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Excellent > 正文 第一章 九月三日

正文 第一章 九月三日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如果有人問,東莞籃球水平最高的高中是哪一所,那所有東莞人都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一中!

    沒錯,就是一中。

    雄霸東莞高中籃壇多年,在省內也是赫赫有名,多次獲得廣東冠軍,東莞一中是所有東莞籃球迷的驕傲,甚至在那最狂熱的時期,他們的地位達到了一個神的境界。

    如果有人問,東莞籃球水平最爛的高中是哪一所,所有東莞人也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二中!

    二中和一中,只相差一筆,卻代表了截然不同的兩個極端:一個是天,一個是地;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

    連續十七年在市高中聯賽第一輪被淘汰,十七年來正式比賽平均每場得66分失93分,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成績。

    平心而論,二中歷史上有過幾個不錯的球員,但是他們在二中就像馬入泥潭,絲毫不能發揮自己的實力,還被二中耽誤了大好前程。以至于有人激憤之下宣稱:二中要是能在籃球上打出成績來,他就把籃球吃下去。

    雖然是氣話,但是也反映出了一個現實:二中的籃球水平已經差到不能再差!

    要是在別的地方,這可能沒什么,何況二中是省級重點,論綜合成績是全省最好的,論歷史上出的人才是全省最多的,即使是女生也是全省最美的,這還不夠彌補在籃球這個項目上的缺憾?可是這里是什么地方,是東莞,廣東宏遠隊的主場,廣東籃壇的一極!在這座籃球城里打不好籃球,被人罵死也活該。

    二中的每一任校長走人前,問他們最遺憾的是什么,不用說,籃球成績沒上去。

    二中的每一屆學生畢業前,問他們最遺憾的是什么,不用說,高中聯賽沒進步。

    二中的籃球隊就像老牛拉破車一樣,跌跌撞撞、步履蹣跚地踏進了2004年,在這一年春天的高中運動會上被涮了一通之后,教練一撂挑子:不干了!于是籃球隊癱瘓,一群大個子整天在教室里打瞌睡發呆,吃不好睡不香,校隊隊長吳銘急得眼睛都紅了。不過別說他,連校長都眼睛紅得如同血球一樣,那是在教代會上被一中的校長給氣的。

    不過否極泰來,物極必反,黑暗之后是光明…………這些話聽多了,二中上下的希望之火始終沒有熄滅過,也得虧他們沒熄火,要不然,這個城市,這個國家就沒那么熱鬧了。

    2004年的第一場秋風,刮起在九月三日,開學兩天之后。

    隨風而來的是………………

    云耀陽。

    **********************************************

    “哈哈,資源不錯!”云耀陽在二中對面的面店里坐了半個小時,把進進出出的女生看了個飽。二中的美女果然是名不虛傳,看得他眼睛都發亮了,手里的數碼照相機不停地發出聲音,邊上的人對他側目而視,臉上都掛著同樣的兩個字:變態!

    不要誤會,云耀陽云大帥哥不是變態,他只是有攝影的癖好而已,雖然他攝影的對象都是二八年華的青春少女,但是他是遠觀大師,從來不對這些女生下手的,照片也僅限日常生活照而已。話說回來,他的攝影技術在廣州一帶也算是小有名氣,多次獲獎,至于作品的主題,無一例外都是……

    但是,同一個地方呆多了總是無聊的,廣州各個高中的大小美女被他拍了個夠,看看再下去自己要淪落到向初中生下手的悲慘地步,他開始思量著轉移陣地了。正好,他老爹云中賀工作調動,回了老家東莞,他也就名正言順地回來了,而且首選二中作為自己的根據地,至于二中為什么收他,那就要去問他的大姨媽了——校長辦公室里坐著的那位是也!

    “好,出發!”

