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全 - 空港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正文 全

推薦閱讀:

    二零二零年我五十六歲了,早已退休在家,唯一的女兒有二十七歲,已經結婚成家并給我生了個胖胖的外孫。我整天養逸弄孫、無掛無礙,真是其樂融融。我的隔壁是我的老姐妹吳姐,和我一樣退休在家,有一個三十歲的兒子,在港口上當工人,還沒結婚,這幾乎成了吳姐的一塊心病,每回見到我都要叨叨她的兒子可怎么辦,要打光棍了。我總是勸她別擔心,她兒子才不過三十歲而已,三十歲沒結婚的人多的是。可這話并不能安慰她,反倒叫她更煩心。“就因為沒結婚的男人太多了,我的兒子才沒希望了。”吳姐傷心地叫道。“哪兒能呢?我就不信會找不到一個女人,這世上的女人多的是。是你們的眼光太高了,才會難找。”“你是不是從來都不出門的呀?你不知道現在鬧女人荒嗎?每一百個男人里就有十九個人找不到媳婦呢,我兒子自小就老實巴交的,沒什么能耐,可不就落在那十九個人當中了。唉,還是你有福氣呀,生了個女兒多省心。”我還真不知道現在是這么個情況,我整天不出門,在家擺弄兩歲的小外孫,對外界的事謨不關心,已成了個井底之蛙了。

    我第二天就去訂了份報紙,每天看報紙成了我的必修課。這一看不打緊,原來社會形勢竟如此嚴重。且看報紙的征婚廣告欄,一色的男性在征婚,年齡從二十到四十歲的最多,條件么,都那么低,幾乎算是個女人就在他們的收羅范圍之內,只要不缺鼻子不少眼,什么樣的女人都剩不下。竟會有這種事兒?想當初我們年輕的時候,女人多的是,想找個象樣的男人還真費點勁呢,我有一個女朋友自打三十歲那年離了婚,就一直孤身一人過到現在,而如今四十歲的離婚女人都能找三十歲的年輕男人呢,真是世道不一樣了,女人竟都成了寶貝了。是什么原因使世界變成了這樣?我再看社論一欄,竟鋪天蓋地都是罵老祖宗們重男輕女,以至于造成今天這種男多女少的局面的評論。目前國有八千多萬男人沒有可匹配的女人跟他們結婚,使得社會越來越混亂,犯罪率越來越高,幾乎已達到崩潰的邊緣。每天的新聞里都有年輕的光棍漢們打架斗毆、尋番恃事、傷人害已的惱人事件。這樣下去可怎么得了,以后還能有安生日子過嗎?男人可不象女人那么安分守已,他們要是鬧起事來,能把天都給翻過來。八千多萬人相當于幾個北京市、上海市的人口呢?太可怕了,難怪到處都是因為爭奪女人而發生的流血事件,難怪吳姐整天愁眉不展,她那個老實巴交的兒子可不是就要打一輩子光棍了嗎?這事兒要是攤在我身上,我也會愁得吃不下飯去。

    傍晚,女兒下班回來,我和她嘮起了這個事兒,女兒笑我吃飽了撐的凈操沒用的心。“媽,你就把自己管好得了,別人家的事兒不用你管。”

    “你這話說的,吳姐是我的老姐妹了,她兒子的事兒,我能看著不管嗎?打明個兒起你給我留心著點,有合適的女孩子,就給你靖華哥張羅一個來。”

    “你以為你女兒有多大的神通呀,告訴你,我們單位的女孩子早就被人搶光了,連身高不足一米四的小關都有六個帥哥在排隊等著她呢。還有更好笑的,我的那個同學叢莎莎離婚不到三天,上門說親的就幾乎踏破了門檻,嚇得她好多天不敢回家。”

    “會有這種事兒?鬧女人荒會鬧到這種程度?”

