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首爾風云 >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六十八章 這個女人來自火星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六十八章 這個女人來自火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仁川機場,7號出口。

    三星家族的禮賓接待車早已等候在了到達大門,李富真挎著一只經典款鉑金包大搖大擺站在了出口之外,身后還跟著兩位膀大腰圓的釜山籍保鏢。這情景,任何剛剛落地韓國準備好好去江南逛會兒高富帥棲居地的海外游客們,立刻就看著生出了退堂鼓情緒。無他,李土豪壕是壕了點,但這帶著高大壯保鏢霸氣測漏守著機場大門的模樣實在是和他們國家鄉下地里的老農差不到哪去,總之就是一個字,土。

    葉眉可沒想到她閨蜜會親自來機場接自己,甚至還開著加長轎車擺出一副貴賓禮節,真是要多得瑟就有多得瑟。

    “你在干嘛?”推著一只rimowa旅行箱的葉眉微皺著眉頭拉下墨鏡問道,她實在搞不懂這位長公主殿下今天又是犯了哪根傻筋。

    “來接你啊,我親愛的葉眉女士。”李富真示意兩個大保鏢接過閨蜜手中的拉桿箱,然后便笑嘻嘻拉著她的手向加長現代轎車走去。

    葉眉今天到韓國并沒有提前知會李旦那小兩口,反而是帶著一位小年輕秘書就輕車簡從登上了韓亞航空客機從成都飛了過來,只不過中途她卻被秘書告知,臨上飛機前集團秘書室就給老伙伴三星打了招呼,說是董事長今天親自去韓國探親,希望那邊好好接待一下,所以她此刻一下飛機便看到了往日在時政新聞上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李公主又擺出了她在自己等人面前才會露出的逗比模樣。

    “所以你真的只是來探親的,不順便考察考察江原道的韓牛嗎?”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每天都在新羅忙得要死的李富真哪會有太多閑心開車50多公里專門來接一個有大把下屬可供驅使的葉大董事長?即使她還算是自己為數不多的好閨蜜。

    “不了。韓牛在中國只有烤肉店一種終端,市場太小,得不償失。”葉眉笑笑,拿起小冰柜里的一只紅酒杯說道。

    “那要不去看看忠北的葡萄?全南的紫菜?”李富真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地繼續問道。

    “你是說轉基因的巨峰葡萄還是黃海里腐臭酸爛的劣質紫菜?”葉眉再次一口回絕了閨蜜的提議,弄得她很不高興地扔開搭在自己肩上的左手。

    “沒良心的,好心好意來接你還不是想讓你幫幫我們鄉下的可憐菜農,最近聽說中國要和我們國家簽自貿協定了,你就不想趁機分一杯羹?”李富真撇撇嘴說道。

    “算了吧,你們國家的農產品市場早就被嘉吉和希杰占滿了,我們進來干嘛,喝湯?看著別人吃肉?”葉眉淡淡道。

    “呵,說道底還是只有你家大兒子知道心疼人,看著這土地上的可憐人們連牛肉都吃不上了,轉眼就在江原道砸下1000萬刀。再看看你,跟別人一起被稱為這世上最大的幾個糧商,現在讓你發發慈悲來我們這兒投資一點農業都不愿意,要你何用!”李富真開始了她面對自己閨蜜時總會情不自禁表露出來的冷嘲熱諷。

    “我就不明白了,你一個靠剝削起家的資本家小姐,現在還吃著家里的老本玩奢侈品玩會所的,今天哪根筋不對要你來為地里的老人們說話?”葉眉略微皺了皺眉。

    “還不是你家那好兒子前些年鼓動我說農業賺錢,結果我把嫁妝私房全部投進去做有機農業了,產品出來國內卻沒什么市場,你說,你是不是應該幫他收拾這個爛攤子?”李富真憤憤說道。

