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寒潭解毒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寒潭解毒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三座石碑之上,刻著:“老夫綽號,神河大仙,此神河便是因老夫在此隱居故而被世人稱之為神河,老夫生平絕學乃一門控水絕學,名曰龍王訣。因此訣,要求甚高,所以最基本需要八境武夫打底,當年馴服那蚣蝮遺脈為坐騎,便是用此訣。此訣大成之后,可吸收方圓500里水韻之靈氣為己用,對付火系功法修行者更是事半功倍。當年坤宗旗下分宗,九火宗大長老與老夫在天山大戰,老夫便是用此訣大敗九火宗大長老。想學此訣,用手中罡氣催動石碑掌紋,即可獲得老夫傳承。若想誅殺蚣蝮遺脈,此訣必學。”

    鄭言君看完這些文字之后,有些疑惑?這河不是叫落神河么?怎么又變成了神河了呢?還有那九火宗只是坤宗的一個分宗?那么坤宗到底應該有多強大啊。胡黎看了這些文字之后,也是皺了皺眉頭,估計心中疑惑也是和鄭言君一樣吧。

    再看第四座石碑,上面刻著:“老夫一生除了修行之外,也喜歡研究陣法,陣法之妙在于四兩撥千斤,以少勝多,撒豆為兵,化自然萬物皆為己用,所謂草木皆兵,也只是小菜一碟。陣法之妙,玄之又玄。如果有緣者想習之,雙手拍打此石碑三次,有陣法天賦者自可得知。”

    二人看完這石碑上的文字,當真是覺得貞境大能真是匪夷所思。這般神通放在俗世王朝,只要習得陣法精髓一點皮毛,也是可以呼風喚雨啊。

    再看那第五座石碑,上書:“老夫一生得奇珍異寶無數,都放予寶殿之內,其中有三寶老夫研究一生也未曾明白其中玄妙。此三寶放在,寶殿牌匾之內,習得我之陣法即可得知。寶殿之內,藏書無數,可盡情閱覽。寶物雖好,有緣者得知,但切忌不可貪多。”

    胡黎看完這些說道:“這神河大仙也真是個怪人,既然想送寶物給別人,卻告訴別人不要貪多。”

    鄭言君笑道:“世間高人行事,都自有其用意。我們既然來帶這里,便應該遵從主人的囑咐。”

    我又不稀罕什么寶貝,只是覺得怪而已。鄭言君笑了笑,他與胡黎而今相處歲月也不算短,尤其是經歷此次生死之后,更是對胡黎大為了解。二人之間關系又是更為玄妙了。但親近只是親近而已,更何況二人還有一個三年賭約,鄭言君又豈能這般就輸了?那他又如何對得起溫其玉。

    “鄭言君,面對這神河大仙的這些傳承,你就不動心嗎?”胡黎突然問道。

    “修行之人,機遇隨緣,追求大道至上。何況外面那怪物還一直虎視眈眈,我當然也是想學。只是就算學了這些,估計還未大成,估計就會爆體而亡,與其這樣,不如等我再休息數日,狀態恢復之后,我掩護你,送你出去。也算還了你這個人情?”鄭言君微微苦笑。

    “鄭言君,假如說我能救你,你愿不愿意被救?”胡黎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越來越小,兩頰緋紅,此時此刻,嬌媚溫柔不輸藍媚兒。

    “少宗祖如果真能救,鄭言君自是感激不盡,那神河大仙也說了只有至陰之人才能救我。”說完這句話,鄭言君看著胡黎微紅的臉蛋,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那這樣會不會有損少宗主名節?”鄭言君也突然如小男生一般,有些扭扭捏捏了。

    “鄭言君,我胡黎也算救過你,不求你圖報,但求你從現在答應我一件事情可行?”

    “只要我能做到,刀山火海在所不辭。”鄭言君本就是俠義之人,有恩必報當然是理所當然。

    “那好,不用刀山火海,從此以后不許叫我少宗主,必須叫我黎兒,此事最簡單不過?”胡黎嘴角泛起一絲弧度,媚笑道。

<!--中间广告位置-->    鄭言君面有難色,這雖然不是什么難事,但是這般稱呼,實在太過親昵啊。

    “怎么,這么容易的事情都辦不到,還談什么刀山火海?”胡黎戲謔的說道。世間都是男子調戲女子,哪有一個國色天香的女子調戲一個男子的?還是天境元境的大能?

