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首爾風云 >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六十四章 就這么失去?

第一卷不是英雄 第六十四章 就這么失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前段時間去西.藏浪完又去澳洲了,這周一才回來。去之前想著能隨時用平板碼碼的,結果浪起來實在沒動力打字,不過這以后應該不會一斷很久了,沒意外的話工作日應該都有更。

    ————————————————————————————

    “豪斯醫生!3號病人心電圖qrs波群消失,出現嚴重室顫癥狀!”

    “立刻準備als急救,1mg阿托品注射準備,單相除顫實行預備。”喬治豪斯一臉嚴肅地凝望著病床上那位面部表情已經陷入極度痛苦的年輕亞洲女性,雙手接過涂滿導電糊的電極板相互摩擦著說道,“艾莉,準備360焦一次除顫。”

    “砰!”

    “無反應,360焦二次。”

    “砰!”

    “360焦三次!”

    “砰!嘀——嘀嘀嘀——”

    “吉米,進行胺碘酮150mg注射,準備胸外按壓體位。”看著原本紊亂不堪的心電圖終于有了代表著回歸穩定的等電位線,供職于ucla醫學中心的頂尖胸外科醫生喬治豪斯這時才舍得解開因為剛剛給病人做心肺復蘇而不自覺濕透的白大褂領口,吩咐起正在一旁候立的副手。

    今天是2013年7月6日,自從早上7點多被助手的一個電話從自家游泳池里叫起來,喬治豪斯已經連續4個小時進行了5場急救手術。

    其實在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里,這種忙碌本也算不上什么,但今天的情況實在太過特殊,早上7點整,大天使城還保持著一貫的西海岸慵懶沉浸在一片安寧熟睡當中,除了凌晨四點還在野球場練習的某些nba天才球員外,即使是威爾夏街區的商區大道上,來往的車輛也僅有少少一些進城送貨的橙郡皮卡,只不過,正是在那個時分的lax2號跑道上,一架從韓國飛來的波音747卻用一聲響亮的起落架折斷音加上隨后一連串暴力刺耳的尾翼折斷拖拽聲,頓時打破了整個城市的寧靜,而由此造成的接近100位旅客傷亡的災難,也只能讓身為天使城里最負盛名的喬治豪斯醫生立即臨危受命,火速趕往現場實施當地急救。

    而更讓豪斯此刻不能放松心弦的緣由之一,便是這些傷員里還隱約牽扯著醫學中心某位榮譽理事的親屬,所以于情于理喬治豪斯都不可能輕松過完這一天了。

    “教授,7號病人術后體征出現異常,快來看看是什么情況!please!”正準備稍微喘口氣休息一番,豪斯卻又突然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轉過身去才發現是他一直略有好感的實習醫生洛瑞正焦急地看著自己。

    “帶路。”豪斯再次系上了自己白大褂的領口,路過臨時急救中心里一群群正在痛苦**的傷員,踩著地上一片片隨意拋灑的新鮮血跡,一改往日面對著洛瑞的微笑隨和而沉默著臉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這個平凡的洛城夏日,都會區喧鬧的羅迪歐大街已是一如既往的喧鬧,城外繁忙的405號公路也繼續一如既往的繁忙,只不過或許是因為早上的那場飛行事故,所以現在整個湯姆布蘭德利國際航站樓便是嚴絲合縫地被lapd整個戒嚴起來,除了幾家國際新聞媒體的特權記者,甚至連一只蒼蠅都無法穿過警察部門的隔離圈向樓里的急救中心飛去。

    可是,在這整個安靜到寂靜的包圍圈子里,此時卻正有一群西裝內層里藏著各種近距大殺傷槍械的黑人白人壯漢保鏢,圍著一位看不清面容,只能透過壯漢們身體間的縫隙隱約推斷出是一位顏值不低的年輕女性,向警察們拉開的出口走來。

