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首爾風云 >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七十九章 苦過跪過笑過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七十九章 苦過跪過笑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心理學有個結論是,外貌認知差別最大的人反而是有最多的追求者。簡單地說,就是兩個除長相外其它條件都大致相同的女子,一個是80%以上的人公認的美女,而另一個是一半人群覺得極美另一半卻覺得無感甚至是丑的女子,后者才往往會收獲更多的追求示愛。

    這話真理性與否,目前為止也只是被某個研究團隊通過各社交網站的人際關系大數據做了初步的認定,而至于現實中是不是真的如它所論有著完全普適性,有些人或許相信而有些人就該存疑了。

    比如金夏妍從來就不認為她歐尼是個真正的美女,或許是素顏看得太多又或者是跟著歐尼去皮膚科美容科做過一點完全絕密的事情,反正在她眼里金泰妍這個女人就是愛的人覺得極美然而還有不少人覺得長相很奇怪的那種人,即使她從來就不認為和歐尼有極相似長相的自己也可能是個讓人無感的路人女子甚至丑女。

    所以按照金夏妍的說法和之前的心理學理論,她歐尼就該是打遍公司無敵手順帶橫掃圈一眾牛鬼蛇神大小idol都不費吹灰之力的真熱門追求對象了吧?然而事實并非如此。

    從小到大,至少是從05年到現在,排除各種fans信件后金泰妍自己收到的情書表白信或者短信搭訕什么的真心就沒超出過兩手之數。這一點,或許沒人解釋的話那就只有跟她感同身受的鄭秀妍xi能瞬間秒懂了。無他,李大老板的威勢太重爾。

    經紀公司里的前后輩們尚且還有理可緣,畢竟任誰經年累月地聽著同事們八卦會社里某位大姑娘和外面一家超級企業會長的關系,甚至還在私下里被經紀室長藝人組長隱晦地耳提面命要守好做idol的本份,那他們自然也不會再肆意地帶著普通朋友以外的心思和這位大姑娘交情更深了。

    而至于外面的人,畢竟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的,這個電視臺的pd人脈稍微提點著,那個新聞報的熟悉記者不時透露點,瞬間也是理解了,于是美和下面的人都不需要再發些什么業內黑話,那些娛樂圈里個頂個的人精就都知道了一旦遇見金泰妍,甚至順帶遇見整個少時一定要繞著道走,哪還有別的心思去要個電話發個短信的?

    所以,除了金希澈這種天生二缺卻有些真聰明的以外,理論上應該是追求者眾多的金泰妍這么多年真正收獲的異性朋友還真沒有幾個,無怪她會時常在line上向旦oppa哼哼唧唧地抱怨起來。

    不過,話又說回來,按照理論說法大部分認為的美女就一定追求者不多嗎?李旦以為,現實中或許還是有一點普適性的,比如鄭秀晶。

    那么多人看好的小美女,從小還是娃娃頭的時候就被經紀公司騙著哄著去拍了不少大公司才有資本制作的海外市場廣告,長大了多的不說,至少也是經常能被各國網民選進各種外貌身材排行前列的存在,所以她的美貌程度也是無需贅言無需爭論的。

    然而她還真是沒被幾個人正兒八經地追求過,扳扳手指,灣區的某位發小算一個,公司里待過同一個聲樂組的樸燦烈oppa算一個,另外數得上號的就只有加州二代馬可xi了,所以對他而言怎么說都是天之嬌女的晶晶姑娘過著的真算是個凄涼的人生啊。一個字,衰。

    說到底,這種情況一方面該怪她自己太過高貴冷艷,另一方面就要怪她太早被外人貼上了李旦家族的標簽。

    畢竟單單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idol,有些人還是沒什么退堂鼓心理甚至是更加熱衷于追求熱捧的,而一等到她出入大莊園傭人前后隨之后,再有膽量的毛頭小伙也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真的敢腿肚子不抽筋舌頭不打結地站在鄭秀晶或者她姐夫的面前好好說話了。

    “mo?”比如現在鄭秀晶就一臉糾結地聽著某位公司后輩站在她面前結結巴巴地問起話來。

    “sul……哦不,素囧xi,這……這……我是想問,你……你……能幫……幫我要到,tei……tae……泰妍前輩的聯系方式嗎?”鄭秀晶簡直無語,對著說話人身邊的老熟人樸燦烈甩了個無可奈何的眼神,聽著來人廢了好大的勁才吐明白自己的說辭。

    “素囧啊,伯賢是想通過西卡前輩聯系上泰妍前輩,看在以前一個聲樂老師的份上你就幫幫他吧。”

