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 陌生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公園建造的時候,妙可剛剛上初中。

    那是她不喜歡公園的原因——它攪亂了大河的音律。

    建造在河泗的河濱公園,先后耗費掉鎮子上請來的工程隊將近兩年的時間。工程隊在河邊扎起帳篷,慢慢地,一座座粗糙但形態各異的建筑模型聳立起來。有大象滑滑梯,原木畫廊,望江樓,百草園,七星亭等等,這是一座狹長的公園,橫度不過10米左右,可是長度卻有有一公里,一直到河堤的盡頭……而大河,依然那樣無盡頭地綿延下去。

    當帳篷扎好,開始施工的第一個晚上,妙可是多么的失望啊。工程隊那星星點點的燈光,把草叢里的螢火蟲都嚇跑了。

    那年的夏天特別熱,到了晚上才會有一點風從河面上吹來。風越吹越猛,把河邊的蚊子吹得干干凈凈。

    妙可裹著一條小毛巾被,面對著深藍色的河面和一輪明月,想象著自己是那亙古時代的英雄。

    現在可沒辦法這么逍遙了,雖然施工隊晚上并不施工,可是卻有打呼聲,說夢話聲以及用巴掌打蚊子的聲音遠遠地傳來。

    他們就像一群闖進大自然的野蠻掠奪者。

    開始學生物的妙可這樣定義這群人。

    妙可的好朋友小修,也同意妙可的觀點。

    她們決定給施工隊搗亂。

    晚上入夜以后,妙可拿著鏟子,小修拿著簸箕,到河邊去,挖了滿滿一簸箕的土,躡手躡腳走到施工隊的帳篷前,把土堆在門口。

    她們的興致高昂,河邊風又大,并沒有令人泄氣的汗水從身上涌出來。她們不但把每一個帳篷門口堆滿了土,還把每個人的拖鞋里都灌了泥巴。

    忽然有人發現了她們,大概是半夜起來上廁所的人。

    “喂,小孩,干什么呢?!”

    那人哇哇叫著,嚇得妙可和小修趕緊轉身就逃。妙可的鏟子掉了,小修的簸箕里還有半簸箕泥巴——她死死地把那簸箕泥巴抱在胸前,沒命地跑起來。

    “小孩——”

    男人在后面追著叫道,手里舉著個什么東西。

    妙可和小修很快就跑得不見人影,一直跑到妙可家門口的那棵大榕樹下,妙可回頭看看,沒有人跟上來,這才問小修:

    “喂,沒事吧?”

    “沒,沒事……”小修比妙可胖,氣喘吁吁地擺著手。

    妙可點點頭,忽然覺得一只腳輕一只腳重,低頭一看壞了,右腳的涼拖鞋不知道什么時候跑沒了,那可是她纏了外婆好久,外婆才從集市上帶回來的呀。

    哎,算了。畢竟她們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想到這里,妙可覺得底氣就硬了不少。

    再看看小修,胸口的衣服被泥巴糊了一大片。

    “我回去了,你趕緊回家吧。”妙可指指前面的另外一幢和自家一樣的白屋頂紅墻的小房子說。

    “恩,我回去了。”小修抱著簸箕走出去,忽然回過頭來,和妙可相視哈哈地笑起來。

    小修走后,妙可偷偷摸摸地打開門溜進去,一步一個泥巴腳印地走到天井里,用桶提了冰涼冰涼的井水上來洗澡。

    外婆一直都不許妙可在沒有大人的前提下去井邊玩,當然也不許她去河邊玩。因為井里有小孩子掉下去過,河邊每年夏天都要淹死小孩子,外婆已經失去了女兒,不想再失去外孫女。

    妙可不知道媽媽去了哪里,可是她不在乎。在妙可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生機勃勃充滿樂趣。整個鄉下都是她的搖籃,她的家。

    尤其<!--中间广告位置-->是那條波濤洶涌的大河,從妙可記事起,她就一直用望著母親的眼神追隨那條河的流向。

    在她讀過的童話里,好多王子公主都是被放在搖籃或者木箱子里,放進大河漂走的。被善良的農夫或者獵人撿到養大,順著河流又找到了自己的國家。

    還有家里的那口井,外婆說那是為了改善風水而鑿的,已經好多年了。本來沒有打算讓它做日常之用,可是沒想到這口井里的水,香甜可口,夏天里在水中泡過的西瓜黃瓜,吃在嘴里崩脆甭清涼。用它的水淋一下身子,馬上透了心的涼快。

    妙可是在水邊長大的,她覺得自己離不開水。

    外婆老說井里頭有水鬼,妙可從來不怕。什么是鬼呀,一定是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像仙女一樣漂亮善良會幫助人的生物。聊齋里就是這么演的嘛。

    懂得一點風水學的外婆曾經說過:“依山傍水是風水最基本的原則之一,山體是大地的骨架,水域是萬物生機之源泉,沒有水,人就不能生存。”

    依山的形勢有兩類,其中一類是“土包屋”,即三面群山環繞,南面敞開,房屋隱于萬樹叢中。

    妙可家就是這樣的格局,一條小路,兩邊都是青青綠綠的野草。從妙可家門口經過,從門口的大榕樹下經過,延伸向遠方。河水的濤聲,遠遠地傳來。

    外婆說:“這里的風水最好,適于居住。妙可啊,看到沒有?我們家,不僅環山,還封住了東北角。要知道,東北屬艮位,八卦中的艮就是山,東北有山,兩個艮,合成第52卦“艮”,象曰:‘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所指的意思就是:止于背部,不使身體面向所指的地方,就好象在庭院里行走,兩兩相背,就不曾感覺到有人存在。進入這種境界,就不會受到傷害。”

    外婆還說:“我們家雖然偏,可是有井取水,說明地壓龍脈,這屋子是藏風聚氣之所在,大吉。”

    妙可似懂非懂。

    洗干凈以后,妙可爬上自己的小竹床。拿著外婆趕集買來的小扇子,有一下沒一下地扇著風。

    她忍不住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世,自己到底是不是順著河水飄來的呢?雖然上了初中還想這種問題實在有點兒可笑,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嘛。

    對于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子來說,媽媽依然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詞匯啊。

    她想起今年的六一兒童節,許多的媽媽出現了。平平的媽媽是圓圓的臉蛋,高高的身材;大青的媽媽則長得慈眉善目。媽媽們坐在觀眾席上看著他們的表演,不時跟周圍的人說,哪個哪個是她的兒子,哪個哪個又是她的女兒。每當媽媽這么說的時候,其他人都會偏過頭來看她幾眼。

    妙可可是報幕員呢,出來次數最多的女孩子。她想要是她的媽媽在的話,不知道要被人家看多少次啊。

    可是坐在底下的總是外婆。

    外婆是村子里最有名的人,比書記還有名。大家不知道書記,卻知道外婆。逢年過節他們家總少不了人:“范婆,麻煩您,給我算算這卦吧?”

    外婆不收錢,她看義卦。至于生活所需要的錢,外婆有退休金。每個月外婆會領著妙可到鎮上的工商銀行去打存折,說那是妙可的生活費。

    日子就這樣流水一樣的過去了,除了每年的幾個特別的日子,妙可會想到自己的媽媽之外。

    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可是她卻夢到了自己的媽媽。穿著白色碎花的裙子,站在河邊,白色的蘆葦花在風中飄過,落到她的裙邊上。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17/8814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