    “哦媽,我沒事了,醫生已經給我做了固定。”鄭秀晶被姐夫臨時派來的一大群保鏢圍住整個身形向機場外等候的保姆車緩慢移動,絲毫不給跟拍的記者留下任何看圖想象的空間,而在這期間她卻又接到了鄭媽媽焦急打來的電話,“啊,您不用來了,姐夫在棕櫚谷機場給我安排了飛機,我下午就會回家的,您處理好房子也直接從舊金山回國吧。”

    “成員們都還好,只有luna在撞擊的時候擦傷了面部,然后v媽她們要等著經紀人oppa做完手術后一起回國。”她繼續保持著左手端在身前的姿勢向電話里的媽媽報起了平安,在走出航站樓時又被一位黑大粗保鏢示意著低頭鉆進了路邊的保姆車。

    “沒事的哦媽,小的時候我不是打著籃球手腕也骨折了嗎,這次差不多呢,我一點都不覺得痛呀!”鄭秀晶坐在保姆車寬大的座椅上,嘟著嘴裝出一副過來人的模樣撒嬌說道,“好了哦媽,不和你聊了,我看見有個討厭的人出現了呢。”

    暗茶色車窗外,踩著一雙晨練跑鞋的馬可正打開路對面一輛黑色路虎的車門走了出來,他先是站著拿起電話像是對什么人詢問了一番,之后便直勾勾盯著鄭秀晶所在的這輛保姆車小跑過來。

    “我來晚了,秀晶。”拉開車門的第一句話,馬可就像是他在研究遠東地緣政治時特別關注過的某位政治人物一般,撂下了這句聽上去像是作秀,實際上也沒少帶著深情的問候。

    “來晚了就回去吧,正好我也要走了。”摘下和媽媽講電話時小女兒的撒嬌神色,現在的鄭秀晶看著明顯是來不及換下晨練打扮就從東海岸飛過來的馬可,卻很是平淡地說了這么一句,甚至連冷冰冰這種至少還能讓人感覺到情緒的語調都不舍得用上。

    “手腕還好嗎?”馬可毫不在意,關切地繼續問道。

    鄭秀晶沒有回答他,只是簡單地舉起纏著紗布的左手,讓馬可自己看了個明白。

    “去我家吧,我讓傭人給你做了牛骨湯。”馬可伸手指了指車窗外的suv,右手放下之時卻不小心擦過鄭秀晶只穿著牛仔熱褲的光潔大腿,冰涼冰涼。

    并沒有像別的小兒女一樣糾結而矯情地白上馬可一眼,鄭秀晶只是繼續保持著一貫平靜的神色,沒受傷的右手輕輕拂了拂自己的腿面,就像是沾上了什么灰塵一樣毫不在意,然后抬起頭看著馬可深邃的眼睛說道:“不用了,一會兒姐夫給我安排了回國的飛機,謝謝你的關心。”

    所以馬可就這么出拳無力地被鄭秀晶三言兩語擋住了他繼續往下深發的邀請念頭,連一絲跪舔的空間都不舍得留給他,可悲。

    最后,砰的一聲,奔馳商務車的車門被里面的人緊緊關上。只不過,這最后的情節發展卻不全像馬可所想的那樣,他就那么站在車外面看著女神的座駕就此揚長而去,相反地,鄭秀晶似乎在最后關頭又動了什么惻隱之心,看著往日里總是一副英倫貴公子打扮,頗有姐夫風采的馬可今天只踩了一雙nb跑鞋就急匆匆趕來,似乎是心存些許感動又或者是于心不忍地在車門關閉前的最后時刻讓馬克跟著上了車。該是大圓滿了吧?

