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Excellent > 正文 第三章、大事小事

正文 第三章、大事小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匡——”

    隨著籃筐發出一聲暴響,飛云江球場宣告淪陷。

    又是一個7比0。

    東北三人組驚惶失措地從場上逃了下來,臉上的表情像是大白天見鬼了一樣,周圍沒有人去責怪他們,畢竟他們已經做出了自己一切能做的去維護球場的榮譽。但是,對手太強大了。

    夜天瀾到現在還一只手抓著籃筐,掛在半空中,居高臨下地看著全場,猶如一個君王。

    周圍的人都仰著頭看著他,真的像臣子覲見自己的主君一樣,但是,他們可沒有那種拜服的心情,他們有的只是一肚子火氣。

    這種火氣,很直白地表現在臉上,要是有人在拍憤怒這個主題的照片的話,這里倒是取材的好地方。

    唯一沒有露出異樣表情的是凌無夜,他無論何時何地都是一樣的冷酷,不過并不等與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相反,他正在思索,要怎么樣把對方打垮。

    “很強的彈跳,很強的爆發力,簡直和一個彈簧一樣!”

    正如他所思考的一樣,身穿騎士隊23號的夜天瀾,確實和球衣真正的主人一樣,有著無與倫比的身體素質。七個進球,全部是他一手由扣籃包辦的,正手,反手,左手,右手……從過人到扣籃,總是在閃電的一步中完成,讓比他高大的對手完全無所適從,只能眼看著他輕松地突破。而偶然被夾擊也不影響他的發揮,利用身體的優勢強行起跳把球交給自己的隊友,然后就自然地破解了包圍圈;球到了自己隊友的手里,對他來說只不過是把直接的扣籃變成接力而已。在他如同裝了彈簧的腿支撐下,籃筐似乎總是那么觸手可及。

    云耀陽看得更仔細。

    “一米九七的身材,跳起來能輕易地保持頭頂和籃圈在同樣的高度,如果他盡力一跳,親吻籃筐也不是什么難事吧。”

    云耀陽想起了mj他老人家說的:“在我年輕的時候,我親吻過籃筐。”眼前的人,同樣有親吻籃筐的潛力;更重要的是,他還有長高的余地。

    “今年的東莞,很熱鬧啊。”

    云耀陽緩緩地走向那個被他詬病成簡易廁所的地方——更衣室,而在他身后,夜天瀾和他的兩個跟班已經準備要離開了。

    “你們,還有沒有能和我們打的?!”夜天瀾一手叉腰,一只手抓起一個球晃來晃去。在他的對面是一群唧唧喳喳卻又不敢出頭的人。開什么玩笑,去年這里的老大都被人家給涮了,我們上去不是找死?

    環視了幾次,確定沒有人敢出來之后,夜天瀾不屑地哼了一聲,轉身就走。那個被他抓來的球,現在又被他隨便砸向了一個地方——管他是什么地方。

    “等一下。”

    聲音不響,但是對于飛云江的人來說,不啻是天籟;而在前面走的三個人,卻齊刷刷地帶著驚訝的眼神轉了過來,死死地盯住了眼前走出人群的兩個人。

    一個是剛才和云耀陽交談的矮個子。

    另一個,是凌無夜。

    夜天瀾和凌無夜,兩個人在相隔了三米多遠的地方對立著,雖然第一次見面,但是相互給對方的感覺卻好像是非常熟悉的老朋友一樣。兩個人似乎都可以聽見對方的心跳,而周圍的人也被他們之間既古怪又緊張的氣氛給吸引去了注意力。

    “就你們兩個人?”

    夜天瀾用一種懷疑的語氣反問著。雖然他并無意去譏笑對手,但是他的獨到的尖銳嗓音、富含張力的聲調和略帶驕傲的表情讓他的話在一出口的瞬間就變得帶有一種不屑的風格,這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憤怒的。

    “當然不只是他們兩個。”

    云耀陽從人群中分出了一條路,慢慢地踱到前面,他身上的牛仔褲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變成了運動短褲。不過一般打籃球的人都會隨時把運動褲穿在里面,對于他的變化也沒什么人在意。云耀陽一面依然滿不在乎地笑著,一面把長褲隨便扔給了一個路人。

    “幫我拿下,謝謝。另外順便說一聲,里面沒幾個小錢了。”

    這番話讓四周的人哭笑不得,云耀陽才不去管他們有什么想法,徑自走到對峙的兩幫人面前:“怎么玩?”臉上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玩?”夜天瀾咀嚼了一下這個字眼,用同樣戲謔的表情回過去:“那就五個球。”

