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八月十五,伏羲國,乾元城。

    一輪圓月,懸掛中天,離亂了十五年的的九州大地又迎來了一年一度的中秋佳節。

    不論是貴族,武士,還是下層的百姓,都舉家圍坐在城內演武場中燃起的篝火旁。喝著手里濃香逸的米酒,跨起激昂豪邁的舞步,一切與生俱來的身份差異在這眾生皆樂的霎那蕩然無存,就連最下等的奴隸都被破例允許在這一夜以普通百姓的身份融入其中。雖然誰都清楚黎明到來后等待他們的依然是非人的生活,可對于這些沒有明天的人來說,誰又會去在乎些什么,縱情享受眼前的一刻才是最重要的。

    閃爍撲騰的火苗帶起一縷縷被晚風揉碎的香煙,連同那壓抑在人們心底許久的歡樂,肆無忌憚地釋放在無垠璀璨的星空下。笑,洋溢在城中每一個人幸福的臉龐上,純正的,毫無虛假的笑。

    然而,就在短短的剎那后,人們都不笑了。針落可聞的寂靜只源于她們的出現。男人們驚愕地停下手中的一切,伸長了脖子,仰望著兩位振翅翱翔的仙子,心懸到了嗓子眼,生怕那對銀亮羽翼包裹下的柔美身軀被冷謐的夜風吹疼了;女人的眼中透著些許妒意,但更多是卻是崇敬。她們,便是城主的兩位千金風如月和妹妹風如妍。她們的母親是揚州羽民國最美的女子,她們從母親身上繼承了漂亮眩目的羽翼,更繼承了她那傾倒眾生的美,一種罄盡世上所有華麗的辭藻都難以描述的美。但細心的人不難發現,一樣的美,卻有不一樣的風情,如妍似火般的青春活力和如月似雪般的冷艷純潔構成了這一夜最惹人遐思的旖ni風光。這樣的女子一個便已嫌多,造物主何其厚愛,竟一下有了兩個。

    高坐貴賓臺上的城主,也就是國主風峻的第七子風晟瞥了眼臺下人們那呆滯的目光,會心一笑,杯中的米酒一傾入喉,“十六年,該是出嫁的年紀了。”他慈祥地張開雙臂,摟住撲入懷中依偎撒嬌的女兒。漸漸地,憶起了她們那位紅顏薄命的母親,漆黑的眼眸里有了濁光。

    “爹,我不嫁。”如妍嬌憨著噘起可愛的小嘴以示抗議,如月則伸出纖長的玉指,端起桌上的酒壺,傾出一條如線的清流,注入父親手內握著的空杯。

    風晟苦笑著輕撫妍的秀發,喝下如月為他湛上的酒,不再說些什么,他已從她們堅毅的眼神里知道了答案。這些年他身兼父親和母親的責任,太嬌縱女兒了。

    他回顧左右六位特意從城內選出上臺陪坐的少年,見他們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的愛女,心中暗嘆,輕咳一聲,“聽說幾位曾拜在本國第一劍手界云凡門下,劍術造詣頗為不凡,可否一舞娛興?”話音一落,眼角掠向了身邊的愛女。

    六位少年聞言方如夢初醒,見城主如此,哪里還不會意,紛紛拔出了腰間的青銅配劍,跪請賜戰。風妍的剪水秋瞳漫不經意地流光一瞥,掃得那六人失魂落魄,還未等城主下令,便絞起六道連綿青影交纏起來。

    貴賓臺六丈見方,六人交手綽綽有余。風晟饒有興趣地望著六人似蛟龍游鳳的身影,正想贊賞鼓勵幾句,卻見臺下的侍衛長領著幾名劍手,抬著一張藤架,從臺東的側階悄悄地走了上來,里面躺著一具白皙的尸體,說他是尸體,是因為喉頭有一道六寸長的血口。

    “是揚州白民國的探子。”風晟仔細地打量著尸體,覺得非常蹊蹺,一向偏安于揚州不問世事的白民國為什么突然打起了乾元城的主意?看死者手掌的白皙程度,雖非一流好手,但‘雪魔掌’的造詣應該不俗,城內何時出了如此高手能一劍斃此強敵,自己竟然會不知道。忽然,他在死者的胸口<!--中间广告位置-->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紋飾,一個滴血的骷髏。風晟愣住了,而身側的如月發現一向無畏的父親眼中竟了罕有的恐懼。

    “屬下在城外西郊巡邏時發現了這具尸體,”侍衛長的眼中竟也出現了同樣的恐懼,聲音有些抖瑟,“一劍封喉,其他部位并無傷口。如此快的劍,莫非是他回來了?”

