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飲血劍 > 阿犀和高心的故事 第三章 各顯神通

阿犀和高心的故事 第三章 各顯神通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高心大口的往嘴里塞著糕點,時不時的再灌進一口茶,一點吃像也沒有,全然不顧身旁還有別人,不過他的藍扇已經從腰間拿出放在桌子上,伸手就可以拿到。

    飄羽坐在他的身旁,左手支在桌上托著螓首,右手緊緊的握著飄羽,一邊四下觀望,時不時的看看高心,然后又望望他另一旁的阿犀。

    阿犀還是老樣子,他靜靜的喝著茶,眼睛平視著前方,好象什么都和他沒有關系一樣,到了最后,眼睛干脆閉上,養起精神來了。

    阿犀的左邊,坐著他的師姐溫蟹,她一直都沒有開口,只是不停的擺弄著手指,至于四周是什么狀況,好象不怎么關心。

    鳳飛緊挨著她坐在另外一邊,到現在為止,她的眼睛根本都沒有睜,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鳳舞劍很簡單的背在她的后面,隨著她的呼吸頻率有節奏微微起伏。

    在危險當中,五個人有著各自的舉動。

    阿犀面色非常平靜,可是心里面卻是思緒萬千,雖然此刻身處極大的危險之中,但更大的危險他都經歷過,所以他十分鎮定,不由的想起半月前他去夢莊探望施獅師兄的情景。

    向往常一樣,施獅是在場外的樹林里面和他見面的,阿犀離開京城的時候,一向行蹤都很隱蔽。施獅把鳳飛忽然離開的消息告訴阿犀的時候,阿犀一時都呆住了。

    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阿犀茫然的看著天空,兀自的嘆氣,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前面不遠的地方,施獅正背靠著一棵樹,雙手環抱在胸前,滿臉的沉重,一動不動,似乎是一個石化的雕像。

    兩人沉默了片刻,阿犀終于把頭轉了過來望向他,問道:“師兄,七姐走的時候難道一句話也沒有留嗎?”

    施獅頹喪的搖頭,好象連回答的力氣也沒有了。

    阿犀又問道:“那你有沒有做過什么對不起七姐的事情?”

    施獅眼中兇光一閃,惱怒的道:“你是這樣認為師兄的?”

    阿犀苦笑了幾聲,帶些歉意的道:“我當然不會這么想,但是,若是七姐和你之間因為什么事有了誤會,那就很難說了。”

    施獅抬頭看了看他,思索了片刻,最后還是搖著頭道:“我覺了我們之間沒有什么誤會,到現在為止,我還是認為鳳飛的離開是有別的原因。師弟,你說她是不是去執行任務去了?”

    阿犀立刻否認,“不可能,七姐雖然算是飛龍十五衛的一份子,可是她從來就沒去過議事廳,也不需要去,沒有人會讓她去執行任務,即使是丞相也不會,任何人都不愿意讓自己的女兒去涉險,再說了,七姐身在夢莊,誰會跑到這里給她任務呢?”

    施獅無言,沉默了片刻,轉換了話題,“算了,不說那些了,談正事要緊,前些日子,師妹到夢莊來找我,告訴我飄羽劍有下落了。”

    阿犀“哦”了一聲,“難為師姐在西域待了那么久,終于有了成果,她怎么說?”

    “她說,飄羽劍幾年前被西域的火焰盟秘密獲得,不過,現在這把寶劍卻不在西域。”

    “不在西域?那它在什么地方?”

    “在飄羽的手里。”

    阿犀聽的是一頭霧水,奇道:“師兄你說什么啊?飄羽在飄羽的手中?我聽不明白。”

    施獅耐心的解釋道:“飄羽劍給火焰盟得到之后,盟主就把這把劍交給了他的女兒……”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阿犀打斷了他的話,“這么重要的寶劍交個一個女孩兒,那個盟主太欠考慮了吧。”

    施獅瞪了他一眼,繼續道:“情況并非如此,因為他的女兒的名字也叫飄羽,和飄羽劍的名字一模一樣,所以他認為交給飄羽保管是天意。可是,這個小丫頭也是瞎鬧,一年前竟然帶著飄羽劍偷偷的跑到中原來,至今仍沒有回去,結果讓火焰盟主大為光火,派了很多高手前來尋找都無功而返,恐怕她是兇多吉少。禍不單行,火焰盟隨后又為了尋劍一事發生了內訌,分裂成了赤色火焰和黑色火焰兩方,目前正亂著呢。師妹返回中原后,曾經發現了飄羽的行蹤,可是她不善追蹤之術,因此前來求助,但我現在不能離開夢莊,那么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阿犀懊惱的抓了抓頭,道:“我只是順路過來看看你,沒想到給自己討了份差事,好吧,我會留意的。可有飲血的消息?”

