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Excellent > 正文 第五章 同門之請

正文 第五章 同門之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美女,物理作業借來參考一下!!”

    一屁股坐上桌子,云耀陽厚著臉皮把手伸向前排的女生,那女生頭也不回,把一本作業扔給了他,那只手依然朝后攤著:“拿來!”

    云耀陽從口袋里翻出一本像冊來,遞了過去,那女生接過像冊,仔細地翻看起來,還不時發出一聲低低的驚嘆。

    “我說李美女,沒想到你這樣知性的三好學生,居然也會喜歡nba,你不會是投胎投錯了吧?”云耀陽一面低著頭抄作業,一面說著,前排的女生回過頭來,無邊框的眼鏡里閃過一道寒芒:“那么,云大才子,能不能告訴我女生為什么不能喜歡nba?”說著就欲抽回作業本。

    “我錯了,我錯了大姐,放過我吧!!”

    云耀陽一面和她爭奪作業本,一面盯著窗外,生怕有值勤的學生干部發現他在抄作業。待到平息這陣騷亂時,他已經來不及細看,匆忙抄完就交了上去。那女生待他開始在桌上進行例行的早自修睡眠活動后,在自己的作業本上改了幾個數字,也把作業交了上去………

    三節課一過,云耀陽就被物理老師叫去一頓臭罵,內容不得而知,反正他回來之后,一雙眼睛就怨毒地盯著他前排的眼鏡美女,凌無夜坐在教室的角落里,看著云耀陽在課堂上幾乎沮喪得要啃桌子的場景,不由得好笑。

    姓云的,你也有今天,前幾天算計我的報應……嘿嘿……

    一俟下課,云耀陽就用一種要哭出來的聲音,有氣沒力地指著前排的女人說:“李楚薇,你好惡毒,不用這樣打擊報復我吧,居然故意把作業寫錯…………”

    “我作為學習委員,自然要幫助同學們提高學習水平了。你居然連這樣明顯的錯誤都沒看出來,說明你都沒把心思放在學習上。雖然我的手段是卑鄙了一點,但是等到將來你會感謝我的。”眼鏡美女面無表情地回應著,把那本像冊放在云耀陽面前:“活塞的主場里曾經還有過一個銀蛋體育場,可坐五萬人,你父親收集的照片里缺了這一張。”

    “你………………”云耀陽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女生,這個平素看似除去學習外什么都不關心的眼鏡女人,居然有如此豐富的知識,那隱藏在乖孩子外表下的真實心態,難道也是一個籃球的狂熱愛好者?他真的很想立即為她解釋,為什么自己的父親少了那一張照片的原因,但是一看到她微微抿起的嘴角和眼神中貌似是不斷在算計他的目光,他就覺得眼前的人,活脫脫是他那親愛的姨媽的化身,不,甚至比他姨媽還要恐怖的存在。

    云耀陽這時候根本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有著無與倫比的算計人的天才,不只是他自己,籃球隊將來的一干人等都被她算計得顛三倒四。即使他后來跑路也沒用,十年之后,她居然會飛到太平洋彼岸,一手幫他籌辦了他在菲尼克斯的婚禮,并借助這場婚禮合法地搞走了一大筆美金回來做東莞二中的發展資金。

    ************************************************************************************************************************

    莞城區花園大道一帶,是東莞有名的花園新村食街,這里店鋪林立,酒吧茶莊客家菜館等一應俱全,是非常出名的飲食場所。在其中的一間環境舒適,風格淡雅的茶莊內,夜宗恒和上官烈陽兩人正坐在小包廂內品茶。

    “快晚上了。”

    “是啊,沒想到他居然先下手為強,這素未謀面的小師弟………”夜宗恒抬腕看表,喃喃自語道。兩人原本都在工作,突然都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邀請電話。換成是別人他們有千百條理由推脫,但是電話里的人自稱姓云,因此兩人縱使手頭有多少事情也只能暫時放下前來赴約。

