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十八章 三年之約

正文卷 第十八章 三年之約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鄭言君罡氣裹著藍媚兒和阿紫,便轉瞬即逝。既然不愿意殺蕭鼐,那留在這里也是給自己添堵。端王爺,露出微微笑意,心中暗想,此子將來必成大器,修為天賦不說,這胸懷和品行皆是不俗,也許他的止境不是八境,而會更高。事實上,近500年來除了他鄭言君一人,是靠修煉而來的八境武夫,其他一些都是靠灌頂而來的八境神仙。當然像五行隱總這樣的一些隱宗則不在范圍之內,因為隱宗總是神秘的,很多秘密不得而知,不然為什么要叫隱宗?

    胡黎看見鄭言君走了之后,也是立馬跟上。圣花選上的男人,哪里能讓他這般容易離開?再說了,遇到了鄭言君,她胡黎還能再看上別的男人?緣之一物,當真是玄之又玄。是緣躲不過,但到底是緣還是劫,不到最后真不好說。

    鄭言君帶著阿紫和藍魅兒一路北上,只是這數日,胡黎也一直跟隨著,但是卻始終保持著距離。鄭言君有些無奈,阿紫和藍魅兒則是面面相覷。對于阿紫來說,十二年前的鄭言君便已名動天下,天下間迷戀他的姑娘也是不少,只是當真迷戀就能有結果了?不然為何要有兩情相悅這一說,對她阿紫來說,天底下也只有自家小姐才能真的和公子算是天作之合。只是緣起緣落,誰能想到一對玉人卻好景不長呢?修煉之人,尤其是像公子這樣的天之驕子,更是前途不可限量,壽元無法估量,倘若公子真的找不到小姐,就此孤獨千年歲月?這未必對公子也太狠了些吧。

    藍魅兒則覺得那胡黎真是不可理喻,可惜對方修為太高,打不過,不然絕對要好好教訓下她,好讓她死心。但一想到當日皇室之上,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那胡黎還能挺身而出,那種惡感又減去了幾分。

    又一日夜晚,鄭言君一行走到一處山脈,再往前便是深山,三人便下馬找了一處山洞,準備在此度過一夜。修煉路上,本就是翻山越嶺,所謂行萬里路便是此理。好在鄭言君而今有師傅送的玄黃袋,里面一切生活用品都可放置。

    所以在野外山脈也好,沙漠也罷,都可以安然度過,到了鬧市區添置一些便是。玄黃袋在幾千年前或許算不得什么寶貴物品,只是而今隨著天境大能的消失,玄黃袋也算奇貨可居。便是這俗世江湖的7境頂尖武夫卻也未必能有。幾千年前,便是五境武夫花些錢財也能買到,而今卻是有價無市。

    此時的胡黎,坐在洞穴外,美目雙閉,似在修煉。春天時節,越發往北,夜晚也是寒氣逼人,但對于7境的胡黎而言,卻并無什么大礙。天地寒暑之氣,如果這么容易就能影響7境武夫,那還修煉作甚?

    月光傾灑,照耀山脈,一身黑袍的胡黎在這樣的景致下面,卻也顯得獨有韻味。如果說藍魅兒是那種出塵便能魅惑眾生的溫柔小女人,激發男人的保護欲,恨不得一身好處全部交給了她,怕她受半點委屈。那么這般景象的胡黎,便是冰山美人,不忍褻瀆,只愿遠遠觀之,便覺此生足矣。不能說孰高孰低?只能說,女人之美,千姿百態,各有千秋。

    鄭言君終究是走出山洞,若說面對絕色女子的這般追逐毫無波瀾,那也倒是未必。只是曾經滄海,而今又要尋找兒子,哪里還有心思來風花雪月?卻又說,對方只認定圣花選定,其實到底是不是胡黎心中所想?哪怕而今鄭言君一身孑然,對方只憑圣花卻認定做郎君,也絕不會就此答應。時間情愛,雖說不能處處都是琴瑟和鳴,但鄭言君卻還是愿意念著一份美好。

