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六百九十五章 “神女” - 無上妖君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六百九十五章 “神女”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六百九十五章 “神女”

推薦閱讀:

    夜很深,天上星月末見,狂風呼嘯著,黑壓壓的烏云籠罩了整片天地。

    這里是西海之中的島嶼,西牛賀洲破碎之后,一些大陸就被仙神們扔進了海中,成為了一片片島嶼、

    五莊觀也是如此,整個萬壽山,如今就是一座小島,就連須彌山也一樣。

    實際上,北俱蘆洲曾經也是一片完整的大陸,后來才被打碎,成了島嶼構成的大洲。

    五莊觀很大,人卻很少,蟲兒的聲音清晰可聞,道觀里沒有了道士,清風、明月等鎮元子的弟子,早已經在通天之路開啟時離開了,這座五莊觀就只剩下了鎮元子、紅云老祖。

    后來寧無缺來了,又多出兩個妖來。

    說是妖,無論是寧無缺,還是白素貞,都已經不能算是純正的妖,他們脫離了妖的范圍,就像孔宣、龍族,他們嚴格來算,也是妖,但他們并不承認,自詡為神獸。

    而且,三界之中,不少大人物都是妖族出身,卻很少把自己當做妖。

    若是論血脈,寧無缺還是妖,白素貞已經不是妖了,她體內的騰蛇血脈,被圣潔力量徹底取代,改造成了最合適修煉的身體,若真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這種血脈,也只有神血這個詞了。

    因為那個女子,號稱神女,白素貞繼承她的道統,自然流淌著神血,霸道無比的血脈!

    白素貞修煉,進步很快,五莊觀三位金仙強者,指點她綽綽有余,這種進步,讓鎮元子、紅云老祖都感覺到可怕,太快了,比寧無缺還快。

    很多道理,一點就透。諸多道法,一說就會,這讓鎮元子和紅云老祖不禁感慨,不知道寧無缺從哪里找來的女徒弟,這也太妖孽了。

    只有寧無缺沒有驚訝,如果繼承了神的血脈,還沒有這種表現。那也太玷污神女了,要是那個女人還活著。絕對會先殺了白素貞。

    時間悠悠,似乎修道之人,最不在意的就是時間,寒來暑往,日月變幻。

    又是一個冬天,萬壽山所在的這片海域,四季明顯,寒冷的冬天,鵝毛大雪落下,將整座黑風山打點得銀裝素裹。

    陽光下。那白雪閃耀著淡淡的金光,絢麗燦爛,小亭子,也被白雪鋪滿,寧無缺就坐在水潭邊上釣魚。戴著斗笠,拿著魚竿,頗有幾分獨釣寒江雪,孤舟蓑笠翁的感覺。

    腳步聲響起,一個女子拿著厚實的披風走來,女子面賽芙蓉,艷若桃李,不可方物,墨黑色青絲隨著淡淡腥風而輕輕左右飄蕩,一張蘊含著古典韻味的的瓜子臉,膚如凝脂,夢幻如詩,散發淡淡的氤氳柔和的光澤,似比綢緞還要光滑,比美玉還要瑩白,螓首蛾眉,明眸皓齒。

    老師,你都釣了三十年的魚了,怎么一條都沒有釣上來?

    把披風輕巧的 系在寧無缺身上,白素貞眸子微微轉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角帶著笑意。仿佛玫瑰花瓣一般的唇瓣,嬌艷欲滴,勾人奪魄。純潔清澈的眼睛里,泛著淡淡的霧靄,熒光閃爍,像一汪微微蕩漾的水波,翹卷迷人的睫毛,不時地輕輕顫動著。如絲綢般柔順、長及部的秀發下面,還露出的一段如天鵝般迷人的脖頸,白如脂玉一般。

    釣魚,釣的不是魚。寧無缺淡淡道。

    白素貞撇撇嘴,她就知道會是這句話,來到道觀后,寧無缺就雷打不動的坐在這里,無論刮風下雨,白素貞偶然看到寧無缺竟然是在用直鉤釣魚,怎么可能有魚兒上鉤?

    魚兒沒釣到,水潭里的魚兒卻是肥了不少,現在那水潭里的魚兒,只要一看到魚鉤下去,立馬一窩蜂圍上來分食魚餌,似乎它們已經習慣了這個怪人給它們喂食,甚至,時不時還會有魚兒游到水潭邊,好奇的望著。

    能養在這里的魚兒,都是有靈性的,它們也好奇這個怪人,竟然用直鉤釣魚,真的很愚蠢啊,那樣怎么可能釣到魚呢?