    云耀陽側頭看了下身邊的兩個人,他們只是短暫地交流了一下,就同意了。

    周圍的人呼啦一下讓開了一片空間,把他們讓到了最近的一個半場。籃架下,場地邊,瞬間就被人給圍得水泄不通。一個在當裁判沒來得及逃跑的家伙被推進了場,他環顧了下四周,掂量了下自己如果撤退的后果后,只能硬著頭皮頂了上去。

    “先介紹一下吧,這是我兩個兄弟,秦戈,童靈。”夜天瀾依次指了下那個高個子和矮子。

    “云耀陽。”云耀陽淡淡地說了三個字,然后帶著詢問的表情看著自己這邊的矮個子。

    “這里的人都叫我光子,他是……”光子正想為凌無夜報名字,凌無夜冷冷地接上了一句:“隨便加不知道,愛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

    夜天瀾愕然,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臉上又恢復了那驕傲的神色。

    四個人在罰球圈周圍站定,夜天瀾和凌無夜站在中間,盯著裁判手上的橙紅色籃球。

    “走!”

    裁判輕輕地一抖手腕,球就直直地飛上了半空。

    “呔!”

    伴隨著一聲大喝,夜天瀾剎那之間拔地而起,伸手朝空中探去,凌無夜縱身雖然快,不過依然落后他起碼半秒之多,足夠把優勢拱手讓出了。四周的人不禁乍舌,夜天瀾剛才只是牛刀小試,現在才是發力的時候,光是一個跳球,就已經把對方搞得無話可說了。

    球朝著一邊的童靈飛去,不料就在童靈伸手接球之時,一只手半途殺出,硬生生把球截住。

    夜天瀾腳才落地,就看見光子和秦戈一前一后朝籃下奔去,而本該拿球的童靈卻無奈地站著,云耀陽雙手一合,再無半點猶豫就把球朝一端扔去,本來在跳球的凌無夜卻出現在那個角落,根本就不假思索抬手就射,球正好打著籃框的內沿敲了進去,發出一聲輕響。

    “該死!”

    夜天瀾氣得臉色發白,凌無夜根本就沒想和他爭球,只是虛跳了一下就閃人了,而云耀陽則吃準了是童靈拿球,干凈利落地把球斷下再傳出。第一球就這樣輕易被拿下。

    “好!!!!”

    四周看熱鬧的人都由衷高叫起來,剛才被打壓得郁悶到不行,不乘這個機會發泄下鳥氣還等什么?廣東人的本地土語這個時候也接二連三地爆了出來,一時間整個賽場此起彼伏的全是人聲。

    云耀陽接過光子興奮地傳過來的球,一只手緩緩地拍著球,眼睛卻在不停地掃描半場。

    三對三,籃下的空間很大,對方雖然有秦戈這個高個子在,不過云耀陽一眼就看出秦戈的實力不過而而;夜天瀾被當頭宰了一刀,現在盯住凌無夜不放了;童靈緊緊跟著光子,自己倒是要面對只有一人防守的內線。

    “那么,來吧。”

    云耀陽飛快地把球在兩手之間換了幾下,身子頓時一矮,秦戈以為他要硬沖籃下,也忙不迭壓重心拉腳步,云耀陽沖他微微一笑,又把身體抬了起來。這下子對方摸不到頭腦,只能楞在原地了。

    “走了!”

    雙腳發力,云耀陽就是硬吃對方反應慢一拍,沒廢什么力氣就沖到了對方的一側。秦戈想攔已經攔不住了,只能連續兩步朝籃下退去,云耀陽才不會和他死碰籃下,一個橫切朝中央地帶抹去。

    夜天瀾一看糟糕,秦戈反應確實慢,這一下被抹到罰球線這里的話,要是投籃就倒霉了,只能放棄自己的防守朝中間貼來。他的爆發力確實驚人,兩步之間已經趕回。

    云耀陽心頭一陣惡寒,夜天瀾的素質實在恐怖,要是一般人的話到了這里就會急著停下來投籃,那時候就是一個大帽等在這里,幸好自己早有估計。

    一個頓步轉身,云耀陽讓自己左臉側對籃下,后背和貼上來的夜天瀾輕輕地靠了一下,就是這一下,他明顯感覺到夜天瀾的重量和奔跑的勢能自己難以架住,但是驚訝歸驚訝,手上可沒閑著,把球直截了當朝胯下一塞,一下子穿了兩個人的襠。

    夜天瀾乍不及防,等到轉回頭去,凌無夜已經落地,球正從網中落下。

    凌無夜只能悶著頭笑了一陣,這個配合其他人是根本不知道,要不是自己下午和這個流氓跟校隊的幾個傻子對抗的時候見他用出來過,自己也未必能接住。周圍的一群男女可就傻了眼了,只看到一個球從兩個人的胯下閃出,被站在一邊的凌無夜一把抄起,然后就是一記精準的投籃。