    風晟搖了搖頭,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坐著,骷髏的紋飾喚醒了他心底沉睡已久的記憶,包括十五年前,太行山下的那面滴血的骷髏旗,以及太多痛苦血腥的往事。他不經意地又瞥了眼尸體上的劍痕,雖然殺人者的劍夠快,卻遠不及那個人,就連城主自己也有信心在殺人者出劍前將其擊斃。但那道傷口帶著太多那個人的影子,一個傳奇,一柄真正的快劍。

    清冷的風拂醒了陷入沉思的風晟,他喝斷了下屬的猜想,沉喝道:“抬下去埋了,今晚的事只當沒有發生過。”

    他微笑著望向身邊的愛女,用嘴努了努臺上,“他們是城內最出色的六位少年劍手,一月后將代表乾元城去國都象城參加論劍大會,重振我伏羲男兒的雄風。”

    如月冷冷地瞥了下纏斗不休的六人,兩輪如黛的新月彎眉微微一蹙。

    “如此下乘的劍術也配論劍?”如妍蔑笑著掠入戰影,欺雪的雙臂透過環抱胸前的羽翼隨心翻飛,似兩只絢舞的蝴蝶,目眩神迷。

    香風馨脾的剎那,如蔥般嬌嫩的玉掌中各多出了三柄長劍。

    六人怔怔地低頭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如死灰。練劍十余年,竟擋不住眼前這似風兒般柔弱的少女那輕描淡寫的一招。

    “胡鬧!”風晟震桌而起,不經意間透掌而出的勁力將桌上的碗碟器皿擊得粉碎。這一次,他是真的憤怒了。

    “與其讓這些不堪一擊的草包去丟咱們乾元城的臉,還不如讓女兒出戰。”如妍絲毫不懼地望著怒極的父親,燦爛如星辰的美眸調皮地眨著,玉手輕揚,六柄長劍當啷散落一地。

    “你們都下去吧。”風晟重重地坐回寬大的虎皮躺椅,不再去理會任性的小女兒,任由她跺著小腳升空離去,手朝著呆立的六人地輕揮兩下,“一時的成敗不必放在心上,明天別忘了來我府上。”

    六名劍手抱拳一鞠,隨后默默地俯下身子,撿起地上那柄屬于自己的劍,失敗的陰影在那一張張年輕的臉龐上稍停即逝。他們挺起胸膛,轉身走下了高臺,怎樣地來,便怎樣地回去。

    風晟滿目欣賞地望著他們遠去的挺拔背影,蕭瑟肅殺的臉容漸漸地溫和下來。

    身旁的風如月不解地望著父親,“您真的打算派這六人參加論劍大會?”

    風晟再次飲盡女兒湛上的美酒,笑了,“他們的劍術在城內也許并不算最好,不過,卻是最出色的。讓他們去,我放心。”他悠然地理了理垂落耳際的一撂霜華,晃動著杯內琥珀色的透明液體,醉了,“若記得沒錯,今年我剛過三十歲。無情的歲月啊,你為什么總是那么迫不及待地要在我身上留下你的印記?”

    “父親!”如月淡藍色的眼眸泛起一片晶瑩的芒,母親過早的去世讓父親的肩上承擔了太多的重負;作為一城之主,兢兢業業地操勞使他過早地衰老了。

    “年輕真好。”風晟將頭深埋進椅上的靠墊,微笑著闔上了厚重的眼簾。“今天是舉國歡慶的日子,你去看看妹妹,別讓她再惹出什么事端。”

    起點中文網www.cmf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09/8963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