    “去爾灣,先生。”鄭秀晶很是疲憊地靠在座椅上對黑人司機淡淡吩咐了一句,前排副駕駛座上的中年白人保鏢卻轉過頭來向他的雇主疑惑詢問,所以她只好再次坐直身子解釋道,<!--中间广告位置-->她想先去爾灣的姑母家看看,下午再去棕櫚谷也不遲。

    而在這一路開往爾灣的行程里,馬可卻一直沉默地坐著望向窗外,就像是在想著什么事情的模樣,絲毫不像別的跪舔者一般總是有話沒話的找女神搭訕,所以鄭秀晶也樂得有這么個顏值本身也挺不錯的亞洲帥哥坐在自己身邊保駕護航。

    過了沒多久,馬可像是做出了什么決定,他轉過頭看向鄭秀晶,似乎是心有些許靈犀,本來是帶著耳機仰躺著閉目養神的鄭秀晶這個時刻也突然睜眼直視上了他的眼睛,之后便聽著馬可低沉地開口說道:“嫂子……進醫院了。”

    像是久睡者突然驚醒一般,被耳機的音樂聲遮擋著只能隱隱約約聽到馬可話語的鄭秀晶先是疑惑地皺了皺自己的鼻子,隨即又恍然大悟地摘下了耳機大聲問道:“你說什么!”

    馬可伸出手按住她因為激動而抬起的右手,看著她說道:“哥現在陪著嫂子在三星醫院里面,具體的我原因我并不知道。”

    鄭秀晶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便向前排的白人大叔說道:“直接去機場吧,我現在就要回國。”

    馬可無可奈何地笑笑,他這一路的思考早就預料到了這個結局,但他也不是因為自私才琢磨著要瞞下這個消息,他對鄭秀晶個人意愿的鄭重度早就完全超過了多和她待一會兒這類矯情的戀愛初哥心思,只是因為她自身也剛剛經歷了一場恐怖的空難,所以于情于理馬可的心思里都不該少了讓鄭秀晶先緩沖一會兒的保護性想法。

    “我陪著你一起回韓國,別擔心了。”剛剛因為激動而被馬可拽住的手早就不著痕跡地抽了出來,鄭秀晶聽到他的這句安慰只是低低地嗯了一聲,之后便收斂了擔憂的眉頭重新仰躺在座椅上,心情顯然不會如車窗外漸漸升上頂頭的太陽那般明亮。

    ……

    “會長,在镕先生來醫院了。”首爾三星醫院整個國際醫療部此刻都被帶著特別工作牌的安保人員封鎖起來,臨時從新村、水原的醫學研究院趕來的婦產科、心內科老教授們也已經滿當當地堆在了亮起紅燈的手術室門前,美和韓國的總裁樸恩基湊到正捏住一只煙屁股凝望著手術室的李旦耳邊低聲說了一句。

    “行吧,你去接著他,我在這里等著西卡出來。”李旦手指一彈將煙屁股直接飛到了墻角的垃圾桶里,換做往日里自詡為素質人士的他卻是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的。

    “秀晶接上了嗎?”他又轉過頭去向一旁神色嚴肅的李居正問道。

    “秀晶小姐已經上了飛機,馬先生陪著她一起回來了。”李秘書說道。

    “嗯。安排好車輛,下了飛機直接送這里來檢查。”李旦吩咐了兩句,復又轉過頭去再也不說話地沉默望著手術室門頂上刺眼的紅燈。

    所以世事總是成雙成對地難料,李旦本來還在思慮著cinemark院線的收購是否能夠成行,公司的資金鏈又是否能夠支撐起自己在今年內的野望,結果洛杉磯傳來的一個消息直接就打破了他面對巨億損失也毫不改色的定力,還好美國那邊前不久又回復說鄭秀晶只是在撞擊時弄折了手腕,在這樣的災難中實在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但是,似乎李旦家的好運也隨此消息的到來而宣告終結,本來這事應該就此打住有驚無險過去了,誰能想到平日里各種高門貴婦般冷靜大氣的鄭秀妍,不知道今天是哪根筋沒搭對,你說你去了臥室等著老公工作完畢回來睡覺吧,還自作多情地跑下樓去吩咐廚娘給先生煲湯,甚至還順便湊到老公的書房外聽聽他有沒有做什么不良勾當,結果自己妹控思想嚴重不說,還心理承受能力極差,一不小心就受了驚滑倒在地上,李旦當時猛地一拉開房門就看見鮮紅鮮紅的血液從老婆的身下流出來,除了心肝子一扯一扯地疼,真是連罵娘的心思都有了,這狗娘養的世事難料。