    “媽的!”夜天瀾在一中都沒吃過這種暗虧,心頭的火一把把朝上竄起,他一把把秦戈推到凌無夜這一頭,自己一貓腰就卡在了云耀陽身前。

    “是你啊……”

    云耀陽看著眼前的少年。光是看幾個馬步就知道他基本功很好,再加上那天賦的素質,自己想向剛才一樣硬過是完全不可能的。這時候光子帶著童靈朝中間殺來,云耀陽干脆就一個轉身把夜天瀾擋在后面,順手把球塞給了光子。

    光子也是常打球的老手,雖然身材矮小但是球技嫻熟,一看這架勢就下手晃了一下假裝投籃,其實是想傳球。云耀陽傳球之后一個半轉就朝內奔去,原本是想讓光子把球吊進來。沒想到夜天瀾根本不為他所動,同樣反轉過去面對著他。光子身高比童靈還不如,只能在外線慢慢把球運到云耀陽正面,再把球傳了回去。

    “沒轍了吧?!”一面在罰球線一端頂住云耀陽,夜天瀾咬牙切齒地說著。

    “沒轍?早呢!”

    云耀陽依然是和第二個球一樣半轉身體,不過這次不是朝襠下塞了,而是很明顯地把球塞給了跑回來的凌無夜,自己反而把跟過來防守的秦戈當柱子繞,兩步就繞了出去。夜天瀾怕他接球投籃,慌忙跟了出去,中間放空的后果就是凌無夜利用速度撇開秦戈,強行上籃得手。論身高秦戈只得一百九十五以上,不到兩米,和凌無夜基本相差不多都看不太出來,而論實力更是不能相比。

    “三個了三個了!!”周圍有人起哄一樣地大叫,而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陣的哄笑。夜天瀾的眼睛如果能噴火的話,第一個想燒死的就是云耀陽。不過他也不是蠢材,居然被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再次發球,這次的防守松得讓人吃驚,居然被最矮的光子找到了投籃機會。

    光子大喜過望,趕緊出手,不過出手的一刻就知道大事不好,自己下手過重了。

    “要<!--中间广告位置-->壞事!”

    云耀陽一看光子出手才恍然大悟,趕緊奔進去搶籃板,但是依然遲了一步。

    籃下,凌無夜和秦戈彼此卡著位置,正在艱難地爭奪著,球砸在圈上彈起。云耀陽已經盡自己最快的速度朝落點趕了,依然慢了夜天瀾一拍,被他插在三個人中間,全力跳起把球一把抓了下來。

    從旁邊看,只能看到一個人從外線殺進來,然后搶著把球得到。

    只有在籃下的幾個人才知道,這一下是多么可怕。

    跑起來的夜天瀾,如同一輛發了瘋的跑車一樣,但是卻是輛異常堅固的跑車。云耀陽一是跟不住二是架不住,只能眼看著他插進自己和凌無夜之間那一點點的空間里。

    在籃下等了那么多時候的兩個人,心理的準備可以說是萬全了,但是就在自己要出手去拿球的那一瞬間,竟然有一個人用比他們更快的反應,在他們面前起身,這種滋味就像話到嘴邊被人硬截住一樣,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

    不過他們也只能認栽,對方的起跳時間比他們短實在太多了,跳得也比他們高太多了,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在高空中從他身上賺到一星半點的便宜。

    主動權易手,還沒等到他們三個有所防備,夜天瀾就從外線接到童靈的傳球,背靠著云耀陽一點一點地朝里壓,用的竟然是純正的中鋒動作。

    云耀陽畢竟不是純力量型的球員,這樣在靜止中的對抗他只能無奈地閃到一邊去,凌無夜從一側放下他人補了過來,幾乎沒有一點猶豫地就跳了起來,筆直地朝上去擋。

    “閃開吧你!”

    夜天瀾隔著凌無夜,也是毫不猶豫地同時跳起,兩個人在一瞬間就達到了各自的最高點,但是夜天瀾高舉的右手比凌無夜要高出那么半條小臂!沒有任何多余的滯空,因為那根本不需要,跳躍上的優勢讓夜天瀾完全無視凌無夜的攔截,把球從他頭頂狠狠地砸進了籃圈。借助著掛框后的沖力,夜天瀾的身體在空中硬是把凌無夜給頂了一下,落地的凌無夜只能踉蹌幾步,最后還是一屁股滑了出去。

    “這小子?!”

