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三陸緣 > 正文卷 第十六章:挑釁的宗門

正文卷 第十六章:挑釁的宗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平靜的生活過的很快,四人在院長驚濤般知識的灌輸下,心智漸漸成熟起來,不再像幾天前懵懂的他們只知道一味地修煉,如今的他們已經明白了自己身上的擔子有多么的重,必須要承擔的責任是多么的艱巨,明確了修煉的目的、最終的目標是什么。

    隨著心智一起增長的便是靈力,短短幾天,在林銳老師高壓式教學的逼迫下,每個人見到他都渾身戰栗,卻也充滿尊敬,正是因為這種教學方法,他們每個人的靈力有了不小的提升。

    剛進入明竅境界的梁黎在這幾天中明顯的感覺靈力更加的充裕,更加的隨心所欲,高強度的壓力令他濃郁的靈力慢慢被身體吸收,不再像剛突破后的那幾天,渾身都脹滿了靈氣,仿佛要炸開身體似的。

    心兒與羅塵雖說還在練氣境徘徊,但是距離突破又增進了一大步,靈力更加的濃厚,顏色也更加的純凈通透了。

    葉夕琳的進步無疑是最大的,那天敗于梁黎之手后,她就開始冥思苦想,拼了命的修煉,沒日沒夜地不停琢磨克制對方的技巧,善思的性格是她最大的優勢。

    思考是修煉路上的最大難點,有的人天生氣力就很足,可是缺少思考,不明白自己修煉上的問題出在哪里、不知道瓶頸如何突破。也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既不想解決,也懶得思考。

    而夕琳卻不同于那些個凡人,靈活的大腦無疑是幫助她提升靈力最好的天然技巧。

    高壓的練習令她嬌弱的身子變得強悍了幾分,身體中的靈氣似乎增進的速度有些變態,十四的她距離突破明竅只一步之遙,想想如此天才的梁黎也只是十六歲才突破明竅,如此成績在同齡人眼中已經很閃耀了。

    可與現在的葉夕琳相比,卻要弱上幾分。無論是堅強的意志還是努力的決心,都無半點可以與葉夕琳相比較。

    空暝學院有個規矩,到達明竅的高級學員,必須參加森林試煉,且必須殺取到一顆合適于自己武器的獸靈丹。

    原來,每一把武器都有一個小小的靈丹槽,靈丹槽貫通著武器全身,就像是人體中的七經八脈很相似。

    若是沒有靈丹的加持,便需要動用自身的靈力驅動武器,在戰斗中,這無疑是一心二用的表現,是最容易在戰斗中出現致命紕漏的。

    所以靈獸的靈丹很好的彌補了這個缺陷,鑲嵌著靈丹的武器不僅可以隨時隨地動用其間的靈力驅動武器攻擊敵人,若是遇到什么高修為的獸靈丹,鑲嵌上之后,說不一定還能附帶什么強勁的獸技。

    所謂獸技也就是生前靈獸自身修煉出來的一種技能附帶在靈丹之上,在動用武器的同時,便可以釋放出強勁的旱技。

    如果說靈丹是稀有的,那么附帶獸技的靈丹更是少之又少,若在市面上出現,必定又是一場血腥的撕搶。

    有錢有勢的家族當然可以高價購下些高修為靈丹,可他們也希望自己的后代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這些財富,最終的結果不要緊,獲得這靈丹的過程才是更有價值的財富。

    這也是為什么梁黎的笛子上只有一枚淡金色的普通靈丹的原因。

    如今除了梁黎,剩下三人全部夠了資格,又多加訓練了幾日,對于自身靈力、身體狀況的掌控還都算是練的爐火純青。所以挑在這個時候去獵殺靈獸奪取靈丹,無疑是最正確的決定。

    這一夜大家出奇的安靜,四人都端坐在各自的床上安心的打坐修煉。

    明日三人將跟著林銳老師一起去森林深處尋覓高修為靈獸,只留下以獲取靈丹的梁黎與院長二人在高級學員內。

    一夜無話。

    擇日,艷陽高照的天氣似乎為準備啟程的師生四人拍手叫好。

    師生四人早早起來,與院長、梁黎到了個別,激動萬分的坐上早已備好的馬車,一路飛馳,只花了一炷香時間,四人和一馬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留下面面相覷的院長、梁黎二人尷尬的佇立在那里。

