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飲血劍 > 阿犀和高心的故事 第一章 扇與刀

阿犀和高心的故事 第一章 扇與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是一個雪后的清晨。

    久雪初晴,酷寒卻使得長街上的積雪都結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錯,仿佛正等待著擇人而噬。

    可是街上卻沒有人,家家戶戶的門窗都緊緊地關著,密云低壓,天地間竟似充滿了一種足以凍結一切生命的殺氣。

    沒有風,連風都似被凍死。

    霸天虎懶洋洋的靠在太師椅里面,不屑的看著手中的一張拜貼,說是拜貼,其實就是一張白紙,里面的內容很簡單,只有十一個字:

    “正月初六,取爾人頭,高心拜。”

    今天,

    就是正月初六。

    霸天虎根本不理會這東西,他是什么人?

    他是“河內七虎”之首,憑著一套“怒虎掌”稱霸一方,他的仇人可謂多如牛毛,你在河內一帶隨便找一個人問問霸天虎是誰,他都會惶恐的道:“霸老爺是個豪杰,好生了得。”等問訊的人走了,他肯定會嘆一口氣,道:“那個遭千刀的家伙,為什么還不死呢?”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找他尋仇,結果呢?沒有一個人能活著離開“怒虎齋”,今天,看樣子又要有人喪命于此了。

    高心這個名字,霸天虎根本就沒聽過,那個家伙是誰?誰認識他?一個毛頭小子而已,說不定他根本就進不到怒虎齋,外面的怒虎七衛也許已經把他打發了。

    外面沒有任何動靜,霸天虎現在甚至開始懷疑所謂的高心只是某個仇家用來嚇唬嚇唬他的幌子,其目的只是為了讓他心神不寧而已,不過,恐怕他要失望了,霸天虎悠閑的將手中的紙放到身邊的蠟燭上,笑嘻嘻的看著它慢慢的化成灰燼散落一地,即使是白天,他也要點蠟燭,這是他的習慣。

    就在那最后一片紙灰落地的一剎那,霸天虎的笑容僵住了,蠟燭的火焰沒有理由的亂晃起來,映稱著霸天虎那陰晴不定的面容。

    “好重的殺氣,出來吧,年輕人。”霸天虎不愧為一方梟雄,即使強敵在前,他仍是很鎮靜,他對自己很有信心,即使對方能走進怒虎齋,他也絕對不能出去,因為在他之前,已經有十七人在消失了,他忽然興奮起來,今天終于可以試試身手了。

    門外傳來了腳步聲,很輕,很謹慎,但很執著,因為他的腳步的頻率始終如一,沒有受到任何的外界的影響,即使它的主人非常明白,他離自己越來越近。

    不一刻,腳步的主人閃現在霸天虎的面前,他是一個比較瘦弱的年輕人,穿著普通的藍色衣衫,手中抓著一把藍色的扇子,霸天虎見多識廣,一看就知道,那是一把純鐵打造的扇子,扇面是由千年冰蠶絲編制而成,不畏水火,雖然不是一個曠世奇寶,但絕對是個很珍貴的武器。

    “你,叫高心?”霸天虎打量了他半天,終于開口問道。

    “是的。”很簡潔的回答,很冷的語氣。

    “我與你有仇?”

    “不共戴天。”

    “你認為能殺了我。”霸天虎仍是不緊不慢的問道。

    “不能。”高心的話已經不帶語氣了。

    “哦?那你來送死嗎?你還年輕,值得嗎?”

    “未必。”

    “怎么說?”

    “我不一定能殺了你,但我絕對不會讓你殺死。”

    “你很有信心嘛?”霸天虎忽然笑了起來,他覺得高心很有趣。

    “沒有信心,我就不會來。”高心忽然也笑了,很詭異,讓人有點琢磨不透。

    “你以為你能不聲不響的解決了怒虎七衛,就一定能殺了我?”霸天虎沒有理由的有了一絲擔憂,面前的年輕人有著很強的自信心,這是一種不可小視的力量,他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的摧毀他的自信,否則,對自己很不利。

    “他們不是我殺的,我來的時候,他們已經死了。”

    “是么?”霸天虎他的右手慢慢的升了起來,這是他要動手的招牌姿勢,他并不相信高心的話,交手之前的惑敵之招他見識的太多了。

    高心的藍扇已經橫立在胸前,眼神似乎是盯著霸天虎的臉,但是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集中在霸天虎的雙手上,敵手的實力之強,他還是有著清醒的認識的,若是和對方硬碰硬的打一場,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要取勝,首先就要在一開始就占據先機,最好的方法就是:先下手為強。

    所以,高心出手了,他的右手閃電般的彈出,手中的藍扇當作匕首一樣向霸天虎的胸膛刺去,事起突然,霸天虎的手并沒有動,即使他動也搶不回先機了,乖乖的先招架吧,看來霸天虎也有失算的時候,高心真是很興奮。

