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三陸緣 >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清心聚靈草 中

正文卷 第三十一章,清心聚靈草 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請各位暫且休息一會,我們需要處理一下比賽的具體事項,現在麻煩請參加競技的各位上到競技臺。”

    醉人般的天籟之音余音繞梁的環繞在整個拍賣場,嬌嫩酥爽的聲音使在場所有的男人都軟綿綿的,仿佛置身一個巨大的云朵中一樣享受。

    “這競技臺懸掛在空中,怎么上?”

    梁黎最先發出疑問,撓了撓頭,不停繞著這巨大的臺子四周走著。

    “咔嚓。”

    一聲脆響突然響起。

    只見那拍賣桌就猶如消失了一般,無影無蹤,放置拍賣桌的地面,也凹下去了一大塊,巨大的競技臺猶如天降之物,猛的砸了下來。

    頓時,濃重的煙塵彌漫,灰蒙蒙的色彩掩蓋住原本的金光燦爛。

    煙塵慢慢消散,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大家眼前。

    “我靠,怎么下來的?”

    梁黎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盯著已經嵌入地底的競技臺,臉上寫滿了驚訝。

    就連處事不驚的羅塵,都露出驚詫的神情,如此神奇的景象擺在眼前,是多么的令人難以置信。

    只聽從那地底傳來陣陣吟笑,那充滿魅惑的聲音再次出現在拍賣場上。

    突然,競技臺的右后側突然下陷,緩緩涌上來幾十階石樓梯。

    陵零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隨著競技臺一起下進入地底,當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巨大的臺子上,確實沒有注意當時的陵零在做什么。

    “各位請上臺。”

    陵零踱步走著,一走一顫的身體仿佛很讓人憐惜,細長如流水般的雙腿,令人不敢直視。

    揮舞著那雪白如花的臂膀,充滿著魅笑的望著眾人。

    她的一言一行仿佛都牽動著每個人的心,柔軟的身體似乎逼迫著每個男人的神經,極力控制著那獸欲的爆發,頑強拼搏地用最后一絲抵抗力緩解大腦中的各種畫面。

    很快,只見臺上站著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年人,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還有兩個年齡相仿的老者,兩個國色天香的少女,一位面貌如花的婦人,最后是那充滿著陽剛之氣,站如松的羅塵,和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白發飄逸,一身錦羅綢緞如同金袍一樣尊貴。

    羅塵干凈純凈的目光炯炯有神的盯著陵零,并無半分雜念,她緩步走過每個人的身邊,只有羅塵沒有向陵零拋出引誘的媚眼,陵零驚訝的張大了雙眼,本就精湛的雙眸顯得更加動人心弦。

    “比賽開始的時候,你們每個人要先自報等級,武器名字,還有你們自己的號碼或者如果你愿意的話,可以自報姓名,但是我不太推薦,很多心腸狠毒的人如果輸了,會事后私下找你進行報復的。”

    陵零用極小的聲音簡單敘說著規矩,雙眼始終離不開羅塵的臉龐,似乎有些驚訝,或者說是從沒見過羅塵那種最干凈、最純凈的眸子了。

    “第一輪競技開始!九十二號對戰七十一號!”

    “叮!”

    陵零輕輕的敲擊鈴鐺,優雅從容的動作勾走每個男人的心魄,動人心弦的容貌似乎有些得意。

    只見競技臺左側的男子先開口。

    “九十二號,練氣境后期,斬首噬魂刀,請教了!”

    右側的中年男子聽到練氣境的時候,嘴角微微上揚,似乎有些得意,不知道是因為對手實力太過低下,還是對自己太過自信。

    “七十一號,明竅境中期,靈氣化槍,請賜教!”

    只見左側的男子躍然而起,身子隨心而動,速度并不輸魚羅塵,可是力量上就不是一個級別了,雖然修煉等級是一樣的,可是兩人之間真正的實力差距,應該是如鴻溝一般巨大。

    “吃我一刀!”

    那男子斷喝一聲,身子還在半空中,雙手持刀,同樣的聚力于武器,似乎羅塵同款動作一般相像。

    淡紅色的氣旋凝聚于胸腔之前,有些清涼的感覺沖擊著羅塵的大腦,雖然沒有真正上場,只是站在一旁,可是還是被那男子影響到,可見他的靈力也是屬于強悍的那一種類型。

    “你還太年輕!”

    右側的中年男子終于動了,左手牽著一把巨大的槍型靈力,銀白色的氣息頓時涌入手臂,碧玉一般的材質,竟有些鋒利的逼退著空中的男子。

    “匯聚成型!出!”