    梁黎也不止一次的請求一起去,可院長死活不答應,非以什么“已有靈丹不要貪求”的理由一直拖著梁黎。

    原來院長在學院與其他老師的關系并不好,由于獨來獨往的性格,導致他的朋友只有林銳老師和其他零星一點點的人而已,他們一走,沒有疑問的導致院長感到非常的孤獨,所以拼了命也要留下梁黎,不讓他跟著一起走。

    師生四人這一走便是三四天。

    只見梁黎熟練的打著飯,大步流星的走在低級學院的食堂內,英俊俏麗的臉龐吸引著食堂中學妹的神情。梁黎似乎很享受這些目光,很享受那種被萬人敬仰的感覺。

    “不好了,不好了”只見從大門出極速奔跑過來幾個學生,只見他們狼狽不堪的身子,一個個俊俏的臉龐都被打的鼻青臉腫,還有一個胖子被打的直接昏倒在地,口吐白沫,翻著白眼。

    “哼,出什么事了?幾個學生又在一起打群架?你們能有點出息嗎!?”梁黎以學長的姿態,凌厲的雙眸閃出蔑視的神情,死盯著面前尷尬的三人。

    “不是不是,是幾個自稱什么靈盾宗的幾名劣徒,來學院門口鬧事,不僅打傷了我們,還合力打傷了一名靈海的教師!我們見情勢不對就來報告院長,還沒到院長的辦公室就被您攔下了。”

    幾名被打傷的學院學徒憤恨的握緊雙拳,仿佛為自己沒有實力趕退外敵而感到羞愧。

    “好了好了,不用說了,不就幾個小龜殼子嗎,怕什么,這點小事我來解決好了,不用麻煩院長了。”梁黎高傲的姿態,凌厲又充滿憤怒的雙眼頓時變的金光閃閃,仿佛一瞬間就要爆發似的。

    先前經過幾天的實戰訓練,梁黎與心兒、羅塵、夕琳只見的切磋都是以勝利告終,他現在的自信心已經到了一種空前的高度,傲世一切的氣勢令眾人戰栗不已。

    踏著流星大步,挺直胸脯,高<!--中间广告位置-->傲的神情掃著一路上被打傷的學員,暗自呢喃“真是一幫他媽沒用的廢物!”

    僅幾步,梁黎就看到了傷了學院子弟的長相粗獷,身高八尺的四名三十歲上下的男人。

    那四人泛著紅光的眼睛,壓迫性的身形無疑令自信的梁黎有些打退堂鼓的想法。“不,我怎么能讓學員們看笑話,我又怎么能不為同門學院弟子報仇!?”兇狠的神情一下子流露梁黎臉上,一股濃郁的殺氣彌漫開來,冰冷的氣息覆蓋在四周的每寸土地上。

    蔑視的說到“你們四個,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來?”

    高傲輕蔑的語氣令那四人變得更加兇惡,充滿力氣的肌肉隨著靈氣的外溢變得腫脹,身前的衣服嘶嘶的響著,只聽清脆幾聲,四人胸前漏出黝黑的大塊肌肉,仿佛可以砸穿任何阻擋他們的東西。

    濃郁的靈氣流蕩在四人周圍,凝聚匯成一白色盾形,擋在身前。梁黎大驚失色“竟然是幻盾宗的四個明竅級的對手。”

    高傲的氣勢漸漸弱了幾分,優雅的身姿慢慢向后退去幾步,左手慢慢按在腰間的霧瞑魔笛。泛著金光的靈氣頓時彌漫在靈笛之上。

    空氣漸漸凝固,四周變得暗淡無色,那四人還沒緩過神來,便覺得自身的靈力下降了許多,靈活的四肢變得僵硬,紅潤的臉頰漸漸被緊張的汗水浸濕。

    四人看不清身前身后的任何東西,只茫然覺得眼前盤膝坐著一位優雅的翩翩少年,輕撫霧瞑魔笛,美妙的笛聲躍然傳來,四人不知所措的對視著,完全摸不清對手的實力,若只在此幻境中,他們覺得梁黎是靈海的實力也不為過。

