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鄧利榮來電話了。我在南昌某高級寫字樓里打得電話。當時我正準備去都市某報應聘記者。我是在那酒店干活的時候一天看報紙看到這個報要招記者的消息。上面要求大專以上學歷,我不管這個。我什么學歷也拿不出來,就是一個小學歷也拿不出來,我就這么去應聘了。

    緊張?我一點不緊張。只恨鄧利榮小子,不來電話則已,一來電話就大談玩女人之事。他似乎永遠只對這個感興趣。顯得很沒趣味。但這也正常,男人嘛,不都是這么個東西嗎?男人與男人一起在一起,要不是密謀什么可怕的事情,那就一一定是大談女人。她們女人也一樣,同樣大談男人。

    “你有其他事么?”

    “一定哦,我九月一號要回家一趟,到時候,你可得——這個你明白。”

    “我不明白。”

    我掛上電話,走進1406房,問那桌子后面的小姐,說:“你們主編什么到?”

    “就快了吧,他每天都是這個時候到的。可能摩托車壞了吧!你等等吧!”

    小姐都這么說了,我只得等等。這個小姐長得實在一般。當然,這是在我看來。也許有的男人看來,她是大美女,這樣說來,她倒底還不是很難看。要是很難看,我要是主編的話我就不要她了。想想看,天天一個丑女在你面前晃悠,那可真是一件讓人提不起精神的事情。

    男老總一般都要求自己的女秘書,165厘米,形象氣質要好。這是很好理解的事情。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你是這里的記者?”

    “呃,對。”

    她看了我一眼,以為我又等到不耐煩了,說:“主編很快就來。”

    我打量了一下,她個頭不高,穿著保守。頭發部分染紅。

    我看不到她的身材,她坐在那,不容易評估。不知她身形是否勻稱。

    沒有人來往于這個1406房,看來坐在這上班還真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加上寫的又是那么一些無聊的稿子,要不是看在薪水不錯的份上,我他娘的才不會來這鬼地方等那個什么懶散的主編。

    我掏出手機看了眼,都快十點了。

    十點過幾分,我正想走人,主編那家伙竟在這時候傳奇般的出現了。

    他提了個很大的皮包。都來歲了,著裝十分前衛。一雙很長很尖的皮鞋,一條休閑褲皺巴拉及的,褲襠那雖然軟扒扒,但一眼看去給人一種很有份量的感覺,可以想像,那玩竟兒*的時候定是比較驢的。

    “你是來應聘的吧!”

    “是的。”

    “有沒有簡歷。”

    “有。”

    我拿簡歷給他。我那簡歷寫得很簡單扼要,卻十分的有個性,我在上面有介紹自己是一個無視太多規矩,主編說他就沖我這點,要我了。他說:

    “好,我這人也是無視規矩的,昨天我還罵了主編呢……”說到這,他看了坐那邊的小姐,小姐白了他一眼。我看到了她的白眼,也看到了她調皮的笑臉。在這一刻,我居然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主編笑了笑對我說:“你星期一來上班吧。”

    他這話讓我想了想,說:“今天星期幾?”

    “星期五,你下個星期一來上班。”

    我很快離開。回到家。其實我從事這個工作還是有點麻煩。那就是我手頭的錢,不夠我等上一個月,等到發工資那天,到那天我肯定餓死好多回了。從事工作也像做生意一樣,也是需要本錢的。起碼要幾千塊吧。當然了,這是我毫無節制造成的。

    我真是恨死自己了,恨自己怎么這么不成鋼。父親一天一天老了。唉,不想了。睡了一覺。

    接到一個電話,一聽是帥雅打過來的。我拿著話筒吃驚得半天不說話。

    “于發,于發,你聽到沒有?”

    “聽到,我的小雅你有什么話就快說吧!”

    “我明天要搬家,你來幫忙。”

    “有事不能脫身啊!”細眼在旁邊要搶我的電話,我踢了他一腳。他要跟我急,我跑開了,跑出了臺球室。我怎么能讓小雅知道我有他這樣的民工朋友啊!那她會怎么看我呀!

