門道人舉起金槍身上的真氣也大放光芒,準備全力一拼。

    “慢!兩位請冷靜一下。”遠處傳來一蒼老的身音,一位白服老者向這邊飛速而來,眨眼之間已經到了兩人的面前。

    “道人請收回兵器,在這里打恐怕對你們兩方都沒有好處,何不息事寧人雙方都各讓一步呢?”老道笑著說道,兩只白眉毛隨風飄舞著。

    “天命爺爺……!”火靈低聲道,好象有什么愧疚在心中。天機老人只是瞪了她一眼什么也沒有說。

    “收起兵器不難,不過退讓這可不行,長老閣的命令我可不敢違抗,只要火靈仙子不再找麻煩這件事情我可以當沒有發生過。還有,昆侖山門好象不是你等圣界之人該來的”修門道人看天機老人好象能管住火靈仙子心中也是送了口氣,剛才數招之內自己就有不敵之勢,能不打當然最好。

    “道人請放心,我這就帶她走,多有得罪了,希望道人不要責怪。”修門向天機老人點了點頭,而一旁的火靈已經不說話了,身上的紅光早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她的自責。

    離開昆侖門,火靈好象一直很委屈,天命老人說道:“靈靈,你怎么能如此鹵莽,就算你能打的過修門道人那家伙,但是最后吃虧的還是你自己啊,要不是我即時趕來后果會怎么樣你知道嗎!”

    “爺爺……我……我是擔心……孩子……。”火靈眼睛紅紅的說道。

    “哎,我知道,我不是給你說過了嗎,我會幫你想辦法的,你要知道你的能力讓修真界知道了那還得了,幸好今天這個是個小角色看不出什么,你千萬記住,不到萬不得以不能再在修真界出手了。”

    “爺爺……我知道了,您能告訴我孩子現在怎么樣了嗎?自從進了困天崖我就得不到任何消息了。”

    “我用天命之眼看過了,玄天童子用天離地封陣暫時把孩子的時間鎖住了,現在孩子在赤蓮中,沒有仍何事情,只不過這孩子火氣大的很,周身如火一樣。”天機老人疑惑的說道。

    “只要沒事就好……爺爺,他的變化您不是算過了嗎?有什么不對?”

    “那是在他出生以前算的,現在孩子的所有命脈都被天離地封陣鎖住了,我也不能推算出什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天命賢者無奈的說道。

    火靈也只是點了點頭,天命賢者自從她來到圣界就一直照顧著她,在火靈心中就如自己的爺爺一樣,所以這次的事情火靈也很聽天命賢者的話,而且她自身的秘密也只有天命賢者一人知道。

    “對了!你快回吧,秋小子那里可能會遇到麻煩。”

    火靈一聽心中立刻焦急起點了點頭,一轉身就化做一道紅色光芒消失了。

    天命賢者望著火靈消失的紅色光芒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鵲橋鴛鴦飛,憶甜也成澀,又是一場悲劇啊,紫薇,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老人一轉身,也消失在一片白光中。

    四川峨眉山金頂不遠處的另一座山峰上。

    “師兄,請回吧,代我向師傅謝罪。”秋正風冷冷的說道。

    “師弟,不要在泥足深陷了,早點回頭吧,我會給修真界的人和元老們求情的。”陸正明還想繼續挽留秋正風的想法。

    “師兄,我的性格你是最明白的,幾十年來我都是這樣,再把孩子要回來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秋正風的言語中透露著他的堅定和決心。

    “雖然我不反對你和靈兒在一起,但是現在整個修真界都震驚了,包括神界也是如此,你要知道為了你的事情,修真界和西方圣界的人都已經打了很多次了,現在事情已經到不能解決的地步上了,師弟,你再不回去師傅也救不了你了,我這次來就是奉師傅之命啊。”

    秋正風轉過身,從上衣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小藥瓶子給陸正明道:“師兄,請告訴師傅,徒弟不孝,不能陪在師傅身邊了,這是西方圣藥元壽散,能幫助師傅度過最后的一次天劫,如果我還有命在,自當回師門領罪!”

    陸正明接過秋<!--中间广告位置-->正風的東西,他的雙手在顫抖,和自己近百年之交的師弟,兄弟,知己好象已經離自己越來越遠了,他心中不禁想道自己明知道秋正風不可能改變心意但是還是來了,也許會有那么千萬分之一的機會說動他,但是現在一切好象已經成了定局了。

    “師弟,我知你心意已定,我也不再說什么了,我華炎門的全體師兄弟都是向著你的,這次修真界派出了三大門派來圍剿你,我華炎門沒有參加,我雖然想幫你,但是為了整個華炎門的聲譽我不能出手,希望你能保重,這是師傅讓我交給你的東西,你收好。”陸正明無奈的說道,從懷中拿出一個菱形的項鏈,項鏈上雕刻著精美的火焰圖章。

    “這是……這是師傅的!為什么!”秋正風驚訝的看著陸正明。

    “師傅說等你度過這次的劫難后再打開看,里面有你需要的東西,還有他的一份禮物。”

