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十六章 我的郎君

正文卷 第十六章 我的郎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就在恭維間,四道人影也是應聲而下,分別是胡黎、長恨水、藍魅兒、阿紫。端王爺介紹道“這位便是月宗少宗主胡黎。”胡黎本身高冷,即便是面對大端皇帝,也并無什么表情,只是拱手還禮而已。聽到月宗少宗主幾個字,文武百官心中一驚,畢竟關于月宗和皇室的一些傳聞他們也是有所耳聞,而歷代月宗宗主,都是絕美之人,這點更是人盡皆知,眼下雖然胡黎面戴紗罩,但香氣四溢,美目雖然清冷,卻也是顧盼生輝。

    “這位便是御仙境以一敵九的長恨水。”此言一出,百官更是駭然。當日長恨水以一敵九,本來名動天下,后來數月沉寂,很多沒有在現場的人,多數以為江湖以訛傳訛而已,今日端王爺所講,再一看其人,更是讓在場很多武夫自慚形穢。

    而此時的蕭鼐卻是心中微微一動,但轉瞬即逝。面帶微笑,半點無漣漪。

    長恨水面無表情,面對大端皇室,原本波瀾不驚的心境,殺意濃重,只是在極度克制。對于長恨水這般表情,百官皆是不以為然,天底下,但凡天之驕子,無不都是傲氣凜然,性格怪癖,做為官場老手,他們自然知曉。

    “二位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要不這樣看在皇室的面子上,雙方各自退讓一步?”端王爺很是欣賞兩位年輕后輩,當然也有拉攏的意思。

    “且慢,這件事是我和月宗少宗主的事情,在解決這件事情之前,我想先解決和皇室之間的事情。”長恨水冷冷的說道。

    端王爺一臉疑惑,心中暗想,我原本想給你解決一個難題,你這小子倒好,來的哪一出啊,心中略顯不悅。文武百官更是心中詫異,這長恨水難道還要在這里殺人不成,這是什么地方,這是大端皇室演武場,旁邊有兩位真正的八境蕭家人。至于其他隱藏的各色人等,又不知道又多少。蕭鼐滿是不屑。

    “朕是不是應該叫你鄭言君更為合適些呢?”蕭鼐冷聲對著鄭言君說道。端王爺感覺莫名其妙,百官似乎也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胡黎也是滿臉好奇,這人不是叫韓念君嗎?怎么變成了長恨水,這會又變成了鄭言君。

    兵部尚書劉三省那邊有人對他竊竊私語,把昨日在仙家飯閣那邊劉芒和韓念君的事情說了一道,劉三省聽完,臉色頓時變得很是憤怒,竟然直接跑出來說道“你是不是化名叫韓念君,小兒是不是你殺的?”喪子之痛讓他忘記了他質問的人是一位7境神仙。換做以前,他絕無可能敢這樣和7境武夫說話的,難道一個兵部尚書真的就比一位7境武夫身份顯赫多了?

    劉三省此話一出,頓時文武百官更是嘩然,雖說這劉芒私德敗壞,但一個兵部尚書之子說這么沒就沒了,也當真是太過兒戲了吧?

    “不錯,你也不看看你兒子做了些什么,竟然敢打主意打到我身邊的人身上,還想要我的性命,那既然這樣,我就送他一程,有什么不對嗎?”鄭言君目光如火,滿臉怒意和殺意,看著劉三省,劉三省也是一時不敢回答,這時候他或許才能感覺7境武夫威壓的可怕。

    “家有家法,國有國歸,你這樣殺害朝廷重臣之子,也太不把我大端皇<!--中间广告位置-->室放在眼里了吧?”蕭鼐冷聲說道。

    “十年前的事情,想必你還沒有忘記吧?十年前,追殺我和我妻兒,導致我消失十年,我妻子自己至今下落不明,這個帳今天是該了解了吧!”長恨水語氣冰冷,似乎欲殺之而后快。

    “你既為大端子民,朕讓你去做的事情你不做,就是抗旨,抗旨者殺之又如何?”蕭鼐不屑的說道。

    “好一個抗旨者殺之又如何?那我今天就血洗皇室。”鄭言君長嘯如嘶,頓時演武場上眾人皆是駭然,七境武夫的怒意當真可怕,那么八境武夫呢?

    “你當真7境巔峰就能為所欲為了?就算你鄭言君是8境又如何?對皇室大不敬,今天朕就讓你從此永久消失”蕭鼐冷笑道,話中帶著不屑。他心里暗想,既然這兵部尚書的兒子是他殺的,那今天殺他絕無半點口實了,不然還真不好痛下殺手,端王老祖那邊不然不好交代啊,畢竟十年前的那事,只是他皇帝自己的意思而已,作為八境皇帝的他殺一個六境武夫,有什么不妥嗎?

    端王爺感覺莫名其妙,說道:“這叫什么事啊,怎么老夫都繞糊涂了?”

    “老祖,待我先將這對皇室大不敬之人先殺了,再與你細細詳說。”說話間,源氣和靈氣不斷釋放,頓時八境中期的武夫威壓,灑遍演武場的每一個角落。讓人心生畏懼,所謂龍顏大怒,大概不過如此吧。

    就在這時,胡黎也是境界攀升,達到7境中期,冷哼道“不管他是鄭言君,長恨水,或者是韓念君,但既已被圣花認可,便是我的郎君,你要殺我的郎君,便是和月宗為敵,皇帝你可想好了?”胡黎冷哼道。其實胡黎本性不壞,但是作為半隱宗的少宗主,絕對是認死理之人,再加上聽說鄭言君是為報殺妻之仇,即使面對八境神仙,也是不卑不亢,這份真情和這份魄力,當真也是世間少有。驕傲如胡黎自然也會多看他一眼。

    “胡少宗主,莫要因為一個男人,破壞了皇室和月宗之間的規矩。再說,朕可是聽說這鄭言君當場就拒絕了你們月宗的美意哦”蕭鼐的話里,帶著一絲嘲諷。

    “那也不行,圣花認定的事情,就是月宗的意思。”胡黎并沒有因為蕭鼐的嘲諷而有所不悅,在她看來,天底下優秀的男子是有資格拒絕的,正如優秀的女子也有選擇的權利是一樣的,不然難道要讓她胡黎找個繡花枕頭?

    “好,那就別怪朕不客氣了,到時候再去月宗向宗主賠罪!”說話間,就直接以八境氣韻泰山壓頂向胡黎而來,胡黎也是以月宗獨有的月落山坡抵擋,但畢竟相差整整一個境界,就在胡黎以為自己要受傷的時候,一道氣韻流轉而來,將胡黎包裹至別處,才免遭一擊。出手的不是別人,正是鄭言君。一時間,大家都目瞪口呆,從八境中期手下救人,鄭言君果然不簡單。事實上,那蕭鼐不過是想傷一下胡黎而已,殺她,他皇室還真不敢。畢竟有月宗這個龐然大物在。所以剛才出力,也很有保留。

    所以對于鄭言君救走胡黎,蕭鼐并沒有什么意外,那道氣韻雖然是以八境修為打出,但畢竟有所保留,傷人可以,殺7境武夫卻是絕對不會。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