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 亨境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 亨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鄭言君看到那兩老怪物越來越嫻熟的情形,便也不敢保留,立馬運用控水訣,這九火宗長老本來就學得是火一樣的功法,和鄭言君的天罡劍氣一樣都屬于至陽罡氣,兩者相斗,鄭言君并不占優。龍王訣中的控水訣可調用方圓500里的水之靈氣化為己用。

    運用控水訣的鄭言君此時如同包裹在水球里面一樣,便是那兩怪物的火球也近身不了。看著這般變化的鄭言君,那兩位九火宗長老說道:“不好,這小子有古怪,似乎能調動周圍的水之靈氣。”

    鄭言君也不管這些言語,全力控水,直到自己的極限,就在這極限之下,心房中微微一震,好生暢快。鄭言君感覺到罡氣又上升了一個境界,是那種成倍增長的感覺。原來這天境破境,竟是這般玄妙,怪不得總說需要機緣或者頓悟一說。如果不是這般緊急狀態,鄭言君又如何會全力控水,全力打斗,從而造就這番機緣。原來這龍王訣的控水極限就是這元境破境至亨境的一道機緣所在。怪不得當時如何修煉也破不了境,原來道理在這里。人只有在生死大事面前,才會全力激發自己的狀態,從而達到一種玄妙的狀態,這種狀態之下所想所思便和平時修煉大不一樣,這便是所謂的機遇和頓悟。

    那兩位九火宗長老看到罡氣大漲的鄭言君,還有那水球包裹的古怪,心中大感不妙。難道活了幾千年,今天就要栽在這里不成。一般到了他們這般境界,向來都不會做不無把握之事,但哪里知道這月宗來了這么個厲害的姑爺!

    鄭言君罡氣大漲,調用水之靈氣更是駕輕就熟,忽然一道至柔之罡氣包含無數水之靈氣,沖向兩個黃袍老怪,二人不敵這亨境大能的一擊,直接倒地。那七金宗長老看到這般狀況,知道今天是惹了獅子了,趕緊捏碎一片玉牌,瞬間消失。那兩名黃袍老者,也是不管身上傷勢,不管其他弟子,只帶著受傷的靈峰,捏碎玉牌瞬間消失。

    一時間眾人都難以置信,原本都是不分上下的狀態,哪知道突然間會變成這樣子。其實也難怪,對于他們這些修為較低的武夫而言,又怎能明白跨入天鏡之后的天人境界的玄妙,尤其是那種跨境之差。原本以二打一,雖然差了一個小境界,但勝在打斗經驗上,也算不落下風,后來鄭言君在打斗之時跨入亨境,這就是四個元境巔峰一起上也未必能贏,不跑還能做什么?

    一時間九火宗那些剩下的人也開始慌張了,而今沒有了那些他們仗勢欺人的依仗,可不成為了拿捏的軟柿子么?

    “太上長老,那些人怎么辦?”胡黎開口問道。

    “全部關到后山去做奴隸吧,既然他們撕破臉皮,我們月宗也沒有必要害怕。她們本來無理在前,諒他們也不敢短時間之內再來鬧事。”其中一個老嫗開口說道。

    處理完一些事情之后,鄭言君便跟著胡黎,來到了月宗后花園。后花園內,月宗宗主胡燕,還有太上大長老胡一柳和太上二長老胡蘭芝都在。

    胡一柳上前說道:“此次月宗大難,多謝公子相救。公子如此年輕,修為便遠超我們這些老家伙,真是讓我們無地自容啊。“

    那胡蘭芝和胡燕便也開始起身作揖。鄭言君作揖還禮,說道:“黎兒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前輩們不必如此多禮,這本<!--中间广告位置-->應該是分內之事。”

    “你不是圣花選定的郎君么?怎么說只是朋友?”胡一柳又問道。歷來圣花選定之人,還從沒有誰不情愿做月宗女婿的。

    胡黎便上前將當日選定圣花之事,以及那三年之約,落神河此事一一說來。三位聽到也是大感詫異,尤其當得知鄭言君一年以前不過是元境中期,而今一年多時間便到了亨境,要知道她們可是從中期到巔峰足足花了1000年啊,當真是人比人氣死人,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

    當得知那鄭言君竟然敢公開拒絕做月宗女婿之時,三位也是氣得不行,但后來知道是因為還有妻子的緣故,便好了許多。世間男子,真情真意者不多,有絕色女子在前,卻不忘舊愛,這般情深,世間男子很難做到。尋妻找子,不忘初心,修行路上,誘惑種種,卻始終堅持不變,這份真情真意也讓三位月宗高層感到滿意。

    世間女兒,皆是多情,所以總是空把多情賦予了男人。但很多男人卻是始亂終棄,為了利益為了權謀為了力量,總是放棄這些真情所在,從而空讓女子徒留傷心。做為女子,她們三位更是感慨至深。

    當她們得知鄭言君獲得了神河大仙的傳承之后,更是表示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神河大仙,傳說中和月宗第二代宗主差不多時代的人物,要知道她們月宗最高境界的那位創始老祖也不過是利境大圓滿境界而已。這也難怪為什么這鄭言君一年多的時光,便能從元境中期跨入亨境了,貞境大能的傳承,豈是他人能比的。

    當胡黎拿出圓月舟的時候,兩位月宗太少長老更是開心不已,失而復得得宗門至寶,能不開心么?便趕緊讓胡黎收好。而今得胡黎,這般年紀便已踏入八境,在她們兩個老骨頭看來,也是這幾千年來宗門最好的苗子。近千年以來更是再無她人踏入天境了,這與月宗空間的靈氣和源氣越來越少有關,也和無人能夠開啟她們月宗的那份傳承有關,或許胡黎,就是那個能夠再讓月宗成為強者中的強者之人。

    原本按照兩位太上長老的性格脾氣,自然是要鄭言君和胡黎擇日成婚的。但聽完鄭言君和胡黎的說辭,還有那三年之約便也也不再追究此事了。而今鄭言君是名副其實的亨境大能,修行路上達者為尊,對于這樣的后輩,打不過,能怎么樣?再說了,人家還有對你宗門的救命之恩呢?

    一夜詳談,對于鄭言君,三位月宗高層都很是喜歡,只是緣分一事,強求不得。胡黎能有這份造化,已經來之不易,未來之事,不必強求,做為過來人,她們自然知道其中道理。只是最后臨走之時,胡一柳對鄭言君說了一番話。

    話中之意大致是千萬不可因自己而今境界高了就小看了這五行隱宗,為何月宗只被成為半隱宗,對外而言月宗只有宗主這些人物,頂天就是八境武夫。但是只要有人敢來月宗鬧事,便是她們這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家伙出來,所以世人只知道月宗宗主厲害,卻不知道還有更厲害的老妖怪。而那五行隱宗,已知的明面上的實力和月宗暗含的實際實力差不多,只是做為隱宗,萬人不得而知罷了,但是一旦要是真有事關宗門安危的大事發生,指不定會有一些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出來,這便是隱宗的可怕之處。未知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不是嗎?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