    施獅的面色依舊灰暗,“沒有任何消息,說實在的,我倒希望沒有它的任何消息,誰都知道,它一出現,災難將起。”

    ……

    命運真是愛捉弄人,體會這句話含義的時候往往是被它捉弄之后,阿犀也不例外。僅僅是半個月的工夫,師兄和他說起的三個女性,他全部碰上了。

    他最先是遇上師姐溫蟹,從她提供的線索中在一座小城內迅速追蹤到了飄羽,沒想到同時又發現了鳳飛的行蹤,她竟也是秘密的跟著飄羽而來。于是他找了一個機會叫來師姐和鳳飛相見,鳳飛也是十分高興,但為什么要離開施獅她始終不說,對于為什么跟蹤飄羽也是支吾其詞,阿犀和溫蟹也不便多問。第二天,再次循上飄羽的時候,發現她的旁邊多了一個人,阿犀看清楚之后,差點暈到,那個家伙打死了他都認識,竟然是許久未見的高心。

    他和高心分別大概有了大半年的時間,雖然沒有見面,但他的名聲阿犀已經有所耳聞了,相對于“藍扇高心”而言,他聽的更多的還是“花心郎君”這個對高心的稱號,當然,高心對此是肯定不會承認。

    阿犀對于傳言,始終是不相信,因為他經歷過高心在慕容雪墳前的那一幕,所以一直認為,高心應該是個比較癡心的人,不過今天一見,他也只能感慨“識人不淑”了。

    與高心來了次“高心式”的見面(實際上就是踢高心的臀部),可惜未果,高心閃的太快,還把旁邊的飄羽嚇了一跳,差點就要拔劍,幸虧高心攔住了她,笑嘻嘻的向她介紹了阿犀,似乎以前高心對他說過阿犀的事,飄羽對阿犀的態度有所好轉。

    高心也是很高興,他本來是和飄羽約好今天在這小城里面碰面的,竟然回碰上阿犀,自是興奮。

    阿犀在向高心和飄羽介紹鳳飛和溫蟹的時候,高心明顯閃出一絲驚艷的神色,阿犀只好嘆氣,今天終于看到高心的本來面目。

    五人只好暫時同路而行,走了一會后,便走到路旁的一座茶館喝茶順帶休息,但他們絕對沒有想到,危機隨之降臨。

    ……

    現在的茶館里面,共有十四個人,鳳飛一方有五人,也只有他們還是茶客的身份,別的客人早就嚇跑了,沒有人能在一群兇神惡煞,手持長刀利劍的人們的注視中還能喝下茶的,現在也只有他們五個人可以。他們的四周,三三兩兩或站或坐或倚或靠的聚了九個人,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們不懷好意。

    土妖望著眼前這個情景,心中自是得意,前不久他們發現了飄羽的行蹤,就決定一定要把飄羽劍搶到,暗中跟著飄羽來到此地,本準備今天一早就下手,忽然發現對方一下子由一個人變成了五個人,一時頗感意外,不過他發現其中有一個是鳳飛,頓時喜出望外,急忙找來“四禽”助陣,約好若是事成,他們拿走飄羽,四禽拿走鳳舞,一方一把名劍,誰也不虧。

    土妖的算盤并沒有錯,不管任何人,碰到他們“五妖”都是膽戰心驚,加上同樣是黑道梟雄“四禽”的幫忙,對方只有五個人,那此仗還不是手到擒來。

    對于對手,土妖一直無法全部確認,目前也只有鳳飛、高心、飄羽三人他認識,至于另外那個黑衣的及那個紅妝的兩個年輕男女,他始終無法知道是誰,不過,這也不是大事,自己一方畢竟人多,沒有什么值得擔心。

