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二章 無名公子長恨水

正文卷 第二章 無名公子長恨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就在此時,二樓的主臺處,走出一個童顏鶴發的老者,老者身著灰袍,童顏鶴發之下,五官俊朗,看起來便有不俗的武學修為。

    老者開口道:“感謝諸位豪杰蒞臨御仙境12年一次的仙女出閣,本次仙女出閣由老朽朱乾主持,接下來老朽就講解一下本次仙女出閣的一些規矩,諸位都是江湖廟堂上的翹楚,想必不會為難老朽。”

    “此次仙女出閣,還是分為三競,第一競,財競,第二競,文競,第三競,武競。”

    “不過本次仙女出閣又和以往略有不同,以往仙女出閣,凡年過四十者不可參競,今次不同,凡甲子以下皆可參競。”

    “財競的基數為20到30歲2000兩,30歲到40歲3000兩,40歲到50歲4000兩,50歲到甲子6000兩。其他文競和武競都不變,文競以琴棋書畫詩為競,武競以最后獨占鰲頭者為最后勝出。諸位可有疑議?”灰袍老者聲音洪亮,精神抖擻。

    灰袍老者言語之后,一樓大廳和二樓雅坐,有嘆氣的、有興奮雀躍的、有躍躍欲試的。

    畢竟對于甲子年紀的人而言,這無疑是個好消息,滾滾紅塵,尋常販夫走卒或許甲子已是垂垂暮年,但是對于江湖頂尖武夫而言,外練筋骨體魄,內練精血氣神,甲子不過尋常人之正常狀青年。

    而武道一途,越是往上,越是寂寞狹窄,以甲子之年,座談美人,于武道雖無太大用處,但值此天下英豪盡在,以財文為輔,武道為止,與仙女對窗臥談,豈不是人人間一大樂趣,一則名聲盡顯,從此江湖盡知,尋常武夫,揚名立萬,也是正常之事。二來對天下獨此一家的仙女美人,是男人不都有一份私心?這無關年紀。

    年輕男子們則無疑是有些落寞,本來同樣年紀競爭,就壓力不小,更何況以財文武三者競爭?而今又改了規則,要和上一輩甚至上上一輩競爭,豈不是難上加難。

    但御仙境后臺強大,能屹立于風城百年而不倒,其中玄妙,明眼人當然知道其中道理。所以就算有異議,又有幾人敢說出來?

    規則是人家定的,既然想要參加這樣一個游戲,當然必須遵守人家的游戲規則。當真覺得這御仙境只是一個勾欄而已?

    一時間,一樓和二樓好些落座之人,都開始進行財競,拿出戶籍關蝶,交上錢財,不得不說這御仙境這一斂財手段真是厲害。

    尋常人若是想從這些人的手里摳出一兩銀子都殊為不易,但御仙境不費吹灰之力,就讓他們心甘情愿掏錢。財競,不過是最基礎的競爭而已,因為沒有財競,連資格都沒有,只是做一個看客而已。

    雖說此時御仙境內,都是些來歷不俗之人,但是財競之人也不過十之四五,畢竟很多人都知道自己的實力,所以就不再浪費這個錢財了。而參加的都是對自己有信心的,或者就是真的很財大氣粗的。

    “公子為何不去碰碰運氣呢?公子玉樹臨風,一看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想必機會還是很大的。”紫衣陪酒女郎與白袍男子說道。

    白袍男子不說話,他似乎在思索什么?十年前,她對他說“你一定要活下去,為了我們的孩子。為了那些像我一樣的苦命的孩子?”或許那時的她只是讓他活下去而已。

    因為所有人都要讓他死。那么他們的孩子呢?真的還在這世上嗎?

    白袍男子從袖口里拿出2000兩銀票,給了她一張戶籍關蝶。讓紫衣女子給他去打點一切。紫衣女子拿起了這些,對他道了個萬福,便去替他財競了。走出他的視線之后,她翻開了他的戶籍關蝶,想確定他是不是那個人。

    年齡對不上,他今年應該36歲了,但白袍男子卻只有24歲。名字也不一樣,他叫鄭言君,白袍男子卻叫長恨水,這世界上有這么奇怪的名字?地點也不對,所以她或許覺得他應該真的不是他了。

    白袍男子長恨水,一個人獨自喝酒,面無表情。這滾滾紅塵,熱鬧也好,冷清也罷,有趣也好,無奈也罷,似乎此時此刻都與他無關。

    因為十年前,他本就應該和她一起死,但他活下來了,而且消失了十年,但她卻永遠的也不會再有了。生離死別,說來云淡風輕,但真的就那么云淡風輕嗎?有些人執著一生,也逃不出自己的心境。

    當時霽月秋風在,何必私自做月媒!他似乎有些痛苦,埋怨自己,但答應她的事,難道不應該做到嗎?

