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Excellent > 正文 第四章 錯綜復雜

正文 第四章 錯綜復雜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好了好了好了,姨媽您就別再念經了,我一定認真、慎重地考慮您老人家的意見,如何?”

    云耀陽委頓地窩在校長室的沙發上,神情極其困頓。方文雅和他扯了整整兩個小時的天書,也是口干舌燥疲憊不堪,正好找個臺階下,于是揮手就讓云耀陽走人了。

    走出辦公室的云耀陽抬頭長舒了一口氣,剛才過去的兩個小時無疑是地獄般的經歷。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星期六的上午,人家都在家里睡懶覺,他卻要遭到這種非人的待遇,實在是有失公允。不過他也沒讓自己的姨媽好過,剛才那句“我會認真考慮”的真正意思就是“基本不考慮”,方文雅最近急火攻心,居然連這樣明白的意思都聽不出來,也是她自己活該。

    操場上有足球隊的人在訓練,一個個人影往返穿梭。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邊上的幾塊籃球場幾乎是空無一人。雖然學校在周末并不禁止學生進來活動,但是沒有了熱情的學生們都選擇了在家里好好呆著。這在籃球城東莞實在可是一個異數,其他哪所學校的球場不是周末爆滿的?

    如果說二中的學生是異類,那么凌無夜就是異類中的異類,他一個人享用著一個半場,正在冷靜地投籃。云耀陽看見這個家伙的身影,先是一怔,然后想起有一點事情要問個清楚,就快步朝球場邊上走去。

    “喂,我說呆子,那天的事情……”

    三分球!

    “你們兩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分球!

    “滿足我的小小好奇心啦?”

    凌無夜輕輕跳起,右手手腕一撥,球就直飛籃框而去。在他落地的同時,球也穩穩地鉆進了框里,下落到地上的球依然在不住地跳動著。

    “上一次投飛到現在,已經是第十一個了…………這個家伙簡直是一個機器人……”

    云耀陽略帶驚訝地看著凌無夜,雖然看過這家伙投籃很多次,但是每一次看見的時候,他依然是忍不住要小小地驚訝一下。凌無夜在三分線內的中投命中率已經相當高了,而拉到三分線外的凌無夜就真的化身成為了一個靠精密程序驅動、專為投籃而生的機器人。他從三分線外射出的每一記球,都仿佛經過了精確的計算,能準確地命中目標。剛才自己只是在這里站了小半會,就看到了這個家伙一個四連中之后接了一個十一連中,唯一投飛的那個還是在籃圈里涮了一下才飛出去的。

    更可怕的是,剛才投丟了一球之后,凌無夜顯然是提高了自己的起跳高度,雖然這幾厘米的差距在常人眼里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帶來的實際效果就是這一串冷靜卻致命的三分雨。

    凌無夜的胸膛起伏著,剛才調整后的投籃消耗了他不少體力,加上之前已經練了很長一段時間了,這時候每一分體力都彌足珍貴,他根本就不會因為云耀陽的詢問而開口說話。

    “我說……”

    “無可奉告!”

    對于云耀陽的提問,凌無夜根本就不想回答,只是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提著裝球的袋子就走出了校園。

    “不甩我?好,你等著!”

    云耀陽的牛脾氣也上來了,他緊跟著凌無夜沖出了學校,兩人一前一后,相隔不到兩米,但是卻沒有任何的交流。

    **********************************************************************************************************************************

    “你到底要跟蹤我到什么時候?”

    從公交車上下來,凌無夜有些無奈地問。已經兩個小時了,他在城里轉了半圈,云耀陽就跟著他轉了半圈。

    “你在和我說話啊?我可沒跟蹤你,只不過剛好同路而已!”

    “同什么路,你家離學校不到三站路!”

    “我過來逛街犯罪啊?!”

    過往的路人哭笑不得地看著這兩個身材高大、相貌俊雅的少年在斗嘴。廣東風氣比較開放,有些人已經把他們誤認為吵架的“同志”了,云耀陽雖然覺得芒刺在背,但是為了把凌無夜和夜家的關系徹底搞清楚,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跟在凌無夜后面。

    走過一個街頭公園的時候,走在前面的凌無夜突然一個停步,云耀陽剎車不及一頭撞了上去。凌無夜卻仿佛未曾被他接觸到一般,根本不去看他,眼睛卻朝著公園里看去。

    “呸……你這一身汗的……”云耀陽一面罵罵咧咧,一面順著凌無夜的視線朝公園里看去。

    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餿招數,在公園里擺設了一對籃球架,一群人把球架圍得水泄不通,不時有叫好聲傳來。雖然隔得比較遠,但是云耀陽視力極好,一眼就看見了在人群的最外層站著、卻依靠著過人的身高毫不費力地看著場內情況的夜天瀾。今天他穿了一條黑色的緊身牛仔褲,腳上雖然蹬著一雙銳步,但是看樣子卻是沒有到處找人挑戰的打算了。

    云耀陽心有所動,一見凌無夜既不想走也不想留的兩難表情,一把拖起他就朝場內沖去;凌無夜乍不及防,居然險些被他拖倒在地。

    “你搞什么鬼?!”