    土妖一向對自己的觀察和判斷的準確非常自信,他見飄羽和高心坐在一起,雖然弄不清他們是什么關系,至少可以確定他們很熟,若是這樣,等會動起手來,高心肯定會全力幫助飄羽突圍,所以一開始就要分割高、飄二人,避免他們聯手。另外,高心的輕功他也聽聞,高心或許無法帶著飄羽突圍,但帶著飄羽劍突圍還是很有可能的,所以也要防止高心這一手。他用眼色暗示了四個弟妹,四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土妖定了定心,動手時他將全力重擊飄羽,他相信,飄羽那柔若無骨的軀體絕對難以抵擋他渾厚的掌力。

    木妖坐著,只要能坐,他始終都是坐著,坐著才能讓他精神完全放松,可以讓他保持著最好的狀態,尤其是在將要的惡戰前,更不能緊張。

    他的刀雖然不快,也不猛,但很有韌勁,他最大的本領就是纏,時間越長他越有精神,往往能把敵手纏的筋疲力盡,敵人別想在他的刀下逃走,最終意志上和身體上雙雙落敗。他的任務就是輔助老大夾擊飄羽,不管飄羽有多大能耐,在他兩的夾擊下,只有苦戰一途,結果可想而知,一個小姑娘能抵抗多久呢?

    火妖站著,只要能站,他始終愿意站著,這樣他可以更好的把握出手的時機,不讓任何機會從他的眼中溜走,最重要的是,他節省了站起來的時間。

    他使劍,一把奇特的劍,一把沒有劍鞘的劍。

    他追求的是快,想盡一切辦法來減少出招的時間,所以他喜歡站,所以他不要劍鞘,因為,拔劍的速度再快,還是需要時間。自出道以來,死在他快劍之下的人數不勝數。“五妖”之所以名氣很大,和他有很大的關系。

    他的目標,就是阿犀,他不認識阿犀,他也不需要認識阿犀,因為在他的眼里,阿犀已經是個死人了,死人是不需要名字的。

    水妖若無其事的靠在一棵柱子上,臉上始終露著甜甜的笑容,若是只看她還真難相信馬上就有一場一觸及發的大戰。在五個人當中,水妖或許最接近“妖”這個名稱,她最大的武器就是妖冶的身段和誘人的笑,也不知多少男人被他迷是神魂顛倒,栽在她的手里,當他們昏昏噩噩不知防范的時候,她的兩只鋒利的短刃就會無情的插入對方的胸膛。

    她盯上的人,不用說,就是高心,既然高心好色,那就以色誘之,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而且,她相信,就是自己敵不過高心,依高心的性子,也不忍對自己下殺手,既然如此,她就有絕對的把握拖住高心。

    金妖則是倚著靠近門的那個桌子,他的任務很簡單,就是防止高心挾劍逃跑,若是高心被水妖纏斗,無法逃遁時,他就幫住水妖聯手對付高心。

    “四禽”:鵬、鶴、鵲、鴻已經兩兩一組將鳳飛和溫蟹圍了起來,或許單打獨斗不是鳳飛或是溫蟹的對手,但他們聯手就可以對付任何人。不論從哪個方面看,這個作戰計劃都可稱的上完美,即使短時間內看不到結果,但他們最大的優勢就是人數,時間越長,他們越有利。

    或許,鳳飛五人今天注定命喪此地?

    土妖面帶兇容的問道:“你們這兒誰主事?”

    高心立刻笑嘻嘻的回道:“這位大哥,有何指教?”

    土妖瞥了瞥他,疑聲問道:“難道是你主事?”

    高心正要回答,在一旁沒有支聲的阿犀忽然開口道:“當然不是,他只管付帳。”

    高心頓時怒道:“犀牛你不講話沒有人把你當啞巴。”他習慣譏諷阿犀為“朝廷鷹犬”,但今天鳳飛在場,這樣說,等于連她一起罵了,只好改口。

    阿犀馬上反擊道:“這兒也沒有你淫……江湖騙子插話的地方。”由于在場的女性不少,阿犀已經脫口的“淫賊”急忙改了過來。

    看著他兩一唱一和,飄羽和溫蟹均感哭笑不得,大敵在前,他們還有心思互相調侃。

    土妖更是氣的勃然大怒,他暗暗運力于掌,準備先給離他較近的阿犀來個下馬<!--中间广告位置-->威。

    “土妖,虧你也是名聲在外,原來也喜歡干這些以多欺寡的勾當。”鳳飛終于從沉默中開口了,她先看了阿犀一眼,繼續道:“你們這次來,是別有用心吧?”