    “公子,奴家已經把一切財競辦妥?想必以公子才華文競不是難事。”紫衣女子去而復返。

    接下來灰袍老者公布今日財競的結果,財競人數一共120人,相比以往足足多了三分之一。其中40到甲子之間40人,20到30歲20人,30歲到40歲60人。

    灰袍老者緊接著又開始宣布文競,文競以棋開始,破此御仙殘局者方可進入文競后面場次。后面再以筆作畫,題詩一首,待御仙境十位多才多藝的長老評選前二十者,可進入再下一個環節,最后,入文競者20人,各選自己精通樂器一個,演奏一曲,最后勝出之十人,方可進入武競。

    止戈為武,最后獨勝出者,可與仙女共度良宵。

    此間王朝,文風鼎盛,就算是江湖閑野之人,難免也會附庸文雅,所以文競之事,對于在座的翹楚們卻不是什么難事,何況御仙殘局,也不算什么難局?

    所以文競之爭,在乎后面書畫文章和樂器一說,歷屆仙女出閣,最后二十人的書畫或詩最終拍賣市場又是一筆不菲的銀兩,而樂器演奏,總會引起后十年的江湖樂器有一個新的潮流。

    所以雖然武競之后,只有一人可瞻仰仙女風采,甚至獲得芳心,但對其他人而言,也是一個展露頭角不錯的方式,畢竟最后二十人,最后十人,都是江湖廟堂中翹楚的翹楚,尤其以前只是40歲以下的男子方可參競,更是如此。

    所以最后十人或者最后二十人,在廟堂的都可平步青云,在江湖的,天下皆知,成為天下美談。所以對于那些豪閥江湖子弟而言,能出這樣一個風流人物,花點錢又算什么?換來的利益,很多時候豈是幾千兩銀子就能比擬的?

    所以這也是為什么御仙境一個仙女出閣就能讓王朝武夫和讀書人都為之瘋狂的原因了。

    長恨水,十二年之前就已經名動天下,以24歲年紀奪得王朝最年輕的競得者。雖然而今他已經不再是那個鄭言君,容貌甚至比十二年前還要年輕,但天底下的事情,很多事都會被人忘記?

    對于與他們無關的事情,或者遙不可及的事情,只是談資僅此而已。但當事人卻不一樣。

    長恨水的文競之爭,非常輕松,輕松的讓紫衣女子都懷疑他是不是<!--中间广告位置-->比那位言君公子還要厲害。所以藍魅兒有這樣一位競得者,是不是最好的結局呢?在她開來,這位長恨水,雖然看上去不算熱情之人,但到底皮囊好,才學好,看上去不差。至于人心,誰又能一眼洞穿?

    文競之后,便是武競之爭。對江湖之人而言,武競之爭,更是比文競之爭有意思些,至少可以看到這些頂尖的武學之人,真刀真槍的切磋,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說不定能從其中有所頓悟,對自己而言,也是一個不錯的收益,所以花出去的那些錢真的很值得。

    武夫一途,分為八境,外練筋骨體魄,內練精血氣神。所以依次為牛筋境、石骨境、象體境、虎魄境、精衛境、血龍境、氣虛境、神仙境。

    破此武夫外練四境者,可算打開新的武學大門,不但延年益壽,看起來容貌變化不大,在江湖里算得一號人物。后四境每一境之難,更是如大海撈針,其難易程度不可與前四境相比,放眼整個王朝,4境以上武夫,又能有多少?

    而八境神仙境的人物,只是傳說,到底有沒有也只是一說。7境氣虛境的武夫,整個王朝倒是有那么幾位,不過都是百歲高齡之人物。平時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他們要么去追求那虛無縹緲的8境神仙境,要么就是被人高高當做祖師爺供奉著。

    所以6境血龍境武夫,便可以在王朝橫著走了,只要不去惹那些與7境武夫坐鎮的宗門或者勢力,大抵也是一位江湖大爺。

    鄭言君當年24歲登頂6境血龍境,從此江湖廟堂皆知,這是江湖百年來不曾有過的事情,所以十二年前的仙女出閣一事,鄭言君一劍問鼎當時仙女溫如玉,也是江湖一時間的美事,只是后來誰曾料到美事便成為了禍事?

    其實武夫一途,雖然只要達到四境虎魄境,便相比普通人增加了三四十歲的壽元,而達到7境氣虛境之后,容顏便可以不變,所以世上7境武夫,不能以其容貌猜測其年齡,而達到6境血龍境之后,相比真實年齡也會年輕很多,所以這也是為什么世間武夫如此執著武道高低了。

    灰袍老者朱乾,便是6境武夫,可想而知,這御仙境背后勢力到底如何?文競之后,朱乾便開始宣布最后十人名號,分別是神劍宗少宗主劉尋劍、落霞書院副院主歸途、偷心公子花有情、妙手棋仙白三爺、風魔頭陳光、藥圣沈思、靜安王府小王爺劉齊安、百腳千手王霸、洛河寺大和尚趙阿房、無名公子長恨水!