    “今天手癢了!!”云耀陽嘴上說得輕松,手上的力氣可是一點沒減,凌無夜好不容易才甩掉他,轉身朝外走去:“我沒空和你在這里發神經!!”

    “那么,我只好拒絕我姨媽的偉大建議了~~~~”

    “什么建議?”

    凌無夜猛一回頭,迎接他的是云耀陽頗帶算計意味的笑容。

    “其實也不能算是建議,說是威脅還差不多吧……具體內容你應該明白的……”

    “不關我的事情……”

    “真的?恐怕你不是這樣想的吧……”

    凌無夜徹底敗了,他已經竭力做到面無表情,但是依然險些被這個混蛋氣得暴走。云耀陽始終是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但是事情的發展也往往落入這家伙的計算之中。對于他自己來言,確實真的很想在高中剩余的兩年時光里,好好的打上幾場球賽。

    “說吧,你想干什么?”

    “他們在斗牛吧,我們上去和他們玩幾個!”云耀陽的語氣變得淡了下來,雖然還沒看清楚場內是什么人,但是他已經分明沒把對方當成對手了。光是嘴角那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就顯示出他的信心來。

    “你小子會分身?我們才兩個人……”

    “他不是人?!”云耀陽不由分說,上前伸手一拍夜天瀾的肩膀,順勢一帶,硬是把這個比自己還高的少年扳轉過來。

    夜天瀾的臉上,明顯地帶著不快。他今天在家里和老爹吵了一架,本來就心情極度惡劣,走到這里剛看了沒幾分鐘球又突然被人打擾。在轉身的瞬間他就已經有了不管身后是誰一拳打死的決心,但是真的轉過來一見是云耀陽和凌無夜,他倒是詫異多過憤怒了。趕緊平靜心情的夜天瀾好不容易控制住了情緒,深呼吸一下道:“你想干什么,是不是還想接著前天的比賽被我收拾?!”

    “死鴨子嘴硬!”

    云耀陽在心里偷偷地笑罵了一句,眼前的夜天瀾哪里還有當天獨挑球場的殺氣?分明就是一根霜打的茄子!他在肚子里盤算了一下措辭,才慢悠悠地開口道:“那天的比賽誰都沒贏,算平如何?”

    夜天瀾錯愕了一下,前天的那場混戰雖然還未結束,但是自己已經感覺到再打下去多半是輸的局面。剛才雖然狠話放出,但是這個家伙要真的接戰,自己可集中不起精力來對付他。他雖然承父命進了一中校隊,但是夜宗恒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和校隊教練打了招呼,硬把他踢到二梯隊去,每次一中出征,他都只有旁觀的份,時間一長,搞得整個學校的人都認為他是個繡花枕頭二世祖。他今天就是為這個和父親吵架,夜宗恒一句“我看你還不夠火候”就把他給堵死,現在他心里是亂七八糟,哪有心思去和云耀陽較量?

    “你……還想說什么?”

    夜天瀾看得出,云耀陽絕對不是過來和自己打個招呼那么簡單。

    云耀陽伸頭朝場里看了幾眼,一場三對三的比賽已經快要接近尾聲,場上一群大學生模樣的人顯然占據了絕對上風,這群人身高突出,球風彪悍,可能也是大學里專修體育的。

    “帥哥,有沒有興趣合作一次?”

    “什么意思?”

    云耀陽指指場內,這時候比賽正好結束,一時間沒有人敢下場去挑戰勝者,正好給了他們休息的機會。

    “你的意思是,我們三個?”夜天瀾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光亮,但是在看到凌無夜那種不置可否的表情之后,又很快地暗淡了下去。他們兩家的關系一牽扯到上代,真的是十分微妙復雜。云耀陽轉頭看看凌無夜,一副吃定他的表情,凌無夜氣得直磨牙,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只好忍住不發作,點點頭算是肯定。三個人各懷鬼胎,從人堆里擠進場去挑戰。

    圍觀的人群一陣興奮,終于來了三個高手模樣的人了!即使只看身材,這三個也能和場主抗衡了。連對面那個半場的人都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球,呼啦一下把這里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

    面對挑戰,三個體育系大學生倒沒有什么異議,他們雖然也驚訝于三人的身材,但是他們對自己平時接受的訓練該更有信心。唯一的插曲就是其中一個長發青年指著夜天瀾的緊身長褲笑道:“你這副打扮,過會還跳得起來么?”

