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四十六章 紅顏一怒只為郎

正文卷 第四十六章 紅顏一怒只為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胡黎出關,本來是一件高興的事情。但月宗之內,眾人皆是臉上不太好。

    兩位長老看著胡黎,而今這位少宗主的修為,她們也看不出深淺,理由只有一個,那邊是胡黎的修為在她們之上。

    這當然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但她們卻愁著如何跟她說鄭言君的事情。

    看著眾人的臉上,胡黎心中納悶。便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兩位長老和月宗宗主都是欲言又止,不敢直視胡黎。胡黎的性格她們最是清楚。

    藍魅兒突然哭聲說道:“是大哥哥,大哥哥他。。。。。。”話說到一半,藍魅兒泣不成聲。

    “鄭言君怎么了?”胡黎也是關切的問道。

    事情總歸是瞞不過去的,兩位長老只是搖頭,心中也是悲傷至極。那段歲月的相處,她們兩位老人也是對鄭言君很是滿意。不管他是不是月宗的女婿,都是打從心底的欣賞。

    月宗宗主便將那慕容逸的信函拿給胡黎看。胡黎看完信函之后,臉色煞白,并不言語。

    許久之后才說了一句“我不相信這是真的,我才剛到亨境,你怎能就此離去。”話語之中,悲傷心酸,眾人皆是沉默不語。

    “師傅,我想去天木城看一眼。放心,現在的我不會去五行隱宗報仇的。”胡黎異常的冷靜,但言語也是異常冰冷。

    “好吧,為師也知道攔不住你。你還年輕,報仇也不急于一時。”

    “我不相信你會這么容易就死去!十年之約,第一個十年還沒到,你就要毀約么?”胡黎心中說道。

    天木城里,何家后院,夕陽西下,三女對著夕陽落下去的地方駐足。總想尋找蛛絲馬跡,但事情過去那么久了,卻是絲毫蹤跡都沒有。

    胡黎的心中一直接受不了鄭言君已經死去的這個消息。往日種種,浮現眼前。

    那些柔情或許不再會有,那么所有的仇恨都讓五行隱宗來承擔吧!只是斷了一個臂膀,哪能那么容易就過去。

    胡黎的男人,不會就這么平白無故的死去的。

    想到這些,胡黎便下定決心,再次閉關,下次突破之時就是五行隱宗徹底“隱”去之日。

    “走吧!”胡黎帶著藍魅兒和阿紫再次回到月宗。此后,胡黎閉關不出,藍魅兒和阿紫也是沒日沒夜的修行。

    月宗長老和宗主看著這一切,只是苦笑,情之一物,你不能說它不好,但又能好在哪里呢?

    兩年時光,修行路上,掐指而過。胡黎閉關之時,一心只想報仇。但凡能瘋狂的吸收源氣和靈氣,都是汲取。

    卯吃寅良,胡黎也是不管不問,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盡快提升境界,報仇雪恨。

    兩年瘋狂修煉和閉關,胡黎從亨境初期再次飆到亨境大圓滿,這一切歸功于月宗的古老嫡系傳承,又歸功于月宗儲藏的靈氣和源氣,隨她揮霍。

    這兩年藍魅兒和阿紫也是拼命修煉,二女起點低,但是進步快,這也是取決于月宗的靈氣和源氣儲藏,還有不惜一切的培養。

    放在外面的世界修煉,不管天賦如何,終究是速度緩慢。看著三女的瘋狂舉動,月宗長老和宗主也是無可奈何。

    而今的藍魅兒不再只是一個花瓶,將近三年的修煉,最后兩年的拼命修行,而今的她也成為了繼胡黎之后,最年輕的7境武夫。阿紫也是7境境界。

    看著脫胎換骨的兩女,月宗之人也感嘆<!--中间广告位置-->人到底是需要被逼的。不對自己狠,是永遠無法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天賦,置之死地而后生便是這個理。

    又一日,胡黎出關。而今的胡黎在得知鄭言君隕落的消息之后,冷漠無比。

    仿佛這世上之事再沒有什么事情能夠讓她提起興致。淤積在心中的仇恨終究是要爆發了。

    月宗長老知道攔肯定是攔不住了。而今的她們在胡黎眼中,不再是那個高不可攀的太上長老了。

    既然不能選擇,那就陪年輕人瘋狂一把吧。一切自有定數。一個亨境大圓滿的大能,多少年了,月宗才有一個。

    胡黎說道:“十日之后,約戰天幕城。生死自負。只以鄭言君未婚妻胡黎的身份,不以月宗少宗主的身份。”

    月宗長老笑道:“有什么區別嗎?少了你這胡少宗主的月宗,以后還談什么月宗。鄭公子的大恩,月宗還未報完,就讓我們這些老太婆陪你瘋一把吧。”

    胡黎看著月宗長老和師傅,心頭滿是愧疚。有得必有舍,就算她胡黎自私一次吧。

    月宗長老突然說道:“月宗眾弟子聽令,凡修為7境以上之人,十日之后,一起前往天木城,為大恩人鄭公子報仇。”

    一時間月宗人聲鼎沸,雖然都是女兒家,但巾幗不讓須眉在月宗從來不過是正常之事。

    女子講情義,便是如此。一個個7境女子,斗志昂揚,視死如歸。

    月宗挑戰五行隱宗的消息又開始在那些明面上的一流實力間傳開。原本以為是笑話,沒想到紅顏一怒只為郎。

    當下便是有人說那胡黎死腦筋,這是自尋死路。別說是挑戰五行隱宗中的任何一宗,都勝算不大。這一次還挑戰五宗,這不是找死是干嘛?

    也有人說,自古只有沖冠一怒為紅顏,沒想到還有紅顏一怒只為郎。對這神秘的月宗少宗主,更是欽佩有加。不管成敗與否,便是這份果斷和情誼,舉世無雙。

    十日之后,天木城,空曠的天木山脈,兩方人馬如期而至。

    天木山脈,盛產樹木,人煙稀少,十日之約的消息不脛而走之后,天木山脈的方圓十里,杳無人煙。只有一些隱宗實力的大能遠遠觀看。

    “你便是月宗少宗主?好大的口氣,竟然敢挑戰我們五宗。”厚土宗獨臂老者說道。

    自那日獨臂消息傳出之后,五行隱宗也是有氣不能出。聲譽一時大損。而今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告訴那些蠢蠢欲動的人,就算是獨臂,只要五宗聯合,五行隱宗還是超然的存在。

    “不過據我所知,你月宗只有兩名元境而已,你們這樣的宗門,我五宗隨便一宗只要傾巢而出都能讓你們灰飛煙滅可知。”獨臂黃袍老者說道。

    “老夫一生最愛美女,只要今天你今天跟我回去做為小妾,今天的事情就算了。”獨臂黑袍老者說道。

    聽完黑袍老者的言語,五行隱宗的眾人也是哈哈大笑,一個月宗而已,上次他們九火宗和七金宗準備搶那圣花樹,本著江湖道義,亨境強者都沒有參加。

    胡黎也不廢話,罡氣外泄,原本還在哈哈大笑的眾人,看到一個亨境大圓滿的強者站在對面,都是臉色不佳。

    “怎么可能?亨境大圓滿,三年前她不過才一個八境武夫而已。”五行隱宗之人,都是面面相覷。

    那些遠遠觀看的其他隱宗之人,也是目瞪口呆,只在心中暗暗說道,原來是有備而來。這月宗當真是被小看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