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十九章 落神河

正文卷 第十九章 落神河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二日,阿紫和藍媚兒從洞中出來,阿紫對著公子說道“公子昨晚沒事吧?”

    鄭言君笑道“以你家公子而今的修為,還能有什么事情?”

    藍媚兒卻笑道:“那可不一定,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阿紫聽著藍媚兒的取笑,就作勢要打。藍媚兒干凈閃躲。阿紫自然知道鄭言君是什么樣的人,十二年前他是那樣,十二年之后,更是如此。只是小姐那張信箋之上也是寫道,如遇良緣,可續。她自然在感情上是袒護溫其玉的,但假如真的一直找不到小姐,就真的要公子孤獨千年。那藍媚兒雖然冷艷無比,但是卻絕不是一般女子能比的。當下的阿紫也是很矛盾。其實這修行之人,歲月本就漫長,很多風流優秀之人有個三妻四妾也是很正常,但她一想到這,突然就在罵自己,怎么可以這樣對不起小姐了。

    藍媚兒說道:“大哥哥,我們現在就走吧。”鄭言君搖了下手,說道,等她來,一起走吧。阿紫,默不作聲,藍媚兒卻沒好氣的說道:“難道大哥哥真的決定做月宗的女婿了,你這樣對得起我姐姐嗎?”她似乎都要哭了,只是快要哭了到底是為了溫其玉還是為了別的,或許她自己也不知道。阿紫拉著藍媚兒,示意她不要激動,因為她相信鄭言君,絕對能把這一切都處理好。

    鄭言君于是把昨夜的三年之約的事情,說給了二人聽。阿紫當然能夠理解,從她的角度來看,這對于雙方而言,并沒有什么不妥,難道真的讓公子把胡黎殺了不成?如果真的是那樣,公子還是那個鄭言君么?不過這胡黎能夠這般所為,也讓她阿紫更高看一眼,世間男子追尋女子向來都是落落大方,就好比眼前的公子也是如此,一句”既然霽月秋風在,何必月老來做媒?”可不就偷走了小姐的芳心么?男子大膽求愛,世人向來都只是說一句好一個風流倜儻,更是贊賞有加。至于女子想要主動出擊,難免會被人說三道四,但這胡黎卻不然。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這般利落,世間女子如她又有幾個?就算真有,身份高貴如她,美貌如她,修為如她,又有幾人能夠這般利落呢?這些便是她阿紫高看她胡黎一眼的原因。

    藍媚兒聽到鄭言君說完之后,卻說道:“還說沒有答應做人家女婿,這不就是先培養感情么?”說完這些,心中滿是不悅。她的不悅或者來自于嫉妒?嫉妒胡黎的這般利落,或者又是來自于一個漂亮女人的天生敵意?阿紫還是拉著藍媚兒,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就在藍媚兒說完話之后,胡黎就從山巔飛將過來,摘除了面紗的胡黎之美,饒是藍媚兒這樣的御仙境仙女也是心中詫異。

    “怎么,你怕什么?鄭言君又不是你老公。”說完這些話,她的眸子里也是帶著無限的敵意,她看著藍媚兒,也在打量著這位御仙境十二年一出的仙女。

    “你是永遠也比不過我姐姐的!”藍媚兒冷哼說道。

    “那你怕什么?比不了你姐姐,難道就比你差了?”胡黎也是針鋒相對。

    看著兩女的針鋒相對,阿紫出來打圓場說道:“胡少宗主,你就不要對藍媚兒生氣了,她畢竟還小,不是太懂事。”藍媚兒又要說話,被阿紫攔住。

    胡黎見阿紫這么說道,自然也會見好就收。她胡黎可不是喜歡和小丫頭吵架的,怎么說也是一個偌大宗門的少宗主,和一個勾欄花魁吵架斗嘴,可不影響自己身份么?

    一男<!--中间广告位置-->三女,騎馬北上。一路上藍媚兒都在生悶氣,胡黎并不言語,只是始終騎馬跟著鄭言君。三年之約,到底誰愛上誰?三年之約,到底值或者不值?

    策馬北上,一月有余,來到大端王朝的最背面,一條大河橫梗在前面,似乎這條大河就是一道天塹,隔開了大端王朝和中土王朝。

    “此河名叫落神河,寬雖不過800里,但就是這800里的寬度,就算神仙境的武夫,也不能飛過去,只要飛到一半路程的上空,不知因何緣由,必定落水,所以叫落紳河。而且此河很是詭異,偶爾都會有一些渡船在大河中央,無緣無故的消失。但是并無風暴或者其他異相。中土王朝雖然實力強橫,但為何沒有遲遲下手,除了其余王朝各自聯合以外,最重要的一個原因,便是這落神河圍繞其四周,似乎將中土王朝圍起來了。所以大軍出征,勢必要橫渡落神河,但這顯然是很危險的。”胡黎說道落神河的這些緣由,侃侃而談,和平時的冷艷相比,此時很有大將風范。

    “你又是怎么知道這些的?不會是編的吧。”藍媚兒不服氣的說道。

    “你以為我像你一樣,只是一個好看的花瓶?”胡黎冷哼一聲。藍媚兒氣得發抖,但她打又打不過,罵又不能占便宜,對方又是女人,撒嬌也無用。阿紫看到這些,也只是微微一笑,當真是只有這胡黎懟她,會讓這小丫頭欲哭無淚啊。

    “胡少宗主,那我們該怎么渡過這落神河呢?”阿紫問道。

    “每月天氣不惡劣的情況下,初七、十七、二十七,便會有一艘大船來往通岸。大船很大,可容納一千人,不過得提前預定。而且預定對于一般人而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胡黎說道。

    “那怎么才能預定呢?”鄭言君問道。

    “做為月宗少宗主,這點小事情,還是可以輕易解決的,不像某些繡花枕頭,除了會打嘴仗,其他一無是出。”胡黎說這話的時候撇了一眼藍魅兒,阿紫沒有言語,鄭言君心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一路走來,胡黎和藍魅兒總是在相互不對付,但是也只是僅限于女人之間的斗嘴而已。喝酒讀書甚至打架,對她鄭言君而言都不是什么難事,但兩個女人這般互懟,他也是無可奈何。

    說話間,胡黎便轉瞬即逝,空中傳來一席話“在這里等我半柱香的時間即可。”

    藍魅兒看著遠去的胡黎,心中暗想,神氣什么,不就是個月宗少宗主么?等三年時間一過,你就可以走了。一想到這里她的心情就大好。

    半柱香時間不到,胡黎便回來了,對著鄭言君說道“已經辦好了,三天之后就是初七,可以走。”

    鄭言君笑著說道:“謝謝了!”四人就此便開始前往此處不遠的一個小鎮住下,等待三天之后的大船開渡。四人分別住下之后,鄭言君便開始在床上打坐修煉。雖然從師傅那里再次回到俗世王朝之后,鄭言君一直被俗事纏繞,但是每天都會抽些時間修煉,修行之路悠悠漫長,如何放松?而且他也不知道未來會遇到什么樣的敵人,尤其是那張天風說道要小心隱宗的九火宗。

    而今的世俗王朝,靈氣和源氣自然是稀薄,對于他這個層次的武夫來說,修煉起來特別吃力。不過境界雖然難以提升,但是他卻用打坐的修煉方式領悟天罡劍的每一招和每一式。此時的鄭言君才知道師父的空間對于修煉之人來說,是有多么難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4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