    土妖收住了手,哈哈笑道:“鳳小姐真是快人快語,那我也就挑明了,只要你們留下鳳舞和飄羽兩把寶劍,我保證,會讓你們毛發不傷的離開此地。”

    “真的嗎?”鳳飛緩緩的解下了鳳舞劍,抓著劍鞘,劍柄沖著土妖,慢慢的遞了過去。

    土妖愣住了,他沒想到鳳飛會這么爽快的答應交出鳳舞,懷疑有詐,不敢去接。

    “四禽”也是冷冷的看著他們,靜觀其變。

    鳳飛又向前走了一步,道:“飄羽劍是飄羽妹妹的,我是做不了主,至于鳳舞,你不是要這把劍嗎,拿去吧。”

    話音剛落,有人身動,混戰開始了。

    阿犀是第一個離開位子的人,這和他武功路數有關,他的刀法講究的就是快,特別是他的出鞘的一刀,蓄勢而發,有如雷霆,所以,他經常被派去執行暗殺的任務,目標大多都是一刀斃命,如果你要是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他偷襲,那就很難挽回敗局。

    鳳飛的遞劍吸引了對方大部分的注意力,而她走出那一步后,身體正好擋住了一個人對阿犀的視線,就在他盯著鳳飛,暗自疑惑的時候,一個黑影猶如閃電般的從鳳飛后沖出,跟著寒光一亮,心悸的殺氣和逼人的寒意已經撲面而來。

    就在阿犀從她的身后沖出那一剎那,鳳飛本來平靜的表情瞬間變冷,抓劍的手輕輕一抖,沖著土妖的劍柄立刻轉了回來,“嚓”的一聲,鳳舞從鞘中飛出,于此同時,鳳飛急速轉身,待她轉完,纖手一揚,鳳舞已經穩穩當當入手,跟著銀色的劍花暴漲,立刻將鵬、鶴、鵲、鴻四人卷了進去。整個過程流利迅速,煞是精彩。

    阿犀和鳳飛拉開了激戰的序幕,鳳飛雖然是閉著眼睛,但當前的局勢及所有人的狀況她還是非常清楚,看似閉目養神,她卻是在考慮御敵之策。

    溫蟹和阿犀對她來說,就像是妹妹和弟弟一樣熟悉,她很清楚他們二人武功上的特長,所以想出了方法,雖然是很危險,但總比力竭戰死要好,當然,其中需要高、飄二人的協助,在不經意間,她向溫蟹和阿犀做了暗示,阿犀也偷偷向高心做了幾個眼色。

    讓阿犀攻擊木妖是經過她仔細考慮過才決定的,土妖內力渾厚、水妖鬼魅誘人、火妖劍急如電、金妖招式犀利,阿犀和他們任何一人相斗都很難做到三五招之內將其斃命,鵬、鶴、鵲、鴻四人離他又較遠,偷襲很難得手,只有木妖,武功既被阿犀相克,距離也不遠,不過,即使如此,還需要自己的掩護才行。

    阿犀一出手,自己就全力拖住鵬、鶴、鵲、鴻四人,讓另外三人不受兩面夾擊之苦,但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堅持多久,所以,能否取勝,也只有看天意了。

    木妖絕對沒有想到阿犀會首先偷襲他,他一直認為阿犀是最可憐的,因為對付阿犀的人是火妖,他難以想象,火妖看著的獵物還能跑到他面前,倉皇之間他急忙站起來拔刀相迎,內力也只用到平常的六成左右。

    阿犀早就蓄勢已久,加上現在是性命相搏,這一刀是傾力而出,孰優孰劣,立見分曉。加上木妖的刀法是走的是棉韌一路,阿犀走的是剛猛一路,木妖更加吃虧,兩刀一碰,“當”的一聲,木妖的刀脫手而飛,阿犀跟上反手一撩,瞬間血花四射,他卻不再多看木妖一眼,當下身行一轉,撲向門口的金妖。

    在眾人都注意鳳飛的時候,火妖的注意力始終是在阿犀的身上,在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獵物,別的人,他都不想理會,所以,阿犀什么時候站起,什么時候身動,他都是一清二楚,不過他也對阿犀那迅疾的身法而驚訝,所以,他看見阿犀偷襲木妖的時候,盡管他對自己的速度很自信,他也沒有辦法半途攔住阿犀,但是他絕對有信心,只要木妖能擋住阿犀,哪怕只有一招,他就能趕到阿犀的身后,猝下殺手。