    包廂的門被吱噶一聲推看,沒有響起服務員添茶的詢問,一條人影倚靠在門口,靜靜地看著兩人。

    “是你?!”夜宗恒抬頭一看,脫口而出。上官烈陽也應聲扭頭,一見來人之下,神色也是一震。眼前的少年,不就是那天在飛云江球場和夜天瀾對抗的那個么?他們當時雖然是匆匆趕到,并沒有看到兩方對抗的過程,但是從夜天瀾的臉色便能看出,他一點便宜也沒占著。當時上官烈陽便在詫異,真要論起一對一的真功夫,夜天瀾已經十分了得,東莞城內能讓他吃憋的沒有幾人,而眼前的人卻是自己不認識的,還把云耀陽當成了外來的高手。

    “你是……”

    “兩位師兄,不好意思讓你們在百忙之中跑出來一趟,學校里有點事,師弟我來晚了。”

    云耀陽走上前去,坐在桌子的主位上,慢條斯理地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我姓云,名叫耀陽,兩位師兄可以隨意稱呼我。”

    夜宗恒和上官烈陽對了一眼,收斂起那份不太鎮靜的心神來,從剛才到現在,云耀陽的臉上始終都掛著一副神秘的微笑,這個大男孩五官清秀,本可以成為大眾情人搬的角色,但是這副笑容一掛,除了顯得更為睿智之外,另有一點冷淡的感覺,讓人既想接近又不敢太過靠近。尤其是他那眼神,仿佛已經把你全都了解透一般,每一句話都占著三分先手。

    上官烈陽咳嗽一聲道:“小師弟你不用道歉,我們兩個反正也沒什么特別的事。不知道小師弟來的時候,老師近況具體如何,他有什么話要帶給我們的?”

    “老光頭昨天不是給兩位師兄打過電話了么?他現在精神得很,早餐可以吃兩碗云吞面,大概還能撐個十三四年的,兩位師兄大可放心。”

    夜宗恒和上官烈陽險些把嘴里的茶葉全吞下去,這什么和什么啊,老師雖然禿得厲害,但是也不能就這樣直接地叫老光頭吧,更何況他們的老師是廣東的籃球泰斗,這要是傳出去,顏面何在?!難怪老師要叫眼前的少年為小狐貍,可見平時實在是被他氣壞了。兩人只能暗暗苦笑,老師啊老師,你攤上這一個關門弟子,不但自己沒安生日子過,連我們兩個都貌似要被您連累到死了…………

    云耀陽見到兩人的臉色,知道是一時不習慣自己的說辭,只能笑下叫進了服務員:“有什么可以當晚飯的東西沒有?”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里只有茶……”

    “那到隔壁去叫吧,記得隔壁就是個粥城,叫三份粥四道菜過來就好。”

    待服務員應聲走出,上官烈陽才回過神來:“師弟,晚飯我們兩個做師兄的請就好。”這話雖然有馬后炮之嫌,不過上官烈陽早就盤算好,等會自己理應搶先付賬。

    云耀陽聞言微笑道:“這頓飯應該是我請,因為我有幾件事情,要請兩位師兄幫忙。”

    邊上兩人心里咯噔一下,這頓飯確實不太好吃,其實他們也想得到,云耀陽突然打一個電話來絕對不會只是同門之間見個面那么簡單,不過兩人昨天就聊過了,既然云耀陽在東莞已經安頓好了,估計也不會有什么大事要他們插手,聽老師說云耀陽的秉性不錯,應該不會是那種惹是生非的孩子。

    “師弟,你有什么事情要兩位師兄幫忙的就盡管說,不要客氣。”

    云耀陽笑道:“兩位師兄,我到東莞就讀的是二中。”夜宗恒聞聽臉上一喜:“二中不是升學率極高的省級重點么?小師弟你的學習想必非常不錯,那很好啊,兩年后考重點大學很有希望啊。”這話倒也不假,雖然東莞二中開校時間不算最長,但是教育質量平心而論是相當高的。和東莞中學等一些百年名校相比也不遜色。

    “我不是來玩這個的,兩位師兄,能講講東莞高中男子籃球的事情么?”

    上官烈陽心道你小子果然要問這個,正了正神色道:“東莞市有35所普通中學,13所職業學校,10所民辦學校,基本上在高中這一階段都開展了籃球活動。主要都是被本地的兩支職業隊帶起來的,廣東宏遠就不用說了,cbl的東莞新世紀也非常有競爭力,明年應該會升上cba吧。說到籃球水平,那沒說的,第一中學是最強的,其他諸如東莞中學,長安中學,光<!--中间广告位置-->明中學,南城職業,新世紀英才等都是比較有實力的球隊。對了,師弟你該不會是嫌二中的籃球不行要轉校吧?如果是這樣,我們兩個幫你操辦!”

