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溫暖的晨曦透過林間密遮的樹葉,灑下一些明亮的斑點。

    三尺七寸的劍,薄如蟬翼的兩刃劃過一道清亮的芒,沿著向內側收束弧曲的寬薄劍身,極為流暢地在劍尖匯聚成一點寒星。沒有圓箍,紋有獸面的劍格吐出長達三尺的劍身,滿飾著黑色菱形的花紋。

    這是柄價值不菲的劍,在石劍、木刃普遍盛行的華夏大地上,青銅劍已是難得一見,那是王公貴胄和最精銳勇猛的戰士才有權佩帶的武器。而這柄由天外隕鐵精制的劍更是每一個學劍者夢寐以求的神器。傳說,它在十年前已被他那時的主人深埋于黃土地下。此時,它再一次驚現人間,而且還是在一名少年的手里。

    倚靠在一株參天古木旁的焰醒了,第一眼便是看著這柄劍。

    慢慢地伸出手,取劍。

    輕撫上劍背的手有些顫抖。

    但當他的手指觸及那薄而鋒利的刃時,便立刻穩了下來。

    血,在上涌。

    心已似回到了遙遠的過去。

    他想起了第一次用它的時候,想起了對手的血沿著劍刃緩緩滴落的情形,想起了那許許多多該死卻還未死去的人。

    那一年,他剛滿十歲。當同齡的孩子還依偎在父母的懷里撒嬌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殺人了,雖然那都是些該死的惡人。

    他苦笑了。

    搜遍了記憶的每一個角落,實在找不出半點不帶血腥的童年記憶。

    “不知道她的童年是怎樣的?”不知為何,他的腦海里竟浮現起那個長著一對翅膀的女孩,月光下,她的眼神讓他心動。

    孩子般純純的笑蕩漾在他的冷眸里,一閃而過,像和煦的暖日融化了久積的冰雪。雖然只是短短的一霎,但對他來說已經足夠。

    片刻后,冷,又重新占據了他的眼睛。

    太多的仇恨!他的心已經無法再容納任何一件與復仇無關的事物。

    是他的仇人奪走了他的雙親,奪走了本該屬于自己的一切!

    劍舞。

    冰冷的劍鋒隨著眼中那團燃燒愈烈的火焰,竟也似有了生命的靈動,呼嘯著一聲聲清利的鳴響,盡情肆虐著周圍可及的一切。

    劍止。

    殘碎的枝葉散落一地。

    十幾丈外的素袍老者嘆息地望著這一切。這一幕,自己已不是第一次看見。他在焰五歲的時候教他練劍,在十歲那年讓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從此,這一幕再也沒有停過。

    焰帶著滿腔的仇恨,學劍的速度之快是常人難以想象的,而他的心也逐漸被仇恨湮沒。

    十歲時,焰匹馬一劍取下一名四處為惡的“風虎”的頭顱。這樣的戰績足以讓身為師父的他驕傲自豪!但當他望著焰的小手里緊攥著的那顆頭顱時,心頭有些發苦。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錯了。

    若有選擇的話,他不會從堆滿黃土的劍冢里重新起出這柄神劍,更不會將一身絕世劍法傳給焰。因為人一旦提起了劍,就很難再把它放下。

    他的心在矛盾中日夜煎熬著,他的痛苦并不亞于焰。他不愿看到焰因仇恨而墮入魔道。

    但他沒的選擇。他的右臂在十年的那一戰中已被斬下,終身再無用劍的可能。如今,復仇的唯一希望就落在焰的身上。

    “焰,盡你的全力向我刺劍!”廣成揮手制止了正向他行禮的焰,說話的間隙,已閃掠過十丈許的距離,來到他的面前。

    焰猶豫了。

    廣成的嘴角浮起一絲難以理解的微笑,“不用擔心,只怕你出盡全力也未能夠著我的衣角。”