    中年男子低聲招呼道,雙臂已消失不見,替代掉的是兩把鋒銳的長槍,沒有槍炳,沒有槍托,只有四面鋒利的棱形武器愕然出現。

    剎那間,兩把武器猶如世代死敵般相遇,凌厲無比的氣息相碰撞,兩人四<!--中间广告位置-->目相對,惡狠的眸子釋放出冰冷的氣息,兩人身旁頓時波及出幾道無形的氣旋,震蕩著沒有靈力的普通人。

    羅塵只覺得腦袋一暈,一道白光順著眼眸正中間四散開來,慢慢的,一切都變得花白,沒有色彩。

    緩緩閉上雙眸,無力的身體轟然倒下,身體洋溢著血紅色的氣息,嫣紅透徹的臉頰也變得渾濁無比,只見三道黑色氣旋猶如拼命廝殺般涌動在羅塵體內,肉眼可見的恐怖氣息覆蓋在他的皮膚之上。

    “哥!”

    淚水猶如雷雨一般涌下,瞬間浸濕了心兒那俏麗的臉龐。

    三步并做兩步,釋放著全部靈力,全部匯聚于腿部,猶如踏踩天雷般眼眸中釋放著悲痛欲絕的神情,快速靠近羅塵的身體。

    羅塵只覺得一雙溫熱的雙手抱住了自己,雨點般的水滴落在自己臉頰上。

    “心兒,我沒事。”

    羅塵有氣無力的說,眼睛始終無法睜開,噓噓奄奄的看著眼前這個嬌楚動人的女孩子。

    “哥,我現在就帶你回去,這場比賽你不能打!”

    心兒斬釘截鐵的說,揮手抹了抹淚水,快速的飛回了梁黎夕琳身旁。

    陵零在旁愣了幾秒鐘,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她甚至只看到那女孩淚如雨下,并沒有看到羅塵對她的那種癡迷。

    比賽還在繼續,隨著時間的推移,年輕的男子終究沒敵過那中年男子,節節敗退著,就差摔下場地了。

    羅塵的暈倒,似乎并沒有給其他人帶來什么影響,與他爭搶仙草的男人,甚至還輕蔑的笑了一笑,惡心的肥肉抖動著,令人陣陣作嘔。

    也只有陵零還算有些人性,充滿關心的看了一眼羅塵,但是也并沒有做些什么實質性的動作。

    “羅兄,你沒事吧?是他們的氣息太過強大嗎?”

    梁黎爭搶著問,纖細的雙手按壓住羅塵的胸口,緩緩注入自己的靈力,慢慢帶動著羅塵的經脈回歸正常軌跡。

    過了許久。

    羅塵粗粗的喘了一口氣,泛紅的臉頰終于不再渾濁,體內的靈氣也回歸平靜。

    “哥,你好些沒?”

    心兒真切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纖長的睫毛猶如幾道彎彎的河流,徐徐流入羅塵的心間,暖化著他的心。

    “傻妹妹,我沒事,別擔心我,剛才只是他們戰斗的氣流激發了我體內三種靈力,它們就猶如仇人一般,見面就是分外眼紅,所以在我體內打起架來,但是誰又沒有把誰徹底消滅的能力,所以最終受罪的還是我啊。”

    羅塵無奈的搖了搖頭,慢慢盤膝而坐,謹慎小心點調動這自身靈力,按照修煉軌跡慢慢運行。

    “我覺得當初剛吸收完靈丹時,之所以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可能是因為當時我沒有把它們完全融于自身,現在過了這么久,再加上拼命地修煉,可能這三種靈力早就如同我身體的一部分一樣堅硬無比了,可能祛除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最起碼也要傷害我自己的身體。”

    眉毛擰成一團,憂憤難以的心情還在刺激著羅塵的身體。

    現在的羅塵脆弱不堪,每時每刻都要提著一口氣,以免靈力再此外溢,那樣對自身的傷害是極大的。

    心兒看到自己的哥哥如此的狼狽難受,必然是非常傷心的,悲痛欲絕的決定替他上場,完成比賽,奪回仙草。

    “哥,我幫你去比賽,你休息就好了,你睡一覺,等你醒來,你的靈力就完全修復好了!”

    心兒嫣紅的眼眶再次濕潤,一字一哽咽的說的,有些無力的依靠在墻壁上,嬌嫩的雙手始終拉著她那最親愛的哥哥。

    “心兒,沒什么好說的,還是我去吧。”

    梁黎不像是在開玩笑,鄭重的神情凝視著羅塵。

    “羅兄的問題就是我的事情,仙草,我必定奪回!”

    平日里嬉皮笑臉的神情完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肅殺的氣息,握緊雙拳,也微微泛紅的眼眶努力控制著不涌出淚水。

    想起挑釁學院的宗門,想起羅兄的身體,梁黎不由得激發起體內的獸性,爆發的靈力外溢,血紅的眸子釋放著恐怖的冰冷氣息,和往日里絕不是一個樣子。

    夕琳看著眼前的梁黎,眼睛中閃爍著亮光,微微顫動的雙手,輕輕拍在梁黎的肩上,冬天里的暖陽似的聲音徘徊在梁黎耳邊。

    “梁黎,我相信你。”

    這句話,他等了很久,她也等了很久。

    ps:拒絕好意幫助刷票,沒有意義謝謝,如果你真的有閑工夫,幫我入個投資團也好,不需要花一分錢,也算是你對我的支持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9/3362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