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阿犀和高心的故事 第四章 如何抉擇 - 飲血劍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飲血劍 > 阿犀和高心的故事 第四章 如何抉擇

阿犀和高心的故事 第四章 如何抉擇

推薦閱讀:

    阿犀再次見到高心的時候,距上次的離別已經有一多年的時間了。他今天剛回到望月閣,一個侍衛就對他說,有個叫高心的人現在在京城最貴的酒樓等著他請客呢,阿犀聞言立刻跑了出去。

    高心坐在桌子旁看著阿犀正樂呢,他還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樣子,折扇還是別在腰間,臉上露出的還是那種討厭的笑容,和一年前的他相比,似乎沒有太大的變化,若是說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他現在一左一右抱著兩個僅僅幾個月大的孩子。阿犀忽然很想笑,試想,在一個高檔的酒樓之上,一個大男人坐在椅子上抱著兩個孩子等人的場面還是很有趣的。

    阿犀走到他旁邊,拉開椅子坐下,看了看他,皺著眉道:“沒想到你現在落泊成這個樣子,你怎么不早點找我呢?”

    高心聽的莫名其妙,問道:“何出此言?”

    阿犀指了指他手中的幼兒道:“你看看,都到了給別人帶孩子來維持生計的地步了,還不算落泊嗎?”

    高心頓時瞪圓了眼睛,氣呼呼的道:“你看清楚了,這是我的孩子。”

    阿犀愕然,他的目光在幼兒和高心的臉上來回逡巡了幾次,失聲道:“是你的孩子?”

    高心“哼”了一聲,“我也是正常人,怎么就不能有孩子?”說完他把右手中的幼兒小心的推到阿犀的懷里,道:“你幫我抱抱,讓我歇一會。”

    阿犀輕輕的把它抱了過來,問道:“是男是女?”

    高心挺起了胸膛,用那只剛剛騰出來的手“砰砰”拍了幾聲,自豪的道:“是我的兒子,怎么樣?”

    阿犀望了望高心手中的孩子,“那個呢?”

    高心更驕傲了,“嘿嘿”笑了幾聲道:“是我的女兒。”

    阿犀瞟了他一眼,捉狹的道:“這就是你一年來闖蕩江湖的成果?”

    高心有點尷尬的摸了摸頭,嘴角微微扯動,笑了一下算是回答。

    阿犀繼續問道:“他們的娘呢?”

    高心把頭低了下來,用手愛憐的摸著女兒的小臉蛋,用一種阿犀聽不出來的語氣回答,“走了!”

    阿犀不知道“走了”二字是代表去世了呢還是離高心而去,但他感覺到高心顯然不喜歡他再問,干脆保持沉默。

    也許高心不習慣沉默,他很快接著道:“幾個月前,孩子的娘找到了我,還給我送她的玉佩,又送了我兩個嘴巴,丟下了孩子就走了。那時,飄羽也在場。”

    阿犀聽了是目瞪口呆,“那飄羽是什么反應?”

    高心苦笑道:“她送我兩個嘴巴后,也走了。”說完他抬起頭,看著阿犀那僵化了的表情又幽幽的道,“一個月后,她又回來了。”

    阿犀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道:“你這個江湖騙子能做到這種地步,也真是不容易啊。你要是負了她,師姐和七姐都不會放過你的。那飄羽現在在何處?”

    高心想起了鳳飛,也是嘆氣道:“我在扇子上面畫了一個美女的畫像,她看見的甚是惱火,又走掉了。”

    話音剛落,阿犀懷里的男孩突然哭了起來,阿犀手忙腳亂的哄了他幾下,無效,便皺著眉對高心道:“你能不能想辦法讓你兒子不要哭?”

    高心卻是哭笑不得的道:“你哄是沒有用的,除非飄羽哄,你可不知道,這段時間來我可給這兩個小東西折騰壞了,哎,父親真是不好當的。”

    阿犀給男嬰哭的渾身都不自在,有點招架不住的道:“你兒女叫什么名字?”

    “男孩叫靖楓,女孩叫靖藍,可是我想了兩天才卻確定的。”

    阿犀很認真的告訴他,“你這個水平能起出這樣的名字,已經是很難得了。”

    此時懷中的靖楓忽然不哭了,阿犀低頭一看,神色逐漸變的很奇怪,眼睛朝著鄰桌望了望,跟著啞然失笑道:“我現在終于知道什么叫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高心不明,問道:“為何?”

    阿犀強忍著笑,“你看看靖楓在看誰?”