    “兩位師兄,我可沒有這個心思,今天來我要先求上官師兄一件事情。”

    上官烈陽一怔道:“師弟你盡管說。”心里卻是七上八下的沒底,二中籃球已經差到不能再差,這要是他提出點什么亂七八糟的要求來還怎么了得?這時只聽得云耀陽緩緩開口:“上官師兄,二中的校隊現在還沒有教練,請你幫忙推薦一位名氣不要太大,只要實用就行的教練。”

    聽到是這個要求,上官烈陽舒了口大氣:“推薦教練不難,只是現在賦閑在家的都在東莞也算有些資格……”云腰陽一皺眉頭道:“年紀三十五歲以上的不要,學歷不高的不要,喜歡擺譜拿自己當爺爺的不要。”上官烈陽聞言立即傻了眼:“這一劃拉…………沒了就……你想想這些有資格的能不擺譜么?”

    “不對啊,老官,還有一個呢,就是那小兔崽子。”夜宗恒在一邊提醒道,上官烈陽恍然大悟:“對,還有一個,年齡二十八歲,體育理論專業出身,現在在一所小學當孩子王的,要不要?”

    “就是他了!”此時粥已經送到,云耀陽把勺子一下扔到碗里,發出了叮當的響聲。“他有什么缺點沒有?”

    “缺點么…………”上官烈陽苦笑道:“好色……”

    “……………………”

    云耀陽見此事已經敲定,便轉頭看想夜宗恒,夜宗恒心想你不過是要些什么經費,我兵來將擋即可。不過看到云耀陽那眼神,心頭又不禁有幾分發毛。

    “夜師兄,在請你幫我做事情之前,我想先和你談談天瀾的事情。”

    “天瀾,他又闖禍了?我回去我……”夜宗恒正待跳起,才想起這里是茶莊。對面的云耀陽搖頭笑道:“師兄,看來天瀾的脾氣是遺傳了。”

    “不好意思,師弟你見笑了。”

    云耀陽舀起一勺粥吞下,燙得齜牙咧嘴,方才有一副少年應有的表情來。夜宗恒和上官烈陽也不禁莞爾,雖說是少年英才,但是畢竟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剛才被他牽著鼻子走了半天,現在可算能松口氣了。兩人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背上都已經出了一層細汗。

    “師兄,你覺得這樣讓天瀾在校隊里掙扎,對他的發展有好處么?”

    “有什么不好的,這小子技術還粗糙的很,再練下去對他只有好處。”

    “那師兄你是認為他什么地方不夠了?”

    夜宗恒哼了一聲道:“這小子成天就知道硬來硬去,其實技術才是關鍵。想我夜某人當年在八一體工大隊的時候,進攻防守都是一等一的水準,各項技術全面。怎么生出個兒子來就是個愣頭青一樣的角色,真是氣死我了。”

    云耀陽微笑不語,笑得夜宗恒心里忐忑,少頃他才開口道:“以己之長滅敵之短,師兄應該明白。天瀾的長處就是強攻,發揮他的力量和彈速優勢,尤其是在快攻中他更是不可多得的利器。”

    “這我知道,但是你看他,投籃不準,籃下技術單調,還怎么能……”

    “籃下的技術靠練是練不出來的,只有在對抗中去自己摸索出來。師兄你把他放了一年實在是有點可惜了。而且,他在一中過得并不舒服,這點他都沒和你說么?”

    夜宗恒搖頭:“他在家和我說話的次數我一只手都能數過來。”

    “那就是你們父子交流不夠了,師兄如果去和天瀾好好聊下,會發現他的日子并不好過。”

    “是么?”夜宗恒沉吟一下,兒子的近況他倒還真不了解,只見他每天這樣走進走出一句話都不說,自己也是忙得沒時間去管了。

    “回過來說吧,師兄想把天瀾培養成一個能攻擅守,技術全面的球員,我看未免有些理想化。當初湖人在八十年代盛極一時,萊利教練也說過將來的籃球場上都會是一些身高平均兩米零五左右,能勝任各個位置的球員,但是現在看來,籃球場上的位置分化反而有嚴重的傾向。雖然說歐洲籃球和nba中越來越多地出現了能勝任多個位置的搖擺人,但是場上的位置感依然存在得很明晰。師兄你強求天瀾成為一個全面型的球員,反而抹殺了他的個性,遮蓋了他的長處,是你的不對了。”

