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首爾風云 >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六十五章 董事長李旦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六十五章 董事長李旦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蜀南,青山,大雨。

    李家的祖宅門前密密麻麻站滿了前來送靈的人群,因為連著守了2個晚上的靈堂,李旦現在是一臉蒼白地跪在了自己父親身后,和所有披麻戴孝的李家后輩們一起靜靜等著青城下來的老道為去世的祖父做完出殯前最后的超度。

    鄭秀妍已經記不清自己到底是為了肚子里曾經的那個小生命,還是間或為滿打滿算也沒見過幾次的李旦祖父而哭得幾乎休克了過去,要不是葉眉堅決地讓跟來的鄭秀晶把她姐姐按在成都家里睡了一整天,這會兒的鄭秀妍一定不會再有更多力氣跪在靈堂前送別老人了。

    “噫噓唏,人生七十古來稀,縱有黃粱南柯別。未有生來兮死未知,慈光接引兮上天庭……”素發皂衣的道士聲聲泣下,李旦透過跪在隊首的父親已經爬滿兩鬢的白發,無聲地望向了靈堂里那張已經變得黑白的熟悉面龐,他的身后,堂姐堂妹們又開始了低聲啜泣,而渾身無力的鄭秀妍也早已低垂著頭毫無形象地跪伏在地上,沉默抵著他的后背。

    李旦從沒想象過會有這么一天,即使去世時已過85歲高齡的祖父已經算得上是喜喪,但他還是無法接受在同一天里,自己連著經受了三場和至親之人息息相關的打擊。

    他和鄭秀妍的寶寶,或者更準確的說是那個小生命,走了已經有5天了。這5天里,李旦每每坐在祖父靈堂前答禮著吊唁來賓時,卻總是會心痛地瞥到在一旁的親屬席坐著發呆的鄭秀妍,這幾天的早晨她甚至連最簡單的唇彩都不會上了,只是迷迷茫茫地被李旦從睡夢中搖醒,之后又迷迷茫茫地跟著他走到鄉下,坐在李家祖宅里就那么一整天都不舍得說出一句話。

    李旦心痛,鄭秀晶心疼,而葉眉和李治成又怎么會淡然旁觀,只不過家里連著遭受了這幾重打擊,他們也實在分不出別的心思來好好安慰這惹人憐的兒媳婦。

    至于鄭家的長輩,除了李靜淑是隔天從舊金山飛回韓國以外,基本都在手術當天就趕到三星醫院知道了消息,而鄭爸爸當時看著女兒在病床上柔弱的模樣,甚至氣得差點對李旦動手,直直責怪他沒有照顧好自己的女兒。要不是從la回來的鄭秀晶一走到病房門口就及時拉住了自己的爸爸,本來就是自責自怨的李旦可能當場就會任由鄭爸爸生氣打罵自己了。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得星火萬世平!老大人出殯,眾親送行!”人不傷悲語自悲的青城道士高聲吐出了最后的禮辭,李旦趕緊和父親扶起身前已經哭得癱軟的姑母,而他身后原本跪伏在地上的鄭秀妍也慢慢撐著大病初愈的身子由兩個堂姐攙著站了起來。

    李旦抱住她,輕聲說了句,沒事了,爺爺會保佑我們。之后便緊緊牽上她的手,跟在拿著祖父靈位的李治成身后走上送別的頭車。

    一路錢紙紛飛,一路哀炮齊鳴。靈車上的鄭秀妍看著窗外不斷從天空飄下如雪花一般的紙錢,突然就想到了今天冬天安養大宅初雪的模樣。毛毛踏著被雪水潤滑的草地一深一淺地追逐著灰褐色的荷蘭垂耳兔,而她的調皮妹妹卻絲毫不顧天氣的嚴寒,完全扔掉在鏡頭前故作出的神秘主義形象,像個七八歲小男孩一樣咿咿呀呀歡叫著就穿著沖鋒衣直接撲倒在了濕漉漉的草地上。當時的李旦則左手摟著自己站在露臺上觀望,右手卻拿著手機給李居正打起了電話,原因無他,鄭秀妍在年前不斷地被媒體和網民追問懷孕問題,所以她頭一天晚上就和李旦略微抱怨了這么一句,誰知他第二天竟然直接吩咐了李秘書要把這事里的領頭者,某個叫dispatch的八卦報社買下來讓她出氣。

    想到這事,被靈車上叔叔伯伯們的低沉情緒感染得不自覺留下眼淚的鄭秀妍這時卻微微扯著嘴角笑了笑,想想李旦這么些年對自己夸張得像保護小孩子一樣的照顧,又會有什么檻是真的走不過去?