    釣魚釣魚,釣不到魚還有什么意義呢?白素貞不解。

    寧無缺笑了笑,伸出手,把游到水潭邊的魚兒撈起來,那魚兒也不怕,一動不動的,吐著氣泡。

    你看,我這不就釣到魚了?寧無缺把魚兒搖了搖,又放回水里去,又撈起另外一條魚,搖了搖,那些魚兒毫不畏懼,擺著尾巴,在水里游來游去。

    白素貞若有所思,卻還是不明白。

    很快,白素貞就回過神來,伸出柔荑自然的放在寧無<!--中间广告位置-->缺肩膀上,輕輕揉捏起來,這件事她已經做了三十年,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成了習慣,就像水里的魚兒,習慣了寧無缺的直鉤,習慣了寧無缺把它們撈起來,又放回去。

    老師,聽說東勝神州那邊又發生戰爭了!白素貞輕輕道。

    這些是她在請教鎮元子、紅云老祖時,聽來的,語氣之中,帶著一點擔憂。

    怎么了?寧無缺好奇一聲,平日里白素貞除了修煉,很少提這些事,四大部洲都不平靜,戰爭經常發生,這是一個人命如草芥的時代!

    白素貞手停了一下,有些遲疑,搖了搖紅唇,老師,素貞想請你幫我救一個人。

    你母親?寧無缺淡淡道,我還以為你準備自己去救,不準備說了。

    啊?老師都知道了?白素貞訝然,張了張嘴,旋即臉一紅,暗道,對了,我怎么忘了老師會他心通,那不是我想什么,老師都知道了?

    放心吧,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我怎么可能會知道呢?

    寧無缺哈哈一笑,羞得白素貞臉頰飛紅,都快滴出血來了,這話不是明擺著寧無缺什么都知道嗎?

    也罷,也是時候出去轉一轉了,要不然,天下人都快把我忘了吧?

    寧無缺站起身,把魚竿扔在一邊,嚇得水潭里的魚兒一陣亂游,這還是寧無缺第一次起身,自然會把這些魚兒嚇住。

    咔嚓咔嚓!

    一陣骨骼關節脆響聲響起,寧無缺面對外面的飄雪,身上有一種難言的氣勢環繞,白素貞在后面看著。

    他的身軀挺拔,八尺有余,一襲純凈的白衣不帶一絲污點,他紫色的長發披在肩上,隨著微風輕輕飄揚。那如黑珍珠般有神的雙眸純凈的仿佛長久不食人間煙火一般,眉宇間流露出的一種狂傲睥睨的神情,又帶著一絲邪邪的笑容,映得他那似是與生俱來高雅氣息變得更加一塵不染。

    忽然,寧無缺轉身摟過白素貞,邪笑著,白素貞臉更紅了,不過也沒有反抗,她也不是第一次被摟住了,反正寧無缺不會把她怎么樣。

    令白素貞萬萬沒想到的是,嘴角帶著戲謔笑容的寧無缺突俯下了身子,在她那水霧彌漫的美眸注視下,壓下了唇,輕輕地觸碰在了她那驕艷欲滴、柔軟得仿佛要化開了的唇瓣上。

    在這短暫的一瞬間,白素貞不由地瞪大了眼睛,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胸口如遭千鈞重擊,天旋地轉,世界崩塌,宇宙毀滅,剎那間喘不過氣來。想要起身呼喊,卻腳下酸軟,張口無聲……

    這世間,還沒有什么是我不敢的事情,哈哈哈……寧無缺抬起頭,對著白素貞大笑。

    白素貞終于醒過來,發出了一聲嬌呼,慌忙的推開寧無缺,玉蔥似的的手指,輕輕地撥開凌亂垂在眼前的發絲,輕咬著剛剛被寧無缺品嘗過的紅潤的唇,微羞含嗔,老,老師,我們不能……

    這是讓我出手的代價,已經夠低廉的了!寧無缺瞇眼笑著,在白素貞那如紅色玫瑰般的臉蛋上吹了一口氣。

    去吧,收拾一下,我去和鎮元子大仙他們道個別!

    寧無缺在那翹臀上輕輕一拍,踏步而出,消失在亭子里。

    真是的,怎么能夠這樣?白素貞自言自語,抬頭看了看四周,輕輕出了一口氣,還好沒人看到。

    你要離開了?看到寧無缺,鎮元子道。

    嗯,閑了這么久,骨頭都松了,也是時候出去走動走動了。寧無缺點點頭。

    我也想出去,可惜,我還不能現身!紅云老祖搖頭嘆氣,他一旦現身,勢必會成為各個勢力眼中釘,肉中刺。

    一個曾經得到過鴻蒙紫氣認可的人,絕對是奪圣位的大敵嗎,紅云現在出去,那些強者絕不會錯過提前抹殺強有力的競爭對手的機會。

    也因此,紅云老祖一直呆在五莊觀,從未出現,世間除了鎮元子、寧無缺、白素貞,絕沒有人知道紅云老祖還活著!

    而像紅云老祖這樣因為各種原因,不能輕易路面的強者,絕不少,這些強者,或是世間有著大敵,或是自身出現了問題,不一而足。

    奪圣之戰開始,我就會出現,你們放心吧!寧無缺笑道。

    哈哈,無缺的承諾,貧道一直很放心,去吧,你們這樣的年輕人,是要多闖闖,不像我們,心老了,沒有那種沖勁了!鎮元子笑了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71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