    凌無夜皺著眉頭從地上爬了起來,半是驚訝半是忿忿。剛才他的防守其實已經到位,但是對方就是比他跳得高,比他攻得猛,一點沒有辦法。技術是后天的,但是身體卻是天生的。

    后面的兩個球幾乎是如出一轍,夜天瀾干脆就拿著球從外線直殺籃下,云耀陽在腳步上完全能跟得住,但是在碰撞中一點點被對方擠zhan有利位置。

    碰的一下,面對著依然在搖晃的籃架,云耀陽輕聳肩膀,一只手揉著被夜天瀾頂得發悶的胸口。

    “怎么樣?”凌無夜偶爾關心一下人,不過依然是一副死眉瞪眼的表情。

    “還能怎么樣?你說一輛摩托車去撞一輛轎車會怎么樣?”云耀陽嘴里依然是一種淡淡的語氣。雙手卻不經意地把自己的身上的衣服抖了一抖,讓潮熱的感覺離自己而去。“不過撞不過是一回事情,我沒必要去和他硬撞。”

    話說完,云耀陽頭也不回地朝弧頂附近走去,對方發球。

    夜天瀾看著眼前的云耀陽,他不明白,這個笑得依然自信的家伙在自己三番兩次的沖擊下,為什么沒有半點失去斗志的樣子?不過他也不想去多思考,還是老方法,利用自己的優勢一點一點地向籃下蠶食。不過讓他吃驚的是,云耀陽主動放棄了和他的對抗,在激烈的身體沖撞下率先退讓了一步。

    “你終于頂不住了?!”

    夜天瀾一見機不可失,朝著被攻破的防線狠狠的沖擊而去,不過就在他轉身抱球的一瞬間,一只手硬是插到他懷里,啪地一下把球重重拍到地上。夜天瀾反應不及,才瞥到一個紅色的影子從地上彈起,面前的云耀陽已經把球一把撈走,閃電般地殺出三分線外。

    “快……”

    夜天瀾嘟噥了一下,自己又被這個笑面老虎擺了一道。不過這次他沒有和剛才一樣暴躁地大罵可惡,相反地,他的心里第一次起了一種對抗的意識。想在比賽中用自己的實力讓對方心服口服的意識。他沉下腰去,準備面對云耀陽組織的新一次進攻。

    賽場外是鴉雀無聲。

    三比三,誰先拿到第四個球,就很有可能把比賽拿下。

    云耀陽一面輕拍著球,一面讓自己盡量正對著對方,夜天瀾的防守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身體強度,和他貼身硬干是最低級的做法。不過他的爆發力強,追擊速度很快,過人的時候不但要一步到位,還要布好圈套給他鉆,對于三對三這種程度的比賽來說,很多時候就是靠個人能力在單打,云耀陽并不喜歡這樣單來,更喜歡利用場上雙方隊員來攪混水打配合的他,要是無法展現自己創造性的能力,就感覺索然無味起來。

    “不過,比賽還是要贏下來的!”

    腳下一發力,一個最基本的雙變向過人,云耀陽甩開夜天瀾直插籃下。

    夜天瀾對于這樣的結果并不意外,干脆地一個反向轉身,如同裝了加速器一樣兩個跨補趕上。正擋在籃下的秦戈也移動到正中央來,提身阻擋云耀陽朝籃下的突破。

    云耀陽踩完步點,人已經在空中。

    夜天瀾傾力一跳,頓時卡住了領空,只要云耀陽趕上籃,就是一個大帽下去。他手臂頎長,臂展甚至超越他的身高,是封蓋的最有利武器。

    云耀陽露出了一個不為人見的笑容,持球的手突地朝背后探去。

    “背傳?!”

    夜天瀾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右手也同時向對方的背后摸去,想要來個中途攔截。

    不過手一下去,卻摸了個空。

    隨之而來的是籃球砸地的一聲響。

    夜天瀾甫一落地就面色猙獰地朝后看去,凌無夜這時早就接球再傳,同時把童靈擋駕,光子毫不怠慢地一個跳投,搶下先手。

    云耀陽的那一下背傳,竟然還是擊地!

    夜天瀾算到了第一步,卻沒算到第二步!

    “你……”

    夜天瀾一只手指著云耀陽的胸口,這次是真的氣到說不出話來了,要不是顧及到公眾場合,周圍每一個在拍手叫好的人他都想打上幾拳。

    云耀陽一低身,抓起滾到他腳邊的球,正要朝發球的線外走去,兩個外來的人影適時出現在場邊。

    “天瀾,你竟然跑到這里胡鬧,太放肆了!!”