    云耀陽站起身來,腦袋險些被低矮的天花板上那把老掉牙電扇給分成上下兩塊——誰讓他有一百九十四公分的身高呢?!為了不讓自己的腦袋像猴腦一樣被開蓋,他只能弓著腰如同白灼大蝦一樣從桌椅板凳之間穿過,臨了還給了柜臺里收錢的小姑娘一個特寫,看到對方從抽屜里拿出一把水果刀在瞄準自己之后,他一個轉身瀟瀟灑灑地走出了面店的大門。

    在夏末秋初的陽光下伸了個懶腰,云耀陽就是這條馬路上最耀眼的太陽。

    黑色的t恤,黑色的牛仔褲,胸前銀白色的數碼相機,還有——左手手肘開始纏繞到手掌,只露出五個指間的繃帶。從衣裝上來看雖然新潮卻也無可挑剔,再加上他帶著三分微笑的清秀臉龐,一時間打擊得馬路對面的二中男生集體失去自信,女生集體騷動。

    迎著眾多好奇、花癡、愛慕、羨慕、嫉妒、憎恨……的目光,云耀陽走到了二中的大門口,隨手給了一個女生的側面一記恰到好處的抓拍,惹得對方本人羞紅了臉,身邊的護花使者七竅噴火。他本人則一抬腳,在管門大媽癡迷的眼神中邁進了學校的管轄范圍內,第一個目標是:校長室!

    被不知道哪一任校長命名為“精業樓”的主辦公樓共有六層之高,而校長室在第六層,居高臨下俯瞰整個校園是再方便不過。但是,國家規定六層以下建筑不得安裝電梯,所以云耀陽只能用腿爬了。

    在咒罵了一百多聲為什么不把樓造高一層之后,云耀陽終于看到了校長室的大門。

    “大~~姨~~媽~~”拉著京劇腔調,云耀陽推開了校長室的門,在他的預想中,自己那位徐娘半老還風韻尤存的姨媽大人應該是端坐在辦公桌后,一手拿著咖啡,微笑著歡迎自己的來到。

    “——————”

    沒有微笑,沒有擁抱——確切的說是沒有姨媽大人,相反,一個身穿白色運動裝的長發美女正站在房間中央,呆呆地看著自己。

    鵝蛋臉,像;丹鳳眼,像,柳葉眉,像;88、59、86的身材,還是像!

    云耀陽笑容滿面,說出了讓他后悔萬分的一句話:“恭喜姨媽整容成功!”然后條件反射一般舉起了照相機。

    一秒種之后,鏡頭里的白色驟然擴大,云耀陽感到手一痛,照相機就不翼而飛;然后肚子上一痛,整個人臨空飛起,栽到了一邊的真皮沙發上。

    讓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在云耀陽舉起照相機的同時,白衣美女飛身而上,先是一個手刀切腕,另一只手穩穩接住掉落的相機;隨即縮身飛腿,一個窩心腳蹬在云大爺的肚子上,把他活活踹上了沙發。

    “打得好!”

    一個不失清脆的女聲從隔壁小套間里傳來,云耀陽只看到他那氣質高雅的姨媽紅著一雙眼睛,從套間里緩緩走出,回到了辦公桌前。

    端起了一杯咖啡,加上一個虛偽的微笑,方文雅看著自己被打到沙發上的外甥,心里開心不已。

    我需要整容,當年堂堂中山大學第一校花需要整容?!

    說出這句話來你就已經死了,還想拍什么照片,真是不知好歹!

    “校長,這個滿嘴油的家伙就是您那英俊瀟灑、氣宇軒昂、智慧非凡的外甥嗎?”白衣美女的聲音如同婉轉的歌聲一樣悅耳,但是臉上卻帶著詭異的微笑。

    “是啊,他就是我那英俊瀟灑、氣宇軒昂、智慧非凡兼油腔滑調、鬼頭鬼腦的外甥!”方文雅還是紅著眼睛,繼續微笑著說。

    云耀陽掙扎著從沙發上直起身來,看著面容相似的兩個女人,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姨媽……你……她……我……”云耀陽現在是干瞪眼說不出一句整話,一只手在三個人之間點來點去。白衣美女見狀,終于忍不住笑了出來。

    “云耀陽,你給我聽好了!”方文雅勃然變色:“你爸你媽把你交給我,那就任我殺任我剮了,這是作為家里人說的話;至于在學校里……云同學,我希望你能遵守學校各種規定,聽從老師的教導,不要讓我難做!要是你敢和以前在廣州一樣為非作歹,哼哼!”后面的話不言自明。

    云耀陽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姨媽在大學里的綽號叫黑玫瑰了,真是惹不得的主啊……

    “照相機沒收!”方文雅飛快又不失優雅地把照相機塞進了抽屜,順手上了鎖。

    “反對!”

