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七百零四章 談心 - 無上妖君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七百零四章 談心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七百零四章 談心

推薦閱讀:

    聽到寧無缺說愿意等,四海龍王松了一口氣。

    他們就怕孫悟空這種蠻不講理的,要挾他們直接打開海眼。

    東海龍王站起身來,朝孫悟空和寧無缺笑道,“既然如此,那大圣和大王就在龍宮內居住幾ri,等天下群雄來了之后,再一同進海眼。”

    “好,好,好!”

    孫悟空一連三個好字,寧無缺他們看過去,只見他喝著云霧茶,吐著云霧,也不知這三個好字是說東海龍王的安排好,還是這茶好玩。

    東海龍王也管不了這么多,只要把這猴子搞定了,他愛怎么玩怎么玩。

    安排好了一切,東海龍王就喊來龍女,帶著寧無缺、孫悟空去宮殿休息,臨走前,孫悟空拍著東海龍王肩膀,“老龍王,送幾壺云霧茶給老孫玩玩。”

    東海龍王心痛的看著得意的孫悟空和寧無缺走遠,這才回過頭,朝三海龍王道,“這東海的強者,就由我負責,你們幾個也該回西海、南海、北海了,到了約定的時候,一同打開海眼入口。老三,這嘯月大王殺了皇鋒的兒子,若是讓皇鋒來東海,恐怕不行,我會寫信告訴他,從西海入。”

    西海龍王咧嘴一笑,“大哥你就放心吧,反正他們只要不在四海打就行,到了海眼里,他們愛怎么打怎么打,和我們無關。”

    “好,回去準備吧,這次進去,要把我龍族的幾個老前輩說服了,若不然,我四海危矣!”東海龍王嘆一口氣。

    “大哥放心,我會讓摩昂進去的!”

    ……

    龍宮一座殿內,一顆顆夜明珠鑲嵌在宮殿上,幾根大柱,柱上纏繞著金鱗耀ri赤須龍,盤旋著彩羽凌空丹頂鳳。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霧蒙蒙遮斗口。

    殿內,龍女捧仙巾,絳紗衣星辰燦爛,芙蓉冠金璧輝煌,琉璃盤內,放許多重重迭迭太乙丹;瑪瑙瓶中,插幾枝彎彎曲曲珊瑚樹。

    寧無缺盤坐在軟榻上修煉,絲絲縷縷混沌氣從丹田溢出,融合進身軀之中,讓那身軀晶瑩剔透,散發清香,寧無缺周圍,金木水火土五行環繞,像是五道璀璨的光環浮在腦后,若是細細觀望,還可看見一圈透明的,透著時間力量的光。

    空明,見xing!

    修仙,修心,修道者修道心,修魔者修魔心,修妖者修妖心,這里的心,不是什么禮義仁智信,而是本心,本心惡,修惡,就是無上魔王,如羅睺、蚩尤,本心善,便是修善,如紅云、鎮元子。

    接引的慈悲心,通天的傲心,都是一種心,不同的心,誕生出不一樣的思想,圣人之心,堅定無比,不可動搖,堅持己身,便是道統之爭的由來,是不同的理念之爭。

    而修煉之人,或向善向惡,或狡猾,或自負,或算計,這都是一顆心,只要堅持,無論善惡,皆能通往大道,只是,向惡者,易遭天罰天譴,因此修煉比向善者更難,像羅睺、蚩尤,他們便是惡,但他們的惡,也是有原則的惡。

    屠殺凡人,殘殺生靈,在他們眼中,并不是什么惡,這是物競天擇,人殺妖,妖殺人,一切都是天地大道。

    而對強者而言,擋我道者,殺!

    三清分家,佛門分宗,都是因為理念不合,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煉神之境,修煉神魂,體悟法則,修煉本心。

    寧無缺是妖,自然要摒棄人xing,這種人xing,不是說沒有人xing,而是指拋開束縛,如妖般肆意妄為,跟著本心走,體悟天心天道。

    少了束縛,自然回歸本質,回歸本心,反本溯源。

    道家修煉,講究一顆赤子之心,佛家修煉,需要明鏡臺。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講的,也是一顆本心,什么是本心,一個人內心最原始的xing格,堅持惡,堅持善,堅持自負,這就是不一樣的心,也就是這個人本身的道心。

    寧無缺進入金仙境界,xing格在變化,地仙界,惡作劇一樣調戲白素貞和青蛇,四大部洲,和白素貞之間的荒唐,出手殺殺魔,殺金龍,便是這種變化的體現。

    隨心而為,率xing而行,狼本來就是zi you的,狡猾,卻又暴虐殘酷,

    若是以前,寧無缺殺人,會思前顧后,可是現在,卻毫無顧忌,不再去在意其他眼光,無為而有為,有為而無為,兩種不一樣的境界,不一樣的心態。

    簡單一句話,做自己!

