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復仇之旅--龍行天下 > 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 攻城之戰

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 攻城之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見對方出城,丁寶將部隊緩緩后撤,一方面給對方全軍出城留足空間,另外也應該是有機會擺脫。

    果然對方剛剛布置完畢,丁寶扭轉馬頭,撒腿就撤。

    看到王文城氣的鼻子都歪了,我呵呵笑道:“丁寶要是被逮到,王文成非剩吃了他。”

    順著官道,丁寶部全力奔馳,等王文成全力追擊的時候,已經在五里之外了,這個距離,恰恰是人族的視力邊線。

    王文城率部窮追不舍,看的出來,他毫無忌嬋,身后的士兵更是馬蜂一樣的朝著丁寶等人逃跑的方向沖了過去。

    等全部人馬從我們身邊沖了過去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有點變暗,看起來,等他們回轉的時候,應該已經是夜里。

    等對方士兵全部沖過,張彪沖了點了點頭,然后朝眾人揮手道:“跟著我,沖!”

    隨即一馬當先,率領自己所部人馬,朝中山城西門方向沖了過去。

    我開始明白他的意圖,但還是把握不大,這小子不會是想以兩千不到的兵力去攻城吧應該。

    只見到了城門外依然是兩里左右的距離,就在剛才的戰場上,我們駐馬觀望,對方顯然大部隊已經出去追擊丁寶,現在自然不會將留守軍隊派出來攻擊我們,雙方對峙。

    天色暗了下來,開始有火把出現。

    我望身后一望,原先汪云不所在的位置火把也慢慢亮了起來,隨即成片火光從官道轉向朝汪云處撲了過去。

    看來計劃成功了一半,丁寶至少已經甩掉了對方。

    張彪也發現了這個情景,縱身下馬,揮了揮手,身后轉出百名將士。

    只見他們脫掉戰甲,一個個穿暗色緊身衣,手吃短刀,來到我面前。

    我凝重地望著張彪,只見他拱手道:“龍帥,我等現在就去偷城,等城門開處,龍帥可率人直接進城,等丁寶將軍到時,請他接手守住城門,讓汪將軍進城,然后封死西門。”

    我明白他的意思,道:“是不是過于冒險?”

    張彪正色道:“兵勝于險,這是精靈王藏書上明確提出的一點,我來做個嘗試吧!”

    話到如此,他單膝跪下:“請龍帥應允!”

    我只得點了點頭,道:“萬事小心!”

    張彪道:“是!”

    然后轉身帶著百名勇士,悄悄的乘著夜色朝中山城摸去。

    我回首道:“沈德,你來講,他是如何登上這么高的城墻?”

    沈德笑道:“龍帥自當放心,這些人是我從滿度和亞兵的親衛中選出的一百名輕功最好的士兵,本來我是想用來充實我的部隊的,只是張彪將軍講他要用,就暫時借給他了。至于登墻,他們都有我專門配備的攀墻索,絕對沒問題!”

    我笑罵道:“你小子總是在打私人算盤,誰允許你私自填充自己的部隊了?”

    沈德一臉委屈道:“他們每人手下兵士上千上萬,我手下現在就幾十人,不夠用啊!”

    我道:“幾十人才是對的,你見過哪支偵察隊里兵力上萬啊,呵呵”

    果然,由于城上守軍的注意力全部在我們這片人身上,沒有人注意到張彪等人已經摸到了城墻根處。

    從我這個方位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只見一條條黑影從地面高高躍起,然后一條黑色的索狀物順勢拋出,在墻上一貼,接著借力一躍,又上升了幾丈,如此反復,瞬間已經有人和城墻上守衛交上了手.

    看時機已到,我縱馬前躍:“進攻!”

    隨即旋風般的沖著城門沖了過去,身后千余部隊緊緊跟上。

    城前上交手聲更密,不斷有人從城墻上落下。

    馬上要到城門,我馬速絲毫不減,身體平刺,我相信絕對在我沖到門前的時候,張彪等人能夠將城門打開。

    果然,在我即將撞上城門的瞬間,厚厚的大門緩緩的發著刺耳的聲音被推開,我幾乎緊貼著兩扇門的邊緣擠了進去。

    城門口一片混亂,張彪等人拼命死守著靠出其不意才搶回來的城門口的陣地,已經不少人換下手中的短刀,隨手抓起身邊可觸及的兵器,但對方人越來越多,相信撐不了多長時間,這批精英將會被對方所吞沒。