    “反對無效!”隨著方文雅的話,白衣女朝他揚了揚拳頭,嚇得云耀陽不敢吱聲了,這個免費打手可和他的姨媽一樣惹不得,要是不幸落到他手里,市中醫院估計就要開張了。

    “這位是林語老師,是體育老師,也是你們高二(2)的班主任,你要好好聽她的話。

    “咯嘣!”云耀陽的最后一絲希望也宣告破滅,班主任,那不是以后天天要生活在暴力統治下?看來自己前途堪憂啊,先別說過高考上大學,現在都朝不保夕,能活幾天都是個問題。

    林語笑著拍拍云耀陽的肩膀:“忘記說了,我是東莞市武協的,家里是武術世家!”

    “天啊!!!”

    **********************************************

    林語在前,云耀陽垂頭喪氣地跟在后面,手里拿著的是自己在學校的全套家當:校服、課本。把東西暫時放到校長室后,林語又帶他去辦這個證那個證,好不容易辦完了,趕忙把他帶到了操場上。

    “來這里干嗎?”

    “你今天上的第一堂課是……體育課。”

    高二(2)班的學生正在操場上列隊,男生由體育組夏曉忠老師負責,女生本來是林語帶的,但是她遲遲未到,急得光棍夏曉忠坐立不安。

    下面的學生自然知道夏曉忠的鬼心思,都在那里竊竊私語,夏曉忠又不是聾子,一聲大喝:“誰再講話今天就跑三千米!”此話果然有效,當下沒人敢響了,而他們千盼萬盼的林語也來了,只是后面多了一根尾巴。

    “同學們,這位是新來的插班生。”林語說完之后朝云耀陽斜了一眼,意思是你該上了。

    “大家好,我是云耀陽!”無精打采的云耀陽只說了自己的名字,就再也不說話了,他心疼啊,一眼望去本班五十號人里有女生二十六名,其中各檔美女十八人,多好的抓拍機會,可是現在!他的手下意識收到胸前就停住了——那里空空如也,照相機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好帥啊!”

    “是啊,真帥!”“有魅力!”

    這是女生的私語。

    “臭屁!”

    “無聊!”“小白臉!”

    這是男生的交頭接耳。

    云耀陽自然知道他們在說什么,反正自己聽得多了,也不在意。他的眼光瞟到了男生最后一排,那里有個和他差不多高的男生,一臉酷相站在那里,仿佛與世隔絕的樣子,周圍無論說什么他都無動于衷,只是在自己看他的時候,他的眼睛里冒出一點神采來。

    “美女……不,林老師。”云耀陽一面按住林語揚起的拳頭,一面陪笑問道:“那個人是……”

    “哦,你說凌無夜啊,他是我們班的學生啊,怎么了?”

    “沒什么沒什么,凌無夜,好怪的名字。”

    “好了,站到最后一排去,今天我們上課的內容是……”

    “為了歡迎云耀陽同學,我們今天就集體自由活動好了!”夏曉忠搶先說了一句,男生頓時激動起來,不等他反悔就作鳥獸散,林語望著拿一大片人四散而去,心里已經把夏曉忠千刀萬剮,然而事已至此自己也不能說什么,只能喪氣地把女生遣散,然后氣哼哼地走回了辦公室。夏曉忠本想追趕,但是被林語眼中的兇光嚇倒,一只腳比畫了半天,還是沒敢邁出去。

    自由活動,運動場上自然成了男生的天下,要吸引女生的目光,玩運動是再好不過的了。

    二中的籃球水平差,但是打球的人卻是最多的,八塊水泥場經常是站滿了人,四塊室外塑膠場本來是校隊用的,但是現在校隊癱瘓,也就被普通學生用上了。還好今天人不多,八個普通場用了七個,四個塑膠場有兩個是校隊的幾個人在玩,還有兩個空著。

    云耀陽的到來讓男生女生的眼前一亮,一米九四可不是白長的。眼紅歸眼紅,用還是要用他的。

    于是,云大爺連東南西北都沒分清楚,就稀里糊涂上了場。

    高二(2)班內部3對3比賽正式開始。

    過了不到十分鐘,云耀陽就下來了,確切地說,是被大家齊心協力轟下來的。

    “有如此身高,在內線拿了就傳,也不投球也不扣籃,在外線拿個球吧,傳得莫名其妙,多次出界砸人,凡是和他配合的,沒一個有好下場。”

<!--中间广告位置-->    “云耀*本不會打籃球!”