    可是,當他瞥見霸天虎眼中一閃即逝的笑意,發覺自己真的是想錯了,霸天虎其實搶在他之前就已經出招了,高心一直注意著他的手,直到現在,他的手仍沒有動,但是霸天虎的確出招了,他動的,是腳。

    霸天虎的左腳已經狠狠的從地上勁踢而起,沖的是高心的腰眼,若是高心置之不理的話,霸天虎的腳會在他的扇子之前先到達目標。自己現在占的唯一的優勢是,若是自己運氣強忍著挨他一腳,雖然會受傷,但傷不致死,畢竟霸天虎的功力全在掌上,自己依舊能刺中霸天虎的胸膛,可是,那一擊真的能讓霸天虎斃命嗎?若是不行,斃命的就是自己了,本來還能指望自己的輕功可以在關鍵的時候逃生,可是腰眼一受傷,他的輕功不及平時的三成,只有束手就擒。

    高心心中猛的一凜,一種透骨的寒意從心而起,當下硬生生的扯回招式,左腿向前一蹬,身子立刻如同一只振翅的蒼鷹一樣騰空而起,向后方掠去,就在他雙腳離地,身形閃動的那一剎那,霸天虎的左腳腳尖堪堪的從他的腹部劃過,即使如此,其帶動的強烈的勁風也把他的外衫劃破了一道口子。

    高心大驚,幸虧剛才他的選擇是正確的,要不然,他的腰說不定就給霸天虎踢斷了,可是,霸天虎明明是手上功夫強,怎么腿也是這么厲害呢?難道傳言有虛?

    霸天虎一擊不中,眼中寒芒驟現,縱身而入,猛的一個側身,落地的左腳一踏,跟著右腳迅速揚起,整個人有如云中蟠龍,氣勢洶洶的朝著高心即將落地的地方揣去,高心此時在空中,無處著力,眼見情形危急,他連忙一個倒縱,伸直了手中的扇子,將將的點中地上,就借著這一點點力,他的飛行方向改變了,向墻邊飛去,在觸到墻的一剎那,他使出輕功高手的真功夫,單足一點,立刻投向別處,又生生的在空中多轉了幾圈,最后整個人橫跌在地上,霸天虎的那一腳正踢在他剛才觸墻的那一處,只聽“轟”的一聲,堅實的墻上多了一個三寸厚的腳印。

    這次,霸天虎沒有再追擊,而是冷冷的看著仍坐在地上有些狼狽的高心。

    看見高心慢慢的站了起來,霸天虎似乎是用贊揚的口氣道:“你能躲過我這兩腳,從結果上來看,已經比以前的那十七個人好了很多,雖然,從實力上來看,你并不一定比他們強,你只是憑著輕功才躲過去的。”

    高心握緊手中的扇子,道:“我絕沒想到你的腳這么厲害。”

    霸天虎“哈哈”的笑了起來,很得意的摸著下巴的胡須,道:“何止是你,很多人都想不到,確切的說,應該稱呼我怒虎腳才對。”

    看著高心不講話,霸天虎也不急著出手,氣定神閑的道:“你剛才是不是想硬挨我一腳,那樣你就可以把扇子刺進我的胸膛?”

    高心發覺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

    “幸虧你沒有那樣做,否則,你已經給我踢成重傷。可是以前的人就沒有你那么幸運了,他們中間的一半人都命喪在我的第一腳上。”

    高心忽然明白為什么那么多人刺殺霸天虎,均都是在四五招之內身亡,有的時候并不是武功不濟,而是像他一樣,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的雙掌之上,而忽視了他的雙腿,就是這個致命的疏忽讓自己剛開始就完全落在下風,繼而喪命。

    “卑鄙!”這是高心沉默了半天說出的一句話。

    “哈哈,我卑鄙?”霸天虎譏笑起來,“天下間,讓你想不到的事情真是太多了,年輕人,報仇可不是只憑血氣之勇就可以如愿,還要更多的心思與計謀在里面,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連對手的底細都沒有完全弄清楚還談什么報仇,這不是笑掉人的大牙嗎?”

    高心又氣又愧,拼力運氣,準備魚死網破,奮力一搏。

    霸天虎始終觀察著高心的變化,他見高心青筋直鼓,大概是準備拼命了,反而換成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道:“你現在可以走了。”

    “什么?”差一點就出招的高興幾乎不敢相信他的耳朵,道:“你說什么?”