    李旦感覺到手里牽著的鄭秀妍的左手慢慢變得溫暖了許多,抬起原本在沉思什么的頭看向她不知什么時候凝視起自己的眼神,李旦終于能放下心底的一塊石頭輕吐出一口氣。被鄭秀妍調侃為soul.mate的他清楚地知道,這個堅強了二十四年的女人這會兒終于肯走出因為流產而自我放逐的陰影區了。

    “送走了爺爺,你和秀妍最近出去走走。”李治成難得對兒子說出這么句關心的話,一旁的葉眉也拭拭眼角的淚滴看著表情已經回復了點人情味的鄭秀妍欣慰一笑。

    “好。”李旦答應,看著李治成手里捧著的爺爺的遺像,他轉過頭堅定握了握鄭秀妍的手,像是做出什么承諾。

    綿延一公里的隊伍繼續前行,要不是李治成的身份實在太過敏感,本來就是書香世家出身的李家老人出殯,這會兒甚至還會有更多的人和更長的車隊來送行。

    鄭秀晶坐在車隊里某輛黑色的奔馳車上想起了心事,身旁開車的馬可不僅親自去公司幫她請了假,甚至還動用自己手里的律所和投行的資源幫她擺平了幾家因為被水掉而大發雷霆的通告商,雖然最后在金錢上的付出之于他這個權貴二代并算不上什么,但鄭秀晶此時還是有一些小感動的,也許真的像姐夫曾經說過那樣,嫁給了他就能真正成為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公主了吧,即使有一天姐姐姐夫離開了也再也不用擔心了吧?

    馬可是不會猜到他身旁的鄭秀晶此時在胡思亂想些什么了,他一停一走地跟在前車身后蠕行,心情無悲無喜,只是有些許對表哥的惋惜,他是那么期待著和嫂子的愛情結晶誕生,可惜這狗娘養的世事卻總不能隨他的愿,紳士了二十年的馬可都快<!--中间广告位置-->想要罵娘。

    李山下黑傘白孝,天上冷風大雨,在盛夏時分遇上這種天氣,實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似乎連老天都在為李家惋惜。而與此同時,東邊不知多遠的曼哈頓天空卻很合時宜地烈日照耀,只是時代廣場4號大樓里,這時又很不合時宜地爆發出一場激烈的爭吵。

    “你們這是在犯罪!”斯諾憤憤地對坐在老板椅上的金石說道,“國會的決議不可改變!”

    金石玩味一笑:“可惜cinemark注冊地在維金,聯邦商務部可不會有那兒的管轄權。”

    “金先生,你們這么做是對市場的破壞,不會有好下場的!”如果不是攀上肯尼迪家族做了入贅女婿,僅僅憑著運氣才爬上美國政界上層的約翰斯諾怎么可能有底氣對著美和新上任的全球總裁這么大發脾氣,畢竟在資本的世界里,只有金錢才是真正的帝王。

    “那么商務部以行政手段干預我們的并購,也是在保護市場?”金石不屑一笑。

    “你們的市場份額已經達到了反壟斷線,聯邦有權阻止!”斯諾繼續他的威逼。

    “笑話,我們的cgv院線在美國市場只有1%的份額,加上cinemark也只有12%,連regal的一半都沒有,哪來的壟斷?”金石靠著寬大的頭層牛皮坐墊,三言兩語就反駁掉了斯諾的狡辯。

    “哼,金先生,別以為有共和黨那群人撐腰就能在美國為所欲為,要知道現在可不是他們南方佬掌權的年代!”無話可辨,民主黨在國會推出的新星約翰斯諾這下也只能色厲內荏地直言相逼,絲毫沒有他在競選時拿著助手寫的稿大講特講的才思敏捷。

    “呵呵,議員先生說笑了,我們只是一家遵紀守法的小企業,從來就沒和哪個政黨走到過一起。”金石笑笑說道。

    “好自為之吧金先生,我會等著你在最高法庭的聽證。”約翰斯諾氣憤地拂袖而去,他實在沒想到這家剛在美國站穩腳跟的中國公司竟敢如此不給自己面子,那就讓他們好好見識下美國法律的威力!

