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六百八十四章 戲弄 - 無上妖君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無上妖君 >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六百八十四章 戲弄

第二十卷量劫之下皆螻蟻 第六百八十四章 戲弄

推薦閱讀:

    黑風山的事情暫時不用去擔憂,觀音既然答應了,就不會反悔,禪教新立,已經有地藏王、觀音、禪佛三尊佛陀,庇佑黑風山,絕不是問題。

    何況,還有鎮元子。

    寧無缺摩挲著下巴,現在關鍵是搞定八仙,請人幫忙終究是外人,靠什么,最終還是要靠自己。

    回去問問神秀有什么法子,寧無缺站起來,忽然被嚇了一跳,大雄寶殿內,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堆老和尚,睜著油綠油綠的眼睛,盯著寧無缺。

    “這怎么回事?”寧無缺連忙問法海老和尚,任誰,被一群光頭老和尚盯著看,也會覺得不自在啊。

    “咳咳,他們是我師叔,師弟,聽說能夠離開地仙界……”法海沒有再說下去,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這些和尚在地仙界呆了幾百年,早已經煩了,只可惜,他們沒那個離開的實力,若是不出意外,也就等著天人五衰到來,坐化在佛塔之中。

    現在忽然聽說有人能夠離開,不激動興奮才怪。

    看著這群老和尚,寧無缺頭大如斗,他能夠帶走的,最多也就十來人,寧無缺想了想,把這個光榮而又艱巨的任務交給法海,金山寺的和尚確實不錯,寧無缺給了五個名額,至于誰去,就由老和尚去頭疼吧。

    拋棄了一臉怨念的法海老和尚,寧無缺出了金山寺。

    “姐姐,你看就是他,竟然從金山寺里出來,一看就是那老和尚使得鬼,我們拿下他,再逼他交出許公子。”一個青衣女子見到寧無缺出來,臉上露出喜sè。

    青蛇和白素貞那ri在斷橋上失去了許仙,便在杭州四處找尋,青蛇想了個法子,若是有人能發現紫發男子,賞銀千兩。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寧無缺那一頭紫發,實在有點惹眼,前腳才進的金山寺,后腳就有來燒香的香客去找白素貞和青蛇拿錢了。

    金山寺乃是佛家重地,白素貞和青蛇也不敢亂闖,只好等在外面,找了這么久,終于是見到人,青蛇能不高興么?

    “且慢,這金山寺外,還是不要動手,我們等他走遠些。跟上去!”白素貞白衣如雪,眸子帶著一絲遲疑,沒有和青蛇一樣魯莽。

    青蛇想了想,道,“也好!”

    寧無缺出了金山寺,立即就察覺了藏在寺旁的兩個女蛇妖,停下腳步,轉念一想,又露出笑容來,朝著杭州城而去。

    杭州城三面云山一面城,一城山sè半城湖,可謂是擁山抱水,懷瑾揣玉。

    寧無缺來的時候,杭州城很是熱鬧,像是過節一樣,萬人空巷,私下一問,原來是杭州特有的風俗,“點呈”。

    一年一度的官府開煮新酒的風俗,為了推銷新酒都要“點呈”,酒庫雇來許多容貌秀麗的大牌官ji來大造聲勢。

    “點呈”的時候,酒家雇來官ji走上街頭進行宣傳,杭州百姓密密排列街道兩旁駐足觀看,萬人圍觀。

    “點呈”活動是蘇軾蘇老先生開辦的,蘇軾死后,這活動沒那么興盛了,但也很熱鬧。

    寧無缺感興趣,便也做了回圍觀的群眾,到了夜里,“點呈”還未散去,而這夜間的“點呈”活動更是美不勝收。

    大排官ji,華服縱馬,踩著月光,異香馥郁,光彩奪人,恍如仙子下界。

    這些官ji,不僅有本地的,也有秦淮那邊的,揚州那邊的,真是“詩人老去鶯鶯在,公子歸來燕燕忙。”

    “今夜有酒今夜醉,今夜醉在西湖畔,月映波底,燈照堤岸,如花美眷依欄桿,歌的歌舞的舞,聲聲相思為誰訴,步步愛憐為誰踱,蜜意柔情為誰流露,為誰流露,朵朵嘴唇為誰涂,層層脂粉為誰敷,眉語眼波為誰傾吐,為誰傾吐。”