    “他造的孽你找我干嘛,缺錢用了去坑他啊,反正每年好幾十億扔銀行吃死利的,換給你這個姨母買買私人飛機私人游艇什么的也沒多少損失哈。”葉眉笑瞇瞇說道。

    “呵。算了吧,最近看他意志消沉得很。昨天晚上一個人去漢江抽煙順便私會一個小歌手都被記者抓拍到,我可不像你這么沒良心專門干落井下石的勾當。”李富真繼續鄙視道。

    所以天下總是沒有密不透風的墻,再加上李旦或者權侑莉自己也本來沒有太多遮遮掩掩的小人心思,就那么大方方地坐在一輛整個韓國甚至是整個亞洲都不多見的老舊911跑車里聊了半夜,也無怪狗仔記者們會順著肉腥氣從權侑莉和某人一起約會的法國餐廳跟著她溜到漢江邊拍下那令人會心一笑極有內涵的一幕了,甚至還順道出了一版題為《國民idol劈腿亞洲富豪》的花邊新聞,弄得今天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賊多打醬油網民和專業粉絲們在各大社交平臺上開啟了無窮無盡的撕嗶大戰。

    “呀,權侑莉分手了你去安慰她干嘛,你都不知道金泰妍一早醒來看著新聞嘴唇撅得有多高呢!”毫無意外,李旦昨天是徹夜未歸,而金泰妍和林允兒兩人也不知道起了什么心思,在鄭家吃了晚餐品了紅酒,到了客人該自行離去的時候卻拽著主人說她們就在這里留宿一晚吧,所以最后心情不好不壞但也隱隱想要有人陪著孤單的她的鄭秀妍也勉為其難點頭答應了。

    “不就找了個借口不想見她唄,有什么好在意的。”李旦啃著傭人做的燕麥面包說道,這都已經接近中午了他才溜回來吃早餐,可想而知他昨晚的經歷不只是讓被欺騙的金泰妍不開心,也肯定會讓家里的正主老婆不滿的。

    “所以你昨晚是和她做了一夜?呀,看看你這眼眶黑的,被榨干了吧!”鄭秀妍一臉尖酸刻薄樣地扯著她老公衣領子問道,都不管別人是不是正在慢條斯理地咀嚼著食物。

    “瞎說什么,我看你才適合去做狗仔記者,<!--中间广告位置-->看了圖就知道瞎編故事。”李旦煩躁地拍開她的手,繼續吃著傭人在準備午餐的間隙才簡單弄出來的所謂早午餐,“一會兒等著ytn的大新聞吧,你老公的美國公司要被告上聯邦法院了。”

    “什么?!”鄭秀妍頓時驚得從餐椅上跳了起來,哪里看得出剛剛經歷流產的疲弱模樣。

    “怎么這么沒定力?”李旦皺了皺眉,伸出一只手把她摁回椅子,“他告他的,你老公我還不至于因為這點小事就傷筋動骨。”

    鄭秀妍反正是不會相信李旦的這種說辭了,要不然他怎么一臉看去就是在辦公室熬了個通宵寫文件開會的疲憊樣。

    “昨天在漢江邊溜達一會兒,結果權侑莉這妞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硬是拉著我說了大半夜她和男朋友分手的故事,弄得我最后只好讓李居正開車把哭軟了的她送回家。嘖嘖,真是惹人疼……喂,對了,你前些日子給我說這妞是和誰談戀愛來著?”李旦轉過話題問道,似乎他并不想在今天和老婆深入聊著工作上的瑣事。

    “在勒沃庫森踢球的那個孫興民唄,前段時間不是美和也想買他的嗎,結果被藥廠半道截了糊。哼。”說實話,鄭秀妍對于美和俱樂部的動向甚至比李旦這個名譽主席都要一清二楚,比如前段時間美和向漢堡報價1000w歐元要把孫興民從德國引到中超這事,內里其實就脫不了她的授意,“唉,權侑莉就是喜歡跟運動選手們混在一起,以前那個具滋哲處得好好的,誰知道被人用工作太忙的理由甩了,更沒想到人最近又馬上找了個演員結婚……現在也差不多,剛剛談了這個年下男孫興民沒多久,不知道又是被別人用什么理由甩掉的吧,唉,真是可憐。”