    “會長,外面聚集了很多記者,下面的人匯報說他們是來蹲您和林允兒小姐的,現在外面正在傳您陪著允兒小姐在這里驗孕。”煩心事已經夠多了,這又跳出來一件說不上到底是李旦自己還是鄭秀妍多此一舉做出來的孽,所以他一聽著李居正這么一匯報,立刻不耐煩地擺擺手說道,“全部趕走。”

    “嘀!”綠燈亮起,手術室門前的老教授們就像孩子聽見了下課鈴一般頓時打起了精神,挺直腰背張望起門里的狀況,不一會兒,電動門打開,三星醫院的金教授摘下口罩穿過人群向李旦走來。

    “李先生,這邊說話。”看見金昌浩臉上的嚴肅,李旦已經預料到了某種結果,但也只能跟著這位韓國排名第一的婦科醫生走到一旁聽他說道,“胎兒沒能挺到醫院,我們對鄭小姐施行了組織刮除手術,已經成功了。”

    李旦一時有些站不穩,還好他及時握緊了拳頭,才咬著牙讓自己不至于聽到這個消息就趔趄了身子,“后果呢?”

    金昌浩先是看著他緊緊抿住的嘴唇,心底暗暗嘆息了一聲,然后繼續說道:“病人已經進入恢復期,只是我們在手術中發現她先天性**內膜較薄,以后需要進行藥物調理,可能會對她以后的懷孕造成影響。”

    李旦聽著這話,卻是極其詭異地笑了笑,對金昌浩說道:“辛苦你了,金教授。”

    金昌浩再次沉默著打量了一番李旦的狀態,又瞥見醫院的榮譽理事李在镕正從他的身后走來,便點著頭對來人打了個招呼。

    “西卡沒事吧,金教授。”李在镕拍了拍李旦的肩膀,轉頭對金昌浩問道。

    李旦聽著這兩人的對話,卻像是發呆一樣地直愣愣走到了手術室門前,里面的鄭秀妍還在麻醉藥效里安寧地沉睡。

    “辛苦你了。”李旦握著病床上仍然緊閉著雙眼的鄭秀妍的手,湊到她耳邊低低說了一句。

    “嗯?”鄭秀妍卻像是真的在夢里面感受到了李旦的氣息,慢慢地睜開眼睛迷茫看向了她的男人。

    “爸爸在外面等著你,休息休息咱們去別的房間吧。”李旦輕輕地撫了撫她的臉頰,平和地低聲道。

    “寶寶……還好嗎?”鄭秀妍眼里的迷茫逐漸消失,她突然急切問起了李旦。

    李旦抓住她的手,輕輕捏了捏,也沒說話,只是湊到她的唇邊吻了吻,然后便緊抿著嘴唇微微搖了搖頭。

    鄭秀妍被他握著的手突然一松,身子便更加無力地陷入了手術臺的墊單里,她兩眼無神地直勾勾盯著頭頂上已經熄滅的無影燈,再也不肯吭上一聲。

    李旦無言地嘆了口氣,直起身子站在手術臺旁,他的右手輕柔地在鄭秀妍因為大量失血而格外蒼白的臉蛋上撫著,就這么眼神復雜地看著她緩慢而沉重地閉上了自己疲憊的眼皮。

    “滴!”手術室的門因為進來一個西裝領帶打扮的正經男子而再次打開,李旦便一臉疑惑地聽著局促不安的李居正著急地向他匯報起來。

    “會長……您的祖父走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8/8895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