    夜宗恒縱橫籃壇多年,還是第一次被一個比他小三十歲的人批評得體無完膚,只能皺著眉頭不說話,云耀陽的話雖然聽起來有點教訓人的口氣,但是卻頭頭是道,他居然找不到合適的話來反擊。中國籃球的高大全風氣形成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他自己也是深受其苦,如果自己當年不在八一隊苦練原本不是很擅長的防守,自己根本無立足之地。他是真心希望兒子能走上和自己沒有走過的職業籃球之路,因此對夜天瀾的訓練依然延續了自己在八一受過的方法。夜天瀾卻根本不吃他那一套,父子關系一度搞得很僵。

    “師弟,這個話題……容你夜師兄再想想如何?話說回來,師弟你是打什么位置的?”上官烈陽一見夜宗恒無話可說,趕緊出來打圓場。

    “兩位師兄不妨猜猜看好了。”云耀陽吞下粥底的餛飩,意猶未盡地舔了下嘴唇,一副還沒吃飽的樣子。

    “以你的身高…………”上官烈陽沉吟不語,那天他們兩人到場之時并未看清楚云耀陽的手段,只能以常識來判斷了。云耀陽身高一米九四,放在南方不少高中籃球隊里甚至可以打五號位,上官烈陽心想你總不會去打中鋒,大前鋒這種苦工想必你也干不下手去,因此斟酌片刻,先用右手比了個二,再比了個三,意思再明白不過。

    云耀陽微微一笑,抬起右手食指,在兩人面前緩緩一豎,旋即把手放在桌面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

    上官烈陽愕然,夜宗恒愕然!

    他們兩人的老師——廣東的一位籃壇名宿,自己就是一個打一號位的球員,但是老人家從事教練這個行當數十年來,為國家培養了無數中鋒,前鋒和得分后衛,但惟獨卻沒培養出幾個好的一號位球員來。用他的話說起來,是材料大多不夠好,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這話雖然有些自負,但是卻也合了中國籃球近些年來的走勢:優秀內線層出不窮,但是衛線卻乏善可陳,即使從中學階段來看,出色的后備人才除去早就聲名大噪的陳江華之外卻也沒有幾人(注1)。

    可眼前的少年,居然從六歲開始就得到了老人的傾力栽培,各中的原因不難想象得到。兩人對視一笑:老師終于找到他認為滿意的苗子了。

    云耀陽見自己的話題已經講完,便收拾起剛才玩笑的心情,正色道:

    “夜師兄,我開始向你提我的第一個請求了。”

    “什么?”夜宗恒還未反應過來,待上官烈陽追著提醒了他了一句他才明白,剛才的一些話完全是鋪墊,接下去自己未必有那么容易過關。

    “我并不希望天瀾成為第二個夜師兄,畢竟他和師兄你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即使他是你親生的兒子,師兄,請你能給他一個機會。”

    “你要我怎么給他機會呢?他現在可是在東莞最好的學校了!”

    夜宗恒的潛意識里依然把第一中學當成是東莞高中籃球的圣殿,一時間脫口而出。

    云耀陽并沒有反駁他,只是把頭搖了搖道:“我還是那句話,師兄你回去和天瀾談過之后,你也許會改變自己的想法的。”

    “好吧……”在沉吟了半晌后,夜宗恒終于頷首答應這個并無過分的要求,突然他仿佛想到什么似地抬頭反問道:“你剛才說是第一個要求,那難不成…………”

    “不錯,師兄,請聽我的第二個要求…………”

    云耀陽在夜宗恒答應自己的第一請之后,臉上的表情明顯是松了一口氣,微笑又悄悄地爬到了他的嘴角。

    注1:第一章說明過時間是2004年,此時江蘇的韓碩和長春的劉曉宇還未在大范圍內打出名氣,因此陳江華可說是唯一一位被亞洲乃至美國人認為很有實力的新人后衛球員。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9/8895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