    “你不來試試看。”她在威脅我,我喜歡她的這個語調。

    “難道你能吃了我不成。”

    “小子,一定要來。”

    我話雖這樣講,可第二天還是過去幫了小雅的忙,因為她實在是個很可愛的女人。要不是她的這個電話,我本<!--中间广告位置-->來答應某老板去他的工廠上班的,帥雅這個電話讓我決定不去了,上班,還是去他媽的吧!這就是我,一個有時言而無信的人。

    她原來租住的房二室一廳,全裝修,什么家電都齊全,所以她自己倒沒什么東西,我不由的慶幸自己好運氣,我還以為今天要光膀子大干一場呢!她有只金色豬儲錢罐,她要我給拿著,我本來雙手就抱了個大紙箱,她自己寬全中以拿的卻非要放在箱子上面,結果下樓的時候光顧與她講話,那罐子就滾了下樓,摔成很多塊,硬幣撒了一地。

    “呀,看你做的好事。啊,我的小豬……”

    我聽此趕緊接過她的話說:“小豬八戒啊你死得好慘啊!!”

    “你還幸災樂禍。”她府身撿硬幣。

    我先下樓了,我在的士車上抽了根煙等她下來。司機有點焦急,我發他一根煙讓他再等一等以免他說出時間就是金錢這樣的話來。我對司機說女人就是麻煩,她們都太喜歡磨磨蹭蹭,總喜歡在出門之前化妝不止。司機表示深有同感,還是當男人方便男人干什么都方便。撒尿方便,辦那事也方便,提褲子就可走人,永無后顧之憂——不可能會懷孕。就是有時會惹上性病。不過這也沒什么,身上隨時帶一打套子就成了。他遞給我一支煙接著往下說,他那樣子像是在做公益廣告。他說至從我用上套子之后性病不得了,省了不少錢與愛人關系也融洽了,我好她也好,重要的是她以為我已經改邪歸正只愛她一人她不知在外跑車的司機哪有不嫖的。司機還真是個有意思的人。

    不久,帥雅從樓上下來了,上車,上車的時候由于氣憤不小心撞了一頭,心痛死我了。我幫她揉了揉。

    叫司機開車。

    來到她的新住處她仍一臉的不高興,我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賠你還不行么?”

    “你說要賠的。”

    “一定,一定。我餓了。”

    “吃這個。”

    她掏出一個面包給我。真是沒看清楚她從什么地方拿出來的。我心想,就這樣打發我?

    我很快把它吃了,還挺美味,“我還要。”

    “沒了。”

    “親愛的你不能這樣對我。”

    她過來擰我耳朵,“說清楚誰是你親愛的?”

    我打掉她的手。她捂著手,看來我是打痛她了。

    幾天后,我發現帥雅搬來的這地方,很靠近南昌科技大學,這所大學校園是新建成的,很大,今年招了很多的男女學生。

    中國人民生活水平好了之后,帥哥的出產率也高了,漂亮好看的男生成堆。

    我笑小雅搬這地方來是不是見這地方帥弟弟很多啊!她罵我一天到晚沒正經,滿腦子色情玩意兒。唉,她這是沒有見識我的朋友鄧利榮了,見了他,她一定會覺得我這樣子不過是一小巫罷了。

    我還在這兒不遠處發現一個很好的釣魚處。就在來這的路邊小河里。天天都有許多老漢在釣魚。

    我有時間,不踢足球的時候就會來釣上一釣。可是,我卻基本上沒時間,因為我現在的生活都成問題,本來是想靠寫個小說改善一下生活的,可是我幸苦寫成的《人活2122》被三家出版社退稿,他們幾乎一致認為我的這書語言干巴無味,恐無暢量。

    這對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但我不能被擊倒。

    當我告訴帥雅我現在在干記者時,她很吃驚。她張大了嘴巴說,不會吧。她在新居住不到兩個月,又覺不爽,她又要換地方了。拉著我到處找房子。于是又是一次幫忙搬家。

    這次又搬回市區了。在一個小區里面,這個小區全是出租公寓。那房子要八百塊一個月呢,還是便宜的。這樓都是八層的。樓與樓之間隔很小,幾乎可以跳過去,當然要彈跳能力出眾者才行。一般人肯定墜毀,到時候人家一定以為你失戀什么的了一時想不開。

    “我們合租。”

    “不干,合租我也要花百塊,我舍不得。”

    我們到底是住在一起了。

    小雅和我的同居生活看來是要細水長流了,我們一起買菜做飯,一起煮飯,一起吃飯,一起洗澡,差點還要一起上廁所。我們每天都睡一張床上,我們的那張床還沒我一個人的大,那床小到,要是我倆不疊起來的話,就得有一個掉地上。

    我們兩個每天晚上都要拆那床,讓那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那是我們情欲碰撞的聲音。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007/88116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