    這是本班幾乎全體同學的一致意見。

    說是幾乎,是因為還有一個人沒這么想,那個人就是凌無夜。

    云耀陽現在只能坐在遠處,用手指畫圓圈,只要他一靠近籃架,無數鄙視的目光就朝他射來,他現在臉皮薄,吃不消,只能躲在一邊。

    看著男生丑態百出的籃下角力和女生沒頭蒼蠅一樣的亂叫,云耀陽心里是要多郁悶有多郁悶。

    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云耀陽回頭一看,是那個絕代酷哥凌無夜。這家伙自從比賽開始就在場外看了,也不上場,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他無關一樣。

    “干什么兄弟?我心情不好,走遠點。”

    “和我搭檔打吧。”

    “什么?”云耀陽一怔:“打什么?”

    “籃球。”

    “為什么和你搭檔?”云耀陽嘿嘿冷笑道。

    “因為在這里只有我能跟上你的傳球,如果我沒看錯,你是一個不錯的控衛!”

    云耀陽慢慢站起身來,平視著凌無夜,他并不吃驚凌無夜和他幾乎一樣的身高,他驚訝的是凌無夜給自己的感覺,仿佛像是老朋友一樣的熟悉。自己是組織后衛的身份竟然被他一眼看破了?!凌無夜單手把手里的球一送,云耀陽接住,再彈回去。一傳一遞之間,兩個人都震懾于那順暢的手感,雖然沒有打過一秒鐘的比賽,但是他們一點也不陌生。

    “和誰打?”云耀陽笑了。

    “他們。”凌無夜一指遠處的兩個人:“前校隊隊長吳銘,大前鋒董義。”

    “為什么是‘前’校隊?”

    凌無夜還是沒有一絲表情變化地道:“本校校隊現在無限期解散中。”說完單手抓球大步朝塑膠場走去,云耀陽從地上抓起剛買的水喝了一口,快步跟上。

    “挑戰,2vs2。”凌無夜走到場邊,酷酷地說。

    吳銘和董義一時沒明白過來這個酷酷的小子想干啥,云耀陽在邊上加了一句:“我們和你們,2對2,七個球沒意見吧?”

    吳銘算是明白過來了,云耀陽他不認識,凌無夜他是認識的,當初也在校隊打過幾天,但是后來和教練吵架就退出了。

    “不錯的身板!”吳銘看到云耀陽的身高,心里抨然一動,但是想到現在的球隊亂成了一鍋粥,心情又低落下來。

    “打不打!”云耀陽懶洋洋地追了一句,吳銘也沒多說,做了個“來”的手勢。董義自然是跟著隊長走,堅定地站在籃下。

    周圍的人呼啦一下全圍過來了,但是看到是云耀陽之后,不約而同地發出了鄙夷的聲音。

    “就他啊……”

    “不會打球的還來挑……”

    “垃圾。”

    吳銘聽到了周圍的話,不由心中一亂:難道他只是身材高大而已?而且他看見云耀陽穿著牛仔褲,心里又是一毛。

    仿佛是為了回應吳銘的質疑,云耀陽抓起球運了兩下:“七個球,我們先發,ok?”

    “ok!”看到他的運球動作嫻熟,吳銘又稍微多了那么一點信心。

    場上形勢:吳銘:身高一米八三,后衛/董義:身高一米九五,前鋒vs云耀陽:身高一米九四,后衛/凌無夜:身高約一米九四,???。

    “來了哦。”云耀陽一面說著話,一面緩緩地運球接近三分線,吳銘雖然身高矮他一頭,但是也只能頂出去防了。

    沒有預兆地,云耀陽猛地將球一拍,整個人急速啟動,瞬息之間已經和吳銘平行而立,吳銘此時方才反應過來,趕緊向側后方滑步想要阻攔云耀陽的去路,站在另一側的董義已經撲了過來。

    云耀陽一看兩人夾擊正合他意,一個急停暫時晃開了吳銘,單手高拋把球朝董義的后面吊去。

    “完蛋!”吳銘暗叫不好,和董義同時回頭看時,凌無夜已經高高躍起,右手迎球一托,將球穩穩托進了籃框。

    “好球!”周圍的人齊聲叫好,但是卻都是給凌無夜的,至于云耀陽,還是那句話:不會打亂打!