    年輕的血液沸騰了。

<!--中间广告位置-->    焰一聲領命,后退開三步的同時,劍尖毫不猶豫地指向廣成。

    廣成知道這柄劍的威力,他凝神注視著對手,飛揚的寬袍帶起輕鴻的身軀在焰周圍的泥地上留下了一圈深陷如嵌的步痕。

    焰靜屹如松,手中的劍隨著廣成的每一次踏步而不斷變換著方位。廣成踏了十二步,他的劍尖的指向也變換了十二次。他知道三叔每踏一步便多蓄起一份力道,他不愿意在對手軟弱的時候出手,他在等,等對手的力量和心境臻至顛峰時才出劍。他要的,只是擊敗最強的他。

    十三步,廣成在焰的背后停住。

    劍尖倏然逆轉,自焰的右肋旁穿出,和著斜飛倒撲的身形,加速刺向丈許外的廣成。

    面對如此凌厲的一劍,廣成的臉上始終掛著詳和的微笑,在劍尖離己不過寸半的一瞬,雙足交錯點地,順勢往后飄飛,隨風蕩漾的流暢身形恍若一葉顛簸于江浪的扁舟。

    獵獵的晨風吹起枝頭的一片殘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盡情地舞出它的妖嬈,輾轉著,翩翩落下。就在它力盡落土的一霎,焰也已接連刺出了一十劍。劍雖快,也夠狠,然而那寸半的距離仿佛一道永遠難以逾越的鴻溝,仍安逸地橫在劍尖與廣成的咽喉之間。

    他猶有不甘。可就在他擰腰錯步,以更猛烈迅捷的劍招遞向廣成的時候,對手空空的右袍袖已隨心所欲地卷住了劍身,也就是這樣一只殘臂,讓焰無法將那柄被緊裹著的劍從中抽出分毫。

    焰怔住了,他沒有想到對手竟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接他的劍招。

    棄劍。

    廣成縱聲長笑,旋身半空,頭下腳上的瞬間,穿袖而出的左手似是在地上輕掠而過。

    少年滿臉羞愧地接過迎面拋來的劍,三分沮喪,七分迷惘。

    廣成的空袖輕撣一下染身的塵埃,微笑著攤開左掌,現出那一片枯葉,“枯葉雖輕,卻也知依靠風的柔和來延緩自己終將歸土的宿命。你的劍勢雖然猛烈,但無法駕馭這自然界中最平凡樸素的力量。焰,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若能巧妙地運用大自然中的力量,你才有機會戰勝比自己強大的對手。”

    焰若有所思地望著手中的劍,心有些明白,可嘴上還是有些不服,“自然的力量固然強極,但我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結束對手的性命。”他用力一綽長劍,傲然冷酷的神情浮現在他那張稚氣仍未盡脫的臉上,“昨晚我只用了一劍割斷了對手的喉嚨。

    “我知道,是個擅使‘雪魔掌’的白民國探子。”廣成淡淡道,左掌傾覆著將那片枯葉輕送進清風的懷抱。“他不過是個小卒,而你的仇人卻是比他高明不止千萬倍的絕世魔頭。”

    焰望著廣成那只空空的袖管,沉默。三叔使劍的手臂是那個魔頭奪去的,而今天,他又敗給了獨臂的三叔。

    “一個月后,在四象城將有一場論劍大會。”廣成拍了拍焰的肩膀,“我想讓你代表乾元城去參加這場盛會。”

    焰愣了一下,隨即爽然答應。

    “不想問問我為什么要你這么做?”廣成笑了笑。

    “既然三叔要我這么做,就一定有它的道理。”焰利落地把劍別在腰間,摸了摸肚皮,“打了兩場架,肚子都餓扁了。”

    廣成哈哈大笑,他聽出焰的語氣中有些不愿,不過他從不勉強焰,長袍輕振的剎那,已飛掠數丈之外,蒼老卻不失豪邁的聲音回響在焰的耳際,“吃過早飯就趕快回家,不管參不參加,我都要帶你去拜見城主風晟。”

    起點中文網www.cmf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09/8963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