    道家斬三尸,斬情感,以純理智去體悟天心,也是做自己,最原始,最理智的自己,而寧無缺斬五行,卻是依照著自己的xing格去做自己,這也是明鏡臺、“赤子之心”。

    做自己,很簡單三個字,可要做到,卻很難,你是個惡人,為何懷有惻隱之心,你是個善人,可總有人逼你為惡,人不是個體,而是群體,在這個大的江湖之中,身不由己是常有的事,強者避世,一來減少俗世因果,二來,也是回歸本xing,減少被迫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觀ri出,走山林,回歸自然,只為做自己。

    寧無缺也在逐漸改變,回歸本質,去除雜質,心靈上的雜質,心沒有了雜質,從內到外,都會透出異香,寧無缺在修行上,毫無疑問是天才,幾十年時間,他走出來第一步,在金仙道路上,踽踽獨行!

    白素貞帶著一個托盤回到宮殿,看見寧無缺在軟榻上修煉,微微一笑,揮手讓殿內站著的水族女子們離開了大殿,輕手輕腳的把托盤上的玉碗放到桌上。

    寧無缺睜開眼睛,瞧見白素貞,淡淡一笑,“回來了?”

    “嗯,老師,沒有打擾到你修煉吧?”白素貞輕輕頜首,摘下了面紗,露出典雅完美的臉龐,吹彈可破的肌膚在夜明珠下,熠熠生輝,眨著一雙美眸,嘴角帶著淺淺的笑。

    “沒有,修行到了這一步,枯坐閉關幾千年,不如一朝頓悟入空門!”寧無缺笑了笑,從軟榻上站起來,嗅了嗅鼻子,“什么東西,好香!”

   <!--中间广告位置--> “呵呵,老師要是入了空門,師母她們怎么辦?徒兒怎么辦?”白素貞掩嘴輕輕一笑。

    “還能怎么辦?一起入空門,我做和尚,你們做尼姑,嘿嘿嘿!”寧無缺邪邪笑著。

    白素貞臉一紅,使勁搖頭,“我才不做尼姑,我要永遠服侍在老師身邊,一生一世……”

    說完,聲音已經微不可聞,低著頭,正是個秀sè可餐,嬌俏可人的小娘子。

    “哈哈哈,一生一世怎么夠呢?”寧無缺大樂,把白素貞抱在懷里,坐在桌旁,讓白素貞坐在腿上,朝著玉碗看去,里面晶瑩剔透的一團液體,透出氤氳之光。

    “這是我做的海底珍饈,老師嘗嘗看,很好吃的!”白素貞紅著臉,一只手端起玉碗,玉指捏著湯匙,舀了一勺,喂給寧無缺。

    “嗯,不錯,入口即化,香嫩酥滑,和徒兒有得一比了,這是什么做的?”寧無缺調戲著白素貞,好奇道。

    白素貞沒好氣的白了寧無缺一眼,怎么能把她和食物比呢?

    “是海里一種很少見的魚兒的魚子,用冰塊、靈藥混合,再搭配龍宮特有的香料,龍母說,就是天庭玉帝也吃不到哩!”

    “這么好?那我不是比玉帝還幸福?”寧無缺笑著,又吃了一口。

    “老師本就比玉帝還幸福呢,把百花仙子都搶過來了,讓玉帝成了三界笑柄,老師風流之名,三界共識,孔雀仙子、修羅族女帝、碧霞元君徒兒安葉兒,還有……你看看,這么多女人,老師可比玉帝幸福多了!”白素貞似嬌似媚,用那江南女子特有的柔柔懦懦的聲音數著,膩死人不償命。

    寧無缺捏了捏白素貞挺翹的瑤鼻,“哈哈,還有,還有誰?不多,也就四個女人,人家帝王可是后宮佳麗三千,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我可還差得遠啊。”

    “老師真壞,快吃,冰化了就不好吃了!”白素貞拍掉捏自己鼻子的狼爪子,舀一勺,喂給寧無缺。

    “海眼,恐怕有變,你對東海海眼了解多少?”寧無缺看向白素貞,想起今天那四龍王的態度,心中升起一絲yin翳,他總有些不好的感覺。

    圣人牢獄,豈是那么好闖的?