    飄渺歌聲,傳自“三十六條花柳巷”,從上、下抱劍營、漆器墻、沙皮巷、清河坊、融和坊、薦橋、新街、后市街,到金波橋等兩河以至瓦市,每逢夜晚都是一路燈火,一路歌聲。

    杭州的“煙花業”的興旺發達,ji院歌館之多,讓寧無缺嘆為觀止,自古以來,文人士子,達官貴人,最愛的就是逛逛青樓,放浪形骸,盡情恣縱,多少遷客sāo人,在青樓留下了一首首經久傳唱的情詩?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云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竟豪奢。重湖疊獻清嘉。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異ri圖好景,歸去鳳池夸。

    “一chun長費買花錢,riri醉湖邊。玉驄慣識西泠路,驕嘶過,沽酒樓前。紅杏香中歌舞,綠楊影里秋千。東風十里麗人天,花壓鬢云偏。畫船載取chun歸去,余情在,湖水湖煙。明ri再攜殘酒,來尋陌上花鈿。”

    整個杭州城,流露出一種聲sè犬馬、紙醉金迷的奢靡風氣,逛逛青樓,哪個男人不想?便是潔身自好的清官,也會去逛一逛,除非他不是男人,或者那方面不舉。

    寧無缺是個男人,入鄉隨俗,欣賞一下杭州的美女們,也是情有可原,

    不過,有人不樂意了,不樂意的,當然是青蛇和白素貞,她兩個一路跟隨著寧無缺下來,哪想到寧無缺會來杭州城,這里人太多,她們也不好動手,想著出了城再動手,哪想到寧無缺又進了煙花樓。

    煙花樓,顧名思義,這么直白,她兩個也不是眼瞎,看得出這里是什么地方,等寧無缺進去后,只好站外面干瞪眼。

    一想到許仙在那男人手里,白素貞便想了個法子,進了個無人的小巷,出來時,已經是兩個俊俏少年,一個穿白衣,一個穿青衣,白衣那個搖著折扇,青衣那個咬著片樹葉,走到煙花樓前,頓時讓樓上樓下招呼客人的女子們眼前一亮,

    和那些俗人相比,這兩個公子雅潔出塵,不染人間煙火氣,讓這些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女子們一個個芳心直跳,小鹿亂撞。

    白素貞和青蛇走進去,ji院的媽媽見了,扭著腰肢走過來,“喲,兩位公子,新來的,想要什么樣的姑娘,我們這兒都有,便是那天上貶謫的仙女,我們也能給你弄<!--中间广告位置-->來,包你滿意!”

    脂粉味撲鼻,白素貞皺著眉頭,她是修道的,喜好清凈干凈,這煙花之地,味道太濃了。

    青蛇看著老鴇,大聲大氣道,“剛剛這里走進來一位白衣紫發的公子,和我們是朋友,他在哪里?”

    “啊,原來就是兩位啊,那公子說了,若是有他朋友來,這煙花樓的所有姑娘,都聽他朋友使喚,姑娘們,快下來接客了,今天一定要把這兩位公子服侍好了。”老鴇聞言眼睛一亮,呼和一聲。

    “哎……”樓上樓下,鶯鶯燕燕,一群女子涌出來,把白素貞和青蛇圍在zhong yāng,膽大的女子,已經開始上下其手,這么俊的年輕公子,下手遲了,可就被人搶走了。

    白素貞和青蛇料不到會有如此一幕,被一群女子圍著,狼狽不已,又不好在這些女子面前顯露法術,竟然是被這些女的抬進了房間里。

    老鴇得意洋洋的走上二樓,進了個房間,房間內,圓桌旁,坐著一男一女,老鴇扭著細腰,走到男子身邊,“公子,那兩個女的,我已經替你打發了,公子就安心陪著小蘭吧?”

    能在煙塵之地混的,沒點眼力怎么成,老鴇一眼就看出那兩個年輕公子是女扮男裝的,這種追著家里男人出來的,她見得多了。

    寧無缺笑了笑,抬手遞給老鴇一根金條,“你可以出去了!”

    接過金條,老鴇臉上笑容更燦爛了,“好嘞,小蘭,好好服侍公子!”