    外行看熱鬧。

    現在的云耀陽哭笑不得,只能用這句話來安慰自己了。

    內行卻在看門道。

    吳銘和董義對了一眼,都知道這個家伙不簡單了。

    “你不用夾擊了,防住凌無夜,我想辦法頂住他。”吳銘對董義下了命令,但是對自己,對董義他都沒有絕對的信心。

    云耀陽持球,還是站在弧頂。董義現在學乖了,緊緊地貼著凌無夜寸步不離;吳銘站在線上預備應付云耀陽的突破。

    “2對2,空間就太大了。”云耀陽不知道是在說給誰聽了,左手控著球,右手一招,凌無夜仿佛和他商量好了一樣,從右側跑了過來,董義也只能跟著跑,不同的是一個在線內一個在線外。

    在董義堪堪跑到吳銘身后,而凌無夜也跑到自己身后的時候,云耀陽動了。

    還是左手一拍向左前方跨了一小步,但是這次是虛晃一槍,云耀陽接著就是換手,以左腳為支撐點右腳發力前沖,整個人從左到右變了方向,吳銘的基本功不錯,還能一個滑步跟上。

    云耀陽嘿嘿一笑,右手將球向回一拉,球又回到了左手,然后收腿,起跳,伸臂,電光火石之間,人已經在空中飛揚。

    董義完全忘記了隊長囑咐的話,半途中改變方向,跳起來伸長手臂想要封蓋云耀陽的投籃。

    跳得不高,應該是能夠到的。

    董義心里是這樣想的,吳銘又何嘗不是這樣?他甚至已經準備在搶籃板了。

    “怎么,他在笑?”董義眼里的云耀陽滿面春風,仿佛球已經進了一樣。

    云耀陽的手腕在半空中一轉,在即將被董義蓋掉的前一秒,將球送到了自己的左后側,董義面如死灰地看著云耀陽在面前緩緩落地,而原本是他防守的凌無夜接球之后,在三分線外沒有起跳就輕松出手,穩穩當當射進了一個遠射。

    “好球!!!漂亮!!!”這次不是傻子都看出來了,云耀陽的球可是絕對妙傳,高二(2)班的人都傻了眼,這真的是被他們集體轟下去的“不會打球”的云耀陽嗎?

    “不會打球的是你們!”云耀陽在心里狠狠說了一句,和凌無夜拍手相慶。

    “還打不打?!”凌無夜看到吳銘他們一臉頹喪,生怕他們棄戰。

    “打!”吳銘發狠了,一咬牙道。

    第三球。

    云耀陽已經站在罰球線了,吳銘緊靠著他,手臂不斷揮舞;董義再也不敢妄為了,死死攔住了凌無夜。

    看看沒什么機會,云耀陽主動退了三步,但是他的舉動使得吳銘開始犯神經,也跟了出去,無形之中把空當再度暴露了出來。

    不過云耀陽也不急著打,還是繼續不緊不慢地運球,從中間到左邊,再回到中間。

    “你是哪里來的,身手不錯。”吳銘主動地開口,也想分散一下云耀陽的注意力。云耀*本不會上他的當,一個轉身背對吳銘,把球保護得滴水不漏。

    “你問我啊……”

    “我是……“云耀陽的重心向左偏了偏,吳銘馬上調整了下步伐。

    感到身后的人動了下,云耀陽又露出了“一切都在我掌握中“的笑容。

    可惜,吳銘看不到,要是他看到的話,一定有所防備。

    “我是——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東省廣州市匯誠中學高一(6)班班長兼校隊第一組織后衛,云、耀、陽!”

    陽字剛剛落音,云耀陽的身體猛然向右一轉,吳銘早有防備,一個大滑步跟了過去。

    云耀陽的左手此時向后一圈,借著揮空的力道沒來由地把身體又朝左邊轉了回來,轉身的同時左手一擋,將吳銘徹底擋在身后。然后連續兩個跨步把自己的爆發力發揮到極限,腳踩著罰球弧虛線部分起跳,左手抓球高高揚起,竟然是灌籃的動作!