    “這倒沒有,她昨晚說的是自己主動提出了分手,原因是她家人不喜歡年下男,再說兩人也離得太遠了。”李旦安撫著還在為美和沒有買到亞洲小天才孫興民生氣的老婆說道。

    “瞎說,其實我是知道原因的,以前那個具滋哲老想著上她,她也傻,總是一臉正經地拒絕別人,你說說,是個男人都不會開心的吧?估計這次也一樣,權侑莉這女人就是太有原則了,一點虛與委蛇都不會,也難怪這些整天都和大老爺們兒待在一起的荷爾蒙過剩選手會惱羞成怒甩掉她。”鄭秀妍撇撇嘴繼續說道。

    “哦?合著你就是沒什么原則所以老公我當初輕而易舉就把你上了是吧?呀,鄭秀妍,你這女人也太沒廉恥了吧!”李旦湊到她耳邊調侃道。

    “啪!”毫無意外,鄭秀妍甩了李旦一個風情萬種的白眼外帶一記輕飄飄的耳光,“你個色.狼還好意思說,我過我的20歲生日你這死鬼竟敢溜進我房間說要把自己當禮物送給我,呀,想起這事我才要好好問問你,當時是誰給你開的宿舍門?跟你熟的人里面崔秀英是沒那個膽子的,金泰妍也不會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那肯定是李順崽了!呀,肯定是那個小賤.人!”

    “別去找人麻煩了,除了你們的經紀人oppa誰還有那個膽量放男人進入女idol房間?只不過他當時只以為我來給你送感冒藥罷了。”李旦摁住氣呼呼地站起來假裝要擼袖子揍人的鄭秀妍說道。

    “當初我就不該答應你,大半夜的還被你拖到汝矣島欺負,現在想想要是當初把你吊得時間長一點說不定就沒有金泰妍黃美英這些屁事了吧。”鄭秀妍憤憤不平,似乎在為自己年輕時候做的孽懺悔不已。

    “說不定哈,不過也說不定從那以后就沒你什么事了呢,你知道你oppa我從來都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人物,可沒什么閑心光和你玩著黑色幽默。”李旦壞壞一笑。

    “滾粗!”鄭秀妍終于惱羞成怒了,掐著李旦的耳朵就要來一記家法伺候。

    可李旦是什么人啊?當即扔下手里的面包片就一把抄起了自家老婆的小身子,傲嬌貨平時還在自己的微.博上自稱身高兩米二,而實際上李旦都不需要用兩只手了,一只大胳膊夾在腿彎上就把她整個人扛起來扔到肩膀上,就像扛大米一樣要把她弄到三樓臥室去好好伺候伺候,也別管什么白日不宣那啥光天不化那啥,節.操滿地碎碎也就平安了。

    “老公。”可鄭秀妍卻在半途中湊到李旦耳邊柔柔叫了一聲。

    “嗯?”

    “我想我們的寶寶了。”李旦感到自己后脖上開始有了一點溫熱的水滴在緩慢流動。

    “哦。我也想。”李旦淡淡說道。

    “你說他一個人呆著會害怕嗎,會想我嗎?”李旦確信鄭秀妍真的開始哭了。

    “會的,一定會想你,所以你可別讓他看到你的眼淚。”

    “嗯,我要堅強。我是他媽媽。”后頸上的水滴頓時停止流動了,然后便開始變得干澀起來。

    李旦抬頭看了看占滿身前整座影壁的華貴浮雕,它的名字叫創世紀。

    ……

    總是看著智商蠢笨呆呆萌萌慢半拍,總是傲嬌作怪脫口驚人黑話,總是笑起來像個孩子哭起來卻比孩子更孩子。其實她就是個火星人,不知道人情世故不愿懂爾虞我詐,卻又總不自禁地被人們拉著陷入一個個名利怪圈陰謀黑暗。

    李旦總是疲憊地保護著她啊,那個女子,但他總是開心這樣做的。

    只是因為那女子名叫鄭秀妍,只是因為他們在人群中彼此多看了一眼。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8/88957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