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足球起點 > 第一卷法蘭西綠茵場 第三十二章 中日之戰 一

第一卷法蘭西綠茵場 第三十二章 中日之戰 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3月27日,印尼的《羅盤報》、《印尼媒體報》、《新生日報》等各大主要媒體都報道了昨天的中國隊和印尼隊的比賽,只不過,他們所用的篇幅不大,只簡單的介紹了比賽的過程,對于印尼隊0-3輸給中國隊的結果,也發表了一些評論,在他們的預期中,印尼隊輸球很正常,只不過在自己的主場輸了個0-3,還是出乎意料。有一個名字頻頻出現在文章當中,就是這場賽事結果的始作俑者——龍杰。

    中國的《足球報》、《東方體育報》等全國性專業媒體,也大篇章的報道了這場比賽,幫中國隊的二連勝大唱贊歌。相對于這場實力懸殊的較量,更多的文章討論的是下一場比賽,也就是3月30日,在北京首都體育館舉行的中日之戰。

    這是一場全國舉目的比賽,也可以說是亞洲人極度關注的一場強強對話。本來日本隊zhan有很大的優勢,在輿論界和球迷的心目中,日本隊的勝算很大,但立足職業賽場才四個多月的中國天才少年——龍杰,讓他們的觀念開始改變,勝負的天平開始傾斜。

    亞洲著名的澳門、馬來西亞等賭球公司,開出的勝負賠率,也隨著龍杰的突出表現和中國隊的整體實力的體現,慢慢的調整,由日本隊讓一球到兩隊平手。中國的廣大賭球朋友們當然不會放過這次豪賭,據傳聞,在廣東有不少的人一擲就是幾十萬、幾百萬,當然他們絕大部分是賭中國隊贏的,可能在他們的心目中,這也是變異的支持中國足球吧。

    日本隊的強勁,從《足球報》、《東方體育報》等專業媒體的資料、數據統計就能看出一個大概。日本的海外球員比中國更多一點,達到了九人,他們的j聯賽水平也比中國的中超聯賽水平也略高一籌,因為他們的經濟實力,有不少的老牌球星在j聯賽中效力。其實最大的差距是日本的海外球員大部分在各自的俱樂部里是絕對的主力,而中國的海外球員中只有一半能打上主力,偏偏能打上主力的還是一些二流球隊。

    中國媒體著重強調的有三名日本海外球員,這三位剛好是前、中、后線各一名,使攻守非常的平衡:中村雅史,日本國家隊的隊長,意甲博羅尼亞俱樂部的主力中場,在海外踢球的時間長達六年;村上歸一,意甲國米俱樂部的主力前鋒,曾經被稱為“亞洲第一天才”,三年前,時年二十的他,就踏入國米的大門,并只用了一年的時間就成為絕對的主力;井原正已,英超阿森納俱樂部的主力中后衛,在阿森納已經度過了三個春秋。

    《東方體育報》里還有一篇文章稱這場比賽為“天才對話”,龍杰vs村上歸一,一個逐步走上舞臺的天才,一個成名多年,并已成熟的天才,真正的效量開始了,誰弱誰強?文章的后面還付上記者采訪日本隊另一個高手——井原正已的原話:龍杰嘛,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對手,不過,在3月30號,我會把他看得死死的。記者以感嘆結束了此文:利茅對上鐵板,試目以待。

    當龍杰看到這篇文章時,心里冷冷的一笑,“到時候看誰笑到最后。這些日本人,還是這么自大、自滿,就象他們的政府一樣,永遠不承認在二戰時在中國所犯下的罪行。媽的,難道他們不知道今日不比當初了,中國還是那么好欺辱的嗎。雖然現在不能進行軍事報復,那就在足球場上給你們一個狠狠的教訓。”在不自覺間,他把這場比賽升到了另一個高度,當作從事足球事業來,最重要的一場比賽。

    這場重量級的比賽,加上之前的二連勝,把中國球迷的心挑起來了,不僅北京的球迷紛紛搶購球票,其他省份的球迷也紛紛預訂球票,僅僅一天半的時間就把剩下的四萬多張票銷售一空。

    廣州市某一家酒店的包廂內,一個稍瘦的年青人喘著氣,帶著一點得意和邀功的口氣,說:“雷大哥,不負眾望,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搞定了一千張去北京的車票,其中有二百張是臥鋪票。”

    那個雷大哥,光光的腦袋,挺著一個特大的啤酒肚,是廣州市球迷協會的負責人之一。高興的站起來,嗓門響亮而熱情的說:“好,好,阿煥,我就知道憑你老爸的關系,你肯定能搞定的。哈哈,辛苦了,辛苦了,來,喝幾杯再說。”

    包廂里其他的人都熱情的打著招呼,手腳快的人,立馬幫他倒上滿滿的一杯啤酒。

    成都的某一家公司內,兩個年輕人正交談著,其中的一個,說:“小馬,好不容易放三天假,我們再找兩個人,徹幾天長城,好好的過過牌癮,唉,想想都有點手癢了。”

    小馬搖搖頭,說:“丁子,這次,我沒有時間陪你玩了,你另外找人吧。”

    丁子一怔,說:“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呀!比玩麻將還重要。”

