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琴瑟帝者 > 正文卷 第一章 喝花酒

正文卷 第一章 喝花酒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沒有夜禁的江南小城,很熱鬧。販夫走卒的忙碌、讀書人的醉酒吟詩、達官貴人的紙醉迷金、武林好漢的大碗喝酒,當然還有那銷金奪人的勾欄里的千嬌百媚。

    總之,這世界總歸是熱鬧和有趣的。至于熱鬧之外的辛苦和有趣之余的無奈,對多數人而言,是沒有那么多思考的。人間百態,各有各活法,不是?

    江南小城,人們總叫它風城。當然到底是風花雪月的風,還是風起云涌的風,不得而知。也沒有誰到底去追究這樣一個稱呼,因為祖祖輩輩下來,都這么叫著。

    鳳來巷是風城很繁華的巷子之一,太陽落下去之后,更是如此。鳳來巷的夜晚更是燈火通明,人聲鼎沸,有男人的世界,女人們扎堆的地方總是那么熱鬧,更何況還是勾欄之地。

    至于銷金奪人,對于快活似神仙的男人們而言,并不是什么問題?更何況來這里的哪個缺錢了?

    御仙境,是鳳來巷里最有名氣的花酒之地。只單看這名字就相比一些什么醉花樓、杏花閣就強多了。

    當然價錢也高了許多,自古而來,貴總是有道理的。雖說盛名之下其實難副,但盛名之下,總歸是有其道理的。

    九月十五,秋風甚涼,月圓的夜晚,似乎應該有些故事。御仙境有一場盛事,楊家有女初長成,新一代的十八歲御仙境仙女,當天出閣。

    所謂仙女,就是指尋常勾欄的花魁,而所謂出閣,不過是拍賣仙女的第一次共度良宵而已。至于這共度良宵,卻是頗有些曖昧。

    就是尋常的勾欄花魁也多數賣藝不賣身,多數也只是對弈或撫琴,至于姑娘是否有別的意思,就看競得者的魅力了。到底能不能真正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歷史上有,但更多的不過只是對弈品茗,撫琴弄簫而已。

    御仙境,對仙女要求極高,所以新一代的仙女都是十二年一出。拋卻對仙女的身段顏值,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等不說,就是各類不入流或諱深的書籍,也都要有所涉獵,因為以后出閣之后,遇到的那些金主,更是三教九流之人,總不能見面之后,不知從何聊起,不是么?

    仙女雖地位高,但到底不過是強顏賣笑,寄生勾欄之人,可以拒絕不喜歡的金主,但是哪能事事如意呢?人總是要活著的,命運安排你是這樣的人?有時候不是你能躲就躲得掉的。

    九月十五的御仙境,座無虛席,來的都是有些來歷的人,單是入場費就是1000兩銀子,這相當于一個普通的殷實之家差不多十年的家底了。但普通人誰能揮霍十年的家底,只為一睹一個與自己生活無關的仙女出閣?

    御仙境的大廳很大,大到一樓可容納百桌,二樓圍繞一樓大廳更是能有三十桌,二樓離仙女出境的地方看得更近,所以價格自然更高,有點類似雅坐的意思。

    二樓有當地的土豪權貴,有頂尖的江湖門派,甚至有慕名而來的遠地方的皇親貴族,總之這些人的身份,難以猜測。

    一樓大廳的人或許比不上二樓的身份高貴,但能隨便出得起1000兩銀子的人,又豈能是隨隨便便的一個市井流民了?

    更何況歷來有些人喜歡低調處事,當真就沒有臥虎藏龍的非一般人物身處其中了?所以此時的御仙境雖然人多,但出門在外,行走江湖,誰還不謹慎一點?

