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河濱公園 > 正文 2 男孩米樂

正文 2 男孩米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妙可,妙可!”

    外婆喊道,妙可睜開了眼睛,小扇子從身上滑落到地板上。

    “快起來,上學要遲到了。”

    外婆圍著圍裙,站在竹床邊說道。

    “哎——”妙可伸了個懶腰,她很少做夢,做夢了就代表睡得不塌實。

    刷牙洗臉后,妙可呼嚕呼嚕地喝著稀粥,眼光在面前的幾個碟子之間來回穿梭。

    幾天前外婆剛泡了幾樣菜,有豇豆,有蘿卜,有黃瓜,有白菜梗子,有蒜苗,今天剛好可以下粥吃。

    妙可用筷子揀起一根長長的豇豆,一齊塞到嘴巴里面。

    “妙可,妙可!”

    妙可喝下最后一口粥的時候,小修的聲音從窗戶外傳進來,還有在院子里外婆的聲音:

    “小修,你早呀。”

    “范婆早。”

    妙可拿起兩個涼饃,一黑一白,用干凈的油紙包了放進書包里。外婆做的包,里面有一個專門的口袋給妙可放食物。

    她跑出屋子,外婆正在大榕樹下,用一把小小的鑰匙打開信箱。

    “婆,我走了!”

    “范婆再見。”

    兩個小孩跑了出去,外婆看了看信箱里面,依然是空的。

    上課鈴打第一遍的時候,妙可和小修剛走到冷飲廠。

    不過她們不會遲到的,第一遍鈴只是為了警告上學途中的孩子快點走,不要貪玩誤了時間而已。

    “想吃冰棍。”

    小修含著手指說。

    “沒票怎么吃呀。”

    妙可也想吃,可是冰棍票要等學校放了早學之后老師才會發,給學生回家的時候換冰棍吃,一天一根,多了沒有。

    “走吧。”

    小修戀戀不舍地跟著妙可離開了冷飲廠的大門,不時回頭,可憐巴巴的。

    妙可不止一次地想把每次的冰棍票攢起來,一次性地吃個夠,吃到腮幫子腫起來為止。

    可是她的冰棍票不要說留到第二天了,連當晚的月亮都看不到。

    要是冬天也發冰棍票多好,妙可想。

    第二遍鈴響的時候,妙可和小修走進了教室。

    距離第三遍鈴,也就是正式上課的時間,還有大約十分鐘,他們是上午9點整上課,11點下課。

    妙可和小修在位子上翻圖冊看,有的男孩子在吹泡泡,教室里亂糟糟的。

    老師提前進了教室,后面跟著一個男孩子。

    “各位同學注意了,這是新同學,他叫米樂,米樂,給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吧。”

    小毛孩子們都安靜下來,盯著那男孩看。

    妙可也盯著他,那男孩有著與這里的孩子不一樣的白色皮膚,柔軟耀眼的黑色頭發和一雙幽深的眼睛。

    他說:“我叫米樂。”

    然后就沒有下文了。

    連老師都有點不適應,追著問了一句說:“那,大家應該怎么稱呼你呢?”

    米樂看了大家一眼:“米樂。”

    老師搖搖頭:“哪位同學上來,給米樂示范一下怎么介紹自己吧?”

    于是妙可刷地站起來,走到講臺前面字正腔圓地說:“我叫羅妙可,有人叫我妙可,有人叫我腿腿,有人叫我哈巴。”

    “還有熏腸呀!”大青說,一陣轟笑。

    老師點點頭說:“米樂,你有像這樣的其他名字嗎?”

    叫米樂的男孩搖搖頭,堅持說:“叫我米樂,否則我不會答應。”

    “那么你自己選個位子坐下來吧。”老師說,“對了,第一節課是什么課啊?”

    粗心的老師把上課的內容忘了。

    “語文!”

    “對了,語文,昨天你們上到哪里啊?”