    小馬笑著說:“明天,我就要去北京,車票都訂好了。”看著一臉愕然的丁子,又說:“你不會不知道吧,30號,是中國隊<!--中间广告位置-->對日本隊。”

    丁子吃驚的看著眼前的小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自稱為‘賭鬼’的小馬,竟然為了一場足球比賽,而跑去北京,連平時無法抗拒的搓麻將都對他沒有殺傷力了。雖然他也知道小馬是一個足球迷,但真沒想到他會這么狂熱。當他聽到小馬后面的話時,眼睛瞪得滾圓滾圓,張大的口里簡直可以塞下一個雞蛋。

    “唉,可惜今天在網上沒有預訂到票,沒想到賣得這么快。不管了,到了北京再說,如果買不到正常的票,就算是黃牛票都要買它一張了。”

    象這樣的事情,在全國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民族,不同的人,悄悄的上演著。

    湖南省婁底市,漣邵鋼鐵責任公司的一幢五層高的樓房前,聚集了三、四十人,這是一群中青年人,每人手中提著簡單的行李,神情興奮,不顧四周好奇而圍觀的人群,正肆無忌憚的大聲喧嘩。

    龍星躍滿面無奈的看著眼前的韓正天,一生中唯一的好友,也是樓下那群人的代表,來請他們夫妻倆一起上北京的。心里暗怪自己不該幾天前告訴他,要上北京看30號的比賽。口齒動了幾下,埋怨的話差點就沖口而出,但還是忍住了。因為他知道韓正天是無心的,也是一片好意。目光穿過客廳的玻璃落在樓下的人群中,這群差不多他都熟悉或者說面熟的人。他知道他們正在等他夫妻倆,這本是一件值得高興和自豪的事,從來沒有象現在這一刻一樣受到重視,但他心里就是高興不起來,反而顯得很擔優,因為他怕這樣和一群人到北京去,會給龍杰帶來麻煩和困擾。

    韓正天直從買下房子之后,心情一直很好,今天就顯得特別高興,一進門之后,就一直說過不停,一點也沒有發現龍星躍的心思。這時,龍星躍不理睬他的催促話,反而把目光投向窗外。他不由的一怔,順著往窗外一瞧,再看看龍星躍擔優的面色,略一沉思,明白了龍星躍的心思。

    他大力的拍一下龍星躍的肩膀,笑哈哈的說:“老龍,原來你擔心這個呀!放心吧。我們早就計劃好了,今天出發,明天到達北京就找一家酒店住下來,然后利用一天的時間,到幾個心怡很久的地方瞧瞧,也算了了多年的心愿。到了三十號就去為中國足球和龍杰加油。”

    聽到不會給他的兒子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龍星躍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收回望往窗外的目光,說:“老韓,還是你了解我呀!這樣我就放心了,我真的很怕給龍杰帶來麻煩,而影響他在足球場上的正常發揮。”

    韓正天說:“你放心吧,絕不會給龍杰添麻煩的,我們正希望他狠狠教訓一下日本鬼佬,讓他們知道中國的強大,就算在足球場上也是如此。這可以說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想的,以前是國家隊不爭氣,也只好看著他們器張了。現在嘛,就說不定了。”

    龍星躍也狠狠的說:“他媽的,對這些日本鬼子,是要狠狠的踢。到北京后,一定要跟龍杰說,如果他在這場比賽中不踢二、三個球進去,以后,我就不容許他踢球了。”

    韓正天睜大眼睛,象看怪物一樣看著龍星躍,吃驚的說:“老龍,不會吧!你不會真這么做吧。要知道,在足球場上可什么也說不定的。”

    龍星躍開心的哈哈大笑,說:“看你吃驚的樣子,真好笑!我只是想想而已,這么愚蠢的事,我怎么會做呢?”

    韓正天在他的肩上重重的拍了一掌,說:“好啊!老龍,玩我呀!不過,看在你心情轉好的事上不跟你算帳了。”搭在他肩上的左手順便變成摟著,頭靠過去,右手指著樓下的人群,嘆道:“老龍啊!你知道嗎?我真的太羨慕你了,生了一個這么好的兒子。看看這幫人,他們都是鐵桿的球迷呀,你看看,現在他們是多么的興奮,在漣鋼出了一個足球天才,這是他們做夢都不敢想的呀!”稍頓又興奮的說:“這次報名去北京的人數高達五十多人,他們當中絕大多數都沒有去過北京,并有一部分人的家境不太好。老龍,你可能不知道,龍杰是我們漣鋼球迷的驕傲,大部分的人都是沖著他去的。我敢肯定的說,這幫人到了北京,一定會跟其他的球迷吹噓,龍杰是我們漣鋼人,有一些人可能還會說‘我是看著他長大的。’”

    龍星躍聽了他的話,心里飄飄然,舒暢無比,臉上不由地露出滿足、開心的笑容,有那個作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韓正天嘆了一口氣,又說:“唉,也就因為這樣,那些家境不好的人也堅持要去北京,寧可回來再節衣縮食兩個月。”

    龍星躍正心情非常愉快,聽了這話,用力掙脫韓正天的手,面對他,右手大力一揮,豪氣的說:“老韓,你通知他們一聲,這次去的車費由我包了。”

    韓正天又瞪大了眼睛,不信的說:“是真的嗎?那可要一萬多塊錢呀!”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23/8824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