    “可不就是這樣么,象靖華哥那樣老實的人,只能等著打光棍了。”

    “這是怎么回事兒呢?才幾年的光景,世道就變成這樣了。記得我們年輕那時候,有多少離婚的女人找不著對象呀。我們單位那個姓李的女人,長的有多漂亮呀,她和丈夫離婚后硬是找不到合適的對象,后來上吊死了。要是擱在今天,能有多少男人等著她挑哇。唉,真是此一時、彼一時也。”

    “你不知道如今的女人有多優越呢,自古以來都是物以稀為貴,那大熊貓要是比耗子還多的話,誰還把它當國寶?如今的女人都快成了國寶了。現在你聽說哪家的老公敢打老婆?不僅如此,還爭著表現呢,互相比著誰侍侯媳婦侍侯的好,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把媳婦丟了。還有,現在做丈母娘的都兇的很,對女婿橫挑鼻子豎挑眼的,一不高興就把女婿給休了,換更好的。那些男人們都活的站站兢兢的。媽,你怎么不學著點?趕明兒你也對我家小王厲害一些、兇一些,叫他見了你就象老鼠見了貓。”

    “這傻丫頭,凈說沒用的,當心你們把男人欺負過了頭,他們會報復你們。唉,這都怪過去那些老腦筋們哪,那時家家都想要男孩,懷上個女孩就想辦法打掉,弄得男孩遠遠多過女孩。現在好了,遭了報應了,吃了苦頭了吧。”我忿忿地念叨著。

    “媽,還是你有眼光,生了個女兒,省了多少麻煩。”

    “生男生女也不是我來決定的,趕上啥是啥。誰象他們還去做什么"b"超。”

    “還是我媽媽有腦瓜。”

    轉過天,吳姐又來串門了,進門沒說上幾句話,又開始老調重彈。

    “我這個兒子呀,真叫我不省心。幾乎沒有一天不喝醉的,回到家來摔盆打碗,鬧得人大半夜地睡不了覺。”

    “怎么?靖華那孩子多老實呀,他怎能變成這樣?”

    “還不都是因為找不到對象嗎。男人無妻不成家呀,他覺得活著沒滋味、沒意思,所以,成天的鬧事兒。”

    “老姐姐,你別怪我多嘴,實在不行,你就給靖華找個離婚的吧。”

    “我何嘗不想啊,現在別說離婚不離婚的了,誰還有那些老觀念呀,只要是個女人就行。可你讓我上哪兒給他找去呀?”

    “我就不信了,只要你不挑三揀四,還能難成這樣?明天咱也登廣告。”

    于是,我親自幫吳姐寫了一份廣告詞。“某男,三十歲,相貌英俊、誠實善良,有高收入的工作,家有高極住房兩套、汽車三部,欲求一位女性,婚<!--中间广告位置-->否不限,年令二十到四十歲之間均可,有無小孩都行,必要時可到女家落戶。”

    “落戶這一條可不行,我就這么一個兒子,哪兒能讓他到人家去落戶。”吳姐說。

    “你真是個死腦筋,現在誰還在乎這些,你以為真有人要你去落戶嗎?”

    “也是呀,我這腦筋真是跟不上形勢了。那咱就這么寫吧。”

    廣告登了出去,展眼就過了一個多月,聽吳姐說什么動靜都沒有,沒有一封來信、一個電話,如同泥牛入海,沒了消息。真讓人氣得慌。

    “真的一個應征的都沒有?”

    “是呀,誰還騙你不成?”

    “咱孩子的條件不錯呀,堂堂的港口工人,有固定工作、有高收入,人也好。”

    “這又有什么用,現在象他這種條件的到處都是。不知你聽說了沒有,他們港口上正在鬧罷工呢,整個港口上一個工人也沒有,等著運送的貨物已經堆積成山了。市政府幾乎要癱瘓了,任何許愿都不管用,工人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發給他們每人一個媳婦,否則就什么都不干了,任你說出大天來也沒用。這叫什么事兒?”

    “哎喲,咋會有這樣的事兒呢?真鬧心。”

    “據說農村的形勢更嚴重。過去那些光棍村如今早變成光棍鄉、光棍縣了,要想娶個媳婦比登天還難。什么樣的事情都發生了,據說有的村子里,整整一個村的幾百號光棍在共用一個女人呢,你說惡心不惡心?”