    前后輩制度森嚴的地方就是這點不便,本來都是在各自組合里擔當相同角色的idol,結果因為年齡大小的差別而只能活在各自年段的小圈子里,連和大前輩稍微交流一下自己專業特長或者請教一些其它問題的機會也沒有,難怪今天被經紀人趕到公司好好排練當周人氣歌謠舞臺的鄭秀晶會在底樓休閑吧遇見樸燦烈和邊伯賢的時候,被他倆順便以差不多年齡的親故和先后歸在同一個聲樂老師門下的名義攔著索要金大前輩的聯系方式。

    “你想干嘛?”根本就不在乎從年齡論起她應該叫邊伯賢oppa什么的,鄭秀晶直接就用平語問道。

    “組合給他訂了首抒情歌在新單里,隊長讓他自己去找feat歌手,哦對了,伯賢你也可以問問素囧有沒有意向啊。”看著同伴漲紅了臉又是害羞地不敢面對跟自己有過一段小曖.昧的女前輩鄭秀晶,樸燦烈只好打著哈哈幫他問道。

    “好吧。晚上我轉給燦烈讓他給你。”急匆匆拿著買好的咖啡趕回樓上練習室的鄭秀晶甩過一個爽快的答復就要抬腳離開,卻又被樸燦烈一句話給攔了下來。

    “素囧,最近一起出來喝杯咖啡吧,很久都沒和你見過面了。”憑著直爽的性格圈粉無數的樸燦烈大大方方地邀請道,一點都沒發現身旁的同伴眼里那絲黯然。

    “有空再說吧。oppa,v媽她們還在練習室等我呢,這就先走了啊,回見。”鄭秀晶轉身再次應答著擺了擺手,跟樸燦烈彎了彎嘴角微笑示意一下就禮貌離開,只留下小心愿沒有完全得到回應而稍許遺憾的樸燦烈和更加被忽視的邊伯賢面面相覷。

    “這就是大小姐啊,看到了嗎伯賢。”樸燦烈笑著對他同伴調侃,眼里掩飾不住尷尬之色地留念著鄭秀晶的小裙擺消失在了電梯口。

    “是啊。”廊道里最后卻傳來一聲有些娘炮的嘆息,和前一個粗粗的男人聲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

    首爾中區,新堂3洞某家路邊小吃攤上,兩個衣裝正經明擺著應該坐到新羅酒店咖啡廳里喝下午茶的男人卻頂著頭頂上西下的陽光在人來人往的平民街市上吃起了特色辣炒年糕。

    “沒事做嗎?整天就知道來韓國瞎晃。”李旦拒絕掉年糕店年輕老板娘紅著臉送上來的石榴汁,皺眉對著跟前大口吞著食物的傅倚石說道。

    “老板您又不給我開工資,我那公司的董事長說了只能給我留點期權,我這不得自己四處瞎晃悠著找點外快嘛。”傅倚石抬起頭來一笑,肉麻諂媚的表情簡直讓人作嘔。

    “合著傅大總裁也成了斤斤計較的升斗小民咯?”李旦懶得打量他的老臉說道,“以前不是說過茍富貴就要先相忘嗎,忘的是啥?原來不是金錢名利哈?”

    年輕的時候在大學里靠著一套正義凜然的說辭直接就被某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看重于是在畢業后隆重推薦給美和的傅倚石,聽著李旦調侃卻沒有任何的羞赧,竟然還偷摸著對大棚里一邊做著炒年糕一邊卻不忘張望這邊的年糕西施老板娘甩了個媚眼。

    “生計啊,蠅營狗茍啊,老板您離我們這些小人物的生活太遠所以不清楚,柴米油鹽才該是我們生活的目標誒。”

    “行了吧,不就是想來要點資源嗎,犯得著這么下作自己。”

    明明是正經書香門第的出身,雖然家道中落后一度淪為社會最底層生活的貧寒人家,但在李旦眼中從來就不缺少真正風骨的傅倚石每次面對著他卻總喜歡弓腰駝背地擺出任打任罵的二皮臉姿態,李旦有些時候也是非常看不順眼。

    “那么老板您是同意我們和cj繼續擴大在亞洲市場的合作了?”傅倚石毫不在意他老板的鄙視目光問道。

    “人脈已經給你了,自己去做吧。”李旦想了一會兒,手指一扣一扣地有節奏敲著有些油膩的餐桌桌面說道,“你也別老想著打這些小細節的主意,正經把cinemark那件事辦好才是你的立身之本。集團里我也不是完全說了就算,捧你去做電影公司的老總已經有些股東在對我說話了,這可是個肥差<!--中间广告位置-->。”