    高心順著靖楓的目光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靖楓目光的終點是臨桌一位年輕美貌的女子,結果高心的視線也回不來了。一時間父子二人的目光有了交點。

    直到阿犀“咳”一聲,高心才回過頭,尷尬的笑笑,“靖楓肯定把她當飄羽了,嘿嘿,你還別說,靖楓的眼光還真不錯。”

    阿犀譏諷道:“這是不是叫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啊?”

    高心點頭,樣子頗為自豪。

    阿犀真是哭笑不得,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騰出一只手伸到高心的面前,冷冷的道:“拿來。”

    高心很是霧水,道:“你別一驚一乍的好不好,叫我拿什么來?”

    阿犀看看左右沒人,這才道:“天山之心是不是你偷的,你也真有能耐,偷到皇宮里面去了,還能活著出來。”

    高心一呆,馬上是一種被冤枉的神情道:“天山之心是什么?我從來就沒聽說過。”

    他的這種伎倆對于阿犀毫無用處,他淡淡的道:“能從皇宮里面偷出天山之心,需要極高的輕功才行,天下間輕功高者不在少數,但很多人沒有那個必要,想來想去,有這個作案動機的,連你在內,也就三個人而以。”

    高心來了興趣,忙問:“是哪三個?”

    阿犀白了他一眼道:“第一個是天健,他曾經到處收集曠世奇寶送給他的情人蝶夢水云鄉,這次天山之心的丟失,或許和他有關系,但很快又被否定了,因為天健已經將近消失了八年,怎么會跑到皇宮偷東西?”

    高心匝了匝嘴,道:“第二個呢?”

    阿犀道:“第二個人是我們重點懷疑的人,我和九哥食火鳥還專門追蹤過她,因為她的嫌疑最大,她就是逃之夭夭。”

    “哦?”高心眼睛一亮,“就是那個劫富濟貧,號稱天下第一女飛賊的逃之夭夭?”

    阿犀皺了皺眉毛,道:“若是逃之夭夭在這,聽了絕對要抽你的嘴巴,人家叫女俠盜,什么女飛賊,多難聽。”

    高心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不都一樣嗎,呵呵,我曾經和她比過輕功,她的輕功還真的不錯,嘿嘿,你們是怎么追上他的,就憑你?”

    阿犀微笑的道:“追她不是我,是我的九哥食火鳥,我是負責尋跡,或許我的輕功不高,但要說到追蹤術嘛……呵呵”言下之意,阿犀不想再說。

    “對啊,對啊,我怎么忘了,你的鼻子比狗還要靈,你的眼睛比鷹還要尖。”高心露出了壞笑,神情很是討厭。

    阿犀毫不為忤的道:“你要說我是朝廷鷹犬就直說,范不著拐彎抹角。”

    高心問道:“是不是她偷的?”

    阿犀搖頭,“在我們追她之前,就已經查到那時她根本不在京城,沒有作案的時間,我們追她只是為了核實一下情況。見到她后,我們詳細的詢問了她一些細節,也把她排除了。不過那時逃之夭夭生怕我們不相信,還狠狠的發了一個其毒無比的誓言。”說完,他便有一種詭異的笑容看著高心。

    高心奇道:“什么毒誓?”

    阿犀眼中充滿的笑意,“她說,她若是偷了天山之心,這輩子就只能嫁給高心。發誓的時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可見她的確是問心無愧。”

    高心聽了是目瞪口呆,說話都結巴了,“這……這……這是毒誓?”

    阿犀捉狹的道:“對于女性來說,恐怕沒有比這更毒的誓了。”

    高心嘆了口氣道:“罪過啊,罪過啊,沒想到我是這么聲名在外了,不瞞你說,天山之心的確是我偷的,送給飄羽了,真沒想到,皇宮里面還有武功那么高的老太監,是不是練了一輩子童子功的緣故?要不是我把退路早定好了,說不定現在我已經給抓去做太監了。哎?為什么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你不會把我揪到官府里面去吧,我好歹也是客人啊,你不會這么絕情吧。”

    阿犀不想和他瞎扯,“你要真成了太監,天下還真少了一個禍害,放心,這件案子已經不歸我們管了,我也不愿多管閑事。你以后準備怎么辦?抱著兩個孩子游戲江湖,追求美女?”

    高心白了他一眼,“我準備去找飄羽,靖楓靖藍準備先托付給我的堂兄,一來,他還沒有孩子,對靖楓靖藍肯定很好;二來,他們兩個現在跟著我也的確是苦了他們,我也心疼。”

    ……

    高心看著滿桌各式各樣的佳肴,卻是一肚子惱火,原因很簡單,菜雖然多,只有兩種,不是羹就是粥,那邊的阿犀正樂呵呵的用勺子把美味小心的往靖楓嘴里送呢,小家伙似乎也很是高興,小臉笑的象一朵花。

    高心實在忍不住了,叫道:“這就是你跟我講的京城的佳肴?”