    然而,他最后還是沒能救回木妖的性命,他的確行動了,最近的時候離阿犀的后背也只有五六尺的距離,甚至他只要刀一伸,阿犀的后背就可以多一道口子。

    可是,他沒有這么做。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因為,有一樣東西,速度比他更快。

    他要是去砍阿犀,他絕對相信,比阿犀死的更早的會是自己。

    那是暗器。

    溫蟹的暗器。

    溫蟹的武器是兩支短劍,但這只是她防身用的,用來殺人的,也是她引以為豪的,則是她身上那些各式各樣的暗器。

    迦樓羅王對這個愛徒是這樣評價的,“溫蟹的暗器手法,算不上天下第一,但不會排到五名之外,至少,她已經超過了我。”

    幾乎是在鳳飛阿犀出招的同時,她向火土水金四妖分別發了四種大小、方向、速度均不相同的暗器,不管你是什么樣人物、擅長什么樣的功夫,你都只能躲,而且是向木妖相反的方向去躲,她的目的很簡單,一是偷襲這四人,若是得手就更好,即使不行的話,第二個目的也達到了,就是不讓他們任何一個人去援助木妖,并確保阿犀在偷襲中沒有性命之憂。

    她很有信心,所以她也做到了這一點。而且,還有更大的收獲,水妖腿部和肩部各中一枚暗器,行動和出招都不方便,她那一方的威脅大減。溫蟹乘勢抽出短劍,氣勢洶洶的向水妖刺去。

    火妖給溫蟹的暗器所阻,被迫后退,等他再回過身的時候,只聽一聲嬌叱,飄羽已經欺身而來,同時“嚓”的一聲,出鞘的飄羽猶如一道藍芒射向他的咽喉。

    火妖一聲怒喝,挺劍相迎。

    土妖此刻真是又悲又怒,本來是計劃好好的,哪知給鳳飛站起來這么一鬧,什么計劃都化為一談,他先看見那個黑衣人從鳳飛身后掠出,還沒看清他是沖著誰去的,就發現有暗器向他飛來,慌忙避開后,木妖已經中了黑衣人一刀,而鳳飛已經和“四禽”在交手了,他正要撲向黑衣人,為木妖報仇時,眼前忽然多了一個人的笑臉,那是開心的笑容,但望在土妖的眼里,無疑是在他的傷口上又澆了把鹽。

    “高心,我要你死。”土妖現在已經處在瘋狂的狀態,拼了命似的向高心揮動著他的雙掌,高心只避不攻,偶爾抓住一兩次機會反擊,也都被土妖化解。但是土妖要傷高心,也是很難,他們之間的斗爭給人的感覺就象要讓一只老虎去抓一只蝴蝶,老虎費了很大的力氣,蝴蝶卻仍自逍遙。

    那邊的火妖已經和飄羽戰了好一會了,飄羽似乎有些抵擋不住他的快劍,但憑著飄羽劍的鋒利,一時間,火妖也無可耐何。

    目前,勝負基本已分的就是水妖和溫蟹的戰斗了,水妖本來武功就不如溫蟹,加上事先又給溫蟹暗器傷身,自己的媚功對男人有效,對于溫蟹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反而引起了她的怒火。水妖現在可謂汲汲可危,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

    阿犀和金妖的激戰已到了白熱化,目前還看不出結果。

    鳳飛現在逐漸的陷入招架之中,完全是憑著鳳舞那種對其他長劍威懾力和自己的一股韌勁在支撐著,這也難為她了,她的武功雖然比“四禽”任何一個人都高,對他們兩人的聯手可以不敗,三人的聯手能夠支撐七八十合,但一下子面對四個人,她能最多也只能擋上四十幾招,她的壓力,自始至終都是最大。

    “啊”的一聲尖叫,水妖在溫蟹的一刺之下砰然倒地,不知生死。土妖見狀大吼一聲,神情悲痛欲絕。跟著阿犀暴喝一聲,一刀劃中金妖的右腿,但也給金妖一拳擊中了肩膀,他退了好幾步才站住,金妖則是重重的跌在地上。