    沖進城門,我挺槍挑飛兩個試圖砍殺開門士兵的守衛,然后一個翻身,雙足在馬鞍上一蹬,借力躍上城門旁邊城梯,縱槍直接殺往城墻。

    守衛正全神防備城墻之上的張彪等人,對于剛才躍下去開城的十數人并沒完全在意,想必是認為城墻下的守軍自然能輕易將他們十數人消滅掉,誰想到背后突然有人殺出,一時間陣腳大亂。

    我身形不停,堪堪躲過一柄大刀之后,順勢轉身,紅刃瞬間劃開一名守衛的脖子,鮮血狂涌著跌下城梯。

    但城墻之上敵兵太多,攻殺一陣,卻只能往上推進了不到二十階,眼看城門處我方士兵越積越多,而墻上張彪等人疲態已現,再延遲下去,這一百多號人的陣地早晚會被對方躲回去。

    沈德同樣從另外一側城梯往上攻,但效果也是不好,以他為極點,其他士兵在他身后干著急,卻限于城梯狹窄,幫不上忙。

    我不由的心中發毛,如此下去,一旦張彪被吃掉,對方只要在城墻之上放箭,我們兩千號人勢必被全部射殺,連回旋的余地都沒。

    我心一狠,根本不顧側來一根標槍,拼著受傷,也要再往上進一階。

    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我紅刃狠狠插入對方一名守衛胸脯的時候,標槍也攻到我身旁,就在即將插入我右臂的一刻,驟然反彈開去。

    護體真氣!

    沒想到新德之行我的修為會增長如此迅速,先是醉月指點我對招式進行了一番改進,接著便是旁觀驚天動地一戰,不知不覺中,自身修為竟然已經到了產生護體真氣的地步。

    我心中狂喜,既然如此,我便不用再為對方的攻擊而分心,全力發揮龍槍十三式的霸道就足夠了。

    “覆雨翻云!”我狂喝一聲,紅刃全力擊出,片片白花朝擁擠的對方陣中狂擊而去!

    挑翻十數名守衛,終于有三支長槍突破我的紅雨網,毒蛇般的標射我左右。

    我雖然心存不安,但顧不了那么多,三朵槍花直接撒向來人。

    “啊”身后士兵驚呼。

    三支長槍攻到我身邊,一聲悶向,盡數被彈開。

    同一時間,我槍花已到,紅光閃出,三人衣甲盡碎,打著旋朝城樓下落去。


    身后士兵狂吼,士氣沖天,我知道自己的舉動大大的激發了他們戰斗的勇氣。

    招式越使約順,紅槍全力出擊,為數不多幾個穿過紅刃防衛網的兵器也被我護體真氣彈開,轉眼間,我已經推進到距離城墻不到五階的地方。

    紅刃突出,一柄大刀橫空而來,恰好擊在紅刃槍尖處,“叮”的一聲脆響,我的沖勢就此告停。

    這見對方一員將領模樣的軍官手持大刀,面目猙獰的站在我面前,見我住手,狂吼一聲,大刀漫天劈來。

    最后一關了!

    我一咬牙,紅刃借力收回,成隱槍式,然后雙腳下蹬。

    “毒龍穿心鉆!”

    身槍化為一線,直標對方。

    顯然對方也是一個在沙場上歷練很久的狠角色,深悉戰場生存規則,同樣不管我的去勢,全力劈向我的右肩。

    電閃般,兩般兵器擦身而過,我終于站在了城墻之上,而對方站在了剛才我的位置。

    他駐刀而立,絕對沒想到我的紅刃竟然去向不是他的胸膛,而是恰恰從其脖頸出刃面擦過,劃開一道血泉。

    而我同樣不好受,對護體真氣抱的希望太大,結果對方修為同樣不低,固然有衣甲護著,大刀同樣還是在我肩膀上劃開一道見寸的口子,看

    “殺啊!”

    正在我回神間,那名將領已經被潮水般的士兵淹沒掉,沒了空間的限制,這些新德帝國的精銳士兵顯示出過人的實力,輕松地就把城門處一段城墻穩穩地控制在我們手中。

    緊接著,沈德部也被接應上來,對方見已經無法挽回敗局,就緩緩的后撤。

    同樣我們也沒有更多的兵力擴大戰果,一時間雙方成對峙狀態。

    正在這時,丁寶部殺到,門口的士兵根據命令,將城門移交給丁寶部,轉身支援到城墻上的戰斗中來。

    丁寶駐馬門洞,楊方快步奔了上來,到我面前,單膝跪下:“稟報龍帥,我軍已經將王文成部引誘到了城外四十里處,短時間他不可能回來!”