    “天哪,這都成什么了,老祖宗的臉面都給這些人丟盡了。”

    “也別怪人家,你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的饑。要叫你幾十年里摸不著異性的邊,你也熬不住。不是有那句話嗎,三年沒見到女人的面,老母豬也變成了美西施。”

    “世風日下呀,人心不古哇。這樣下去可怎么得了呦。”

    “你別嘆氣了,你比我好過多了。走吧,咱姐倆也上街看看熱鬧去。聽說游行的隊伍把交通都堵塞了,大街上人山人海,比過年都熱鬧。”

    “那咱趕緊走吧,正好我的小外孫被他奶奶搶去了,我正閑得鬧心呢。”

    “你又給我添堵,來不來地提你外孫干什么,存心讓我難受。”

    “瞧你,越活越象個小孩子了。”

    我們步行到最繁華的紅旗路,越往前走人越多。交通果然被堵得嚴嚴的,馬路上停滿了汽車,一眼望去,只見前面的人群都高舉著大旗和橫幅,人聲嘈雜,車聲喧嚷,熱鬧非凡,再往前走就過不去了。我和吳姐只得站在靠邊的地方遠遠地望著。群情激忿的人們在齊聲喊口號,那勁頭讓人想起了似曾相識的遙遠的上個世紀里發生過的事。

    “我們要女人!”

    “我們要結婚!”

    “我們要家庭!”人們聲嘶力竭地呼喊著。

    再看看那些人,多半是三十到四十歲之間的年輕男人,都正處在年富力強、精力旺盛的大好年華,讓這些年輕人忍受焦渴、孤單,真是不人道呀。

    “走吧,我不想看了。咱們到港口去走走吧。”吳姐說。

    我們倆悶聲不響地往港口走去。一路上吳姐一句話也不說,緊皺著眉頭。看她這樣,我也只好一聲不出。順著海邊公路走來,一邊是建設得整齊美觀的城市,一邊是一望無垠的大海,天是那么晴朗,海是那么寬闊、斟藍,和風拂面、海濤低唱、鷗鳥盤旋,遠處的海天一色更是美得如詩如畫,不由人不贊嘆,真是個美好的世界;活著真的很美好,大自然真的令人陶醉。

    港口到了,我們站在平常熙熙嚷嚷、塔吊、汽車忙個不停,而今卻空無一人的碼頭上。有許多外國船只停在岸邊,象駱駝一樣木木的站著,一個挨著一個。這里沒有一個工人,只有幾隊武警戰士背著槍在巡邏。一切都顯得那么蕭條、空曠,透著一份難言的孤寂、蒼涼,使得我剛才的在海邊所感到的愉快心情在這里蕩然無存。誰對著這樣一個空空的港口會高興得起來呢?

    “妹子,你說我可怎么辦呢?”吳姐突然開口了,她的臉上竟滿是淚水。

    “你怎么了,吳姐?有什么話你就說,哭什么呀?”我忙遞給她手絹。

    “妹子,我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不然我不會開這個口。”吳姐猶豫地說。

    “你有啥事用得著我的,盡管說,咱們老姐妹有什么話不能說的。”

    “妹子,我這話實在不好開口。可是--又不得不說,如果---你覺得我說的不對,你千萬別生氣,就當我什么也沒說,可不能因為這話傷害了咱姐倆的感情。”

    “有什么話你就說吧,我怎能跟你生氣。”

    “那我就說了。”吳姐艱難地清著嗓子,然后慢聲說道:“妹子,你家小萱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孩子打小就聰明伶俐,我喜歡的很。原想著讓她和我兒子配成對,卻不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被那個小王搶了去。唉,這也是我兒子沒福氣。不過,這世上的事兒也不是就那么絕對的,就象規矩都是人定的一樣,很多事兒你要是換個角度去看,也是合理的。現在的女人就是比男人少,這是現實,誰也改變不了,你就是把一個女人分成兩半也不夠用,可話又說回來,一個女人干嗎就不能分成兩半?過去的老輩人里不是就有三妻四妾的嗎,這樣的事兒干嗎不能用在女人身上呢?”

    “吳姐,你這話什么意思?”我心里蕩起一絲懷疑。吳姐該不是神經錯亂了吧。

    “妹子,我實話實說了吧,這話我憋了好久了。這個---你---你能不能跟你的女兒說一說,讓我家靖華和她做個半路夫妻吧,好歹讓他有個窩,不至于覺得沒奔頭。妹子,你就答應我吧,啊,就算讓我把部家產都給你我都愿意。”

    “你瘋啦!我的天......”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2/8980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