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 坤宗傳承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 坤宗傳承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月宗山巔之上,鄭言君單獨在為胡黎療傷。

    一別數年,從生到死再到生,其中心情,或許只有身處其中方才明了。

    臉色不是太好的胡黎,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當初是她幫他,后來她為了他不惜以身犯險,再后來他從天而降又救了她。

    人世間,唯緣分最是妙不可言。

    這將近三年的時光,你又在做些什么呢?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到了亨境大圓滿的境界,胡黎覺得終于可以揚眉吐氣,至少可以平視鄭言君了。

    而當她夢中的那個人,奇跡般的出現時,她才知道,原來他從來都不會讓人失望。

    一個總是給人驚喜的男人,總是讓女人魂牽夢繞。

    胡黎的傷,如果換做旁人,還真不好治。但而今的鄭言君得到了傳說中的坤宗傳承,自然是手到擒來。

    “這三年,你一定很苦吧?”胡黎看著眼前的白袍男子,言語之中無限溫柔。高傲的女神,并不是沒有柔情的時候。一切都得看對象是誰?

    “沒有你苦?”鄭言君是何等聰明之人,那天木山脈的一戰,因何而起,因何而戰。他自是知曉。

    鄭言君便將這三年之事大概講給了胡黎,他不覺得還有什么事情不能對她講的。

    原來,那日,五行罡氣融合之后,便引起一處空間異動,鄭言君的消失,并不是煙消云散。

    而是那五行罡氣融合啟動了一座大陣,將鄭言君送入了消失近萬年的坤宗深處。

    雖然受傷,但好歹沒死。世上之事,向來都是福禍相依。

    那五行隱宗苦苦查到的坤宗下落,想要一窺門禁,獲得往日傳承,恢復榮耀。

    卻不知如何找到根本,后來又被玉族大能嚇退,再無進取之心。

    恰好這一切,都為鄭言君做了嫁妝。世間種種機緣,得之不易,鄭言君無心插柳,但卻獲得機緣,這便是機緣之玄妙。

    三年時光,修行路上,不過彈指一揮。

    但那坤宗空間,已經破碎,想要強行出去,便是要至少利境中期方可。那日大戰之時,恰好就是鄭言君突破之日,所以才有虛空救胡黎那一幕。

    鄭言君在坤宗里面,獲得了金、土兩件屬性法寶,煉化之后,便就聚齊了五行罡氣。

    世上修行之人,都是追求貴以專,所以多數之人都是本身只修煉一種罡氣。有些特殊功法,也不過兩種罡氣而已。

    像鄭言君這種煉化五種罡氣的,簡直是怪物中的怪物,聞所未聞。

    煉化五行金木水火土罡氣之后,他便開始學習了五行罡氣的融合之術。那日,就是那五名老者的五行罡氣融合之術,重傷他。

    只是五人畢竟不是同一人,心念一事,各人不一,所以融合的威力遠遠不比一個人的五道罡氣融合之術厲害。

    單獨一人,心念專一,五行罡氣隨著自己心念意念隨處而發,所以自然威力能量大不一樣。

    所以那一擊之下,便是將所有五行隱宗在場的人員,全部摧毀,燒焦,連渣都不剩。

    潛心修煉坤宗的一些傳承,鄭言君境界又是一日千里,三年時光,從亨境中期到<!--中间广告位置-->利境中期,縱然是那些絕頂隱世大宗門,古老宗門,也會覺得這絕對是匪夷所思。

    三年時光,雖是修行,但孤寂一人,卻也好生落寞。

    鄭言君偶爾想起在落神河底與胡黎的朝夕相處,便覺有些快樂原來竟是如此簡單。

    這一次因禍得福,鄭言君在那坤宗之內,也是尋到不少寶貝,其中有一件便是鄭言君感覺很熟悉。

    那也是一塊“王”字的玉牌,和那落神河底的“王”字玉牌材質及手法都是一樣。但其中到底是和秘密,卻是不得而知。

    但此物卻是被坤宗收藏得最為隱藏,大小陣法加起來七座,還有各種機關暗器九重。

    所以那神河大仙,說那“王”字玉牌是至寶,卻是不假,不然這坤宗為何要這般對待這玉牌。

    大凡世間至寶,如果輕易被看出玄機,就難以稱之為至寶了。正因為玄機重重,才是有無限神秘魅力。

    胡黎聽著鄭言君說起往事種種,也是心神蕩漾,仿佛他的過去,她都在參與一樣。

    “不知我那風兒咋樣了?”鄭言君突然說道。

    他那日消失,卻不知玉族之人已經接走自己的兒子。所以只當是兒子已經隕落,所以當時一擊,便是痛下殺手。

    不光是因為他們重傷胡黎,殘害月宗,其中也有為兒子報仇雪恨之意。

    胡黎便將自己去何家打聽的情況告訴鄭言君,讓他寬心。

    鄭言君這才明了,自己消失之后,還發生了那些事情,怪不得再見那五名老者之后,怎么都是獨臂之人了。

    只是不知道那玉族之人為何要帶走風兒,雖然風兒有玉族血脈卻是不假,但他也是鄭言君的兒子啊。

    不過好歹沒有性命之危,所以當下也是不打緊。

    想到這些,難道玉兒也在玉族,心中又有了無限憧憬。

    胡黎看到鄭言君臉上的希望滿滿,心中滿是酸意,雖然有先來后到一說,但到底還是不痛快。

    胡黎何等聰明之人,從鄭言君的神情自然能夠猜出他心中所想。

    心中一陣酸意之后,便是牽動傷勢,咳嗽起來。

    咳嗽聲音驚醒還在憧憬的鄭言君,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此時的鄭言君也算有點小渣。

    鄭言君當下便是又是用罡氣護住胡黎,將她摟入懷里,作勢就要吻她的臉。

    胡黎一把推開鄭言君“剛剛還在想另一個女人,這會便就要來親我。你當我胡黎是什么人?”

    鄭言君被說得啞口無言。

    “你出去吧,本姑娘自己可以自行療傷了。”胡黎直接下了逐客令。

    世間女子,如果全心愛一個人,雖說會像男子所想,慮男子所慮。但也想男子心中也是如自己一般專一。

    胡黎雖然是后來者居上,但鄭言君在她舍身為他的時候,還能想起另外一個女人,哪怕這個女人先于她,也是不行。

    不要說她不講道理,愛情沒有道理可講。鄭言君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轉身而走。

    生氣了的胡黎死纏爛打是沒用的,這點他知道。待她平靜之后,就不會如此打翻錯壇子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