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首爾風云 >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六十七章 故事會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六十七章 故事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嘗嘗吧泰妍,這是今天才從中國帶回來的葡萄。”開著小跑特意從全州趕來的便是李旦的頭號姘頭金泰妍,不知道抱著什么心思,本來都給經紀人oppa說好了她要在家里待上兩天好緩緩最近一連串世巡演唱會帶來的疲勞,結果今天早上黃美英一個電話打來說李旦一家子已經參加完葬禮正往韓國飛來,而她自己卻在一口回絕了閨蜜提議的一起去安養看望看望隊友之后,又轉念一想便開著自己的小跑從全州溜了上來。

    “嗯,你也吃,不用對我客氣。”金泰妍自己很是清楚,只要她在沒有李旦的情況下和鄭秀妍待在一起,總是會有一些尷尬,即使像現在這般旁邊還候著一個隊里的妹妹林允兒,她還是會情不自禁地用上敬語和鄭氏莊園女主人客套一番。

    “真是不好意思,你來我家玩卻正好遇上oppa有工作,下次一定讓他好好陪著你參觀參觀。”鄭秀妍這女人李旦向來是無力吐槽的,反正這輩子就這樣,一不小心掉進了賊坑也只有打落牙齒往嘴里咽。

    比如像現在這般,早就心知肚明對面沙發上這位金泰妍親故和自己的老公有著千絲萬縷的一腿,結果李鄭氏還大大方方地把那位當成了跟自己家庭關系很遠的普通親故來寒暄。一旁咬著一塊火龍果聽兩位歐尼斗法的林允兒都情不自禁想吐將出來了。

    一個詞,惡心!

    “身體好點了吧,西卡?”金泰妍柔柔弱弱地問道,最近她的身材正有從“纖瘦”變到“極瘦”的趨勢,所以就算是鄭秀妍此時看著她生死宿敵小嘴一張一張說話的乖巧模樣,都情不自禁在肚子里腹誹了一句:呔,小妖精果真有幾分道行!

    “好些了,就是每天還喝著中藥,挺苦的。”鄭秀妍隱晦地撇了眼在一旁坐山觀虎斗的林允兒說道。

    “是啊,我也不喜歡喝中藥,以前oppa還送過我蜂蜜伴著藥吃,你也可以試試啊。”金泰妍不小心看見了那位的小動作,輕輕笑道。

    “哦,是嘛?”鄭秀妍慢條斯理答道,似乎在她眼里任何敢在家里當面挑釁自己的女子都是紙老虎,“那貨還有閑心管這事啊,挺好的,以后可得好好向你學學呢。”

    偌大的會客廳內頓時酸氣縱橫。

    “是要好好交流呢,過不了多久又會開始準備新專輯,你現在沒事了就準備準備回來吧。”金泰妍瞇縫著雙眼傻笑,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呵呵。隊長xi說了都算。”鄭秀妍也笑著看向了她。

    所以金泰妍今天為什么拒絕了閨蜜一起來看望隊友的提議后又自己一個人跑來安養大宅,根源還是在于一個詞,膈應。膈應鄭秀妍,膈應李旦。放著競爭對手虎落平陽的大好機會不用,她金泰妍又何時何地能真正在鄭秀妍面前掌握主動權?畢竟已經走上了背信的不歸路,她早已失掉假惺惺和平相處的機會,只有不停地去爭去斗去搶,去膈應去上眼藥,只有讓對面先退讓了先妥協了,讓她先向自己的旦oppa倒苦水了吹耳旁風了,這時她才好坐地還錢要支援要分量。

    這里面的個中緣由,現在還僅僅停留在小女孩幻想的柏拉圖戀愛之上的黃美英是不會理解的,而她就算理解了,也不一定會像金泰妍這么去做。畢竟,黃美英所求的還只是愛李旦的時候就和他在一起,以后大家都不愛了就各奔東西這種只存在暮光之城之類的小說里面的故事結局。

    至于金泰妍,她真的就是把那位初戀xi當成了自己來看待,她不會接受有一天自己被誰排擠著遠離了李旦這種結局的發生,即使這排擠的主角是她旦oppa名正言順的過門妻子鄭秀妍。

    其實這里的個中內涵,同時也是李旦一直不肯接受林允兒的原因。在他腦子里,金泰妍就是一個可以用逆來順受一詞完美形容的人,所以她不是真地被逼急了或者真心看到了自己失勢的趨勢出現,是不會主動去開疆拓土打地盤的。她沒那么多心思那么大的能力去做一個野心家,僅僅做一個恍恍惚惚得過且過一輩子的小女人足矣。