    扭著腰,老鴇掂著金條,笑呵呵走了出去,順便把屋門帶上。

    屋子里,寧無缺看著眼前的女子,喝著酒,眼中卻露出回憶之sè。

    小蘭坐在那里,對這個出手闊綽又大方的紫sè頭發的公子好奇不已,見他喝酒,她便添酒。

    寧無缺看著這個叫做小蘭的女子,算不上國sè,也就和青蛇差不多,可是,那張臉,太像一個人了,一個叫做若蘭的女子。

    那真的是一個很可惜的女子,寧無缺輕輕嘆息,若蘭的死,始終是埋在他心底的一個遺憾。

    若蘭?寧無缺已經很久沒有想起過這個名字了,或許人都是健忘的,以前的人,會隨著時間逐漸被忘卻。

    他的乾坤袋深處,還有著一個木匣,里面有一封信,乾坤袋,他已經很久沒用了,他把木匣重新取出來,打開信。

    “妾曾問公子,世間仙妖鬼神可zi you,妾已經有了答案,也有了自己的選擇,離開怡香園是妾身最zi you的時候,無拘無束,謝公子的照顧,希望多年以后,公子還能記得曾有一個女子,喚作若蘭……”

    一朝風雨,滿地殘紅。濕了花香,幾許悲涼,奈何世間無常。

    寧無缺從不是一個專情的男人,他的心,就像狼一樣,向往著zi you,他的情,也zi you著,不會被束縛。

    回首時,看到這封信,寧無缺的心,還是隱隱有些可惜,因為她的心,和他一樣,向往著zi you。

    紅顏已化塵土,若是沒死,她也該是個zi you的女子吧?

    人總是喜歡回憶,回憶那些遺憾的人,遺憾的事,人,也總是念舊的,念那些不告而別的人。

    其實這就是犯賤,可每個人都會有犯賤的時候,這就是情,扯不斷,理還亂,就是那一種模模糊糊的感覺。

    小蘭看著這個沉浸在回憶之中的男子,那眼神之中,流露出來的滄桑之感,讓她似乎也受到感染,也跟著有些難受起來。

    回憶過去,終究不能太長時間,犯賤,也要把握尺度,寧無缺很快就從回憶之中走出來,收了木匣,看向這個像極了若蘭的小蘭,道,“你可想要zi you?”

    小蘭驚醒,剛才她竟然發呆了,臉上一紅,低下頭,“zi you?”

    “是啊,zi you。”寧無缺笑道。

    嘭……

    房門被推開了,一白一青兩個身影沖進來,身后跟著氣急敗壞的老鴇。

    “好你個浪蕩子……”

    白素貞和青蛇衣冠不整,兩張如玉的臉,紅的要滴出血來,氣呼呼的用手指著寧無缺,胸脯起伏,已經話都說不出來了。

    “哎呀,公子不好意思,沒攔住!”老鴇進門時臉上還帶著怒意,進來后一張臉就像鮮花綻放,帶著歉意。

    寧無缺看到兩女如此狼狽,不由大笑,氣得青蛇都有想一拳打死這男人的沖動,這世上,怎么就有這么可惡的人呢?

    白素貞比青蛇文雅多了,她想掐死這個男人!

    笑完了,寧無缺揮揮手,“你們先出去吧!”

    老鴇帶著姑娘們,很識趣的拉上門,消失在了房間里。

    小蘭坐在那里,很是尷尬,這兩個女人,難道是這位公子的妻妾,這種被人捉jiān在房的感覺,實在不好。

    如坐針氈的小蘭站起來,勉強笑道,“公子,兩位夫人,你們聊!”

    “夫人?”青蛇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雙手叉腰,“啊,我呸,夫人?你看我們哪里像夫人,那個浪蕩子,怎么配得上我們?”

    “家門不幸啊,娶了個母老虎,難怪妻妾如花似玉,還要出來尋花問柳!”小蘭在心里默默哀悼,

    白素貞也露出冷意的瞪著寧無缺,然后朝小蘭道,“我們和他沒關系,不過,你可以先出去。”

    小蘭聞言,如獲大赦,想要離開。

    “等等!”寧無缺淡淡道,“是我花了錢,可不是她們花錢,她們可沒權力讓你做事。坐下吧!”

    小蘭猶豫了一下,瞥了眼氣呼呼的兩個女人,還是坐下來。

    寧無缺笑呵呵的看著白素貞和青蛇,“你們來找許仙?”

    白素貞壓下怒意,點了點頭。

    “快把許仙交出來,要不然,要你好看!”青蛇惡狠狠道。

    “哈哈,要我好看?”寧無缺笑起來,露出一絲邪意,“難道法海沒和你們說過,惹了我,很麻煩的,本來呢,我想戲弄戲弄你們就算了,看到你們這么憤怒,我又改變主意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98/3271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