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首爾風云 >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七十二章 PTSD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七十二章 PTSD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jessica傷愈復出”“少時西卡完成治療,重新歸隊”“杰西卡機場現身,粉絲接機痛哭”“鄭秀妍機場大秀時尚,潤娥太妍黑超遮面”……

    “嘖嘖,看看這位,哭的咧,我都心痛了。”李旦對著鄭秀妍手里的ipad品頭論足,卻沒想到那位暴力老婆直接在自己腦袋上來了一記旋轉馬殺雞,頓時讓他側過頭去怒目而視。

    “呀,我的粉絲也是你能評論的?”鄭秀妍傲嬌地哼哼,轉過身子不再讓李旦瞅著她的新聞大放厥詞。

    但是,這世上反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猛士總歸是要多上一些的,換成更直白的話說,像李旦這樣皮癢癢著就是喜歡去犯.賤去撩.撥的二貨卻是要比其它循規蹈矩的好好先生們更要泛濫一些的,真是無解。

    所以,“呀,好好的在機場打個飛的也就是了,你怎么還把透視裝穿出去了?真以為自己是少婦了就開始肆無忌憚?”李旦惡狠狠地掐著他老婆小臉說道,咬牙切齒的模樣就像是5樓召喚師進來一句“5中馬來西亞之力,不給就送”一般,自己的1樓只好氣得人都不ban了直接秒退。

    “哦。”鄭秀妍頭也不回,左手拇指指著現在的自己哼了一聲,李旦順著她的指示晃眼一看,才發現這位被自己好說歹說拖著一起去汝矣島出席亞洲投資人會議的臭女人今天竟然也穿了一件若隱若現的紗質襯衣,下面小蠻腰小黑色若隱若現,頓時怒不可遏。

    “你這是想去勾搭誰呢?找個姘頭誠心來齷齪我是吧?”李旦氣極反笑,也沒顧得上關閉司機席背后的隔板了,直接就搶過他老婆手里的ipad往車窗外一扔,然后便抱著她橫在自己大腿上似乎要開始實施家法。

    “敢動下我試試?”鄭秀妍偏過腦袋冷冷看著他,一邊說著一邊還把一只手擱在了他的小腿上,看起來假使局面一不如她的意,必然馬上就會使出一記加強版的馬殺雞。

    “你今天別想去開會了!就在車里等著!”李旦終于還是舍不得下去手,哼哼唧唧地把她扔回了自己座位,惱羞成怒地說道。

    其實,他當然知道這只是自家老婆的一點小心思,抱著相夫教子的念頭嫁進門,從來都是故意甩出一副憊懶樣不去理會公司的事,所以現在李旦當然也只能順水推舟地給她一個下得去的臺階,即使他的詞典里從來就沒有什么穿衣打扮還有忌諱的老土說法,也即使他今天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新晉公司股東鄭秀妍好好在幾個合伙人面前露露臉,賊正式的那種。

    鄭秀妍高興地踢了踢小腳,為了避免自家老公繼續黑臉,頓時轉成一張小妖嬈小可愛的撒嬌臉抱住李旦的胳膊調笑起來,一會兒是旁邊那輛車上的trouble.maker聲音太大了完全煩人,一會兒又是前面開著法拉利的歐尼真帥,她也想去買一輛。總之,迫不得已的小心機被老公一眼明了的鄭秀妍只會是覺得更加幸福,從來就不會因為患寡或者患不均而打起要去爭什么要去奪什么的心思。

    ……

    濟州島的亞洲現代美術館已經進入了招投標階段,完全沒有超出道知事禹謹敏的預料,這個由美和基金聯合道府一起推進的項目最終還是落到了美和自己的建筑公司手上,就連設計方案都是由跟美和脫不開關系的一家在加州新成立的建筑師事務所全盤攬下,完全沒有濟州本地企業喝湯的機會。