    一個渾厚的中年男聲高高響起,居然把四周的嘈雜都壓了過去。

    夜天瀾聽到聲音,頓時面如死灰。

    兩個身材異常高大的男子西裝革履地排眾而入,一個穿著淺色西服、不留胡須的俊偉男子快步上前,面對著如同老鼠見貓一樣的夜天瀾毫不客氣地一把揪起衣領,倒拖到另一個穿著黑色西服的人面前。

    “烈陽,這小子交給你了,居然敢到你的比賽里踢場,是我管教不嚴,真是讓你見笑了!”

    此語一出,眾人大嘩。商業聯盟的老板上官烈陽居然來到這里,看來夜天瀾四處搗蛋的事情果然驚動不小。

    “哪里,天瀾能把三個城區的冠軍都力挑下場,果然遺傳了你的天分。”戴著茶色太陽眼鏡,看不出神色的上官烈陽似乎并不在意這見事情。

    “什么三個,是四個冠軍隊……”夜天瀾還不死心地嘀咕著,夜父一聽,氣得暴跳如雷:“我夜宗恒有你這樣的兒子,真是丟我的臉,你快給我回去!!”

    四周又是一片喧嘩,有些籃球愛好者已經開始議論了,夜天瀾的父親居然是和上官烈陽同為以前的廣州軍區部隊球隊向八一隊輸送的球員、也是國家隊主力老一代隊員之一的夜宗恒。他和上官烈陽一樣,在體工大隊年代缺乏對劇烈運動的必要保護,因此不得不過早退役。退役后和投身商業的上官不同,他依然從事著體育事業,擔任了幾年的教練后,現在是省體育局籃管部門的高級顧問,也是局下屬籃球發展公司的主要負責人。

    云耀陽在一邊輕輕搖了搖頭,這場比賽估計要無疾而終了。他轉過頭去,卻發現凌無夜的臉上陰晴不定,表情出奇地異常。

    “我早該想到的……夜這個姓……”

    凌無夜咬著后槽牙擠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轉身就走,云耀陽從路人甲手里拿回褲子,正要追趕,后面夜天瀾的霹靂嗓門又響了起來。

    “你們兩個都給我站住,今天的比賽就別想這么算了!!”

    “你還敢說……”夜宗恒一面咆哮著,一面也把頭探向了剛才自己沒有過多注意的幾個人,不料頓時如同遭到晴天旱雷一樣,被轟得呆站當場。

    凌無夜充耳不聞四周的聲音,依然故我地走著。

    夜宗恒急上心頭,也不顧形象地大喝起來:“凌無夜你個混小子給我站住!!”

    凌無夜倒是沒什么,邊上的云耀陽、后面的夜天瀾和上官同時皺起了眉頭,他們并不知道夜宗恒和凌無夜之間的瓜葛,不過看得出來今天的事情要一波三折了。四周的人也都沒了聲響,想看看后面還有什么好戲。

    凌無夜根本不去理會夜宗恒的叫喊。

    夜宗恒也不是好惹的主,脾氣比他兒子還要毛上幾分,幾個大步就趕了上去,一把抓住凌無夜的肩膀把他轉了過來。

    “混帳小子,你給我搞清楚,我到底是你舅舅!你這樣低著個頭算是怎么回事?!”

    “舅……舅舅?”

    云耀陽再怎么富有想象力也想不到這種情節來,第一次露出了疑惑的面容。夜天瀾吹了下口哨,把頭別到一邊;上官烈陽皺著眉頭想了一會,仿佛是明白了什么似地點了點頭。周圍的人現在議論的聲音更大了,要是在室內,非把房頂掀了不可。

    “我不認識你。”

    一山還有一山高,凌無夜放下一句更絕的話,就大步流星地朝球場外走去。夜宗恒楞了一楞,氣得大叫起來:“你個小混蛋給我等下,怎么和你爹媽一樣倔脾氣,我叫你你聽見沒有,站住……”

    云耀陽搖頭苦笑,要是自己的老爸云中賀在場,這件事情明天就可以上花邊版頭條。不過即使是現在,事情也已經夠復雜的了。上官烈陽,夜宗恒父子,凌無夜……他得好好把事情的條理整理下才行,不然明天一定因為腦子太亂而死。

    才邁出沒幾步,長褲袋里的手機又叫了起來,云耀陽一接之下,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如同苦菜花一樣。

    “你個老家伙,現在才告訴我?我還剛……算了算了,反正也不關我事情,就這樣了,拜拜!”

    手腳利落地取下手機電池,云耀陽真的感覺到,自己有必要清理下思路了。

    不過,事情似乎變得比較好玩起來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9/8895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