    “你母親當年怎么進的海眼?”

    白素貞回憶了一下,把垂下的青絲理到耳后,“徒兒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我娘雖然是人蛇模樣,卻有著一半的龍血,她是女媧圣人的試驗品,圣人先嘗試以她為原型,創造了母親,可發現母親根本沒有感情,只有純粹的理智,后來才創造了人族,這是父親騰蛇傳承的記憶。”

    “第一批人類是無法生育的,為解決這個問題,圣人讓母親和父親交合,嘗試孕育生命,我應該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只是,母親體質太特殊,直到封神之時,才在海眼里生下一枚卵,被母親送出了海眼,順著水流漂浮到了東勝神州,之后,東勝神州破碎,我就進入了地仙界。”

    說完,白素貞紅著眼睛,任誰,知道這個事實,都會感覺傷心,她只是一次試驗品,被遺棄,不被關注,甚至,因為在海水沖刷下,散失靈氣,又在地仙界那種地方出生,本應屬于她的天資被剝奪,出生后和尋常小蛇無異,若非有人相救,恐怕就死在了地仙界。

    白素貞重情,不惜千里報恩,便是從小的艱苦生活,給了她一顆善良的心。

    寧無缺把白素貞抱緊了,輕輕拍著她的背,他或許能體會,這種沒有家的感覺,因為上輩子,他就是個被人拋棄的孤兒,白素貞還能知道她父母是誰,但他連父母,甚至他姓什么都不知道。

    那種被拋棄,被遺棄的感覺,是每一個孤兒心里最難以磨滅的痛。

    “好了,不是還有老師嗎?以后老師的家,就是你的家,先把你的母親救出來。”寧無缺輕輕安慰。

    寧無缺不安慰還好,這一安慰,白素貞越發傷心了,把頭倚在寧無缺肩上,輕輕啜泣。

    寧無缺輕輕嘆息。

    良久,白素貞抬起梨花帶雨的臉,望著寧無缺,“老師,母親沒有情感的,她是純粹理智的人蛇,恐怕母親會傷害老師,怎么辦?”

    寧無缺笑了笑,“老師也不弱啊,而且,她既然把你生出來,送出海眼,可能也有些情感了吧!”

    寧無缺安慰著,他知道白素貞的擔心,她母親理智,那么可能根本不會認白素貞這個女兒,而實際上,寧無缺知道,白素貞早已經沒有了騰蛇血脈,斷絕了血脈聯系,白素貞只算是騰蛇和白矖名義上的女兒。

    “別哭了,再哭就成小花貓了,那樣就不漂亮了!”寧無缺擦去白素貞眼角的眼淚。

    “嗯,老師,還是要小心,母親很強,她沒有理智,實力真的強大,曾和未成圣時的女媧交手而不敗,因此才會被諸圣選入海眼,鎮壓海眼!”

    白素貞擔憂道。

    寧無缺心中驚訝,和女媧交手而不敗?

    “沒事,也不見得會動手,你知道海眼的具體情況嗎?”寧無缺問道。

    “嗯,知道一些,徒兒本來就準備告訴老師的。”白素貞擦去眼淚,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讓人疼惜。

    “海眼是一座牢獄,里面都是上古初期的兇神,窮兇極惡,那座牢獄,是神魔之戰、龍鳳大劫之時的一片古戰場,里面很廣闊,天是黑sè的,地上鋪滿了白骨,龍鳳大劫之后,龍族為贖罪,鎮守海眼入口,防止那些兇徒逃出來。”

    寧無缺摸摸鼻子,還有這種說法?

    “只是后來,龍族為鎮壓海眼,眾多強者戰死,越來越弱小,諸圣只好往海眼里派出強大的鎮壓者,我母親,就是因此而進去的,海眼里,也像地仙界一樣,出現一些兇神后裔,母親產下徒兒后,就送我離開了,烙印下了一些零碎的記憶,她沒有靈智,因此我才得到了父親騰蛇的傳承。”

    寧無缺恍然,和古往今來,就一尊白矖傳承相比,騰蛇就是渣,傳承,都是傳承實力、血脈最強的一方,可白素貞繼承騰蛇傳承,沒有繼承白矖傳承,原來是這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71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