    林允兒就不同了,她敢爭能爭,即使在大多數時候她并沒有在李旦面前表現出自己的得失心,甚至和黃美英這種把自己的全部心思掛在臉上的真·傻女人相比還顯得過于清純,但實際上李旦早就斷言了這位林大美人從來就不是個善茬,放她進來和自家的憊懶老婆爭,總有一天會釀出禍事的。

    “歐尼,聽說日本專輯加了首新歌叫everyday.love,到時也分我一句高音聲部好嗎,我超喜歡這個歌名的!”林允兒抓著金泰妍的胳膊調笑,對面沙發上的鄭秀妍也笑得越發迷人了。

    ……

    宅子里的女人們還在繼續她們的對話,而一看到金泰妍的奔馳車開到自家門口就馬上找個工作借口逃之夭夭的李旦,現在卻一個人開著輛76年款911躲到了夜里的漢江邊上。

    “咚咚咚!”李旦趕緊掐滅了手里的煙頭,打開車窗看著外面站著的那位長發女子。

    “怎么?”他疑惑問道,“權侑莉。”

    “是因為西卡的身體沒恢復好嗎?”自來熟的黑美人打開車門一坐進副駕駛席便開口問道,她剛才隔著窗戶看見了李旦一個人望著漢江抽煙的凄涼模樣。

    “現在正在家里和你隊友們聊天呢,除了最近要用中藥調理一下外,沒什么不好的。”李旦晃開在權侑莉弓著身子坐進來時隱晦掃過她油亮大腿的視線,略微避著她的眼睛說道。

    “那為什么一個人坐這里抽悶煙?”

    “想工作啊,明天就要花出去29億,單位是美元,總是有些不舍的。”李旦調侃,隨意盯了眼她即使在黑夜里也熒熒反光的淺紫色嘴唇說道,“那你呢,怎么大晚上跑這里來了?和誰在約會?”

    聽著這話,權侑莉先是裝模作樣地掃了掃老舊保時捷跑車的四周,然后便轉過頭來看著李旦高挺的鼻梁說道:“看起來應該是和你在這里約會呢,怎么,有機會邀請我再去你家過夜嗎?”

    “你還是沒變啊,權侑莉。”李旦笑了笑,轉過話頭繼續問道,“最近挺累的吧,聽允兒說連著開了四個地方的演唱會,你們公司也不說在中間緩緩。”

   <!--中间广告位置--> “沒辦法的,我們又不是姐夫你這樣的富豪,小idol不努力工作可怎么活?”權侑莉不經意伸出雙手幫李旦理了理淺色襯衣的領口,他似乎是因為剛才從安養一路過來都開著車窗,所以就連衣領都被吹得略微翻了起來。

    “上次聽西卡說你還投了一家門店是吧?聽說是開在狎鷗亭的巴寶莉?”李旦問道。

    “哈哈,也就是被哥哥說動了才投資給他朋友合伙做的,沒有多少。”權侑莉笑嘻嘻答道。

    “有困難就和我說,或者去找西卡,她現在也是在美和說得上話的股東了。”李旦再次瞥了眼她短短連衣裙下出露的半截光亮大腿,只不過這次似乎是出于無意。

    “oppa。”權侑莉突然叫道,“以前說有個故事要講給我聽的,這都幾年了,怎么還沒講呢?”

    “故事?”李旦想了一會兒,“09年你生日提過的那事?”

    “嗯。”權侑莉點了點頭,“結果你一說完開頭就倒頭大睡,害的我叫上經紀人oppa幫著才把你抬回你家的。”

    “現在想聽?”

    “嗯。講吧,正好今天心情不怎么樣,聽聽故事開心開心。”

    “好。但先說好,聽了你可不許笑。”李旦再次拿出了一只煙,“這是個喜劇,聽完當浮一大白,可惜今天沒有酒了。”

    小時候我的家里就很有錢,雖然沒有三星財閥在韓國這種地位,但也是頂頂有錢的。小學以前我就不知道飛機還可以裝那么多號人,因為外祖父總是帶著我和幾個弟弟妹妹一起坐著飛華盛頓飛日內瓦,上面除了警衛員和醫生,就沒別的人了。再長大一點,我知道了原來這個世界也是挺大的,有小池塘邊掏著蛤蟆窩的光屁股小孩,也有山里路旁背著沉重背簍摘樹上柑橘的老人,也不是所有人都會端著紅葡萄酒在舞會上裝模作樣地拽著外語。

    更大一點,我媽在董事會里給我裝了個小板凳,我看著會議桌上裝模作樣溫文爾雅地放棄自己股權的老頭子老太太們,總是會心里叫著他們傻嗶,他們哪點比得上拼死累活跟天斗跟地斗自己肚子斗的鄉下老農?