    “師傅!……”秋正風望著遠處的山脈眼中含淚的叫道。

    “師弟,前路艱險,珍重!”陸正明一個手印,銀光一閃,一把飛劍破空而來,陸正明跳了上去向遠處飛去。

    陸正明剛走沒有多久,火靈就飛速的趕了回來,臉上帶著點汗珠,小臉微紅,格外的好看。

    “靈兒!你怎么回來了?天命爺爺呢?”秋正風正沉思在師兄和他的一翻對話當中,看到紅光閃過,立刻知道是火靈回來了。

    “秋!你有沒有怎么樣?剛才我看見一個人從這里走了!他是誰?”火靈一把撲進了秋正風的懷中,仔細的詢問起來。

    “他是我師兄,是師傅叫他來找我的。”

    “你師傅……是一個好人!只可惜……”火靈頓了頓:“我們可能沒有緣再見到他了。”

    “真的好希望能和你平凡的生活下去,為什么命運要這樣捉弄我們呢?”秋正風嘆息道。

    “別想那么多了,只要我們在一起就能想出辦法,現在不禁修真界,連圣界那邊也把我隔離了,我連見圣皇的權利也沒有了,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孩子。”

    “哎!當初要是我們沒有去度蜜月就好了,也不會有現在這么多事,一會修真界的三大門派就要來了,不知道我們能不能躲過這一劫。”秋正風微笑著看著火靈。

    “放心,只要有我在就沒有問題,你這個這第一高手也不是吃素的吧。”火靈打趣的說道。

    “現在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只要把孩子安頓好,你我也可以安心了……。”秋正風溫柔的撫mo著火靈的長發,火靈也把頭埋在他的懷中,享受著片刻的溫暖。

    風源山。

    此時三大門派已經齊聚山門處,一位青衣的中年男子站在最前面的石臺上,看著下面的三十多人,這些都是三大門派的精銳,其中更有在修真界大有名氣的月玲瓏三女在內。而對于這次的圍剿行動青衣男子心中很是疑惑,他身為這次的首領人選之一,一會將面對的敵人自己該如何相對呢。

    青衣人身邊的一個紫衣道人看出了他心思,先一步跨了出來對著下面的人說道:“諸位!華炎門這次為了避閑沒有參加這次的行動,我們不必追究,畢竟一家有一本難念的經,我們修真之人本來不該管別人的事情,但是這次秋正風所為影響到了整個修真界的和平,大家都知道,西方圣界向來和我修真界不和,以前還發生了多次大戰,直到近千年內才停息下來,而最近就是因為秋正風和火靈仙子的事情停息了幾千年的戰斗可能又要開始了,所以三大門派的大長老決定一定要在這之前阻止這件事情,而幾位大長老因為最后一次天劫就開到了,為了保存實力所以沒有辦法帶領大家,這次就由我青龍門的張力山和碧血門的司徒亮還有傲劍門的鳳舞帶領大家,只要秋正風和火靈一死這件事情就會平息下來。”

    下面的人聽到張力山的話立刻開始議論起來,而司徒亮聽到秋正風的名字也是心中一震,手中緊緊的握著寒鳴劍,心中好象在斗爭著什么。

    張力山看見下面的人開始議論起天界的人來他繼續道:“我想大家也明白,論起實力來我們和圣界是有得一比的,而且圣界之人除了會借助外力之外自身的能力是很差的,所以就算打起來我們勝算很大,再說我們都是煉器的高手,圣界的神兵對于我們來說也只是好一點的道具罷了,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有對圣界有錯誤的想法,我們唯一的目的就是阻止圣界和修真界的斗爭。

    司徒亮聽著張力山的說詞感到好笑心中想道:“這人純粹是在放屁,把圣界說的那么不起眼,要是真這樣為什么每次和圣界的打都是修真界損失比較慘重!好一點的道具?如果你能隨便就給我煉出一把來那我馬上叫你師傅,不過阻止斗爭這到是真的。”其實現在修真界這幾代的人已經不象從前那么強大了,第一是因為資質好的人越來越少,大多數弟子都只學了個一知半解,會飛以后就不怎么修煉了。第二是因為各大門派的元老級人物都在準備度過最后一次天劫,如果度過后將羽化飛升,從而進入另一個境界,開始宇宙的遨游和探索,而下面的小輩們他們就管不了這們多了,第三是修真界現在已經很少到人界去發掘人才,許多門派也閉門自守,想保留自己的武學。在這三條問題的前提下,修真界真的是一日不如一日,往日能和圣界抗衡的實力早已經不復存在,如果這次真的因為這件事情發起戰斗,那修真一界勢必滅亡。

    張力山還準備說下去,司徒亮立刻阻止了他,然后說道:“張道友剛才講的大家已經明白了,其他的我就不多說了,不管如何大家不能輕敵,秋正風是年輕一代中的第一高手,我想大家都有所聞,而那火靈仙子我想大家都不了解,她的身份是個迷團,不過從他來自西方圣界來看一定不是好對付的,總之這次我們的行動是為了整個修真界,希望大家慎重行事。走吧!”司徒亮這翻話給下面的每一個人敲了一下緊鐘,其實他的心中也是很矛盾的,秋正風其實和他是兄弟,兩人自翠微山一見之后都覺得相見恨晚,在這幾十年里兩人感情一直很不錯,談天說地,切磋武功無所不做,但是直到兩年前秋正風和火靈一起后整個世界都變了,現在要他對付自己的兄弟,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8980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