    “呵啊”只見深處四人中間的男子突然大吼一聲,濃郁的靈氣慢慢匯集在胸前,和手臂上,如果說胸前的靈氣像是一面盾,那么手臂上的綠色靈氣便像一把利刃。

    只見那大漢躍然跳起,以幻境之力竟沒有太多的影響他的速度,梁黎不禁感到一絲緊張。

    那大漢右手臂的靈氣慢慢轉移到左手臂上,那把利刃瞬間的龐大無比,清晰的輪廓,凌厲冰涼的劍氣,逼著梁黎向后退去。

    大漢拼盡全力的一擊,只為了打碎梁黎設置的幻境,并未想傷到他。

    只見周圍暗淡的氣息漸漸恢復正常,冰冷的溫度漸漸回升,“不,怎么會!?”梁黎驚恐的盯著眼前深不可測的四人。

    “小子,你倒有些實力,與這些雜碎不太一樣,竟能逼出我全力的一擊。你已經夠賺了,接下來,我送你下地獄吧!”只見那大漢再此抬起粗壯的左臂,猛的再次像梁黎劈來。

    梁黎可不是等閑之輩,優雅的身姿不斷變換著位置,手中的靈笛不停發出優雅的聲音,一把把飛劍已經悄然在梁黎身后慢慢形成。

    大漢只顧著眼前的一刺,顯然沒有看到梁黎的身后已經漂浮著百來根飛劍。

    “去死吧!”梁黎憤然一吼,所有飛劍一起出動,一瞬間便逼近了那大漢,大漢一驚,手中的利刃瞬間流到胸前,形成一面堅韌的護盾,大漢輕蔑的笑著“就這幾根牙簽都不夠我擋的”

    就在大漢輕蔑的瞬間,所有飛劍頓時轉向,一齊形成一個圓圈包圍在大漢身邊。大漢的笑容還未收斂,背后就只感覺一陣猛烈的刺痛感,鮮紅的血液噴涌而出。

    還未等他緩過神來,又是幾十根飛劍從側方穿刺而來,又是鮮紅的血液,撕心裂肺的吼叫。

    飛劍一根一根插在大漢的背部與側面腰間。

    血液染紅了他的衣服,表情永久的定格在了這里,他死了,被百來根飛劍一起刺過,內臟經脈早就不知道變成了什么骰子模樣。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只花了十幾秒的時間,先前活蹦亂跳的一條人命頓時就化為虛無,大漢尸體后的三人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殺了自己老大的人。

    “還有誰要來嗎?”梁黎輕蔑的說著,一抹邪魅的笑容悄然而至,高傲的指著眼前驚恐的三人。

    只見那三人又恐懼又憤恨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年輕人,轉頭便快速奔跑起來,似乎想要逃離眼前這個恐怖的人,怨恨的種子就此埋藏在雙方的心中。

    學院的學員沒有死亡的,全部是以利器刺入腿部導致行動不便。

    院長后知后覺,急匆匆的趕來,照看著受傷的學員和那位受傷的靈海級別的老師。

    安排好一切后,院長來到早已面色慘白的梁黎面前,原來剛才的高傲與冷靜都是裝出來的,耗費了自身幾乎全部的靈氣,等那三人徹底消失后便癱軟在地上。

    若是那三人看出端倪便也不會走了,如果那三人一起發起攻擊,梁黎別說抵抗之力,就連挪動腳的力氣都被消耗的一干二凈。

    院長坐在梁黎的身邊,欣慰的神情望著他,“梁黎,謝謝你,謝謝你保護了這個學院的學生。你長大了,你已經學會承擔責任了。”

    院長長嘆一聲“學院要有麻煩了啊。”

    梁黎苦笑著想“若是院長知道我是為了逞強才上的,會不會馬上扇我一巴掌。”尷尬而僵硬的面龐沖著院長費力擠出一個笑容。

    梁黎經過了這一戰,明白了自身還有很多不足,比如輕蔑他人,高看自己,對自己太過自信等等。一想起那四個大漢若一起上的話,自己就算拼盡全力也抵不過他們的一擊,梁黎就安心的舒了一口氣,為自己的幸運暗暗自喜。

    更為重要的是梁黎明白了生命的寶貴,就在剛才,他就親手奪走了一條鮮活的人命,很少殺生的他顯然是第一次殺人。

    事后一回想起來那大漢死后恐怖猙獰的神情,流露一地的內臟,梁黎的臉色不由自主的變得慘白,拼命用靈氣壓制住惡心嘔吐的欲望。

    院長也極力的安慰著梁黎,讓他自己的內心覺得這件事并不可怕,過了幾天,梁黎的神情才慢慢變得正常,眼神中也不再閃爍著驚恐的神情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9/3362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