    “哈哈,年輕人,你現在也清楚,憑你現在的功力恐怕很難取我的性命,我也知道,我的輕功遠不如你,所以我也要不了你的命,既然如此,我們何必再來一次沒有意義的交鋒呢?你走吧,等你覺得什么時候有了可以戰勝我的實力,你再來找我。”霸天虎說完,轉過身來,背<!--中间广告位置-->對著高心,不再理他。

    高心半信半疑的看著霸天虎,他的一番話的確讓自己的想法有些動搖,剛才那猛的升起那種拼命的念頭也漸漸的消失了,雖然要接受霸天虎的建議是非常慚愧,但客觀的說,他的話的確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在此地久留無益。但是,他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自己和他僅僅試了兩招啊。

    霸天虎當然不會讓高心走掉,他已經下了決心,一定要把高心力斃此地,若是讓他跑掉了,那么外邊的人都會知道自己的真正殺招是在腿上,前來尋仇的人有了防備,這對自己以后十分不利,但是,他的輕功的確比自己高,若是硬來,還真沒有辦法留下他的命,唯今之計,只有智取。

    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澆滅高心的斗志。對于突圍的人來說,最可怕的時刻就是他沖向包圍的時候,那種求生的本能以及對敵人的憤怒往往可以讓他發揮出不可思意的力量,因為他知道,自己沒有任何退路,只有向前。

    在這個時候,他不能再在給高心壓力,以免高心不計后果的做困獸之斗。

    當突圍的人沖出了包圍圈,那個時候卻是他最脆弱的時候,因為他已經看見了生路,在他的心里,就是要趕緊離開包圍,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個字——逃,于是他剛才那種強烈的戰斗心理會立刻消失,換上的是逃命念頭,若是你在此時痛擊,他會毫無還手之力。

    霸天虎久蕩武林,心計豈止一斑,他立刻假言說要讓高心走,讓高心誤以為有了生路,雖然高心并沒有相信他的話,可是他的斗志已經漸漸的減弱。

    霸天虎嘆了一口氣,道:“高心,我勸你再來尋仇時最好早點,若是來遲了,我等不到那天,可別怪我不給你機會。”

    他相信此話一出,高心的疑慮應該會大減,他依舊背對著高心,但高心的一切行動他都能掌握。

    高心猶豫了很久,慢慢的向門外移動,霸天虎心中不禁嘀咕,高心的警惕性很強,即使是這樣,還是選擇面向自己,退向門外。不過,霸天虎知道,高心這樣不會堅持多久的,他到了門邊,就要轉身,因為他擔心門外會有人暗算他。

    果然,高心退到門口時,離霸天虎的距離已經有了一丈多遠,他仔細觀察著霸天虎,然后回頭看了看門外內院的情形,又扭過頭警惕的望了望霸天虎,霸天虎沒有動。高心重復著這個動作三四次,直到目光把內院所有地方都檢查一遍,確定沒有異常之后,又盯著霸天虎一會,這才轉身出門……

    機會,終于來了。

    霸天虎選擇出手的時機是高心轉身只到一半,自己剛剛從他的視野消失,而門外的情景又沒有完全顯現的那一刻,自己凝聚所有功力運至雙掌,猛然推出,他相信自己的這一偷襲可以讓高心猝不及防。在這種情況下,高心只能運力抵擋,而且,從門到內院那一段回廊的空間很小,這正是高心輕功的克星,你的功夫高又怎么樣,跑不遠啊。

    霸天虎看到高心回過頭來那緊張驚慌的神色,他不禁暗自得意,年輕人就是嫩了些,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不過,當他看到高心臉上的慌張變成那詭異的笑容,心道不妙。

    很快的,緊張驚慌的神色也出現在他的臉上,而且讓他更加明白什么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就在他心中暗自盤算能不能在二十招內解決高心的性命時,余光忽然發現,一團黑影襯著一道寒光從他的斜后方電射而來,他的后背甚至已經能夠感受到一絲寒意。

    雖然他沒有看清楚那寒光是什么東西,從他多年的經驗可以知曉,那是一把刀,而且從它那行動的軌跡來猜測的話,它是刺向自己的后心,從它的速度來看的話,它的主人已經灌注了幾乎所有的內力,務求一擊必殺。

    真是報應不爽啊,自己趁著高心最疏忽的時候偷襲他,沒想到也有人趁著這個機會偷襲自己,不過,這個人很會選擇時機,因為自己一心要撲殺高心,而對外來的防范也降至最低。現在別說能不能躲開這一刀,即使躲開了,又會陷入兩面夾擊的局面。

    時不待想,霸天虎倉促之間轉過身來,中途變招,左手去格那把刀,右手運力隨后而上,他對自己還是有信心的,這一掌偷襲者硬接的話,絕對可以把他逼退好幾步,這樣那就有充分是時間和空間后退,至于高心,他離自己尚遠,還不能和偷襲者達成合圍之勢。只要自己能夠緩一緩勁,他并不在乎有幾個敵人。