    夜天瀾冷冷哼了一聲:“你等會就知道!”

    對方顯然是被他的態度搞火了,扔過來的球上帶得力道也比平時大了幾分,接球的云耀陽仿佛被燙到尾巴的貓一樣,五官扭成一團。

    “開始吧。”

    云耀陽把球用左手夾在腰際,慢慢地彎下身去,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面前負責防守他的光頭。光頭的身高沒有他高,但是四肢粗壯,光是那一層體毛就夠嚇人的了。

    過了大約三四秒,云耀陽才不緊不慢地原地運起球來,球合著一種奇特的節奏在他的手和地面之間來回跳動著,發出沉悶的響聲。云耀陽的腰也從彎到直,再從直到彎來回了一次,依然矗在原地沒有動作。

    圍觀的人發出了輕微的不滿和議論,整個球場開始有亂哄哄的感覺。

    “一比零!”

    云耀陽嘴中突然暴出三個字來,左手在這同時猛地朝前一送,球刷地越過了光頭的頭頂朝籃板中央砸了過去。

    一條人影從右側橫切而入,閃過了毫無準備的長發,如同火箭升空一樣朝上飛起,球被他兩只手一把抓住,發出了啪的一聲爆響。

    險險地接到這個突如其來的傳球,夜天瀾根本沒有下落的意思,長發說得不無道理,緊身的褲子確實讓他的起跳不那么舒服,但是倔強如他,是絕對不肯在眾人面前示弱的。他猛地一挺腰,身體在空中非但止住落勢,還硬是拔高了那么幾寸!借助這一起之力,夜天瀾居然擰過半個身子來,側身單手把球直接塞進了籃框內!

    非人類,名副其實的非人類!

    場外的驚呼和尖叫聲,大得連公園附近住戶都不得不探出頭來看看是怎么回事。這里是東莞,宏遠青年隊幾乎網羅了他們能說動的廣東初中、高中階段的所有英才<!--中间广告位置-->,但是依然有更多的新星在不斷涌現。而他們眼前,正有著這樣一個人!

    云耀陽淡淡一笑,讓進攻來打散夜天瀾心中的郁悶,這就是他要的效果。不過他看著那塊微微抖動的籃板,卻不由覺得再讓這個火暴男攻下去的話,籃架遲早被他拆掉。

    下一球,云耀陽依然不緊不慢地把球扔給了夜天瀾。

    機會在你手里,看你怎么發揮了!

    剛才那一記傳球帶來的爽快感依然在心頭縈繞不去,無暇顧及云耀陽精妙的傳球,夜天瀾的亢奮感覺已經被撩撥到了一個頂峰,接到球,背頂一下,發現身后不只一個人,連防守凌無夜的那個都在一邊用身體頂著他,看來是怕他再來個狠的。

    “那好,你們自己找的!!!”

    猙獰的微笑在少年臉上露出,夜天瀾雙手把球一合,整個身體發力朝后壓去,防守他的人根本架不住他那從身體內部噴薄而出的力量,硬生生被他靠開了一條縫隙,另一人的手這時正不管不顧地探來,即使是犯規也要把這個小怪物拉住。

    夜天瀾右腳站定,腰部發力,險險地朝左一轉,閃開對方的快手,被他頂得后撤的長發剛穩住身體,一見他已經面對籃框,慌忙過來封堵剛才的缺口。夜天瀾猛一換手拍下球,身體朝右一閃,和長發擦身而立。另一防守人正要伸手再攔,夜天瀾強壯的左臂已經把他一把架開,接著就是原地起跳,一個氣勢驚人的強行灌籃!

    一時間,防守的三人全都黯然失色。被兩個人擠住身體,還能靠腳步和力量掙脫跳起來暴扣,這種身體素質完全不屬于亞洲人種的!

    夜天瀾此時方才把長袖t恤的袖子挽起,小臂上青筋暴綻,筋肉虬結,讓人開始幻想起他的肱二頭肌會健美到一副什么樣的光景了。場外的女生這時候除了尖叫之外,開始拿出修煉多時的電眼功夫,一時間整個場內可謂是秋波橫掃,可惜當事人渾然不覺。

    “挺受歡迎的么?”

