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月宗之危

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月宗之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看到那怪物在困龍大陣之內的那番說辭和變化,鄭言君意識到情況不妙,當下便拉著胡黎說道:“快拿出圓月舟,這就跑!”胡黎看到鄭言這番嚴肅,也是立馬拿出圓月舟,用罡氣灌入,直接馭水而去。

    不得不說的是,這圓月舟當真是比那玄月舟不知好了多少倍,速度之快,縱然是千里范圍之內,也不過是須臾之間。二人駕舟馭水而去,那怪物爆體之后,大陣毀壞,一絲精血之毒緊跟著圓月舟而來,好在圓月舟速度飛行之快,便是那那精血之毒飛奔而來也是不及,精血之毒,從萬丈河底出發,追至河面之后,已經慢慢消失殆盡,不復存焉。

    鄭言君看看河面上的風平浪靜,在想想前幾秒的河底生死一線之間,當真是反差之大。那怪物臨終爆體,以靈魂為念,將全身之毒化與精血里面,只要被其碰到,必死無疑。一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怪物,還身負龍脈元境大能的臨終詛咒,可不是讓人為之忌憚么?不過好在這一切都已經風平浪靜。

    站在岸邊的胡黎看著河水,頓時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被困在水底一年半的時光,雖然很枯燥無味,如今上了岸,卻也沒有那種半點的開心,或許這一切在于,到了岸上的鄭言君便不能和她朝夕相處了吧。

    “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鄭言君看著發呆的胡黎說道。事實上這一年半的時光相處,對于胡黎,他鄭言君也是別有感觸,只是心中一直有一個人,突然要再放進去一個人,他似乎做不到!卻不知天下那些風流多情之人,到底是如何心安的?

    “怎么?剛上岸就想趕我走?”胡黎冷冷的說道。很多時候胡黎并不是喜歡說話這么帶刺,但是面對鄭言君的時候,他不想就這么放低身段做個弱女子,或者刻意討好,驕傲如她,既然不知道如何表達情愫,可不就是這么說話帶刺么?因為太過敏感啊,敏感到那人本來是好意,但在她看來卻未必是。

    就在這時,胡黎戴在脖子上的玉牌,閃閃發光。一條條黃色的光束從玉牌當中而出,很是緊促。看到這發光的玉牌,胡黎面色難堪,似乎很有心事一樣。

    鄭言君看著這個樣子的胡黎:“發生什么事了?”

    “此玉名曰傳訊玉,按照剛才所發的信息來看,一般是宗門遇到很大的敵人才會發出如此信號,就是讓所有月宗弟子都速度回去,共同御敵。不過我月宗雖然只是半隱宗,但師傅是八境巔峰境界,宗內還有兩名元境巔峰太上長老守護,誰有這么大膽子能夠過來惹是生非呢?”胡黎說道。

    “事到如今,想也無用,既然你宗門有難,你身為月宗少宗主,肯定是要回去的。作為還不算月宗女婿的女婿也不能袖手旁觀,我們這就趕過去看看吧,乘坐這圓月舟,應該也會很快的。”鄭言君微笑說道。

    如果換做平時鄭言<!--中间广告位置-->君這樣打趣自己,她一定會不高興。但是而今宗門有難,他鄭言君沒有推辭,還要陪自己去面對,當然是心中一股暖意。對鄭言君而言,當初河底舍身相救,再加上后來相處時間漸長,這胡黎在他心中的分量越來越重了,重到自己可能都無法估量。

    “鄭言君,這次去可能很危險,兩位太上長老元境巔峰都不能感知的危險,你元境大圓滿也未必會全身而退,你當真不怕?你還要找妻子和孩子呢?”胡黎鄭重其事的說道。

    “黎兒,當初若非你舍身相救,我早已被那怪物吃了,是我欠你一條命呢!”鄭言君對著胡黎說道,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勇氣,他鄭言君竟然一只手拂過胡黎的長發。胡黎破天荒的沒有白眼,也沒有躲避,任由鄭言君這般作為。

    胡黎突然后退一步,對著鄭言君笑著說道:“鄭言君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看著此時的胡黎,偶爾難得的笑容,給了她精致的五官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一身黑色袍子,恰好塑造的身段,此時此刻的她,不同于平時的冰冷,眉目傳情,風情萬種,但又不落俗套。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鄭言君在修行路上,不也只是一個少年郎么?少年郎哪有不愛絕色美女的?

    鄭言君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所幸不回答,只是沉默。看著沉默的鄭言君,胡黎笑意更甚,哪怕宗門出來有大敵來前的信號,也不能阻擋她此時的那種來自心底的愉悅。少年郎愛美女,難道少女就不愛少年郎了?

    二人沉默一陣以后,便心有靈犀的坐上圓月舟,往月宗方向飛去。此地離月宗,或許也算不得多遠,大概也只有幾千里,如果平時換做二人直接馭氣飛行,不考慮自身損耗的情況下,大概也需要半日之久。但有了這圓月舟,速度卻快了不知道多少,而且本身消耗罡氣也是極少,這也是為何這類飛行至寶備受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們青睞的緣故。

    胡黎,在圓月舟上,總是想著該如何和太上長老和師傅介紹鄭言君,直接說自己的郎君,這樣也不妥。說他鄭言君拒絕了她胡黎,以兩位太上長老的脾氣,肯定要教訓下鄭言君,即使打不過,也要出手。想到了這里,胡黎也是心中頗為不安。當然這些,鄭言君卻是全然不知。

    圓月舟全力飛行不到半個時辰,便來到一處,兩邊是無盡的山脈。胡黎對著鄭言君說道:“這兩處山脈之間就是月宗的所在位置了,這是我月宗的創始人開辟的,當初她也是利境大圓滿的境界。”鄭言君看著胡黎手指著的方向,放眼望去,霧氣蒙蒙,就算是他而今元境大圓滿的修為不仔細看,也看不出半點端倪來。

    二人再來到那山脈入口處,就要進去,但見里面靈氣和源氣混動不堪,似乎正在大戰一般。見到如此情況的鄭言君和胡黎便開始全力加速,直接飛往月宗深處。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5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