    “是。老板您放心,美國那邊我已經處理好了,大摩跟我們談好了操作細節,下個月一號就可以開始正式的并購。”說到自己的專業,傅倚石這會兒就再也不復之前的馬屁精模樣,直起了身子簡單利落說道。

    “哦?貿委會那邊的審查你也弄通過了?”李旦問道。

    “是。行業調查的文件已經拜托一家律所在做,我在哈佛的一個同學他公司也幫著做好了會計方面的工作。我研究了貿委會那邊的條件,其實從正常的程序方面應對我們還是有一半以上的概率通過……再說我們這次合并交易大體都在美國以外,他們有心阻攔也沒辦法完全成行的。”

    “嗯。有些事情也不是一定要按部就班地做,我捧你做老總看重的就不是你從學校里學的那套正經門路,臉面上的東西別顧忌,放手去做吧。”李旦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么百貨那件事你是知道的?說說,有什么想法?”

    “不如老板您讓我這事完了去做百貨的老總?我想我是能拉著它走出這爛攤子的。”傅倚石卻是大大咧咧地承諾道。

    “想多了,只是考考你有沒有腦子,你小子還沒那個資格做上百貨的ceo。”李旦再次敲了敲手指說道,“先磨練幾年,我的幾個家里人工作上的事情還要你幫忙看著,做好這些再說吧。”

    李旦不痛不癢地又教訓了傅倚石幾句,看著一身杰尼亞西裝精英人士裝扮的他卻像個農民工一樣伸手抹掉了嘴上的油膩,鄙視地撇過嘴便向年糕西施打了個手勢結賬。

    “唐生太正高新太穩,年輕一代里就只有你這個后起之秀有點沖勁,我等著你的成績。”站在奔馳車門前,李旦對著準備走上另一輛商務車的傅倚石再次說道,而他那語重心長的模樣卻已然和一位日薄西山的老頭子差不多了,要是被鄭秀妍之類的看見一定又會撅著嘴巴揪著他雅痞的領結嘀咕抱怨。

    傅倚石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禮儀的完整度即使是死板守著古代儒禮的韓國老學究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等著李旦的座駕揚長而去,他才收回送行的目光再次對念念不舍望著自己的年糕西施遞了個愛意綿綿的眼色,之后便干脆利落地坐進那輛平淡無奇的別克車掉頭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任誰都不會看出現在這個能和一位明擺著的大貴人坐在路邊攤上沒形象吃著小吃的男子,其實他在過去的歲月里曾經無數次在這樣的小店里干過端盤倒水的兼職工作,甚至在他第一次拿到大把工資有底氣帶著自己的生病老娘進入高級餐廳吃飯的時候,他還不能像今天面對李旦時的灑脫那般抬手就可以毫不顧忌地抹掉自己臉上的油膩,要知道他當初可是戰戰兢兢鼓起勇氣才在侍者的善意中點完了那餐飯的啊,再多的拘謹和藏拙他做得也不算過。

    畢竟像他自己說的,他就是個以前苦過的小人物,只是今日茍富貴了而已,可不敢真正大笑著忘了自己柴米油鹽的本份。

    然而李旦卻真心期待著這個小人物有朝一日能夠擦出的火花。

    ……

    清潭洞,同一時間另一個檔次截然不同的餐廳里,崔秀英翹著二郎腿妝容精致地喝了一口純正的安提瓜原產咖啡,而跟她坐在一起隨意閑談的同桌人卻不是意料之中的緋聞男友鄭京浩,竟然是在往常的鏡頭前跟她交集甚少的少時忙內徐珠賢。

    “會社有意在你和泰妍還有允兒當中選一個做solo歌手,知道吧?”崔秀英悠悠然地問道,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談戀愛的緣故,最近她倒是顯得穩重或小資風范更多一點了,一點都沒有過去在團隊定位上的綜藝idol表現。

    “我?為什么不是西卡歐尼?為什么是允兒歐尼?”徐賢恭恭敬敬地連珠似問道,茫然睜大了她標志性的水靈靈大眼睛。

    “oppa剛給西卡弄了個時尚公司,她可沒心思再做這些了。至于允兒……你也知道會社的風格就是只要好看的不要好聽的,允兒推出去也是迎合市場吧。”崔秀英答道。

    “歐尼為什么會突然和我聊這些。”徐賢并沒在意她隨意透露出來的西卡歐尼最新動向,反而繼續有禮有節地問道。

    “不是今天沒事做請你出來喝咖啡嗎,聊著聊著就到這了啊,還問為什么。”崔秀英輕輕一笑,“以前大家都忙著自己的工作,要知道從一開始我你還有西卡都是最好的朋友呢,總是應該比別人多點關心的。”