    我伸手將他扶起:“好,楊將軍辛苦了。”

    張彪混身是血的跨了過來,道:“龍帥,此處戰局已穩,請著手下一步!”

    我點了點頭,揮一揮手,沈德立即回應,轉身朝城下走去,旋既,一千五百多人緊跟著他順城中主干道朝東門奔馳過去。

    對方一見大驚,城中兵力本就不足,把守此處城門已屬困難,如果我軍再去進攻東門,由內而外,他們更加被動。

    但沒人敢轉身回去支援,因為這里還有近兩千人的精銳虎視眈眈的跟他們對峙。

    我跨步向前,沉聲道:“諸位將軍,我龍霄并非蓄意和諸位為難,也不是要以奪取你方城池為目的,在下只是借路回歸而已,望各位能行個方便!”

    對方一陣騷亂,過了一會,一員將領從中邁出,道:“龍帥大名在下早有耳聞,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如果只是龍帥一行,在下絕不為難,只是身邊這些叛逆…”

    楊方聞言大怒,跨步就要上前。

    我攔住道:“楊將軍且住。”

    回首對那人道:“將軍有所不知,亞兵將軍和滿度王子將眾人托付給我,在下有絕對的理由相信這些人對新德不會是叛逆。”

    那人接著道:“根據我們接到的命令,這些人全部是亞兵的親衛,再有就是亞兵協助獸人將我王子掠走!”

    我笑了一笑:“這些話應該是周喜派人來告訴你的吧,我告訴你,真正叛逆應該是周喜,是他制造機會使獸人掠走了滿度,然后襲擊了亞兵府,誅殺了他全家!”

    那員將領疑惑地巡視了一番,但還是道:“我是一個軍人,上頭怎么命令我怎么做,至于誰是誰非,自然有個公道。”

    我無奈地搖了搖頭,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多說,但將軍請看!”

    說完,我順槍一指。

    那人跟著一回頭,只見城外火光起處,一隊人馬迅速奔馳了過來,于是不禁色變!

    我陰臉道:“將軍,現在我不得不請你立即離城,現在你們也不過兩三千人,而等我們這只部隊到來以后,無論人數還是單兵實力,你都不是我的對手,所以你如果不想雙方都是新德人的部隊在此撒血的話,你必須馬上離開!”

    那人一陣臉紅,然后轉白,此時,汪云部越來越近,而王文城的部隊的火光顯然還在幾十里以外。

    他轉身望了望身后的士兵,顯然這些士兵沒有一個希望打下去的,都是緊張的手心發白。

    同時我催發強大氣勁,從氣勢上給此人以壓迫,說句實話,如果真的打起來,我們的把握是有,但損失也會很大,能不能抵擋對方攻城還是未定數,所以能把他逼退,確實是個好主意。

    那人顯然受到我的影響,頭冒大汗,但還是沒有下定決心放我們出去。

    正在這時,一名士兵跑了過來,高聲道:“稟龍帥,沈將軍已經將東門占領,隨時可以撤退!”

    那人見事情已經到了這種地步,無謂再做掙扎,拱手道:“龍帥請!”

    說完,將手上大刀插在地上,轉身下了城墻,朝城外走去。

    其他士兵見他如此,同樣也放下手中兵器,列隊朝城外走去。

    而汪云則一卒不損的迅速奔馳進城,然后我令人緊鎖大門,帶一千余人留守西門,其他諸人稍補充軍用,然后朝東方大踏步而去。

    王文成部此時才到了西門邊,正要攻城,被我軍一陣亂射,加上又沒有任何攻城器械帶在身上,只得退了開去。

    火光中,王文成臉色發青,惡狠狠的縱馬奔來奔去,但顯然起不到什么作用。

    見其他諸部已經撤離完畢,時間已經到了下半夜,我想王文成肯定是等天亮攻城,便命士兵將王文成部守城用的黑油悉數倒下,然后一把大火,將整個西門變成一片火海。

    這樣,至少在明天正午以前,王文成休想有時間追擊我們。

    然后帶領我部士兵迅速退出中山城,東門也被如法炮制,稍微阻一下也好。

    眾人在狂笑中縱馬揚鞭,此役我軍憑借不到六千的兵力,攻下有兩萬五千守衛的中山城,徹底締造了軍事史上的神話。

    至少王文成會記住張彪這個名字。

    諸人會合后,高聲歡笑,張彪的名字更是被傳來傳去。

    士兵就是這樣,他追隨英雄。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66/8884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