    金石坐在極度柔軟的老板椅上目送斯諾議員帶著他的助手摔門而去,笑了笑,然后便拿起電話向地球另一邊的李旦匯報起來。

    “董事長,cinemark的事情談好了,我們會通過收購他們的母公司進行整體兼并。”

    “好。董事會沒有異議。”李旦站在李山腳下,望著半山腰的陵園里最后冒起了點點青煙,那是李家的后人們在用傳統的鞭炮對祖父進行著最后的道別,隨后,他便牽著身旁一直低著頭的鄭秀妍的手,帶著她走進陵園門前早已等候著的奔馳車。

    “回家吧。”李居正點頭,打著方向盤轉往麓山大道的方向,而他們身后不知什么時候起又再次跟上了一長串黑色的轎車。

    “全記者,考慮如何了?”李旦坐在后座上再次打出一個國際長途。

    “是嘛?那真是一件幸事了,正好,我這有件小事需要麻煩你。”

    “我的秘書明天會給你帶去民主黨斯諾議員的一些小故事,希望你能用上。”

    “呵呵,那就多謝全記者了……對了,替我向你的父母親問好。”鄭秀妍看著李旦面無表情地打完這通電話,她并不認識電話對面的那位全記者,但這并不妨礙她疲倦地把頭枕在李旦肩上,然后對他柔聲說道。

    “oppa,我想回家看看。”

    “好,我們明天就回灣區。”李旦知道她此刻說的家就是姐妹倆從小長大的舊金山,所以他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

    車外大風大雨,車內,鄭秀妍漸漸安穩沉睡。

    ……

    京畿,安養。

    林允兒已經在大宅里等了3個多小時,自從昨天在臺灣開完演唱會回國,她一直都在糾結著要不要親自去看望看望西卡歐尼,今天早上新聞里一直在放著她和李旦的緋聞,雖然有好些個訪談節目特意請了美和方面安排的所謂知情人士去辟謠,但前些日子在網上炒得沸反盈天而最終卻虎頭蛇尾的“釣魚門”事件則著實讓林允兒直到今日都不敢實際面對那位美麗的西卡歐尼,更別說像現在這般單獨坐在鄭氏莊園的會客廳里等著剛剛經歷女兒流產之痛的鄭媽媽為自己沏好功夫茶了。

    “前些天委屈你了,允兒。”李靜淑對她溫柔說道。

    “沒事的,能幫歐尼擋掉媒體的麻煩我很高興。”林允兒保持著在放送節目上才會出現的淑女姿態說道,“再說,后來公司也幫我拿出證據辟謠,我也沒什么損失呢。”

    “其實旦兒不是故意那樣做的,那天秀妍在醫院手術,外面的記者不知道從哪里得到消息是你在那兒,所以他才順水推舟讓手下的報社給了一篇虛假新聞。你可別介意啊。”鄭媽媽解釋起了這幾天里,林允兒繼“釣魚門”之后又通過和李旦的緋聞登上各大新聞頭條的真實內幕。

    “沒關系的,姨母。oppa昨天給我打了電話解釋了這件事,我不在意的。”林允兒笑了起來,眼下的撒嬌肉越發誘人。

    “嗯。”鄭媽媽微笑著點頭,似乎一點也看不出前幾天陪著流產的女兒哭了一整夜的傷心情緒了,“允兒吶,你可得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你的西卡歐尼就是以前太不重視了,這次才會發生這樣的事。”

    “嗯。謝謝姨母。我會注意的。”

    林允兒笑笑,笑容里帶著一點難以言說的蕭瑟。莊園外,一輛加長奔馳正好開上已經綠葉成蔭的華貴山道。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8/8895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