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十二章 花城

正文卷 第十二章 花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望著思索的鄭言君,阿紫走過來說道“公子,有心事?”,鄭言君搖搖頭,當下之事,應該是先找到兒子,其他事情再從長計議。

    “對了,公子,小姐出事前,曾經,給了我一件信物,要我一定要等公子回來,交給公子,這也是奴婢這些年一直活下去的理由。”藍媚兒聽著阿紫的話語,鼻子一酸。

    “這些年,幸苦你了。”看著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刁蠻古怪的小阿紫,鄭言君也是心中頗為感動。

    鄭言君接過信物,乃是一件精致的藍色玉帛,上面是熟悉的小楷:

    吾夫言君,生死有命,切勿以妾為念。念君撫琴時,念君畫眉時,念君桃花林中舞劍姿,念君小舟泛河讀書聲。兩年舉案齊眉日,勝過天上活神仙。君在外,不知御仙境有變。小兒出生八月中秋月圓之夜,為防生變,乃使心腹送往中土之地。小兒背上,乃有妾玉氣刻二字,為之念君。他日,如君再遇良緣,可續。往后余生,勿以妾為念!君且記,君之愉便是妾之福,亦是妾之樂,往后余生,請替妾活出人間真滋味。玉兒絕筆!

    鄭言君看著熟悉的小楷,字字錐心,心中無限悲涼,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這人間真滋味,少了你溫其玉,如何還有半點真滋味?

    看著無限悲涼的鄭言君,阿紫說道“公子不必悲觀,那張家老祖,不是說小姐并沒有不測么?況且小姐也不希望公子這樣的?我們還要找小公子呢?”

    鄭言君微微點頭,拿出張天風給的畫卷。

    畫卷之上,從左至右,有數副畫面。

    第一幅,乃是一個男子帶著斗笠,看不清容顏,獨立而行。鄭言君使用八境獨有的氣韻,灌溉斗笠,畫面之上便隱隱出現字眼,公子十年重生,御仙境一戰,足以名動天下,江湖廟堂皆震驚。八境年輕武夫出世,各勢力皆有所圖,為便宜行事,且切不可使用長恨水或鄭言君之名。雖公子不懼,但耽誤行程,反倒無趣。

    第二幅,乃是一蝶破繭而出,最后落在黃土之上。鄭言君再用八境獨有氣韻灌溉畫面,又出現文字,小公子而今乃在中土王朝,慕容家族皇室管轄的范圍之內。

    第三幅圖,便是一個五行八卦,東西南北中,分別對應木金火水土,鄭言君再已八境氣韻灌溉,便又浮出小字,此去中土,切記留意五行隱宗,中土地大物博,乃世俗王朝之最大皇朝,其中隱宗厚土宗,便在其疆域之內。其余四隱宗都在其東南西北與他國交界處隱世不出,而此去北上,途徑大端皇室,公子切記小心與大端王朝最近的南方九火宗。

    第四幅圖上,一個童子,手捧圣賢書,坐在河邊誦讀。鄭言君八境氣韻,流轉之后。便有詩云:仙童南方浮萍來,三千日月紅塵開。何家仙樹何家栽?何家福祿何家賣!公子切記此卦象玄機,小公子身處何地便在此處。但算卦占卜之術,本來有違天道,小公子福祿深厚,只有此卦象之詞,公子且行且停,揣摩玄機,自然能父子團圓。卦象未顯,老夫也算不得確切何處!

    藍魅兒和阿紫看了此四幅圖之后,卻說道“這些信息<!--中间广告位置-->,有了跟沒有一樣,中土之國那么大,何處尋找小公子啊。”

    鄭言君卻不以為意,算卦占卜之術,本來只能知曉未來之一角,而今張天風能夠算出在中土之國,已經算大為不易。尋子之徒,莫說杳無音信,而今有了這些信息,鄭言君已是非常開心,至少面對玉兒所囑托之事,又近了一步,不是么?

    雖說鄭言君而今修為,天境元境,俗世王朝,當屬天下第一人。但各隱宗實力悠久,底蘊深厚,又如何知曉沒有老妖怪呢?這張家,精通算卦占卜之術,張天風更是被譽為當今預測第一人,其中話語自然有其道理。鄭言君收好畫卷,叮囑阿紫和藍魅兒二人好好休息,明日準備上路,自己便開始修煉起來,不再言語。

    翌日,鄭言君便開始買了馬車和馬匹,開始趕路,為了照顧二女,鄭言君只能和普通武夫一般。再說尋子之徒,長路漫漫,和無頭蒼蠅一般,一切都是徒勞。既來之,則安之。為了不節外生枝,鄭言君便化名韓念君。

    如此數月有余,春暖花開,正是百花盛開之季節。大端王朝京城,花城,萬花盛開,京城喧鬧之地,繁華遠勝風城。鄭言君三人便在恰好的季節來到了恰好的花城。

    藍魅兒從小便在風城長大,所以相比京城的繁花似錦,風城未免顯得有些小家子氣。雖說貴為御仙境的仙女,但天底下哪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不愛美,不愛熱鬧?這一路走來,翻山越嶺,而今好不容易到了京城,自然是歡喜雀躍。

    藍魅兒拉著阿紫,想要到處逛逛,女人愛花,天性使然。大端王朝,花城,便是已一年四季萬花盛開聞名天下。此時恰逢春暖花開,萬物復蘇。一時間街道之上,俊男美女,數不勝數。好一個京城繁華,天子腳下,概莫不如是。

    阿紫,看了看鄭言君,鄭言君示意二人可隨意逛逛。十年苦修,身負血海深仇,原本冷漠的鄭言君,而今得知尚有兒子在人間,妻子未必西去,再加上數月與兩女一路走來,心劫慢慢融化,而今也是平易近人,恰如當年一劍在我手的翩翩君子。

    只是時間流逝,閱歷增長,加上而今更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性格相比以往,不在輕挑而鋒芒畢露。而今的他,平時走動,修為全部隱藏,一身白衫飄飄,好看的眸子和俊朗的五官,當真算得上女子心中理想丈夫。好看的皮囊總歸是讓人心情愉悅,這個道理對男子對女子都是一樣,古往今來,皆是如此。

    鄭言君與二女安頓好住處,便開始在花城隨意閑逛。春花秋月,翩翩公子,兩個絕色美女相伴,一路上也是不免引來無數羨慕或者異樣的眼光。紅塵俗世,凡人居多,天子腳下,百姓安居樂業,這才是一個王朝該有的景象,只是遠在天子腳下的更多地方呢?

    三人閑逛下來,二女皆有所獲,買了些胭脂水粉,便歡喜雀躍。鄭言君只買了一副天下地圖,地圖描繪的還算精確。這種地圖,或許京城外很難以買到,但是京城之地,稍微花點手段錢財還是能夠弄到的。天色漸暗,天子腳下也不夜禁,一來顯示皇朝鼎盛并無戰亂,二來顯示皇恩浩蕩,并非不明之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3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