    一切都很順利,霸天虎的左掌正中刺來的刀柄,不過因為來人的勢氣和力量都很大,一時無法把它推回,他只能避其鋒芒,側身閃開,不過,他成功的緩解了當前的危機,仔細一看偷襲者,一身黑衣,頭帶黑色頭套,看不清面容,不過他也想不了那么多,右掌順勢而下,劈向黑衣人的肩膀。就在此時,他發覺右手邊多了一個東西。

    一把扇子、藍色的扇子、在空中不斷旋轉的扇子。

    霸天虎很不耐煩的想把它揮開,卻發現藍扇繞了個弧線,轉而向他的脖子飛去。他大失驚色,這要是給它切中了,自己的腦袋肯定不保,他連忙閃身,避過飛扇,可是他忽視了另一個敵人,等他再次轉過身時,只覺胸中一陣巨痛,黑衣人的刀已經從他的肋部斜上刺入他的胸膛。黑衣人得手之后,迅速后退,返刀回鞘。

    與此同時,藍扇再次從霸天虎的頸旁飛過……

    “啪”的一聲,藍扇終于回到了高心的手中。

    “咚”的一聲,霸天虎的頭掉到地上。

    “噗”的一聲,他的尸體倒下。

    高心看著血泊中的霸天虎,嘆了一口氣,一方梟雄,雖然是死有余辜,但這種慘樣還是讓他不勝嗟吁。

    黑衣人走到了蠟燭面前,揮手將它打倒,蠟燭的火焰點燃的它背后的幕布,很快的,幕布就燒了起來。

    “我要感謝你才對。”高心忽然對黑衣人道。

    “彼此彼此。”黑衣人回答。

    “你隱蔽的很好,連霸天虎都沒有發現。要不是我看見你解決了怒虎七衛,然后飄進了怒虎齋,我都懷疑你的存在。”

    “過獎了。我只是瞞過霸天虎,但你卻能騙過霸天虎,相比之下,厲害的人應該是你。”

    高心一怔,笑道:“你看出來了?”

    “霸天虎背對著你,所以他不可能觀察仔細,但我看的很清楚,你退向門的那幾步,以及轉身的時候,手都緊緊的握著扇子,而且從你的肩膀上來看,你始終在運力防備,你早知道霸天虎會在這個時機偷襲你。”

    “呵呵,霸天虎既然要讓我走,那我就將計就計了,那還不是想讓你早點出手嘛。要不然,我和霸天虎轟轟烈烈打的熱火朝天,你在旁邊看戲,那我有多難受。”

    “你就肯定我那個時候一定會出手?”

    “那是當然,只要你是來殺霸天虎的,就一定會出手,我是想不出還有更好的機會。”

    “要是我不出手呢?”

    “嘿嘿,我來的時候見你還沒有和霸天虎交戰,就知道你是等待機會,而且我肯定你就是在利用我找霸天虎尋仇的機會肆機出手。”

    黑衣人笑了,“呵呵,不錯,我來此地也不是一兩天了,你向霸天虎拜帖之事自然有所耳聞,所以等到今天才來。為了表示歉意,我替你解決了怒虎七衛。”

    “對啊,既然我知道有一個幫手在旁邊,為什么不早點把他拉出來幫忙呢?而且,就算你不出手,我有也有把握逃走。”

    高心和黑衣人互看片刻,不約而同都笑了起來。

    高心頭轉向霸天虎的尸體,緩緩的道:“這個家伙告訴我,報仇不是只憑血氣之勇就可以如愿,還要更多的心思與計謀在里面,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連對手的底細都沒有完全弄清楚還談什么報仇。可是,他自己卻沒有做到,死的也不冤了。可惜沒有留下任何遺言。”

    黑衣人已經扯下了頭套,聞言道:“誰說沒有,而且已經靈驗了。你記得他的最后一句話是什么?”

    高心想了片刻,恍然道:“他說,高心,我勸你再來尋仇時最好早點,若是來遲了,我等不到那天,可別怪我不給你機會,呵呵,好象是靈驗了。”頓了頓,他又喃喃道:“我也殺人了,我的手上也沾了鮮血。”他猛的回過頭來,對著黑衣人激動的道:“你知道嗎?這是我的第一次啊,是我的第一次啊!”

    黑衣人聞言,皺了皺眉,有點哭笑不得的道:“你說話時能不能把話講全,會讓人誤會的,尤其是對男性講的時候。”

    高心呵呵一笑,走到黑衣人的面前,伸出了手,道:“以前我叫高心,現在我叫藍扇高心。不知朋友尊姓大名?”

    黑衣人看了看他,也伸出了手,道:“阿犀,望月之犀。”

    話音剛落,兩只手已經緊緊的、緊緊的握在一起。

    ……

    (待續)

    起點中文網www.cmf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35/8852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