    禹謹敏看著眼前正在簽署合作協議的兩方人馬不由得一陣苦笑,他自上任以來已經把濟州道從國內的一個普通道治發展成了現在這個不僅在東北亞,甚至在歐洲和美洲都有一定知名度的度假海島,但可惜有苦還是只能自語言說,半島上的其他國民們不知道細節所以總是在歌功頌德,甚至有把自己捧成下屆總統候選人的趨勢,而濟州本地的原住民和國會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議員頭子們,卻總喜歡在各大媒體上曝光自己留下的土地出賣爛攤子,所以禹謹敏現在都不敢想象自己明年卸任之后,到底會被在野黨的喉舌們噴成什么模樣。

    唐生被李大董事長派來見證了基金會和自家建筑公司的簽約儀式,因為他不僅頭上掛著堪比集團全球副總裁的cio頭銜,同時他也在三年前被李旦主動吸收成為了基金會的理事,平時包括基金會主導的中非賑災啊南美捐助啊,他基本都是被其他年老的體弱的憊懶的理事們劃拉出去當了執行代表,甚至比他的主職干得還起勁。

    唐生倒是沒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妥,就像著名的福特基金會一般,美和的集團基金會這幾年也逐漸有了從一個單純的慈善基金變成一家擁有不小國際地位的ngo的趨勢,所以最近這些年逐漸不甘心做一個高級打工仔的唐生也就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基金會身上,無非也是想著要憑借這個平臺讓自己在更高的國際舞臺上留下名頭而已。

    對于有野心的手下李旦從來都不會顧忌去大肆任用,相反,他還會主動創造條件讓這些意欲勃勃的年輕人們去掌著更大的權力,做著更多的事。

    鄭秀妍有時就會情不自禁地看著自己最愛的宮斗劇,然后突然轉過頭去凝望起在自己身旁安靜讀書的老公,她有時候真是覺得這位在面對自己時總是無限柔情的男人,其實他骨子里就是一個自高自負到了極點的天生上位者,和那些在朝堂頂上言語人命,揮手國破的古代帝王們也著實差不到哪去。

    看著老熟人唐生向端著長槍短炮的媒體記者示意簽約成功,今天作為特別觀禮嘉賓來到現場的禹謹敏也瞬間擠出了一副公式化笑臉迎向了主席臺。

    握手,拍照,<!--中间广告位置-->微笑。似乎一切都皆大歡喜,只不過臺下端坐著的幾位sky聯盟法律研究院的老學究們卻越發沉悶了。前段時間海外媒體爆出了濟州島在2010年以后的土地出賣情況,結果讓所有研究學者大吃一驚,本來在海外投資中只占了極小部分的中國資本,最近幾年不僅大大壓過了日資,甚至還有了和韓國國內資本分庭抗禮的趨勢,其中的佼佼者便是現在這家大肆簽著巨億美元建筑合同的美和集團。

    而除了純粹的資本投入以外,中國的好些公司現在又有了進行文化產業投入的念頭,比如這家掛著亞洲現代美術頭銜的場館,老學究們可不認為它里面只會單純擺放著韓國本土畫家們的作品,即使還有消息出來說國民女團隊長金泰妍已經受邀做了榮譽館長,為的就是宣傳所謂的韓國本土文化。

    在自己國土上建一座純粹外國人投資的文化藏館,只是執著于給自己的鄉民們帶去更多實質收入的禹謹敏并不想同老學究們一般思考更多福禍道理了。

    ……

    夜半,有心人卻不舍得入眠。

    李旦枕著老婆的大腿躺在草地上望著昌葉山稀疏的夏夜星空,嘴里含著一支半截的草葉也沒說嫌棄那上面傳來的淡淡土腥味。

    “工作總是要做的,但我總是舍不得你太忙。”聽著老公的話,鄭秀妍低下頭撫著他留有點點胡茬的臉頰柔柔一笑。

    “媽媽讓我多出去走走,可你又沒心思陪我去阿卡普爾科看日落,所以我只好自己找點事情做做咯。”鄭秀妍俏皮地點了點李旦的鼻頭說道。

    “所以我常常對素囧說啊,要抓緊年輕的機會多去體驗,免得到了你我的年紀連動一動的心思都沒有了。哎一古。”李旦勾著嘴角一笑。

    “哼,你才是老頭子呢,我好得很!”鄭秀妍皺了皺鼻子哼哼道,順帶還向在不遠處的櫸樹下肆無忌憚尿出自己領地的獵狐犬二毛比了個you.die的槍斃手勢,“前幾天孝淵邀請我世巡完了去新西蘭滑雪來著,要不是想著本宮走了你一個人留在家里可憐,我都直接答應了好嗎!”

