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二十六章 陣法傳承

正文卷 第二十六章 陣法傳承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年時光,對于修行之人而言,實在不長。況且二人都收獲不菲。

    “接下來怎么辦?是直接殺出去么?”胡黎問道。以她而今八境實力,再加上鄭言君元境大圓滿的境界,她覺得就算不能誅殺那蚣蝮遺脈,逃脫應該不是什么問題,即使而今她的玄月舟還在休眠期不能再次使用了。

    “既然習得老前輩傳承,必須要幫他完成遺志,那怪物雖然境界頂多算利境境界,但其肉身強大,在這區域之內,更是有天時地利,最厲害的是她體內之毒,亨境大能也不敢小覷,而今雖然習會龍王訣,境界也有所提升,但未必能誅殺他。”聽得鄭言君說道要幫神河大仙完成遺志,胡黎當下便又高看鄭言君一眼。雖然這個遺志可完成可不完成,但鄭言君還是想要去做。做成和做不成是另外一回事,但做與不做卻是一個態度問題。這點讓心思縝密的胡黎,心中略有好感。

    “那怎么辦?難道等你踏入亨境?如果100年不能踏入呢?等100年?莫不成你鄭言君是想和我在這河底朝夕相處,生個一兒半女?”胡黎又開始在調戲鄭言君,那寒潭之事過去已經一年,她又不是什么小氣之人,自然便不會再記心上。

    “這樣也不錯!”鄭言君似乎知道了胡黎的調戲套路,來了一個絕地反調戲,弄得胡黎又是臉上一陣微紅。他鄭言君難道只是修為強了?這些調戲或者渾話就不會說了,還能輸給你一個長期呆在月宗的小姑娘不成?

    “我準備試下第四座石碑之上的陣法傳承,習得一些陣法,那怪物雖然力量強大,但畢竟不通陣法,到時肯定能困住他,再將他擊殺。”鄭言君說道。那怪物本身嗜殺成性,如果不除,總會禍害蒼生,無能為力的時候,他鄭言君不能做救苦救難的大菩薩,但而今有了資格,能做點好事,他鄭言君不會嫌麻煩。

    如果說以前,胡黎會覺得鄭言君的天賦也不過和自己不相上下,只是機緣更好一些,但看了這一年的鄭言君的修煉能力之后,她便不這么認為了,而今她覺得他鄭言君當自己的夫君,倒是不錯的,至少天賦人品和重情義這些方面絕對夠格。所以自己沒能獲得陣法傳承,而鄭言君想要去試一試,自然也沒什么意見,反而有些期待,看看他鄭言君是不是真的就比她胡黎強?

    鄭言君來到第四座石碑前,并沒有用罡氣,只是心如止水,抱著一切隨緣的想法,輕輕拍打了三下石碑。三下之后,毫無動靜。就在二人快要放棄之下,但見鄭言君全身又被金光籠罩,身體似乎虛化一般。胡黎看到這一切之后,剛開始還很擔心,但是看到鄭言君一切無恙,臉色平靜,心中便開始安定下來,守護在左右。天境貞境的傳承之法,可不是不同一般么?

    陣法修煉不同于武夫修煉,以力證道,講究的是本身博學和慧根,這和佛家道家的慧根有異曲同工之妙。鄭言君其實拋卻本身修為不說,就如他這般的博學淵博和文采飛揚,到哪個王朝當個尚書都應該不差。

    這般金光玄妙持續整整九九八十<!--中间广告位置-->一天,方才結束。但這九九八十一天對于鄭言君而言,似乎度過了將近幾千年的歲月。因為這八十一天,他鄭言君腦中被灌入了大大小小的108種陣法之多,雖然而今不能全部演練,瞬間布陣而成,但是傳承之后卻能知曉各種陣法之妙。

    “怎么這么久?獲得了傳承?”胡黎好奇的問道,雖然八十一天說長不長,但是如果說八十一天就能精通陣法,那讓那些研習了數十年上百年的陣法大師知道了,不得氣死?

    “哪有那么容易,不能布陣,只是知道108種陣法的玄妙和破解之處罷了。”胡黎當真是想要暴打鄭言君,而今天下所有大小陣法加起來不過72種,而且能知曉陣法各種玄妙的人,就算知道了十種以上,都是被人敬仰了。至于能布陣的修士更是少之又少,就算能布陣,也未必真的如傳聞中的那么玄乎。應該是功力沒有到家的緣故。而今鄭言君只是八十一天就知曉了108種陣法的玄妙和破解之法,這貞境大能的傳承之法就是逆天存在,從0到成為大能,只需要八十一天。

    但胡黎卻不知道,這第四座石碑卻也是那神河大仙用最后的靈魂記憶,配之以一道陣法,陣法尋有慧根有機緣之人開啟,最后以靈魂傳承,所以鄭言君是直接獲得了那神河大仙一生的陣法修為啊。只是而今的鄭言君,只能通曉理論,將來只要加以練習,屆時成為一個陣法理論、實踐大陣師,定是必然。

    那神河大仙的陣法成就就在當時,也是頂尖的存在,雖然他不是專一的修煉陣法,當然108種陣法,就是他本人巔峰之時,也有諸多陣法不能布陣成功。

    胡黎又好奇的問一句:“真的知曉108種陣法玄妙?”鄭言君微微點頭,他本身就不懂陣法,當初在那皇室,只是憑借對于八卦五行的認知,誤打誤撞的直接摧毀了那大陣,再說了那時候的他可是元境大能,有恃無恐。所以對于知曉108種陣法的玄妙之厲害,卻是絲毫不知其難度和高度,所以才能這般淡然處之!

    胡黎輕咬了下嘴唇,不再說話,如果不是親眼相見,她胡黎覺得這本身就是天方夜譚,絕無可能。

    “那第五座石碑上記載著有一座寶殿,寶殿有三寶,神河大仙當年也不知其中玄妙?既然獲得了陣法傳承,那就去開開眼吧。”

    “你不是正人君子嗎?也會對寶物動心?”胡黎微微一笑說道。

    “其實忘了告訴你,我還是很男人本色的。”鄭言君輕描淡寫的說道,一句話含沙射影,意味深長,曖昧至極,只是胡黎畢竟年輕,不知男女之事。

    停頓了許久之后,胡黎似乎隱隱約約知道了鄭言君畫中意思,拿起粉錘做勢要打。鄭言君哈哈一笑,便匆匆往寶殿跑去。這十幾年來,或許也只有這一笑,一解所有煩憂之事。這樣的鄭言君才當真是風流倜儻真無敵也!胡黎跟在后面追著不放,兩頰緋紅,但心中卻不知是愉悅還是該再罵一句登徒子?

    一男一女,當真就這樣打情罵俏的去尋寶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