    董義再也忍耐不住了,在云耀陽沖進內線的同時也沖了過來,兩人幾乎是同時起跳,董義如同黑鐵塔一樣豎在了云耀陽和籃框之間。

    “不要啊,你個笨蛋!”吳銘再也忍不住絕望了。

    云耀陽腰腹一挺,人在空中一滯,閃電般將高舉的左手一收一抖,球從董義的腋下竄了過去,直接飛向了三秒區的另外一端。

    董義現在才明白過來,已經晚了,他的怒吼更像是野獸垂死前的徒勞掙扎。

    另外一側,幾乎是好整以暇地走進內線的凌無夜接住球,原地起跳一個打板,球干脆利落地從網間落下。

    “greatpass!”

    兩只拳頭輕輕地碰到一起,第一次合作,非常愉快!

    四個方向同時響起了掌聲,這次,觀眾是被這對搭檔徹徹底底地征服了。高二(2)班的人尤甚,在他們班里可是出了兩個高手啊。整個班的學生都亂成了一團,有人叫天的,有叫爺爺的,還有叫祖宗的……

    “不打了不打了。”吳銘根本就沒有再打的意思了,這完全是大人逗小孩嘛!

    云耀陽和凌無夜面面相覷,總不能逼人家打吧,于是借坡下驢,走人了事。現在可是第四節課啊,兩個人趕緊從人群中殺出,直奔食堂而去。

    “對了!”

    吳銘想起什么一樣地大吼著:“你們兩個來找我啊,我在高三(1),要你們進校隊!”

    “什么?沒聽見!!”

    兩個人很有默契地擺手,校隊,我們學校現在有那玩意兒嗎?

    **********************************************

    午飯后的生活波瀾不驚,云耀陽和凌無夜雙雙翹掉午休和下午的自習課,跑到球場上去磨合去了。正好球場上有其余幾個不信邪的“前”校隊隊員,于是紛紛挑戰,兩人談笑間大殺八方,殺得校隊一干人鬼哭神號,吳銘為免弟兄再遭屠戮,厚著臉皮來勸說他們加入連教練都不知道在哪里飛的籃球隊,得到的答復自然是沒門。

    球打得是爽,但是回到教室看見林語滿是青筋的額頭和快要跳出眼眶的眼球,事情就沒那么好解決了。

    “云耀陽,你膽子不小。”

    “嘿嘿嘿,班主任大人,生氣對皮膚不好……”

    “有你在,我已經做好了短壽五年的準備,皮膚我是不在乎了,你應該考慮一下自己的骨頭了!!”

    一記左鉤拳……沒打中……

    “最后的兩節自習課你就站在走廊上吧!凌無夜,滾進去,要是再翹課我就要你的命!”林語老鷹捉小雞一般把人高馬大的凌無夜給捉進了教室,重重地關上了門。

    云耀陽呆了半晌,在外面拍門狂叫:“為什么只有我一個人站在外面啊!不公平……”

    門打開一條縫,林語露出半個腦袋:“為什么?凌無夜雖然一直是上課神游天地,但是從來不逃課,想必你是主謀,應該重罰!”說完再度撞上了門。

    “切!站就站,又不是沒站過……”

    沒錯,又不是沒站過,但是這次不同。

    云耀陽整整站了九十分鐘,一直站到雙腿麻木不仁才得以解脫,放學的鈴聲一響,他就一屁股坐倒在地板上,一邊揉腿一邊在心里詛咒林語被毀容。

    同學都從他身邊經過,他一點也不在意,他的臉皮是可調整性的,該薄則薄該厚則厚。

    凌無夜最后走了出來,一把把他拖了起來。

    “腿能走么?”

    “廢話,當然能走,不過還得休息一會,你下次來試試就知道厲害了,我說你怎么運氣這么好,都沒挨罰……”云耀陽不滿地嘀咕著。

    凌無夜默然不語,做了個跟我走的手勢,就抓起書包朝樓下走去。

    “去哪里啊?”云耀陽急了,一把拖住了對方。

    “飛云江球場,城南最大的街頭球場。”

    “街頭……難道有街球?”云耀陽一下沒了興致,他不喜歡街球。

    凌無夜搖了搖頭:“有比街球更好的東西……”

    “什么東西?”

    凌無夜盯著云耀陽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道:

    “烈——陽——聯——盟!”

    說完,凌無夜再不開口,自顧自先行離去,云耀陽一楞,趕緊追著他的身影而去。

    烈陽聯盟?!

    我倒要去見識一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9/88959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