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冀州姬水河畔,少典國主營帳,夜色已濃。

    一聲嬰兒的啼哭打破了死寂的夜,沖徹天際,散落在星羅棋布的帳篷間,溫暖洋溢著每一顆興奮的心。

    “是個男孩。”

    當侍者將這一好消息帶到國主公孫烈面前時,再為人父他卻顯示出一貫的淡定自若,只淡淡地答了一句,知道了。可異芒暴爍的目光卻絲毫掩飾不住心中那難以言語的歡愉,望向帳篷內燃著的熊熊篝火。

    “炎……焰,公孫焰。”

    “好名字。”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透過撩起的帳幔,若有若無地傳至耳邊。

    公孫烈笑了。整個冀州能在他的主帳內來去隨心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剛從雍州來。”來者輕撣著滿身的塵土,若無其事地坐下烤火。

    撥火的侍者仿佛早已習慣了似的,恭身掀幔而退。

    “劍呢?”公孫烈目不轉睛地盯著他,手中的兩枚旋飛的核桃也停了下來,其中一枚靜靜地落入嘴里。

    “這不是嗎?”來者左手后探,抽出了背負著的銅劍,隨手扔在一邊。

    “我說的不是這柄。你知道的。”

    “死了。”

    “你的劍也會死?”公孫烈像第一次認識眼前的這個人似的大笑起來。火光映襯下,虬結的髯須在一個略顯消瘦卻依然有力的下巴上劇烈地顫動起來。笑聲止處,暴起一陣清脆的咯響,一小撮散碎的核屑滾落下來。公孫烈像往常那樣,精心挑出其中最為肥碩的幾粒核肉,遞進到來者的手心。

    “心已死,要劍又有何用?”來者瞇起眼睛,細細地咀嚼,溫馨的笑靨在他古井不波的面容上漸漸綻放,“烈,你知道我從小就喜歡核桃。可我沒有你那一口好牙。”

    “父親留給我一口好牙,也給了你一對天下無雙的妙手。”公孫烈笑著將另一枚核桃磕碎,依舊把最好的遞到來者的右手里。“人,有一樣值得驕傲的就行。”

    “你已有了三樣。兩個兒子,一口好牙。而我,”來者低下腦袋,嘆息著來回翻轉自己的雙掌,跳動的火焰在上面浸染出鮮活的紅,無法抹去的,血一樣的紅。“半生的殺戮。這樣的手,也值得驕傲?”

    公孫烈的手不再挑著核肉,摸索著緊握起來者那一只同樣布滿歲月刻痕的右手,深陷的眼窩里徘徊著一圈晶瑩的淚芒,“廣成,我欠你的太多了。”

    “兄弟之間何需如此。”廣成手里的核肉已經吃完,溫暖的目光移向了公孫烈,“是不是做了父親的男人,總是那么的多愁善感?”

    “是啊,年輕的時候總想著怎樣去爭霸天下,以為自己什么都可以放的下。而如今,”公孫烈望著廣成鬢角的華發,握著他的手更緊了,“老了。長年的征戰讓我在三十九歲那年才有了第一個兒子,炎。兩年后的今天,我又有了焰。可我已經沒有信心在他們弱冠之前好好地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太多的敵人了,我給他們留下的,只有無盡的威脅。”

    “你今天有點特別。”廣成覺得有一種不<!--中间广告位置-->好的預感在心頭冉起。

    “炎遠在姜水,他舅舅是赤鹛的國主,我不擔心。今晚你就帶著焰離開少典,走的越遠越好,永遠都別回來。”

    廣成不笑了,臉回復了一貫的冷,那近乎死亡的冷。沉默半晌,才吁出一口長氣,“是否公孫殷德回來了?”

    “大哥回來了。”公孫烈松開了握住廣成的手,起身,緩緩地走到那用十張羊皮拼湊縫制而成的掛圖前,“三天后,他要用那支縱橫天下的‘風虎’與我在姬水決一死戰。”說到這里,公孫烈的聲音竟有了些淡淡的悲哀,“我們的大哥要在自己親侄出生的地方,殺死自己的兄弟。”

    “權力可以使人瘋狂。”不知何時,廣成已來到了公孫烈的身旁,同樣凝視著圖的眼睛里卻布滿了濃戾的殺氣,“我去殺了他。”

    “你的劍術是公認的華夏第一,可你能同時面對他身邊的‘四方衛’后全身而退嗎?”

    “不能。”廣成的回答非常干脆。他從不畏懼任何人,卻也不會低估任何一個對手。“他們都是實力直追我的高手,真正的高手。”

    “那你還去?”

    廣成沒有回答,而是靜靜地看他的眼睛,“烈,當年我年少氣盛,劍術未精卻四處溺戰,結果戰敗被沙盜所擄,你只身前來救我的時候想過這個問題嗎?”

    “我已失去太多,不想再失去一個好兄弟。”公孫烈頹然坐倒,胡亂著抓起身邊的酒葫,大口飲盡葫中剩余的烈酒,咳嗽著,不見血色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凄艷的紅。“如果你還當我是你兄長的話,聽話。帶上焰去一個沒人的地方,好好活下去,今生今世都別再回來。”

    廣成沒有再說什么,他知道兄長一旦決定的事情是永遠不會改變的。也許烈的安排是對的,因為他們兩人誰也沒有把握打贏這場實力過于懸殊的惡戰。身為國主,烈的部屬無論戰力還是數量,根本不是‘風虎’的對手;作為武士和刺客,自己沒有半分把握暗中摘下敵方首領的腦袋,以迫其退兵。他能做的,也只有為兄長保存下這最后的血脈。

    廣成俯身撿起早先丟在地上的劍,苦笑著自言自語起來,“這是我劍術大成以來第一次不戰而逃。”

    “喝一口。”公孫烈抓起另一只滿著的酒壺,晃了晃,隨即遠遠地拋了過來。

    酒至半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穩穩地落在廣成的手里,不灑一滴。

    “你知道我從不喝酒,”話雖如此,廣成卻沒有拒絕的意思,仰起脖子狠狠地啜了一大口,嗆,苦甜的液體從嘴角涎淌下來,額角的細紋也全都擠到一起,“原來酒是那么的難喝。”

    “凡事總有頭一次。”公孫烈仿佛又回到了遙遠的過去,像瞧著童年時那個離家遠赴昆侖學劍的小弟般,迷朦的醉眼中平添幾分離別的惆悵。

    這是他第一次看著弟弟喝酒,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起點中文網www.cmf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109/8963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