    “你終究還是出<!--中间广告位置-->來見我了?”胡黎美目睜開,并沒有平時那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這種偶爾的小小柔情,足以傾國傾城城,禍國殃民。

    鄭言君示意往前方高處走走,并未言語。山中夜色,月光皎潔,白袍男子玉樹臨風,白袍隨風舞動,黑袍女子,冷艷絕美,黑衣清風浮動,倒也是頗有雅韻。一男一女,并肩而立,黑白分明,往山脈之巔走去。

    山巔之上,白袍男子,率先開口“胡少宗主,我有妻子,并且還有一子,而今妻子下落不明,我也需要去找到自己的兒子,將他撫養成人。真的不能娶你為妻?并非有意要為難月宗,給貴宗不堪!”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你一直找不到你妻子呢?”胡黎注視著鄭言君,這或許也是二人自相識以來以最近的距離相互審視對方吧。

    鄭言君沉默了會,然后開口道“那就一直找!而且我相信她一直都在。”

    胡黎又說道“這圣花通靈,只要圣花采摘下來之后,被主人孕養三年,就徹底知曉主人心中的情欲之念,這一年來,我走過很多地方,都想任憑圣花去尋找那個我心中腦中一直存在的郎君,直到遇到你,而你卻告訴我,卻不能娶我?你叫我如何甘心?”

    “鄭言君,我只有一個要求,你不管答應或者不答應,我都必須做。我想跟著你三年,此后三年,如果你還不能愛上我,或者我覺得你并不是我心中所想的那個郎君,那就證明你我并沒有緣分,我會就此離去,可行?”胡黎再次注視著鄭言君。

    鄭言君微微一動,這女人真是毫不講理,但轉眼又覺得,在這些事情上,要和女人去講理,就是長了一百張嘴,也是徒勞。但鄭言君覺得縱然是自己,三年之約,又有何不能賭?難道就因為你胡黎長得漂亮?又或者只是因為你胡黎是月宗少宗主?天底下的男人就必須愛上你不可?

    “好,我答應你。”鄭言君輕聲說道。胡黎聽完鄭言君的回答,并沒有什么意外。因為在她看來,這是她胡黎第一次對一個男人低聲下氣,甚至帶點哀求。如果這樣都拒絕,她胡黎真的要暴怒了。

    胡黎輕輕的拿掉臉上的面罩,美目之下,鼻子挺立,嘴巴不大卻也不小,但嘴唇卻紅似櫻桃,不算很大的臉上,五官鑲嵌其中,每一處組合,都是恰到好處,似乎多長歪一絲毫,或長短一絲毫,都沒有這般效果。所謂天人之美,國色天香大抵不過如此。鄭言君看了一眼此時的胡黎,也是略顯尷尬,他哪里料得胡黎會有此番做為。胡黎看了一眼不安的鄭言君,莞爾一笑,她胡黎自然相信自己的美,不然為何一直都戴著面罩?她自己真的是怕紅顏禍水啊!

    鄭言君說道“既然已經有了三年之約,那就算同行之人,今晚你也去那洞內將就一晚吧,我在外面守著即可。”說完這些,他就踏破虛空,轉瞬飛到洞穴外邊,拿起酒葫蘆喝起酒來。月亮高掛,山巔之上,胡黎微微一笑,那甜那美,讓月亮也失色不少。女人心海底針,情之一物,甜時如蜜,苦時如膽,辣時如酒,酸時如醋,但到底是酸甜苦辣,方才顯生活真滋味,可不是么?

    這一夜,胡黎并無去洞中休息,只是在山巔之上,坐著。從月落到日出,就這么坐著。鄭言君只是喝著酒,他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對不對,但不對,還有更好的解決辦法,難道就這樣把女人打死或者打跑?生死仇敵尚且未能直接除之而后快,對于對自己不算壞的絕色美女就這樣打死打傷?既然想不通,可不就喝酒嗎?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