    “昨天是禮拜天,老師。”

    “哎呀。”老師摸摸頭。

    米樂選擇了一個靠窗子的位子坐好,把書包放進抽屜里,然后就一直盯<!--中间广告位置-->著窗外看。

    上課的時候有男孩偷偷趁老師寫板書的空擋吹泡泡,滿教室的人都死命盯著泡泡,伸手去打去拍,在老師回頭以前消滅所有的泡泡——只有米樂,既不聽課也不打泡泡,只是一味地望著窗外的藍天。

    中午休息的時候,妙可從書包里取出涼饃。

    外婆做的涼饃有入口即溶的味道,妙可一天能吃7個。

    “涼饃吃多了脹肚子。”外婆警告說,但是妙可照吃不誤。外婆的很多警告她都不放在心上,察覺到這點的外婆只好由她去了。

    “哎,那個米樂,似乎很難講話的樣子。”小修在她耳邊說,妙可朝他那個方向看了一眼。

    鎮子就那么一點大,鎮上的小孩全部都在這里了,可是這個米樂從來都沒有見過,他是從外面的世界來的嗎?

    就像她一樣,本來并不是生在這里,是順著大河漂流過來的。

    昨晚夢到了媽媽,今天又遇到一個陌生的男孩。妙可的心中充滿了疑惑和不安,她小口地吃著涼饃,打定主意放學后要一個人去河邊找答案。

    放學后她支開了小修,平時跟她形影不離的小修,今天也意外地沒有多追問什么,一個人回家去了。妙可來到了河邊,下午的河邊,太陽給河面編織了一層金色的光網。

    幾只漁船,在河面上穿梭。笨重的渡輪不時呼嘯而過。

    炎熱的夏日里,施工隊的帳篷多么像一個奄奄一息的怪物。

    妙可走下河灘,在鋪著鵝卵石的河床上脫了鞋子漫步,腳心傳來灼熱的溫度。但她仍不疾不徐,慢慢地走著,用腳丫丈量著自己可以到達的尺度。

    當她數到一千步的時候,太陽已經要落山了。回頭看看,果然走出了好遠好遠。

    可是大河,卻連盡頭都看不到。

    前面是蘆葦叢,有一些棲息的白鳥和鳥窩。但是村民不打擾它們的繁衍生息,因為這是約定俗成的事。

    妙可坐在河灘上,看著大大圓圓的夕陽。

    真好吃,有月餅,為什么沒有陽餅呢?月亮一年才圓一次,月餅一年才吃一次;可是太陽天天圓,陽餅不就可以天天吃了嗎?

    說到吃,她就覺得自己的肚皮癟了。

    是該回去了。

    妙可恢復了活力把鞋子套上腳后,猛地開始在河灘上往回跑起來。

    她跑得像一陣風一樣快,腳邊的鵝卵石被帶得飛了出去,有的從河堤上滾進了河里。

    夕陽把她的影子拖得好長,好長。

    她看見對面走來一個男孩,正是今天在班上的那個不好講話的米樂。他沿著河堤緩慢地走著,低著個頭,視野里大概只看得到腳邊的小草。

    “快閃開!”

    河堤有一點傾斜的趨勢,妙可是從上往下沖刺的。

    男孩抬起頭,可是躲閃不及,兩個人撞在了一起,然后滾下河堤,掉進了河里。

    經常一同玩耍的伙伴,猶如母親的大河此刻卻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

    帶著異味的河水鉆入鼻孔,頑皮的鵝卵石硌了腳脖子。妙可撲騰了幾下,從不深的水中抬起頭來,爬上岸邊。

    離她不遠處,米樂也濕淋淋的坐在河堤上發抖。

    “阿嚏——”

    “阿嚏——”

    兩人一致地打著噴嚏,響亮地吸著鼻涕。

    “你……”妙可先緩過氣來,氣勢洶洶地說。

    米樂的喉嚨里還嗆著一口水,沒法還擊,他看這個女生兇巴巴的樣子,料定她要發飚了。

    “對不起,我跑太快了。”妙可說,充滿歉意地看著米樂。

    “啊……不。”米樂沒想到妙可是這個意思,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你沒事吧?”

    “沒有的。”

    “那么,拜拜,我回去了。”妙可爬起來,把裙子上的水扭干,甩了甩邁步走。

    米樂坐在河灘上,呆呆地看著她的背影。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17/8814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