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四十三章 日落三里坤城下

正文卷 第四十三章 日落三里坤城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聽完何萬三的話之后,鄭言君心里輕松了許多,至少不會對何家有什么愧疚了。

    待何秋風起床之后,何萬三讓何秋風單獨帶著鄭言君在何家老宅隨意逛逛。對于何萬三的用意,鄭言君心里滿是感激。

    何秋風帶著鄭言君,這邊介紹一下,那邊介紹一下,鄭言君心中滿是輕松,這樣的時光,在他的歲月里真不多。

    一大一小,相處融洽,鄭言君始終不敢走出那一步。面對兒子,他總覺得滿是愧疚。

    快樂和愜意的時光總是短暫的,轉眼間,天木城日落三里,血色殘陽。

    那群不速之客終究還是來了,至少比鄭言君預料得早了一些。一股磅礴的氣勢威壓而來,鄭言君第一次感受到心中不安,這種不安,來自于對方的罡氣威壓。

    對方似乎并沒有刻意隱藏什么,完全將罡氣釋放!

    鄭言君用罡氣護住何秋風與何萬三兩人,對于他們這些普通人,沒有罡氣護住,指不定就會有不良反應。

    對方五名老者在前,后面又跟著數十名老者、中年人、年輕人。

    為首老者分別穿白色袍子、青色袍子、黑色袍子、黃色袍子和棕色袍子。棕色袍子老者居中。

    棕色老者開口說道:“是你打死我們五行隱宗的人的?”

    “強搶民宅,草菅人命,人人得而誅之。”鄭言君也是毫無畏懼說道。便是知道了他們是五行隱宗的人。

    “好,很好。你就是那個最近風頭很盛的鄭言君?”棕色袍子老者又問道。

    其他四名老者也是打量著鄭言君,對于他們這些老怪物而言,一個年紀輕輕的亨境強者,確實能夠引起他們的注意。

    “正是在下,反正已經得罪過你們了。要打便來吧,這事與何家無關,他們都不是修行之人。還請諸位前輩,饒恕何家。”

    “本來一群螻蟻卻也沒什么打緊,但是你鄭言君求情了,我就偏偏不放過。只有這樣才能彰顯我五行隱宗之威,不然好多年不出來,都以為我們徒有虛名。”棕色袍子老者又是說道,言語風輕云淡。

    “雖說你是亨境不錯,我們也承認你天賦異常。但錯就錯在,你太自以為是。我們五人皆是亨境,以五對一,你也不要怪我們以多欺少。天才隕落,本來也是正常之事。”黃袍老者開口說道。

    五名亨境大能,這就是五行隱宗的最后底牌么?

    但而今這世界,五名亨境大能,難道還不夠可怕?就這五人,一夜之間屠遍一個王朝也不是什么難事。

    何秋風和何萬三并非修行之人,自然不知道五名亨境強者意味著什么。但卻能看到鄭言君臉上的凝重。

    “聽說閣下控水有術,那就讓老夫來領教一下,三千年沒出來過了,骨頭有點松哦。”黃袍老者說完這些話,便是一道罡氣而來。其余四名老者,并未參與。都是亨境初期,單打獨斗應該也不會出現什么差錯。

    鄭言君曾經和九火宗的長老交手過,只不過這<!--中间广告位置-->次是由元境變成了亨境而已。

    鄭言君毫無保留,便是采用龍王訣里的控水術,調用方圓500里的水之靈氣化為己用,水之罡氣與火之罡氣相互碰撞,沒有鋪天蓋地的響聲。

    兩道罡氣相斗,正所謂水火不相容,就看是水滅火,還是火蒸發水了。強者相斗,不許近身肉搏,成敗只在須臾之間。

    鄭言君而今對于這控水之法,爐火純青。便是那六水宗的亨境長老看了也是打心底佩服。

    不多九,那九火宗長老,便開始落入下風支撐不住,同樣都是亨境初期,但鄭言君卻是略勝一籌。畢竟這控水之術乃貞境大能的傳承。

    這時,那六水宗的長老也加入戰斗。鄭言君以一對二,開始落入下風,開始有些吃力。看著落入下風的鄭言君,何萬三知道今天也是兇多吉少了,畢竟對方人多勢眾。

    何萬三知道今天不光是鄭言君的性命不保,便是自己和何秋風也會遭遇不測。一想到鄭言君和何秋風父子相見卻不能相認。何萬三便是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的與何秋風說了一遍。

    何萬三不忍在生命的最后,鄭言君還聽不到何秋風叫他一聲父親,也不想何秋風到死的那一刻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便是把鄭言君與何秋風的淵源簡單說了一遍。

    何秋風,聽完爺爺的話之后,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突如其來的身世之謎,讓他一時難以接受。

    看著越來越力不從心的鄭言君,何秋風大喊:“父親,爺爺已經把事情告訴我了。我懂你的良苦用心。”此時的何秋風淚如雨下。

    鄭言君聽到何秋風的哭泣叫喊,尤其是那一聲父親,瞬間也是眼眶濕潤。所有的付出總算有了回報,哪怕今天戰死這里,也是無憾了。

    那棕色袍子老者,聽到何秋風叫鄭言君父親,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便是一道罡氣而來,想要直接要了何秋風的命。

    棕色袍子老者是厚土宗大長老,也是五人中修為最高的,其他人都不過是亨境初期,唯獨他是亨境中期。

    鄭言君看見那厚土宗長老的罡氣就要取何秋風的性命。

    便是使出全身力氣,飛到何秋風身前,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擋住了那亨境中期的一道罡氣。

    一口血霧噴向空中,鄭言君嘴角全是鮮血,白色袍子血跡斑斑,臉色蒼白。

    “父親!”何秋風跑到鄭言君的身前,抱著鄭言君痛哭起來。他終于也明白,為何初次見到他,便是有一種熟悉之感了。

    何萬三看著這般場面,也是老淚縱橫。天意弄人,好人未必有好報。

    鄭言君摸著何秋風的臉,強笑著說道:“父親沒事,能聽見風兒叫一聲父親,為父便是死而無憾了。”

    何秋風只是抱著鄭言君,放聲大哭,他畢竟還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啊!

    那五行隱宗的老者看見這一幕,心中滿是鄙棄,修行之路切忌兒女情長,被情所困,如何能突破自我,一騎絕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