    “你們的猴子把戲耍完了沒有?!快點打完我好回家做飯!”凌無夜無視云耀陽的胡扯,不冷不熱地回了他一句,讓云耀陽大為尷尬。不過球一到手,他的臉上又恢復了一種滿不在乎的神氣,那仿佛看透一切的微笑又在不知不覺間爬上了他的唇邊。

    繼續進攻,云耀陽的面前依然是小光頭,只不過這次他離云耀陽的距離拉得比剛才要遠,明顯是對身后的怪物不放心。夜天瀾也不和對方在內線糾纏,而是慢慢地撤到三秒區外來。

    云耀陽見對方愣神,猛地一個加速左突,他雖然人高馬大,但是重心卻放得極低,突破起來宛如一個只有一米八的球員那樣靈活!讓眾人驚訝的是他突擊的腳步不但大,而且短距離爆發力也極好,幾乎是一個跨步就將光頭甩在了自己身后,對方見籃下空虛,三個人仿佛商量好似的,呼啦一下全都圍向了已經突到內線的云耀陽,眼見就要把他包圍在里面。

    “扯淡……”

    云耀陽嘀咕出這個詞的同時,腳下的兩步已經踏完,他的身體在瞬間朝上躍起,如同一條海豚躍出水面,快得讓包圍他的三個人沒有任何反應。

    “原來,這小子的彈跳也很不錯,雖然沒有我強……”

    夜天瀾看著躍在空中的云耀陽,喃喃自語。

    依然是面對籃架,云耀陽的手卻把球甩向了另一個方向的地面,球在地上反彈了一下后,在半空中被一雙手接個正著。無論是從角度,還是論力量,這一球都能算得上是完美一傳。

    伴隨著云耀陽落地的,是凌無夜的一聲輕喝。三分線外的他連腳都沒有離開地面半寸,原地出手。依然是一個和教科書般標準的姿勢,刷地一聲,球輕輕從網中滑落。

    “好準……”

    不知道是誰在場外輕輕地叮嚀了一句,眾人的視線從夜天瀾身上轉到了和他隔著半個場地的凌無夜身上,剛才一直見他在一邊懶散地站著,還以為他是個不會打球的空架子,沒想到是藥三分毒,這毒性還發作的如此迅捷,居然連熱身都不用做,張手就有。這種感覺,和八一隊有微波爐之稱的李楠相比也不見得弱到什么地方去。

    還有兩球,對方已經不知道該防誰好了,三個人似乎誰都不是一個人可以盯得住的。面對這樣的局面,他們最好的選擇就是認輸放棄。在眾人的起哄聲中,這三個體大學生灰不溜秋地鉆出了人群,連外套都忘記拿就匆匆閃人。圍觀的人看著他們狼狽離去的背影,片刻之后就發出了一陣暴笑。

    “真沒意思!!”

    夜天瀾心中的不舒坦感覺又上來了,面對著破舊的籃板,他真想用盡渾身力氣把它拉下來,出一口惡氣。

    “那給你找點有意思的事情做行不行?”云耀陽的臉突然湊到他面前,把夜天瀾嚇得不輕。掄起一拳就轟了過去,云耀陽略一扭頭讓過他的一拳,正色道:“我是和你說真的。”

    “想干什么?”

    此時凌無夜早就悶聲不響地開溜,云夜兩人一東一西地矗在公園的涼亭里,看上去仿佛是一對說相聲的組合。

    “你……在一中的日子不好過吧?!”

    云耀陽掂量了一下措辭方才開口,果不其然,夜天瀾一聽到一中這個詞匯,眼里的火騰地竄了起來。

    “說起那個夜公子最近又沒動靜了,他倒是把主力位置從我們手里搶去啊,他不是很能跳么?”

    “能跳的那是螞蚱……”

    滿腦子都是這種背地里的嘲諷,要是依著夜天瀾的暴脾氣早就發作過幾次了,但是一中的教練崔鵬是他老爹的好戰友,盯得他要多嚴有多嚴,他想揍人都找不到機會,只能天天窩在教室里生悶氣。更為郁悶的是,夜宗恒給他下了死規矩,在校隊訓練的時候不準扣籃,更是讓他有力氣沒地方使。

    “你想說什么?”夜天瀾看著云耀陽,這家伙正靠著涼亭的圍欄欣賞下面水池里的金魚。

    “樹挪死,人挪活,你自己去理解吧…………”

    “你的意思是,要我轉投二中?”

    云耀陽哈哈一笑,朝他擺了擺手:“那是你的理解,我可沒說一定,其實我覺得有個好隊友和有個好對手都是很愉快的事情。”夜天瀾聽到他這種說法,反而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他原本以為云耀陽想把他挖角到二中去,沒想到卻是這樣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一時間不知道怎么應對。

    “對了,說說那家伙吧,他是你表親?”