    “好,我答應你,黎兒。”突如其來的昵稱,也是讓胡黎一時難以適應,不過總算自己贏了一籌。

    “鄭言君,你當真好命,至陰體制之人,世間本就罕見,但我胡黎卻恰好是這萬中之一。又恰好在此番境遇中與你獨處。你說這算不算是緣分?”胡黎又借此機會調戲鄭言君一番,似乎看到略顯尷尬和羞澀的鄭言君,她心中就會無比開心,這種開心從未有過,哪怕當年第一次突破七境,成為月宗千年以來最年輕的7境武夫,也沒有這般快樂。

    鄭言君只是抱拳說道:“我還有許多事情沒做完,能活下來當然是最好,那就有勞少……黎兒了。”看到這樣語無倫次的鄭言君,胡黎莞爾一笑,心中無比舒暢。

    “不過我有言在先,雖然你我有婚約,但并未舉行婚禮,那解毒之法,你也知道,需要坦誠相見,罡氣相交的,到時難免略顯尷尬,不過好在可以在寒譚修煉,你不可就此褻瀆本姑娘。本姑娘雖然敢愛敢恨,但卻不是隨意之人。”胡黎說道。

    “非禮勿視,黎兒不顧名節,好心相救,我自會清心寡欲。到時踏入寒潭之后,褪盡衣衫,我自會緊閉雙眼,你我雙掌相接,互交罡氣,以此解毒。”鄭言君也是略顯尷尬說道。

    “就暗你說的法子來做,不過你要是心懷不軌,到時候別怪本姑娘不客氣,大不了終生不嫁。我月宗這樣的女子多得是。”胡黎這番說法,才像個月宗少宗主的樣子嗎!

    此后,二人來到寒潭,鄭言君背對胡黎,胡黎腿盡衣衫,走入寒潭。然后,吩咐鄭言君可以了,鄭言君這才轉身,也褪盡衣衫,緊閉雙眼。在寒潭中的胡黎也是緊閉雙眼,等待鄭言君來到對面。這般做為,在某些好為風月中的眼中,或是求之不得,但對于這兩位神仙般的人物,卻是畏手畏腳。當真是好氣又好笑。

    二人都是緊閉雙眼,難免會觸碰到對方肌膚,一時間也是尷尬不已,但是卻不敢睜開雙眼。這寒潭水之清,說一覽無余也不為過,雙方都是羞澀之人,誰敢睜開眼?不過好在,尷尬之后,二人便已進入修煉解毒狀態。

    二人如此修煉,注意力都在解毒之事上。倒也是心無旁騖,七七四十九天也是很快就過去了。鄭言君也是感覺,體內燥熱不再有了,似乎修為也提升了不少。胡黎也是如此,只是七七四十九天的修煉,讓她有些勞累,畢竟她只是7境武夫,不似鄭言君的天鏡元境修為。

    胡黎,便先開始起身,背對鄭言君,就要穿上衣衫,只是一個不經意間,加上解毒時間過長有些疲倦,就要摔倒,她胡黎也是本能的叫了一聲。嚇得鄭言君本能睜開雙眼,這一睜開眼卻是恰好和正欲摔倒的胡黎目光接觸,二人一時間春光竟泄,胡黎看到睜開眼的鄭言君,厲聲喝道:“好一個道貌岸然的登徒子!”

    鄭言君也是被胡黎這一聲嚇得一哆嗦,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做為。“你還看,還不趕緊轉過身去,戴本姑娘穿好衣裳,定要好好收拾你!”看到無動于衷的鄭言君,胡黎又是厲聲叫道。

    鄭言君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只是剛才都是人之本性,于是便趕緊轉過身去,眼睛緊閉,趕緊拋去腦中雜念。人之情欲,本就是正常之念。鄭言君雖然修為就是很多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也不及,但到底還只是個年輕人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