    呀,權侑莉,說到這你就笑了,還要不要聽下去?講臟話總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你也不能例外。聽重點。

    再后來,我媽又讓洛杉磯的姑母給了我一筆壓歲錢,說是要投到一個酒店里做老板。我還在讀書呢,即使讀了沒幾年,書上就沒有讓我真正感興趣的東西了。但我忍著啊,學校里那么多的可愛小蘿莉,誰沒事吃飽了會去辦公室坐著一個人寫文件?何況是16樓上孤零零的大房間,連個水靈秘書都不給配一個。

    所以那些年我可一點都不開心,做傀儡做人偶,從來就沒有什么自主權,我也算知道歷史上那些少兒皇帝們為什么后來都成變態了。因為后來我也變態了,曾經脆生生叫著的叔叔,被我收了全部家當扔監獄去蹲著,董事桌上總是讓著第一個發言的爺爺,也被我低價買了股份放家里去養老了,至于其他的伯伯嬸嬸們,你現在從沒在財經雜志上聽過這些人也從沒在美和年報上看過他們的照片,還不是因為他們全都自己辭了職回家養老了。

    現在想起他們,我還是沒什么愧疚,最多就有點感謝。畢竟世上沒那么多甘羅,我也不是死了父皇必須要早早上位的兒皇帝,所以他們幫著我管著我,甚至是讓我只聽只看卻不能說的過了三年無聊日子,也并不是初衷帶著什么壞心思。書本上的知識許多天才都學得很快,但這并不代表他們成人也會成得很快,所以我用三四年的時間專門學了另一件事,人心,現在來看我當初也算是學成出師了吧,只是那些老師們都被我遠遠甩在了身后。

    所以再后來,我一點都不驚訝會有一個曾經坐在一桌上吃飯的老頭沖到我家,用脆弱的水果刀比著我的胸口,保姆不敢攔他,我自己也不想攔。就當我是少年心性想對他們贖一點罪吧,所以就算是曾經的叔叔伯伯找人綁了我,我也沒怎么憤怒,將心比心,可以見人心。只是現在想起來當初確實有點傻,再怎么追求問心無愧,命沒了也一切都是空談。所以你現在也別好奇為什么你們飛日本飛美國開演唱會總有那么一兩個熟面孔坐在頭等艙里緊貼著你們身后,因為我承受不起拿西卡和小水晶跟人將心比心的代價。

    自己掌權了好些年,我也算做出了一些成績,陰差陽錯來到韓國,沒有跟金泰妍水到渠成,卻陰差陽錯看上了鄭秀妍那女人。我知道你們總是好奇為什么我當初會追著這傲嬌貨不放,無他,同病相憐而已。

    我看著她就想到了在坐進美和董事席之前的自己,你說,我會不會放棄?

    四年前你們在泰國拍寫真還是什么的,反正不是拍a.v就對了,有天晚上我把她從酒店接走,兩個人沿著巴厘島的海邊吹著海風散步,那個傻女人對我說,結婚吧,結婚以后我們再生個小寶寶,不要讓他和我們一樣從小就沒童年,要溺愛他寵他,就算長到二十多歲一事無成,也要抱著他說,沒事,一切都有爸爸媽媽。

    后來你也知道,我們結婚了,其實也和婚前沒什么兩樣,她做她的小idol我做我的大老板,最多偶爾我會比以前更加有人情味一點,偷偷跑到日本去看演唱會,說是去給金泰妍過白色情人節過遲到的生日,其實還不是因為那女人偷偷在電話里對我說,想我了,想我在現場看著她站在高臺上光芒四射的模樣。

    我不希望她光芒四射,即使這是她的夢想或者說是宿命,我只希望她能安安穩穩地待在家里給我生個寶寶,不需要像她一樣這么傲嬌,也不需要像素囧那么調皮,只要健健康康地長大我就滿足了。

    前些天,我隔著病房的窗口看著她在麻醉藥下沉睡的模樣,眉毛總是皺著卻沒有那對可愛的八字了,我對電話另一邊正在包扎手腕的素囧說,等你回來,我們家又會完整了。

    你說會嗎?應該會的吧。嗯。

    ……

    喂,權侑莉。說好不笑不笑的,你倒好,怎么現在還哭上了?

    oppa……

    嗯?

    我今天分手了。

    哦。分得好。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8/8895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