    阿犀瞟他一眼,“當然了,你看靖楓靖藍多開心,他們很滿意呢。”

    高心怒道:“那你怎么不問問他們的老子滿不滿意?”
<!--中间广告位置-->
    阿犀恍然狀,一副后悔的樣子,“我聽你說,他們跟你吃了很多的苦,所以只顧他們,忘了你了,要不,你再點菜?”

    高心“哼”了一聲,“還點什么?我粥都喝飽了。”

    然后就在那自己嘀咕,“沒到京城的時候就天天喝粥,到了京城,想想應該好些了吧,嗨,還是喝粥。”

    阿犀笑的更濃了。

    ……

    京城、侍衛營、議事廳。

    偌大的一間房間,現在只有兩個人,站在房間中間的阿犀和坐在一書案后面的一位年輕女子。

    那個女子自阿犀進來后就沒有說話,只是埋頭看著書案上的紙張,頭都沒有抬一下,甚至會有人懷疑她更本就不知道阿犀進來。

    阿犀相信她絕對知道。

    她既然不開口,他也不開口,并不是懼怕她,而是阿犀的習慣,自從當上飛龍十五衛的那一天就開始了。

    對于眼前的這個女子,阿犀始終都是一種陌生的感覺,從道理上說,他和她不陌生,而且應該是很熟悉才對,阿犀在這三年內所執行的六十七次任務,每一個都是眼前的這個女子下達,他完成之后,也都是向她匯報,不為別的原因,因為這個女子是飛龍十五衛的侍衛統領。在見到她之前,阿犀從沒有想過,一個全部由侍衛中的精銳組成的飛龍十五衛會由一個女子來統率,她怎么能管的了?別人可愿意服她?阿犀從心底認為,她的日子絕對不好過。

    結果,這種疑慮就在第二天就消失了,因為她把飛龍十五衛中的十四個人(鳳飛除外)的所有的個人情況就象是背書似的慢條斯理的緩緩道出,當時在場之人無不駭然。知道每個人的經歷、武功師承、家庭情況并不困難,但她知道在場很多人的私事,竟然十分準確,甚至說出某個侍衛的后背長了一個紅痣,結果另外十三個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那位可憐的仁兄,發現他的臉色由紅轉綠才明白她所言非虛,當時大家冷汗直冒,心里同時升出一個想法,這個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很快的,他們就知道這位女子控制著天下最大的情報網,她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眾人皆曉,她就是當朝四王爺的獨生女明揚郡主,于是,眾人立刻對她服服帖帖,就是真正控制著飛龍十五衛的丞相大人對她也是偏讓有加,雖然從官職上說,丞相是她的直屬上司。

    因為出身高貴,所以明揚郡主似乎有著一種高傲之氣,或者,皇家的人都是這樣,她面對他們這些侍衛的時候,永遠是沒有表情,但如果你敢仔細觀察她的臉的話,時間長了,會發現她還是有一點笑意的。阿犀看不透她,所以就覺的她是一個迷,三年前是這樣,三年后還是這樣。

    雖然她是他是頂頭上司,但是阿犀對她的了解不比一個普通老百姓知道的多,他也犯不著去了解,或許,唯一多知道就是她的名字:清溪,號稱“清溪逍遙”。

    清溪終于停止了翻閱的動作,目光向阿犀飄了過來,淡淡的道:“回來了?”

    阿犀同樣也是淡淡的道:“回來了。”接著他就把這次的任務完成的情況詳細的說了一遍,這次他的任務很簡單,就是暗中保護一趟皇鏢,很順利的完成了。不過,他知道類似自己的匯報完全沒有必要,清溪早在他回來之前就已經通過情報網了解的清清楚楚,他這樣做完全是一種形式而以。

    清溪聽他說完,揮了揮手,道:“現在給你新的任務。”

    阿犀應了一聲,“是。”

    對于清溪的指令,他不喜歡多說一個字。

    清溪很嚴肅的說道:“得到飄羽劍。”

    她下令的時候通常是十分簡潔的,她要的是結果,至于你用的是什么方法,是騙、是偷、是搶、是買她不管,也不想管。對她來說,這些就是你去考慮的事情了,若是怎么做她都要告訴你,要你何用。

    阿犀現在要做的,就是在規定的時間把飄羽送到她的手上,至于阿犀能不能回來,她都不去理會。

    這就是飛龍十五衛的規矩。

    阿犀愣了半晌,仍是平靜的問道:“統領可知道飄羽在何人手中?”

    清溪沉默了一會,還是道:“高心。”

    “那你可知道高心和我是朋友?”