    “謝謝歐尼。”徐賢撥了撥耳邊的頭發應聲道,停頓了一會兒,又問起另一個話題,“李旦oppa最近還好嗎,我看新聞上他的公司上市失敗了……”

    “哈?你還關心上經濟新聞了?不錯不錯,屋里忙內終于長大了!”崔秀英好笑說道,“安啦,對他來說不痛不癢的結果,就是前天給干媽打電話聊過,這一次似乎他們公司要付出好幾億美刀的壟斷罰款了,確實比較恐怖。”

    “這么多?”徐賢不可置信地咧了咧嘴,完全就是花季少女的純真模樣。

    “啊。也就是看起來多罷了,單單對他的百貨公司來說都不到一個月的利潤,完全動不了流動資產根本好嗎……不過話又說回來……”崔秀英繼續跳躍性說道,“你最近還在炒股嗎?賺了一套房還是挺多的吧?小股神。”

    “阿尼。”徐賢急忙紅著臉擺了擺手,“都是西卡歐尼的幫助來著,我把賺的錢還完房貸就沒再炒了。”

    “所以這就是命好耶!小的時候順順利利就成了少時的預備隊員,現在自己買套大房子還有好心歐尼帶著抄底打新股,怎么我就遇不上這樣的好事?”崔秀英噢的一聲感嘆道,終于還是回復了一點她的逗比偽高冷本性。

    “嗯。我也沒想到西卡歐尼會幫我這么多呢。”徐賢還是那種有一說一地回答道,跟話癆崔形成了完全鮮明對比。

    “危機感。”崔秀英嘴里卻突然冒出了一個詞,“你跟西卡好算好但還是不了解,她一直都是危機感最強的一個人。”

    “mo?”徐賢不解問道。

    “別以為金泰妍這些安安心心給她做著伴娘就什么念頭都沒有了,就是你眼中的老好人帕尼歐尼還有你以前的好閨蜜林允兒,真以為她們都是省油的燈嗎?徐珠賢xi?”崔秀英嗤的一笑。

    “歐尼。”沒有回應她挑撥意味濃濃的誅心問題,徐賢還是像個三無少女一樣純真說道,“就快要回歸了,您做好準備了嗎?”

    “不就是戀愛爆爆弄點炒作嘛,我無所謂的,最近都在和金室長商量著到時選個好日子讓記者拍點照呢。”崔秀英笑著擺了擺手,“是哥的球隊在首爾踢總決賽的時候還是再下個月的yuri生日會?實在不行圣誕節臨時找家酒店拍點爆點更多的照片也行啊。”

    “哦。”徐賢乖巧點了點頭,端著服務員新送上來的美式抿了一口。她一直都喜歡這種廉價樸素甚至帶著一點苦澀的咖啡,就像此刻坐在清潭洞的昂貴咖啡店里喝著下午茶的她卻能穿著和眼前衣飾華麗的崔秀英歐尼截然不同的簡單棉質連衣裙一樣,總是清清淡淡到了讓專職跟拍idol的記者都不會把鏡頭對準她的地步。

    “徐賢吶。”崔秀英望著窗外馬路邊開來了一輛略顯老舊的路虎攬勝,一邊提著從花哨的標志看去就壕得感人的驢牌手包站起身子,一邊轉頭對同樣恭恭敬敬站起來送行的徐賢最后說道,“沒事做也像歐尼一樣談場戀愛啊,一直一個人也不覺得寂寞?”

    徐賢撥過耳邊的頭發笑了笑,也沒回應她歐尼的調侃,只是微微欠著身用最完美的禮儀目送崔秀英走出了咖啡館,之后便再次坐回自己的座位,似乎是要慢慢品嘗完眼前這杯平淡無奇的美式咖啡才準備起身離開。

    可沒過一會兒,桌上放著的三星手機卻屏幕亮起閃過了一條line信息。

    “徐賢xi,上次你的生日會沒來得及到場,最近請你吃一次飯吧,我快過生日了。”

    從小就在公司里外貌出色,甚至在剛出道時就被大家譽為少女時代自尊心的忙內徐賢,她又怎么可能真的會缺少追求者?即使她真是在“所有人”眼里都稱得上完全女神的美貌。

    ————————————————

    p.s.下面有條書評我回復了一個信息,感興趣的看一下。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8/8895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