    云耀陽口中的他自然就是已經走得不見蹤影的凌無夜了,夜天瀾遲疑一會才道:“我只是小時候知道我父親有妹妹,還有個和我年歲相仿的表兄弟,但是我和他素未謀面,如果不是那天我爸叫住了他,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我表兄……不,表弟,切!一定是我大……”

    “這件事情,聽上去怎么這么麻煩…………”云耀陽一面搖著頭,一面朝外走去:“你回去思考一下我說的話,我有事情要先打幾個電話,走了!”夜天瀾看著他一面朝外走一面掏電話的背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寒意。

    這家伙,真像只老謀深算的狐貍!

    *********************************************************************************************************************************

    夜宗恒硬挺地坐在那寬大的辦公室里,邊上是上官烈陽,兩個老戰友正在低頭商量著什么。

    “這次又是你們公司贊助,市體育局組織,今年還是想搞大啊…………”

    “那是,我們兩個又要列席嘉賓,我說東莞會打籃球的又不只是我們兩個………還有那家伙在呢。”上官烈陽抓起一杯茶灌了下去,身上一點也看不到南方人的沉穩氣質,倒更顯北方人的粗獷。

    “得了,他現在忙著準備cba聯賽呢,請也是白搭。”

    上官烈陽朝皮沙發里一坐道:“老夜,你兒子該讓他出來打了吧,都高二了!”言語中,竟有一絲興奮和期待。夜宗恒搖頭道:“這小子,脾氣是越來越火暴,球技卻是進步不到,想當年我…………”

    “別老是想當年了,天瀾現在能有這水平很不錯了,他的身體素質比你我當年都要好啊!”

    “我就是怕他只依靠身體打球,這是天賦,但是不是能用一輩子的。我們八一隊出來的哪一個不是三十來歲還能打?都是靠平時練下的技術和意識,他要是真靠那兩斤蠻力吃飯,估計撐不了幾年了!”

    兩人正說得起勁,夜宗恒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夜宗恒一接之下,一聲驚呼脫口而出:“老師?!”他用手按住話筒對沙發上已經直起身體來的上官烈陽道:“老官,是老師的電話!”

    “我聽到了,趕緊聽下老師說什么。”上官烈陽坐也不坐了,站起身子在房間里踱步,看著夜宗恒在那里一時驚訝一時點頭的,很想知道兩人說點什么,少頃,夜宗恒放下電話,上官烈陽一把抓住他道:“老夜,老師他怎么會打電話來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別急,讓我慢慢說……”夜宗恒甩下上官烈陽的手,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小口道:“老師和師母好得很,讓我們不用擔心了。這次有件事情要我們兩個費心幫下忙。”

    “哦,什么大事要他老人家親自打電話來委托你我?”

    “老師說,那年把我們這一撥的送進廣部青年隊之后,他就沒親自收過徒弟,本來想收山了。沒成想大概是十一年前吧,他見一個小鬼頭不錯,又動了心思,算是收了個關門弟子吧!”

    “什么,老師又帶了個徒弟?老師真是老而彌堅啊,那小鬼現在怎么也得該大學了吧?”

    夜宗恒苦笑道:“大佬,你說的也太沒邊了。老師說那小鬼剛跟他開始練球的時候只有六歲,今年十七,剛上高二!”

    上官烈陽一口水噴到地毯上:“什么,六歲就………這小鬼……不,小師弟不得了啊,我們兩個也不過是自己練了幾年才被老師看上的,他居然……老師是不是讓我們給他推薦個好的籃球傳統學校啊?我看你趕緊和崔鵬聯系,把小師弟推薦到一中去!”

    “不是不是,全亂了大佬!”夜宗恒連連擺手:“老師說小師弟已經到東莞來了,學校也不用我們費心。只是小師弟如果有過不去的坎,讓我們到時候照應一下。”

    “這個當然,只是還不知道小師弟的名字呢……”

    “老師說叫小狐貍……”夜宗恒哭笑不得,坐回真皮轉椅。

    “小……狐貍?”

    “是啊,看來老師沒少被小師弟折騰過,說起話來我都聽到磨牙的聲音了。你想不到吧?”夜宗恒見上官烈陽也是一副笑不出來的樣子,才道:“老師說,小師弟姓云,籍貫也是東莞的…………”

    “這樣啊………反正這事情我去仔細查,過幾天請小師弟過來喝茶就是了。”兩人相視一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有朋友說喜歡這文章,當時只是一時心起,經過了一年的思慮也有了一些構思,那就慢慢完成吧。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9/8895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