    “知道。”

    “既然如此,為什么還要讓我去?飛龍十五衛里面的人多著呢。”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讓你去。”

    “為何?”阿犀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帶了怒火。

    “因為高心對你沒有防備,所以,你去拿飄羽劍,比另外十三個人要容易的多。”清溪冷冷的說了一句后,不再看他,視線又重新回到書案上。

    阿犀一呆,無言,不得不說,若是從清溪的角度去考慮,她這樣的安排是很明智的,不過,卻把他推入了深淵,無情的深淵。

    說心里話,他一直擔心有這么一天,果然,這一天還是來了。

    阿犀站了很久,這才慢慢的轉過身,向門外走去,到了門前,清溪忽然叫住了他,“十三,記住,這是丞相親自交代的,你應該知道,這種任務,如果無法完成是什么樣的結果。”

    聽到她的話后,按照規矩,阿犀應該轉過身向她應允一聲才對,可是這次,他就像什么也沒有發生一樣,頭也不回的走出議事廳。

    高心沒想到離開京城有一段時間了,阿犀竟然又找了上來,他在途中看到阿犀的留下了符號,急忙跟過來,直到進入一片寂靜黑暗的樹林之中,他才看見了阿犀。

    阿犀此時正靠在一棵樹旁,閉目養神。

    高心上來便叫了起來,“哪兒不能見面,你怎么選了這么個恐怖嚇人的地方?”

    阿犀沒有回答,睜開了眼,用一種很奇怪的神色看著他。

    “說吧,什么事?嘿嘿,是不是接到什么棘手的任務了,想讓我給你出謀劃策?哎,你看你混的,那個清溪郡主怎么總是難為你呢?要是我也是飛龍十五衛的一員,我敢說,清溪是最照顧我的。”高心不知實情,在那調笑不以。

    阿犀苦笑,他說的即使不是全對,至少也對了一半,可是這一次,高心會怎么做?他又能怎么做?

    “丞相已經讓清溪派人來奪飄羽劍了。”阿犀很簡單的告訴了高心。

    “哦?”高心顯然是一驚,話語也變的沉重,“丞相也開始打飄羽劍的主意了?她派誰來?食火鳥?天之成?南熊?別派女的就行,要是鳳飛的話就更糟糕了。”

    阿犀又一次苦笑,笑的是那么凄涼。

    高心道:“原來你這次匆忙趕來是向我報信的,果然夠兄弟。”

    阿犀緩緩的把他的黑色頭套戴上,對著高心那驚愕不以的表情道:“我不是來向你報信的,因為清溪派的人,就是我。”

    高心仿佛剎那間給冰化了一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阿犀,同樣,阿犀也是和他對視。

    好一會兒,還是阿犀的一句話打破了平靜,“你走吧,你應該知道,沒幾個人可以追的上你。”

    “哈哈”高心仍然是笑著,但阿犀聽的很清楚,那是一種無奈的笑,“我要是走了,那個清溪郡主豈不是很失望,我怎么能這么做?”

    “阿犀,我不想和你動手。我可以把性命給你,但不會給你飄羽,我并不在乎它是不是一把名劍,只是它是飄羽留給我的,我不能把它送給別人,你也知道,我已經很對不起飄羽了。”

    阿犀沉默,他也不想和高心動手,原本希望高心立刻遠遁,這樣他也有個理由回去交代,這下可好,什么理由也沒有了,既然他不走,那只能逼他走。

    高心從身后解下飄羽劍,道:“阿犀,你真的想拿走飄羽的話,要殺了我才行。”

    他的話音剛落,阿犀已經騰空而起,刀已刺向高心的咽喉。他很清楚,高心即使是倉促間做出反應,以他的輕功,絕對可以跳到刀鋒控制的范圍之外,那時,即使他不逃,也由不得他了。

    但是高心一動不動,就在一瞬間的功夫,阿犀離他只有五六尺的距離,那冰冷的刀鋒,即將刺中高心,此時高心要躲,已經很困難,何況,他一點躲的意思也沒有。

    有一件事,阿犀始終沒有告訴高心,那就是如果他這次的任務失敗了,他回去只有死路一條,丞相交代的事情是不允許失敗的。若是告訴了高心,他不知道高心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這一刀,高心絕對是躲不開了,他不想再刺,若是高心死了,飄羽怎么辦?靖楓靖藍又怎么辦?

    放高心走的話,若是不回京城,他也會落到全國通緝的下場,這一輩子注定是當逃犯,要是回京城的話,就是等死,師父、師兄和師姐又如何甘休?

    難道,他和高心之間,一定要有個人死嗎?

    這一刀,是刺,還是不刺……

    他該如何抉擇……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35/88527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