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貞殿

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貞殿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胡黎帶著昏迷不醒的鄭言君進入宮殿之內,這宮殿隔絕外面的河水,算是一處獨立的巨大空間,靈氣和源氣也是異常充沛。只是這諾大的空間卻是空無一人。胡黎雙手觸碰到鄭言君之后,感覺他身體異常滾燙,約莫他是中了劇毒的原因。于是從自己的玄黃袋中找出一顆至寒的丹藥塞入鄭言君的口中。希望對他有所幫助。

    鄭言君一直處于昏迷當中,這三日身體的溫度有所下降,卻始終不能達到正常人的水準。或許這也是為何那巨大水怪一直不愿放棄的原因,因為他知道只要中了他體內之毒的人幾乎沒有活下來的可能,除非......

    這三日,胡黎一直守候左右,寸步不離。她胡黎雖然貴為月宗少宗主,但是從小就嚴格要求自己,被譽為月宗千年以來第一人。她自然有她的過人之處,但對于情愫,胡黎一直都是只認死理。

    第三日傍晚時分,鄭言君略有神智,慢慢蘇醒過來。看著守候在左右的胡黎,鄭言君回憶起了之前的事情,心中滿是愧疚,說道:“謝謝你了。”

    胡黎卻是微微說道:“你死了,我難道還要再等500年圣花開,再次尋一次郎君不成,到那時我豈不是成了老妖怪。”

    鄭言君,剛剛蘇醒,雖然氣色不好,但是畢竟是天境大能,終究還是沒有到垂垂危矣。他坐起來,強行提煉罡氣想要查詢毒素在哪里,任由罡氣尋遍全身每一道氣穴,依舊是無能為力。鄭言君苦笑一聲。

    胡黎看到鄭言君的樣子,只是略微安慰,說道:“你不過剛醒,慢慢修養一段時間吧,此地靈氣和源氣充沛,就是我月宗之內,也不能及,你就安心養傷修煉解毒,那怪物似乎進不了這里。”鄭言君微微點頭,當下之事,可不就是如此安排了。

    如此又三日,鄭言君行動已經開始方便了,只是每日子午時分便會身體燥熱,痛苦萬分。其實這幾日以來,胡黎反而覺得越發開心,希望就此三年時光,如此度過便好。這河底世界,雖然枯寂無味,但是卻是修煉的極好地方。再者,這每日面對的只有鄭言君,鄭言君也只有面對她胡黎,日久生情便不是什么難事。到時候三年之約不就是自己勝了么?想到這里便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的弧度。

    這一日,鄭言君和胡黎在宮殿隨處走動,想要找點關于這古老宮殿的秘密,說不定能找出和外面的那水怪有點關系。從而找到解毒之法,再設法脫身出去。這樣安靜的走動,一男一女,都是神仙般的人物,倒是看上去也是極度般配。

    二人來到一處宮殿的偏殿,偏殿上書幾個古老的篆書大字“貞殿”。鄭言君看這貞字,便想起來了天境最高境界的貞界,莫不成這里面還有關于貞境的秘密?要知道自己的師傅,天罡劍癡那般神通也才利境大圓滿啊。于是便和胡黎兩人推開大門進了這貞殿。

    進去貞殿之后,里面空間巨大,源氣和靈氣相比外面更加充沛。當真是修煉的絕佳好地方,這種地方,放在外面,幾年時光從零開始,修煉一個7境武夫,估計都不是什么難事!


    進門之后,前面有五座巨大石碑,上面刻著字,距離較遠,卻看不見上面寫著什么。二人欲往前走去,走過中間,旁邊大柱子上卻投來兩束巨光,籠罩二人。鄭言君和胡黎被光束包裹之后,皆是進入了幻境之中。二人面對自己的愛恨情仇,有時候很是掙扎,有時候又無比歡快,當真是嘗盡人間百態酸甜苦辣。

    一炷香之后,巨光不見。兩人面面相覷,不知為何會這般。

    二人來到五座石碑之前,從右往左看去。上面字體蒼勁有力,應該是以源氣和靈氣匯聚而成的強大罡氣所刻。

    右邊第一座石碑上面提字:來者既已來到石碑前面,說明通過老夫自創心魔大陣。此心魔大陣凝聚老夫萬年心血。老夫一生坦蕩正值,對于心懷鬼胎,品行不正之人甚是痛恨。因此此心魔大陣如果不是生性坦蕩之人,利境之下,就會灰飛煙滅。而通過此心魔大陣者,證明和老夫有緣,可獲得老夫傳承,老夫一生追求修煉,只是終其一生也是不能觸摸到貞境大圓滿,走向傳說中的另一境界。希望有緣者獲得老夫傳承,繼承老夫意志。神河大仙南郭貞絕筆。

    二人看到這些文字之后,才突然發現剛才那兩束巨光原來是心魔大陣,一個不慎甚至灰飛煙滅,真當是兇狠無比。沒想到這宮殿原來是神河大仙的居所,這神河大仙竟然是一位貞境大能,怪不得能夠創造心魔大陣這種厲害的陣法。

    再看第二座石碑,上面刻著:老夫曾有一坐騎,乃是龍之九子中的蚣蝮后裔與一***所生,勉強也算龍脈一族,但其生性嗜殺,體內含有劇毒,熱火淫毒。因為其也算蚣蝮一脈,故而喜水。若被其劇毒噴中,就算是亨境強者也難保無性命之憂,故而老夫5000歲時馴服其為老夫坐騎之時,也是風光一時。倘若有人不幸被其噴中劇毒,需找至陰體制之人,以罡氣互交,坦誠相見,運功于老夫千年寒譚內七七四十九天方可痊愈。否則,熱火淫毒毒發之日,一時間***大發,恐有爆體之危。老夫坐騎,壽元長久,老夫因壽元將至,念其跟著老夫5000年歲月,不忍束縛其自由,與其約法三章,其一,不可離開神河,其二,不可濫殺無辜,其三,每500年來此祭拜老夫一次,放其離去。其實,只要其違背其中任何一條,則再無機會進入這宮殿之內。但老夫放其離開之后,便開始后悔,因為他生性嗜殺,老夫在時,能夠抹其嗜殺之心,但隨著時間愈久,恐會本性難移。若他日有緣之人,獲得老夫傳承,那畜生殺戮過多,請將其誅殺,以幫老夫補過。

    鄭言君和胡黎看到這段石碑記載的坐騎信息,就知道了原來那巨大水怪竟然是神河大仙的坐騎,竟然還有龍之九子的蚣蝮血脈,怪不得肉身這么強大。只是這解毒之法,有了不也等于沒有么?至陰體制之人,還要那般親昵,才能解毒。且不說這天底下這至陰體制之人之少,只是而今困在這里出不去,恐怕人沒找著,早就爆體而亡了。

    鄭言君看到這些信息之后,心中不免有些失落,那胡黎卻是兩頰飛紅,手指微動。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