    論名氣之大,前九人也都算大端王朝頂尖的兩三代風流人物,所以第十人長恨水,便冠以無名公子之稱號,這其中意味自然不言而喻。江湖廟堂,向來都以名門之后,王貴之族為尊,所謂龍生龍子,鼠生鼠子便是這個道理。

    前九人妙手棋仙白三爺、風魔頭陳光、藥圣沈思都是將近甲子年歲,江湖成名已久。

    妙手棋仙顧名思義以棋道見長,其人心思詭異,喜歡游山玩水,所以總是四海為家,相傳十年前就已經是六境高手了,而今十年已經過去了,也不知是何境界。

    風魔頭陳光,二十歲以博覽群書,學問之大而被世人熟知,只是二十五歲開始癡迷學武,三十五歲成名,四十五歲破六境,后來就不得而知其消息,其風魔頭之稱呼便在于破六境之時不太順利,所以一位文武全才便開始時常瘋瘋癲癲。

    藥圣沈思,江湖口碑極好,因為總是幫人看病解惑,當然其下毒功夫也非比尋常,既然能解百毒,所以必然也能下千毒,所以其雖然甲子年齡不過五境行列,但有下毒一首為輔,便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7境武夫也不敢小覷,所以藥圣雖是五境武夫,但和六境高手過招,鹿死誰手,結果真難知曉。

    洛河寺大和尚趙阿房、百腳千手王霸則是40歲到50歲年紀。

    雖說佛門寺廟以清修為主,但洛河寺例外,大和尚趙阿房,更是例外中的例外,他一生特別追求武道,所以此次參競,也許只是為砥礪道心而已,想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說,破此五境,畢竟從25歲開始破五境,在五境上已經卡了整整二十年,所以這樣的五境武夫,尤其是佛門武夫,真的就比六境差了?

    而百腳千手王霸,則是以會機關暗器著稱,不過跨入五境兩年而已,但與人打斗之時,暗器機關層出不窮,防不勝防,總覺得他好似有成千上百的腳和手,故而江湖人稱百腳千手。所以這樣的五境武夫,也很是難纏。

    落霞書院副院主歸途和偷心公子花有情,都是三十五六歲左右的年紀,二人十二年前都是人中翹楚,皆是上一代仙女出閣的最后十人。

    只是當時出了一個六境鄭言君,風頭被蓋過去而已,但是兩位上屆最后十人,一人是大端王朝最有名的書院副院主,一個是戶部尚書的嫡長子,風流倜儻,總能輕易俘獲女子芳心的偷心公子,這樣的對手深淺真是難知阿,雖然十二年前他們不過四境武夫,但當真天下,四境武夫,那么容易?

    而今十二年已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那么天之驕子的十二年之別呢?

    神劍宗在大端王朝,江湖地位甚高,二十六歲的神劍宗少宗主,二十歲破四境,就在前不久破五境,當真是少年英雄,這樣底蘊深厚的江湖宗門少宗主,或許真不知道他的殺手锏是啥?

    靜安王小王爺不過二十四歲,但十六歲從軍,所有的武道都來自戰場的廝殺,這樣的四境武夫,也當真不容小覷,畢竟戰場都是以命搏命,不似江湖的點到為止。

    至于無名公子長恨水,沒有誰知道他的底細,因為他好似橫空出世。所以當大家聽到長恨水的名號時,都是面面相覷。

    但一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伙子,跟這些名門之后或者江湖老油條相比,沒有誰會覺得他能有什么獨到之處,只不過多了一絲好奇而已。畢竟有了三位甲子江湖在場上,人們更多的還是相信姜還是老的辣,即使有天之驕子在場,他們也理所當然的的這么認為,不然為何武道一途要有高低之分呢?

    宣布完文竟最后十人之后,接下來便是開始邀請仙女出塵,所謂仙女除塵,就是新一代的仙女隔著半透明浣紗簾子,鑒證最后十人武競。

    而這時候在場的人都能稍微一睹新仙女的風采,但浣紗簾子畢竟是半透明,所以也只能瞻仰十之一二風采,但這對很多人來說,就已足夠。百步之遙,紗簾之隔,尚且聞仙女之體香,看婀娜之多姿,那若三步之遙,豈不是雖死無憾?

    接下來朱乾準備以抽簽抽組的方式進行武競之爭,但此時,卻見那無名公子如仙人般飄飄而來,白袍飄飄,落飛臺上。好一個神仙俊逸,好一個風流面貌,他,長恨水,似乎有話要說。

    但這御仙境自有御仙境的規矩,一個無名公子莫非要尋事不成?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