    溫蟹加入飄羽和火妖的戰團,與飄羽聯手對抗火妖。

    五妖要是排論武功的話,土妖當屬首位,其次是火妖,金妖又次之,然后是木妖,水妖排在最后。所以,土妖火妖未傷,危險依舊重重。

    就在土妖因為金妖受傷一分心,結果給高心踢中了后背,好在他已經卸去了大部分力氣,也無大礙。

    高心擊中立退,他輕飄飄的落在一個桌面上,神情自若的坐下,敲起了二郎腿,“啪”的一聲打開了藍扇,緩緩的扇著,眼睛卻是盯著土妖,一眨不眨。

    “飄羽、師姐,快去助七姐。”阿犀此時已經換下了飄羽與溫蟹,看樣子,他對火妖也是很不服氣,想和他真正的較量一番。

    “鳳姐姐,我來助你。”飄羽舞動著飄羽劍,迅速的沖到鳳飛的旁邊,自此,兩大名劍成合壁之勢向著四禽狂卷,鳳飛得到強援,精神大振,原先的劣勢逐漸挽回,而對方四人雖受到飄羽那咄咄逼人的進攻,但畢竟他們人多力強,一時間,四人將鳳飛飄羽二人合圍在中間,六只長劍劃出的劍花在空中忽隱忽現,兵器碰撞的乒乓之身絡繹不絕,戰局煞是激烈。

    溫蟹退到一邊,她用的是短劍,加入進去會吃兵器上的虧。她雙手握緊了幾顆六棱鏢,尋找著合適的機會給以敵人致命一擊。

    高心眼光四處一望,細細思索,目前的戰事他有所了解:鳳、飄二人與四禽雖然目前不分上下,時間長了,恐怕還是會落到下風;阿犀和火妖以快對快斗的正烈,他也很難猜測誰是最后的勝者;而土妖毫發未傷,是眼前最大的威脅,他要是發起狂來,自己和溫蟹纏住他可以,但要是取勝,那是很困難,所以說,他們仍處在下風。

    血泊中的水妖的手指忽然動了一下,原來她還沒有死,高心一怔,計上心來。他望著對他怒目相視的土妖,盡量用真誠的話語道:“土妖大哥,咱們打個商量。”

    土妖恨不得把他撕裂,大吼道:“滾一邊去,老子現在和你們還有什么好商量的。”

    高心仍然平靜的道:“我只是提醒你,水妖還沒有死,要是趕緊救治的話,說不定還能救回一條命,還有,金妖的腿傷若是在拖延下去,說不定就廢了。”

    土妖聞言一楞,他迅速的查看了一下,水妖果然還有氣,就是早被阿犀砍倒的木妖,此時也沒有身亡。他不是傻子,知道高心的用意是讓自己趕緊撤走,這說明他也看出來,久戰下去,他們的確有落敗的可能,但是這個“久戰”那是真的要很久,恐怕那個時候,水妖、木妖早已經死了,就是金妖,也可能失去一條腿。但是,就這樣損失慘重卻又無功而返嗎?今天很有可能能夠得到一把名劍啊。

    看著土妖臉上的猶豫,高心心里也是忐忑亂跳,自己那樣一說,就等于告訴土妖,我們打不過你,你看在弟妹有傷的情況下,趕緊離開給他們治療吧,但能不能救回來還是另外一回事。土妖要么不動手,若是再次動手,那絕對是風云變色、力震山河的猛烈攻擊,他要速戰速決,搶走寶劍后還要救治受傷的人。那……高心不敢再想,他握緊了藍扇,準備好拼命一搏。

    土妖思索了片刻,猛的一跺腳,長嘆一口氣,大吼一聲:“全給我住手!”他這一喝,除了高心,果然所有人都停住了,驚詫莫名的看著他,高心則是同樣的長嘆了一口氣。

    土妖向著四禽道:“四位兄弟,因弟妹身受重傷,不能久留,這次助拳之恩,他日必報,告辭!”

    說完,他和火妖個抱起木妖與水妖,又劈了一個長凳給金妖做了拐杖,急急離開。

    他們一走,四禽當然不敢久留,鳳飛等人也不追趕,目送他們離開。

    大家你望我,我望你,都沒有講話,但是都有一種語言寫在臉上,那是共同患難后的真情。

    (待續)

    起點中文網www.cmf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35/8852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