    “看,說的就是這樣吧。總是有太多借口的年紀,真懷念以前說走就走帶你去烏斯懷亞的時光。”李旦牽過鄭秀妍的手慵懶說道。

    “是啊,都老夫老妻了。”鄭秀妍喃喃嘆道,“今天想著要去中餐館吃吃大餐完了再去唱唱k,明天就得變回往日的模式大早上起床去趕通告……oppa,我好像沒有方向了。”

    李旦握緊了她的手,隔了好長一段時間也沒有接上她的話頭。

    “知道克里斯凱爾嗎?”昌葉山上吹起了稀疏的冷風,李旦看向鄭秀妍怔怔看著遠方的清澈雙眼問道。

    “誰?”她低下了頭,有些好奇。

    “你的美國同胞,在伊拉克狙殺了一兩百號人,死的時候德.州為他派了100多輛警車開道。2枚銀星,5枚銅星,該是全美頂頂的英雄了吧。”李旦說道。

    “哦。我對軍事又沒興趣,你說他干嘛。”鄭秀妍嘟著嘴抱怨。

    “09年退役,但在此之前他卻間歇性遠離了戰場三四次,然后每次都拋不下戰友又跑回去繼續做上了他的狙擊英雄。”李旦捏了捏鄭秀妍被風吹得有些冰涼的手臂,“人們說他退役后還在做英雄,為什么呢,因為他一直在幫著得了創傷應激(ptsd)的老兵們做心理恢復,甚至到他死亡的那一刻。其實也該是個善良人吧?”

    “然后呢?”鄭秀妍偏下頭聽著她老公繼續自問自答。

    “說是在幫別人,其實他自己又好得到哪去。離了槍的老兵總是想起槍炮轟鳴的場景,沒有聽見敵人的哀嚎就不敢徹底睡下,其實他才該是那些接受創傷治療的病人啊。”李旦突然眼神發亮地盯住了鄭秀妍的眼眸。

    “以前總是說對不起你,結果每次一說完我又會偷偷飛到全州,甚至偷偷從紐約飛到日本去看金泰妍……”李旦柔聲說道,“其實我錯了,我一直都在忘記不該只是她一個人喜歡悶悶地沉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然后呢?”鄭秀妍的聲調里開始有了一些哽咽的顫抖。

    “總是在對素囧說她要堅強,因為離開了姐夫和姐姐就只有她一個人能撐起自己的家,結果我總是在忘記其實還有一個人離開了我就會變回在清潭大街上痛哭流涕的小哭包。”李旦說笑著拂下一滴流過鄭秀妍絕美臉蛋的淚珠。

    “然后呢?”抽咽聲逐漸明顯起來。

    “總是在說過去的就過去了,一直不舍得對過去做更多的懷念,卻沒想到在有些小哭包的心里,常常是過去的才最值得想念。”李旦從鄭秀妍的腿上撐了起來,伸出一只手對坐在草地上抹起眼淚的她說道。

    “然后呢?”因為哽咽聲,其實李旦已經聽不清他老婆的這句嘟囔了,所以他輕輕笑著一把將她拉進了自己懷里。

    “哭吧,有老公在呢,沒什么不可以的。”李旦拍著她瘦得讓人心疼的后背說道,“知道你很苦,所以一定要哭出來。”

    于是鄭秀妍痛哭出聲,淚水鼻涕沾滿了李旦胸前的衣衫,而他卻笑得越發開心了。

    因為這是鄭秀妍出院一個月后哭得最痛快的一次。他當然得更加痛快。

    ——————————————

    p.s.前幾天被和那啥了,挺郁悶的,改過來了。不多說了,以后和諧上(ma)分(zi)吧,呵呵。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8/8895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