    二樓的左邊有一男子,看著年齡不過20歲左右,但眼神卻似歷經滄桑,五官俊朗,尤其是深邃眸子,更是想要勾走天底下好看的女子一樣。

    他身著白袍,看起來仙風道骨,似江湖名門弟子,又似讀書將種之后,看上去好生風流倜儻。當然在座之人,俊俏的年輕人不在少數,粗狂而很有味的漢子也不在少數,至于看起來意氣風發的江湖子弟和風流書生也更是不少,只是像他這樣一個沒有扈從一人獨一桌的年輕人,卻和當下氣氛顯得有些突兀。

<!--中间广告位置-->   白袍俊朗男子叫來了管事的老鴇,要了個陪酒的婢女。要說平時,男人們到此喝些花酒,點一兩個陪酒女郎,很是正常。

    但今日不同,今日是仙女出閣之日,誰不想在仙女面前留個好印象,即使這種希望很是渺茫,但做是一回事,不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陪酒婢女,身著紫衣,看起來不過二十五六的年紀。她有些好奇,她本是上一代仙女的貼身侍女,自從上一代仙女香消玉損之后,她在這御仙境只是活著而已,陪酒這種事情,幾乎沒有過,若不是仙女臨走之時,對她有所交代,或許她也早隨仙女而去了。

    她與仙女雖是主仆關系,但天底下的主仆不也有情同姐妹一般的情誼?

    這天下又有幾人知道她的存在?為何這位白袍男子卻點名要她陪酒?

    她有些不知所措,一來十年以來都不曾拋頭露面,只是在后面打打雜。支撐她活下去的或許只是一個念頭,一份姐妹情誼,僅此而已。

    她看了看白袍男子,心神一晃,白袍男子太像一個人了,只是十年過去了,他不應當還是如此年輕啊,甚至更年輕了?而且,他不早就和她的小姐一同走了么,去了一個永遠也回不來的地方了么?她想到這里,心湖一絲落寞而過,泛起陣陣愁緒。

    “公子很像奴家的一位故人,不知公子年齡幾何?”紫衣女郎若有所思。

    “是嗎?大概天底下相似之人太多吧。”白袍男子風輕云淡,似乎沒有對紫衣女子的突兀問題有所不悅。

    “與我斟酒,有辱姑娘?”

    “公子折煞奴家了,公子豐神俊朗,面冠如玉,神采飛凡,定是非凡之人,奴家有幸幫公子斟酒,是奴家的福氣。”紫衣女子語調平緩,這一切夸夸之詞,在她嘴里并沒有顯得虛情假意。

    白袍男子并無言語,只是讓她與他斟酒。氣氛不曖昧,但也不至于尷尬,這便是聰明人與聰明人的相處。

    紫衣女子偶爾看著白袍男子,心湖漣漪再起,他,越看越像小姐的那位公子,十幾年過去了,但是有些人永遠不會被模糊。但他真的是他嗎?

    “風來御仙丁香開,雨打芭蕉莫徘徊。誰說書生無江湖,一酒一劍斬樓臺。九月仙女層層香,十里桂花遲遲衰。既然霽月西風在,何須月老牽線來!”紫衣女子吟詩一首,問白袍男子可聽過此詩。

    在她腦海深處,那一夜雨打芭蕉,雨停之后,有位年輕的公子哥,便如神仙般飛到小姐的閨閣對面,他身著白袍,腰間挎著一劍,手上拿著酒葫蘆,一出來就吟誦這樣一首詩來挑逗小姐的芳心。

    那時的他意氣風發,仿佛一劍在手,天下風流盡我有。小姐也不生氣,只是讓她關了窗戶,那時的小姐,還未出閣,并不是真正的仙女。自古以來,哪有霽月秋風就可做媒的,那時的那個公子哥可不是個浪蕩子?

    白袍男子在她吟詩的時候,手中的杯子稍有停滯,但臉色如常,但真的只是如常嗎?他并未說話,只是在喝酒。說了句,該死的登徒子,便不再言語。

    他或許不是他,小姐的公子的眸子好看,但眼神永遠是溫柔的熾熱的,哪似這位,眸子好看,但眼神里好像毫無生氣,又好似什么都沒有一樣,但真的只是什么都沒有?

    紫衣女子看著他的酒杯空了,又給他斟了一杯。

    “公子是為新仙女藍魅兒而來嗎?”她的語氣清淡。藍魅兒在小姐還在的時候一直都是小姐在調教,像小姐的小妹妹一樣,又或者像女兒一樣。

    那時的藍魅兒不過五六歲的孩子,小姐走后,上面便不再讓她和藍魅兒相見。有了前車之鑒,御仙境,絕不會讓同樣的事情再發生一次。12年前的御仙境,不也比今天還熱鬧么?

    白袍男子聽完了藍魅兒幾個字之后,緊緊的捏住手中的杯子,酒遲遲不肯入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3/3366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